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2章
    “什么叫‘这种男人’, 你这样会把自己也骂进去的,知不知道!”

    我有些生气了。但哥哥似乎比我还生气,压根不搭理我, 就回到了餐厅内部。

    进入餐厅以后,我就看到阿诺以及一群男生探过脑袋,用一种神奇莫测的微笑表情对着某个方向。我游过去顺势看了一眼, 应该不知不觉中也露出了和他们一样的表情——那里坐着一个少女, 正低头和寻月姐姐逗弄一只小龙虾。

    少女身穿一身白色露肩丝制长裙, 一头银白色的长直发搭在肩上、锁骨上,一直蔓延至腰际, 两只宝蓝色的修长耳坠贴着瓜子脸摇晃, 拨弄龙虾的手腕上戴着一圈莹白的大珍珠, 手腕柔美纤细,好像随时都会被珍珠压碎。

    听到有人进来,少女抬头看过来。她眼角微微下垂, 琥珀色的眼睛比她手腕上的珍珠还要明亮、迷人。

    这哪里是个海族, 活脱脱就像传说中的月神少女形态。

    第一眼看见她,我真的有被她美到。但想到一般这种海神后裔仙女都很高冷的,我还是要矜持点, 别太花痴,于是没说话。

    “小梵梨,你来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寻月姐姐起身, 把身边的少女也拉起来, “这位是我的好姐妹,圣提风晋, 临冬海的小公主, 你知道的。风晋, 这位是苏伊,和我一起长大的妹妹,我跟你提过很多次了,她小时候挺倒霉,被人绑架到了奴隶市场,结果没被卖掉,反倒变成了幕后大佬,还搞了个公国出来。”

    圣提风晋双手交握在胸前,眼中像是装满了星光点点:“我知道,大家都知道的。苏伊……我的无尽海洋之主啊,女神。”

    “女神?”我指了指自己,不好意思地挠头,“不是呀,我就是个搞研究的。你才是女神呢。风晋公主,久仰大名了。”

    “不不不,我才久仰你的大名了。你本人比书上看上去还漂亮,太漂亮了。”

    “等等,我这是被仙女夸漂亮了吗?我好慌……”

    “好了好了,”寻月姐姐把我拉过去,按在风晋身边坐下,“你们俩不要再商业互吹了,坐下来低调点吹吧。”

    我和风晋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气氛居然有点紧张兼兴奋。然后,我们不约而同地开口,又叫对方说“你先说”,最后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这时,红发逆戟族女性游了过来,在旁边默默站着。

    “丽芙,怎么了?”风晋回头看看她。

    丽芙弯下腰,对风晋小声说:“圣提宗姬,我来为您引见一下星辰海执政官吧。”

    “嗯?你在说谁?”风晋还是很单纯,虽然因为矜持假装听不懂,但还是快速看了一眼哥哥,双颊泛起了一层粉色。

    “是苏释耶大人。请给我来。”

    丽芙把风晋带走了,她起身前还小声跟我说了一句“我马上回来”。然后,她就提着裙摆游向哥哥了。

    风晋的尾巴是真的好看。虽然海神后裔大部分是金尾,但每个人身材和尾长都不一样,金的程度也不一样。她的尾巴弧度与颜色,说是艺术品也不过分。

    这么一路游向哥哥,她的尾鳍金色薄纱般翩翩起舞,璀璨发光,我感觉哥哥身边的阿诺都已经快酥倒在地了。但哥哥看她,跟看阿诺的眼神也没什么区别。

    “不行了,执政官大人好帅,太有男人味了吧。”风晋回来以后,把我和她用隔音术圈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用手捂住滚烫的双颊,“跟他说话,我要一直猛用奥术控制心跳,精神力都快榨干了。如果每个捕猎族男生都和他一样,那可就太难过了……”

    “我哥是挺帅的,就是对我凶死了,看都不想看他。”我看了一眼哥哥,果不其然,又被他瞪了一眼。他还有脸瞪我。烦死了,这个家伙居然想把我当政治联姻工具!

    “啊。”风晋掩了一下嘴,“对啊,我忘记了,你是他妹妹……我的圣提神啊,你可千万别告诉他我的话……”

    “我才不想让他觉得你觉得他帅呢,不然他不得得意死了。哼。”

    当晚回家的路上,我一个劲儿对哥哥挤眉弄眼:“哥哥,风晋公主怎么样呀?她说你很帅,很有男人味哦,你的艳福不浅哦!”

    “无感。”哥哥并没我预料中的开心,连0.0001%都没有。他撑着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

    “什么叫无感,那么漂亮你还无感啊?”

    “就是一个海神后裔女的,这种女的很多的。”

    小朋友我真的有一脸的问号。这个男人真是虚伪,刚刚在餐厅里,明明对大家态度都很友好,风度翩翩,笑容可掬,对姑娘们更是频送秋波,整一个优雅贵公子范儿,一到私底下就是这么个鬼态度。我真想化为吸盘鱼,把他的面瘫表情吸成大嘴猴。

    有的时候,我觉得男女之间的思想是真的有壁。就连跟那么亲的哥哥也不例外。所以,我决定暂时抛弃哥哥,投入小姐妹的怀抱。

    就这样,我和圣提风晋相爱了。

    不对,我在瞎说个什么鬼。

    闺蜜这种生物,真的有一种“冥冥之中”的玄学意味。有的小姐妹,天天聚会天天见,还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而有的小姐妹,见一次就爱爱爱不完。如果她超级漂亮,跟自己三观特别合,那就是真的可以好到比谈恋爱还好了。

    圣提风晋晋就是我的那个真命天女。

    她跟我同岁,但是因为海神族入学晚,所以今年才刚入学读大一。她是光海哲学系的学生,入学成绩是S,什么书都很喜欢看,知识量大得跟她花瓶般的颜值一点都不配。

    我跟她说,跟她一起在校园里散心,回头率高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有趣的是,她也跟我说了同样的话。

    风晋最难得可贵的优点是支持平权。她说之前就对我那么喜欢,是因为觉得我为光海平权付出了很多努力。她也赞同解放奴隶,经常感慨奴隶很不容易,如果能取消奴隶制就好了。

    一个宗姬会提出这样的想法,我当然非常欣赏。但哥哥听我倾诉后,却又一次泼了我冷水:“你不要什么都听一个娇弱大小姐的。政治哪有你们想得那么容易。”

    我决定继续把我和哥哥之间的壁立起来,继续在小姐妹的怀抱里逍遥。

    但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和风晋的邂逅并不是巧合。这时的临冬海还没被任何一个党派收复,丽芙为临冬海政府工作,通过临冬海执政官,抱上了圣提宗族的大腿,想为风晋公主和奥达公子安排一次完美邂逅。

    但事与愿违,风晋喜欢上的人是哥哥,没看上奥达宗族的男性。

    临冬海执政官曾经在复活海当副执政官,是个举世闻名的种族主义,他坚决反对哥哥一个捕猎族权倾光海。后来知道哥哥和圣提风晋订婚,被气得爆炸,恨不得杀了丽芙。丽芙知道自己在他这边凉了,转手又把他的政治机密卖给了圣提宗族。那个曾经怜悯她悲惨出生、一堆孩子单亲妈妈的男人,就这样被圣提宗主——风晋的母亲砍了头。

    这样一个毒瘤,哥哥当然不敢自己用。于是,他把丽芙安插在奥达宗族里。那时他已经是独.裁官了。奥达宗族为了表忠心,重用了丽芙,让丽芙成为了奥达宗族的大管家。

    丽芙本来只是一个底层的逆戟族,但通过这一系列神操作,顺利功成名就,大名响彻星辰海。但也是因为知道她做的这些事,发现她越来越被权力冲昏了头,她的男朋友伯恩离开了她。那时,她与伯恩的小女儿还没读小学。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认识风晋的第二天,我在学校里就被大惊小怪的夜迦吓了一跳。

    “你要嫁给加斯希天?”夜迦堵住我的路,一脸讥讽,“不是我有意嘲笑你,苏伊博士,你和他话都没说过几句。没有爱情,能结婚?”

    他念“博士”的时候有加重语气。我当这是他对我跳级读博的嫉妒。

    “哦,你可是布可巴路的儿子,还支持自由恋爱?”我回得很淡定。

    “布可巴路的儿子怎么就不能支持自由恋爱了?我坚决反对政治联姻、包办婚姻。”

    “所以你这辈子就别想当宗主了。”

    “不是宗主你就瞧不起了?那是不是只要能当宗主,都能娶你啊?”

    其实我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杠他一下。没想到他还较真了。我白了他一眼:“布可夜迦,你不要羞辱人,小心我下次辩论怼得你尿裤子!”

    “我没在羞辱你,是认真在问你这问题:是不是只要当了宗主的男的,就能……”

    “当然不是!”我不耐烦地打断他,“我才不想嫁人。哥哥如果逼我,我就跳深渊自尽给他看。”

    “你尽管放心,这不是你应该烦恼的事。除了加斯希天,没人会这么眼瞎。”

    “给我受死!”我扔出奥术水弹,追着他杀了好几条街。

    当晚回去,我向哥哥表示了强烈抗议:我要读书,不嫁加斯希天。哥哥没说话,只是一把揽过我,默默地抱了我很久。

    很快我知道了,传出我和加斯希天婚讯的人不是哥哥,而是加斯希天本人。他就像是一个酷炫狂霸拽的总裁大人一样,到处跟人说我想嫁他想得不得了,但他还在考虑。

    众所周知,苏伊是一个海洋族。

    这样的传闻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可想而知。

    而自恋的男人会被打脸,是一条举世公认的定律。

    直男癌引发的愚蠢舆论很快被淹没在了他苏伊姑奶奶的光环下。我发表在各种刊物上的文章,几乎每一篇都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我捣腾出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无害魔药配方,全都扔给了黑鳄工会,那群很有商业头脑的家伙又把魔药包装贩卖,赚了钱,便往卡律公国进行教育资金拨款;我与裂空海天照奥术院院士的隔海打笔杆子战,互怼了七年零六个月……

    24617年12月3日是我人生的巅峰之日。在圣耶迦那大学,当着一千多号人,我宣读了关于以太辐射的论文,把微子的强势概念大大打在了公屏上。所有对手终于选择了安静和自闭。

    这一天起,我就不再是博士了,而是著名大奥术师,圣耶迦那奥术院的苏伊院士。

    同一时间,哥哥联合奥达宗族、菩提海,开始逼宫光海独.裁官。

    一切都好像是那么顺利,我们在朝着自己计划的人生方向进行着。但狗急了是会跳墙的,更别说是本来就有不小野心的独.裁官。

    ***追忆碎片六结束***

    一个寒假过去,梵梨拥有了苏伊完整的记忆。

    她变成海族后,一直没想明白的就是,为什么苏伊会选她来当替罪羔羊,为什么“范梨”和“梵梨”那么相似,为什么转校生会和星海长得那么像。现在知道了前因后果,只觉得很想笑,又有些想哭。

    苏伊知道,新梵梨一定会好好完成接下来的任务。这些都在一早就安排好的计划当中。

    重新打开窗扇,看向外面的圣耶迦那,梵梨的心境和以往完全不同了。记忆赋予了光海更多的意义,也让她清楚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事。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需要她,而她来得不早不晚,刚刚好。

    只是现在时机不够成熟,不适合打草惊蛇。所以开学后,梵梨开始服用变形药,掩盖了苏伊的容貌,还是照常去上课。私底下,她心思已经不在学术上了,而是把重心放在了军事新闻上,认真研究圣都党和风暴党的对峙情况,苏释耶和风暴海政府、加斯宗族的动向。

    米瑟日,本学期第一堂搏斗论基础课上,按照惯例,还是测试每个学生的奥术潜力评级,只不过这一堂课是在室外,三百个人分五组同时进行。

    琉香在队伍前列,她游过去,把手放在测量仪上。随后,“滴、滴、滴”三声响起,神似温度计的表盘上,一条红线从刻度底部升了一小截,停了两秒,表盘最上面出现了暗橙色的大字“C”。

    奥达艾伦测试时,“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两组声音响起,刻度被刷新两次,表盘最上端出现了“SS”。

    后来轮到了赛菲昆蒂,她游到最前面,骄傲地把纤纤玉手伸出去。只听见“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三组声音响起,红线飞速跳了三次。

    “依然是3S,很好。”文南教授满意地点点头。

    再后来是羽烬。他假期跟人玩尾球,扭伤了尾巴,游起来跟断了一只鳍一样重心不稳。文南教授用审视的目光看了看他的小尾巴,吓得他立刻用下唇包住了上唇,闭着眼把手伸出去。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三组声音。SSS。

    “增加了一格?”文南教授回头看看昆蒂,“有没有压力,这孩子有前途。”

    “哼。偶尔测量误差而已,就算他还在发育,天赋哪有这么容易增长。”昆蒂不屑一顾道。

    这时,男生里有几个人不时回头看看后面的队伍,偷偷讨论:

    “你们发现了吗,梵梨一个假期后回来,好像气质变了不少?”

    “发现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男,只懂看女生脸,看不懂气质这种东西的。但梵梨确实变了,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有点冰山女神的感觉,不敢靠近了……”

    “如果是冰山女神……”艾伦摸摸下巴,坏笑道,“那我可更有兴趣了。冷漠的女人我最爱,比黏人的宝宝好多了。”

    很显然,这些话艾伦就是故意说给昆蒂的跟班听的,其中包括琉香。琉香看了一眼昆蒂,还故意把自己的评论说得大声了一些:“忘本的人最恶心了,我早就说了,梵梨虽然是海洋族,但人家心气高啊,觉得自己可以和海神族媲美,觉得混种男朋友配不上她,已经可以抢海神族的男朋友了。”

    琉香说话煽动力极强,昆蒂党的学生听了都被恶心得不行,连中立的学生都不由自主露出了鄙视的眼神。只有梵梨的忠实拥虿试图反驳,却被昆蒂党无视。

    梵梨在队列里,只想赶快混到下课,没心思搞学校里这些人际破事,也就没有深究她们说的话。但米瑟和歌脾气爆,又一次和她们拌嘴起来。琉香有了丽娜和昆蒂撑腰,连和歌也不是很怕了,声称和歌是被舔狗梵梨拍马屁拍舒服了,才会这么维护梵梨。

    终于快排到梵梨了,她声音不大不小地说:“琉香,你少说几句,别骂人舔狗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琉香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说:“我就算是舔狗,也还记得自己是海洋族,不像你,打着海洋族代表的旗号,却自以为自己是海神族,妄图与昆蒂平起平坐!我看现在你是连丽娜都不放在眼里了!”

    听到这里,丽娜皱了皱眉,很烦琉香,也恨梵梨。

    昆蒂刚才就已经快到爆炸边缘,现在整个人又一次被点爆了,大喊道:“梵梨,亏你还有脸在学校待着,真的,琉香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吧,你之所以这么讨人厌,就是因为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和种族!”

    “不是民粹党吗?这么快就暴露真面目了?”

    文南教授皱眉道:“其实,梵梨,说这么多没什么意义。天赋这种东西是真的没办法的。你很聪明,也很自大,年轻人总要为自己曾经的自大付出代价。你看看你上个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搏击术才排第九。这学期你如果再不好好学,就要被退学了。你还有时间在这里耍嘴皮子功夫……”

    “到底是谁自大呢?”梵梨笑道,“是我,还是只会用一个动作、只会朝一个方向攻击的天赋型选手,赛菲宗姬?”

    本来昆蒂想叫她做准备,但被她这番话气得不行,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然后大幅度张开。接着,一只冰龙从她正面的海水里冲出,张着巨口和獠牙,咆哮着向梵梨冲去!

    包括文南教授在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谁都没想到,昆蒂这么快就学会了冰刃之龙!这是大奥术师级的攻击奥术,学生通常驾驭不了的,而且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出人命!

    文南教授赶紧游上去,想要阻止灾难的发生,无奈方位和距离都很难做到,只是惊惧地睁大眼。

    梵梨的右手在海水中画了个半圆,然后握成拳。与此同时,一个长长的幻影神杖出现在她手中,然后她用力往前一挥!

    周围的海洋生物都静止了两秒,速度加快三倍,往更远的地方逃窜。

    周围海葵像乌龟一样,把触须缩了起来。螃蟹和龙虾都躲到了岩石、珊瑚枝下方。

    海啸般的巨浪向昆蒂的方向涌去,冰刃之龙当场发出哀嚎,被浪涛击碎!昆蒂等学生都被海浪冲到了几十米以外。

    以梵梨为中心往外扩散的三千多个珊瑚整齐停住运动,一秒后喷发出气泡和“烟雾”,提前完成了随月亮而潮汐进行的产卵仪式。

    因为身体深处的奥术被激活,梵梨身上的变形药水失效。随着这个动作,她的短发一秒长长,红玫瑰色瀑布般流到了腰部。接着,跟接力一样,一道银光从她的腰际往下流动,渐次把她的暗青色尾巴染成了水蓝色,并且把尾鳍“拉长”了起码50厘米。之后,银光没再消失,而是一直悬浮在她的整片尾部表面。

    梵梨用奥术控制住了容貌的反弹,才没让她变成苏伊的样子。

    但是,这不妨碍所有人都看得惊呆了。

    众所周知,在整片海洋,只有一个人有银色近透明的尾光,就是苏释耶。

    这是圣灵鳍的象征,也是奥术神力封顶的象征。

    昆蒂、夏弥、琉香等人,完全懵逼。

    “你……”半晌,只有丽娜愕然地开口,问了一个傻问题,“梵梨,你……你是海神族?!你既然是海神族,为什么要冒充海洋族,骗大家这么久?”

    “海神族,海洋族,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梵梨张开右手,任神杖的幻影消失,“我是海族。”

    “梵梨,你是海神后裔?!”艾伦惊诧道。

    “不是吧。”梵梨捏起自己一绺头发,“没有白发。”

    在众目睽睽之下,梵梨游到测试仪前,伸出手。奥术银光在她的手心转了好几圈,就像手机没信号一样,半天读不出数。

    “怎么回事……”文南教授蹙眉道。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一条红线冲了上去!速度之快,堪比音速。接着,上面的符号才迟钝地也跟着跳动,颜色越变越金:

    “滴滴滴滴滴!”——“S”

    “滴滴滴滴滴!”——“SS”

    “滴滴滴滴滴!”——“SSS”

    “滴滴滴滴滴!”——“SSSS”

    “滴滴滴滴滴!”——“SSSSS”

    “滴滴滴滴滴!”——“SSSSSS”

    重复了六次以后,数据已达上限,但那条红线冲到最顶端,还因梵梨的奥术能量转化为动能在往上冲刺,像一枚子弹撞在薄片上,激烈地左右摇晃!

    最后——

    砰!!!

    水花四溅,奥术潜力测试仪爆炸得四分五裂,碎片顺着水流溅向周围的学生。他们纷纷往后退,人群中一片惊叹声。

    昆蒂捂住了嘴,喝了一大口水。丽娜、琉香的下巴快掉在了地上。

    除此,所有人都是一副瞳孔地震的模样。

    梵梨赶紧把手收了回去,抬头担心地看了一眼文南教授:“都没摸到它,不……不用我赔钱吧?”

    ***4.3小剧场***

    苏释耶:“太可怕了。”

    夜迦:“我喜欢。”

    希天:“记住你只是个女人!”

    羽烬:“QAQ……?”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