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3章
    文南教授距离爆炸点太近, 不由自主施展冰墙防御术,然后抱住了头。听见梵梨的声音,她才把手慢慢从耳朵上放下来, 有些胆怯地看着梵梨。

    下课后,和梵梨关系好的同学都围过来,分外激动。

    米瑟和歌:“我的米瑟宗神啊!!你居然和我们一样,还比大家都强那么多。我果然没选错人,看人眼光妥妥儿的一级棒!让那个昆蒂自以为是, 让她自以为是!”

    布可纱纱:“我的布可宗神, 我被吓到了……”

    霏思:“梨子,你居然是海神族!好啊你,瞒我们这么久!”

    蓝思:“这下星海压力可要大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返校。”

    尤灿:“女神女神哇哇哇哇哇……”

    听见星海的名字, 梵梨微微皱了一下眉。如今, 苏伊完整的记忆已经给“星海”这个名字赋予了更多的意义。记起星海是怎么一步步变成苏释耶,怎么一步步得到以太之躯, 怎么一步步走上独.裁官之位, 又怎么一步步走向不可逆转的罪恶之路后,这个人已经在她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她不再为失去拟态星海而感到绝望, 只觉得怅然若失。

    这一刻,也没人在乎星海会不会回来了。

    同学们只能看到梵梨的美。她泛着光泽的长卷发微微挡住侧脸,连皱眉的样子都那么美丽动人,泫然若泣。谁还会在乎那个混种男孩的深情与付出?就连那个男孩本尊都嫌弃那段懦弱的过去了。

    对于炸了测试仪的事,梵梨当然不用赔钱,但奥术爆表一事也上报了。

    这一天过后,《圣耶迦那大学惊现顶级奥术潜力海神族学生》《与独.裁官大人并驾齐驱的以太之力?》《光海唯一海蓝尾海神族惊现圣大奥术学院》这类新闻标题随处可见。

    宿舍外有好多记者在蹲点, 梵梨把自己藏在窗帘后面, 不敢冒头。看着全身镜里自己泛着璀璨之光的长长蓝尾, 她摆了摆尾部,只见圣灵之光跟细碎星点般落在海水中。现在尾鳍大得很难不适应,游泳速度比以前快了两三倍,只要轻轻抖动一下尾部,就能冲到很远的地方。

    她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那么多年,苏释耶一直没有告诉过苏伊她到底是什么血统,她只要问起,就是“影响光海未来的血统”这种敷衍的答案。在记忆的末端,她知道了自己是海神族,但因为当时忙于逃亡,并没有时间激活真身。没想到这一堂课只是施展奥术,就不小心激活了。

    但她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奥术潜力会高得那么变态。就算是海神后裔也没有这样的……

    * 追忆碎片七

    哥哥们逼宫独.裁官的阶段,我意识到了一件事:自从三千多万年前,圣耶迦那设置独.裁官一职开始,光海历任独.裁官都是海神族,而且海神后裔占了一半,一个捕猎族都没有。

    我在私底下问过阿诺,如果我想让哥哥当上独.裁官,是不是会涉及到一个种族问题。

    “你说到重点了。以捕猎族身份参加独.裁官选票,不管是圣耶迦那政府,还是光海神殿,基本上都会全票否决的。其实,我和你哥讨论过很多次这个问题,我们俩的一致观点是得到两件东西:‘以太之躯’和‘焰之眼’。”

    “聪明啊。”我感叹道,“如果能得到以太之躯,有上古之神的力量,别人应该不会再提出异议了。但是,进入以太之躯的成功率不是非常低吗?”

    “是,死了多少人了?没有一万人也有五千了吧,一个成功的都没有,全都被以太之力吸得只剩下白骨了。这玩意儿真的邪门,需要精神与肉.体意志力都达到极致境界,才可能会成功。苏释耶迷之自信,觉得他就是这个人。”阿诺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懂他为什么如此执着于亲自完成统一光海的大业,但他既然有这么大的目标,当兄弟的也只能全力以赴了。”

    听到阿诺提起焰之眼,我知道哥哥是真的有在认真规划这件事了。

    因为,焰之眼是炎之主遗留下来的神器,可以让佩戴者自由转换奥术与邪能。以太之躯是基于邪能创造的身体,没有焰之眼的调和,会被能量相反的光海奥术侵蚀,直至死亡。之前那么多人获得以太之躯失败,跟没有拿到焰之眼有很大关系。而且,拥有了焰之眼,以太之躯的主人不光拥有了食物链最顶端的肉搏战斗力,还能拥有全光海最强的奥术之力,也更容易获得元老的认可。

    阿诺告诉我,他们做过调查,焰之眼现在藏在火山一族——炎族的家乡深处。炎族是最早炎之主创造的生命,已经有近四十亿年的历史了,比光海族、深海里的炎魔族存活的时间长了近十倍,分散在海面的无数火山岛上。他们没什么野心,也离不开火山,一直住在火山及火山深处的岩浆中。在陆地上,海族只要被他们袭击,分分钟就会变成蒸汽。所以,哪怕经历了四十亿年的洗礼,炎族已经只剩下那么一小撮人了,如何顺利进去,把重重防守中的至宝拿到手,依然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何得到以太之躯尚且不说,我觉得这个焰之眼有点意思。于是,我用三个月的时间做好充分准备,前往了炎族的中心部落——位于风暴海上方的热砂岛。

    抵达岛屿附近时,雷电交加,大雨磅礴,云朵铅块般压在低沉的天空,好像跺跺脚便会掉下来。大雨浇灌着火山岛附近郁郁葱葱的岛屿,却把热砂岛的火山浇得像一块巨型墓碑。

    上岸用奥术控制陆生走了一段,我就被吓成傻子了,差点一头撞回海里,再也不回来——我脚底下有一大片骷髅,密密麻麻延伸到了火山脚下。每一个骷髅都是完整的,雨水把它们淋得雪白锃亮。它们以各式各样的姿势躺在地上,看上去像都才死没多久。

    过了一会儿,雨停了。

    有一个青年从火山脚下走出来,时不时蹲下来检查这些尸骨。

    青年身高大约有一米九七到两米,海岛住民打扮,裸着的上身皮肤是小麦色,有八块腹肌,手臂上、肩胛上有一些红色纹理,一头暗红色的长发被他拨到脑后,胸肌上挂着两串金属项链。

    “喂!什么人!”青年忽然对我大喊一声。

    我吓得拔腿就跑,但海族的小弱鸡速度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他猎豹似的步伐追上了。他捏着我的手腕,把我强行拽回去:“海族?!为什么这里会有海族?”

    这个男人,脸部轮廓硬朗,浓眉深目,鼻梁高挺得宛如他身后的火山峰,居然还挺帅。我抽了抽手,但没成功挣脱,只能撒谎:“我是来旅游的……”

    “海族到活火山岛上旅游?你多大岁数啊,知不知道岩浆温度是沸水的7~12倍?想被烫烫看看?”

    “不想不想,但我很好奇,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尸体?”

    其实我早就做过调查了。炎族又名不死火山族,骨骼特别强硬,但皮肤很脆弱,只能在干燥的环境中存活,碰到水就会被腐蚀得只剩骨头。等火山喷发时,岩浆流出来,他们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他们的寿命大约有350到700岁,但在骨化的阶段不算内,而且每次骨化复活,就跟涅槃重生一样,会延长他们的寿命。如果一个火山长期不喷发,他们有可能比海神族还活得久。

    青年把他们的典故解释给我听了。和我之前调查的信息一致。

    “这么神奇……那为什么你没有和他们一样呢?”

    这个答案我也猜到了八.九分。果然,青年笑道:“我是他们的族长裘沙,得出来保护他们安全的。免得你这种偷尸贼把他们偷到海里去。”

    “族长还有点幽默感。”

    “如何,我们炎族很酷吧?海里很无聊吧,在这里多待几天,你就可以看到他们重生了。”

    “好啊,我很想看!”

    我在热沙岛的浅水滩住下。看见这位裘沙族长一直在辛苦照料族人们的骨头,我觉得他实在太不容易了。当他说要去打猎时,我就把自己捞的鱼肉分给他吃。他咬了两口就生吞了,还嫌味道腥,看得我目瞪口呆。

    “你叫什么名字?”在我又一次下海帮他捕鱼时,他坐在滚烫的沙滩上,远远地看着我。

    “苏伊。”

    “好听。”他笑了起来,目光炙热,整个人都像一把火焰一样,“苏伊,海族女孩是不是都像你这么漂亮?眼睛大,胸部滚圆,屁股翘,大白腿长又直,让男人很容易就硬了。”

    我再次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徐徐道:“我跟你讲,你要是在光海这样对女生说话,属于性骚扰,会被警察抓的。”

    “对老婆这么说话,也属于性骚扰?”

    “那不会。”

    “那你当我老婆好了。”

    “神经病。”我把一堆鱼丢到他身上。

    四天后,火山爆发了。岩石和岩浆翻滚着、交杂着从山顶冲出来。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岩浆可以流成圆锥形、圆管形、甚至是细线形。火山像一个导弹发射基地,把大面积的火山灰喷到了大气层中,杂物挡住了阳光,令天气变得寒冷。同时,千百吨有毒气体也随之喷薄而出,令附近的鸟类、野兽都窒息而亡。这些气体还渗透到了岛内湖泊中,把湖泊感染成了堪比硫酸侵蚀度的酸水。

    但是,当岩浆流过火山脚下的尸骨时,骨头上也迅速长出了血管、神经、肌肉、皮肤,变成了活生生的炎族。炎族们一个个站起来,踏着岩浆跑向自己的家人朋友,彼此热情拥抱,高声欢呼:“感谢赤红吾主!!”

    这个过程中,裘沙每帮助一个族人,就会看我一眼。但我不敢靠近,只能趴在海心的礁石上,拍打着尾巴,看着这奇迹的一幕。

    等火山喷发终于结束,天也暗了下来。炎族们在沙滩上举办篝火晚会,唱歌跳舞,品尝烧烤,搬运大量的椰子、菠萝蜜、榴莲到篝火附近。

    裘沙朝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我便跳到海里,游到了沙滩边,但还没从水里出来,他已经跑到了浅水里接我。

    “别……!”我看着他泡在水里的脚,急道。

    “一点点水没关系的,不要全部打湿就没事,不用担心!”像是为了让我安心,裘沙后退几步,坐在浪花边缘的沙地上等我过去。

    但刚爬过去,还没接触到干燥的地方,他就一把抱住我,翻身用巨石般的身体重量把我压在身下,压得我喘不过气,说话都吃力:“你在做什么……”

    然后,他双手扣着我的手腕,一双深红色的眼眸离我越来越近,松软的唇压上我的唇,温度高得几乎要把皮肤灼伤。

    “啊!”我慌乱地别开头,“你在做什么啊啊……!!”

    “苏伊,当我的族长夫人好不好?”裘沙柔声道。

    “你疯了吧,我们俩是不能生孩子的,物种都不一样……”

    “我不在乎,我想要的是你,不是你的孩子。”

    不顾我的躲避,他在我的嘴唇上又重重亲了几下,大声喊道:“大家都听好了,我爱上了这个来自海洋深处的女孩——苏伊!她当我们热砂岛的族长夫人,你们说好不好!!”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岛上的炎族们都使劲儿鼓掌,高呼起来:“好!好!好!”

    老实说,炎族的文化颠覆了我对他们的刻板印象。

    之前,我一直以为他们暴躁、肆虐、攻击性强,但没想到同时也热情、直率、平等互爱。族长想娶一个外族女子,不用经过任何人同意,大家就会集体送上鲜花和祝福,这在海洋里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现象。

    因为这里的气氛太单纯美好了,我差一点点忘记了光海里的烦恼。

    直至想起我和哥哥的对话。

    ——“哥哥,那如果我喜欢的人和你一样,是海神族混血呢?”

    ——“你如果爱上这种男人,我会杀了他。”

    水与火,果真是不一样的。大海看上去平静而包容,却总是将悲伤的故事藏在最深处。

    在上级海族的世界,爱是羞耻的,也是奢侈的。利益与权力永远高于情感。不可能有一个有裘沙地位的海族的领袖,会这么轻松地对全世界宣布:“我爱上了这个女孩。”

    我本是抱着寻找焰之眼的目的而来,两手空空回到圣耶迦那后,却觉得自己收获的远远比焰之眼要多。

    突然间,我有了一种疯狂的想法。

    我想逃离光海,逃离哥哥,逃离连爱是什么都不懂的宗神后裔,逃离总被期待着为海神族繁衍后代的余生。

    裘沙知道我和他没法繁衍后代,但他不在乎。而哥哥说,如果我爱上不能让我怀孕的男人,他会杀了这个男人。对比实在太大了。

    回去以后,阿诺没发现我的情绪,只知道我和裘沙搞好了关系,激动得小胡子都快飞起来了:“很好,很好啊!炎族虽然听上去很可怕,但其实还是挺单纯的。只要他们对你放下防备,苏伊,真有你的,开始我一直觉得你哥统一光海的计划太遥不可及,没想到这么快,焰之眼就离我们不远了。”

    “有了以太之躯和焰之眼,不代表就能统一光海吧。”我难得有些消极。

    “是,还是很难的,但不是不可能实现,联姻就是个很好的方法。那如果苏释耶能成功融入以太之躯,就可以和宗姬联姻了。”

    “宗姬?”我像被人当头敲了一棒,“哥哥能接受?”

    “为什么不能接受?他又没老婆,如果成为独.裁官,娶宗姬是顺理成章的事,他自己也应该求之不得吧。直奔人生巅峰了。”

    我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是啊,哥哥一直不肯谈恋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觉得没必要拖累别的女孩子。但如果获得了以太之躯,他和任何种族都没有生殖隔离了,可以像我小时希望的那样,娶老婆,组建幸福的家庭,有一群可爱的孩子……

    这一晚,哥哥回家很晚,我抬头看着他:“哥,我听阿诺说,如果能融入以太之躯,你可以接受和宗姬联姻?”

    “他怎么和你聊到这个了。”哥哥看上去没什么兴趣,“先成功了再说吧,不成功人都死了,还谈什么联姻。”

    “如果成功呢?”

    “我不想联姻。但如果到了不得不联姻的程度,也可以接受。”

    现在,我已经没办法说出“你怎么能将婚姻和爱情区分开”这种幼稚的话。我们如此努力拼搏,不是为了爱情,是为了责任与使命。可看着近在眼前的哥哥,我只觉得我们俩之间的距离被拉得很远很远。

    翌日起,我又长时间待在热砂岛,和裘沙搞好关系。他确实很喜欢我,只要我过去,他就全程陪伴我,带我乘船在海岛之间穿梭,亲手帮我剥最新鲜的热带水果,心情一好就在沙滩上抱着我举高高。跟他在一起,我能感受到一个男人奉献真爱时百分百的热情,觉得特别放松,又很有安全感。

    后来,连部落里的长老都开始警告他:“族长,你有点过了,不要对那个女孩如此毫无保留,她是光海族。”

    “谁再抗议,我就把谁从炎族里除名。”裘沙的回答异常坚决。

    就这样,我很快套到了热砂岛和焰之眼的秘密,惊讶于它居然如此简单,只要再等一次大雨,稍使手段,就可以轻松将它取走了。

    “我的爱,焰之眼是我们的至宝,这秘密我只告诉了你一个外族。因为你是未来的族长夫人,你有知道它的权利。如果以后焰之眼遇到了危机,你可要代替你老公守护好它哦。”

    裘沙完全的信任,自然是因为我暧昧地给了他希望。

    如果我偷走他们的至宝,却不嫁给他,那恐怕会一辈子都会感到良心不安。可是,要助哥哥坐上真正独.裁官之位,这又是一条必经之路。

    我反复扪心自问:我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不管问几次,答案都是矛盾的。于是,我回去以后,试探着对哥哥说:“哥哥,我想结婚了。”

    哥哥愣了一下,迅速回头看着我:“想嫁给希天?”

    “不是,是另一个男孩子。他很爱我,我也挺喜欢他的。”

    “谁?”

    于是,我把裘沙的事跟哥哥说了。我开始讲得兴致勃勃,但越到后面,面对他越皱越深的眉头,我越没了气儿,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听到最后,哥哥只说了一句话:“你忘记我说过什么话了?不行!”

    “裘沙又不是海神族混血。”

    “比海神族混血更糟糕。不光不能繁衍后代,种族习俗、文化教育、童年经历、生活环境,完全不一样,你跟他有什么好爱的?”

    我抓着衣角,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哥哥的侧脸,只听见自己心脏乱跳起来,声音也颤颤巍巍的:“这些一样,就可以爱了?”

    “那肯定比不一样的好。”

    “哥哥,除了希天,还有什么男生,你觉得是适合我的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己紧张得头皮和手指都发麻了,“和我差不多大的,我们有很多共同点的……”

    “暂时没有。你如果不满意希天,我帮你留意其他人。”

    我很强烈地感觉到,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坍塌。就像高楼大厦轰隆隆倒地那样,摇撼得整个地底全是令人窒息的灰尘与毒气。

    “你知道吗,苏释耶——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叫你哥哥,因为你让我太失望了!”我强忍着眼泪,委屈地说道,“裘沙知道我和他是有生殖隔离的,他说,他要的是我,不是我的孩子!但你呢,你是我哥,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你却只把我当生育工具!你根本就不懂爱!”

    “我不懂。是,我不懂。”哥哥冷笑,“你信裘沙的话,觉得他爱你,不顾一切只想要你一个人。但等你被他占有了,等你和光海生活完全割裂,他对你腻了,想要找个炎族女子传宗接代,你用什么来保护自己?炎族的法律?他们连‘法律’怎么写都不会,他们能有个部落准则都不错了。”

    “你别试图洗脑我。”我抗拒地看着他,“你认为你给我安排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吗?我只想要一个和我相爱的丈夫,而不是一个想和我生孩子、给我充足物质生活的丈夫!”

    “一个男人可以爱你,和你生孩子,又给你充足的物质生活,这三者并不冲突。而你,现在过度追求所谓的自由,把不负责的激情定义为相爱,真是幼稚!裘沙不考虑你的未来,不考虑你年纪大了可能会想要稳定的生活,想要享受膝下承欢、天伦之乐,只是说一句要娶你,不要孩子,你就感动得不行了?是我和爸妈没给足你情感上的安全感还是怎么的,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认识了裘沙,我才知道,原来爱是可以无视繁殖的。就像我们爸爸妈妈那样,就算基因无法延续下去,他们也要在一起。可惜,这样的感情你不懂!”

    “对,我不懂。”哥哥又笑了起来,笑声很悲凉,“如果我是裘沙,不管有多爱你,都会放你走。”

    那句“放你走”就像尖刀一样,扎得我心脏千疮百孔。但为什么这么痛,我不愿去细想。想多了一定会再次崩溃。

    “对不起,你这样方式的爱我一点都不稀罕,如果裘沙和你一样,我才不会想嫁给他。”我恼怒地看着他,“哥哥,我会帮你取回焰之眼,帮你走上独.裁官之路,算是报答你多年对我的恩情。但我累了,不想再参与你的夺权之争了。只要裘沙原谅我偷了他们的至宝,我会嫁给他。”

    “你嫁他试试看。你敢嫁,我就敢……”说到这里,哥哥忽然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容,“行,你取了焰之眼再说吧。”

    “哥,你真的打算尝试融入以太之躯?”

    “我暂时想不到第二个成为独.裁官的方法了。”

    “哥哥,如果要实现我们的理想,有更多的方法,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么极端的事呢?三百多万年来,光海就没有统一过。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不是吗?而且,你真的知道你在计划什么吗?你很可能会成为以太祭坛下的白骨啊!”

    “我说了,要统一光海,这样七大宗族才会全部听命于我,这很重要。即便要着冒死亡的风险,我也不介意。”

    我看着眼前的星辰海执政官,只觉得他看上去很陌生:“你不觉得现在你有点过度追逐权力了吗?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梨梨,你知道我不喜欢解释,也不喜欢和你不愉快。”

    “知道了,不聊这个了。我相信你的选择,而且会一直支持你的。”

    虽说如此,我并没有立刻去取焰之眼,只觉得能拖就拖。而且,如果哪天哥哥真的要去以太祭坛,我觉得我大概率会发疯一样阻止他,说不定就不用背叛裘沙了。

    但24621年的六月突发了一件事,让我心态彻底崩了,改变了主意。

    ***4.3小剧场***

    裘沙:“在popo可以当男主的男人,在晋江就只能当一个龙套,悲矣。”

    苏释耶:“在男频可以当种马和无数美女爱爱爱不完的男人,在晋江就只能爱一个女人,悲矣。”

    希天:“在《霸总爱上我》可以当男主的男人,在4.3就只能当个小剧场嘉宾,悲矣。”

    梵梨:“在腐频可以当受被男人疼疼疼不完的男人,在言情频就只能……”

    夜迦:“你看着我说这句话干啥?!”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