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5章
    当回想起自己找夜迦求助的那个夜晚, 梵梨都觉得自己真是厉了害了。这就是一个“我狠起来连自己都玩”的故事。成为自己幻想出的人类范梨过程中,有过很多让她很头疼的事,现在再想起来都觉得哭笑不得。

    例如, 逆向时空灵魂交换魔药没有用,是因为她根本没有交换过。

    例如, 那个转校生是她凭空幻想出的男孩子。她原本目的是让新的自己误导苏释耶, 未来未成年海族也混入了人类世界,好转移苏释耶的注意力。但因为从小到大令她印象最深的少年就是星海,所以在这一块, 她的想象力贫瘠了, 不仅构思出的样子和星海有七八分相似, 连鼻尖那颗美人痣也没能顺利忘掉。

    例如, 她之前之所以学奥术就会感到恶心, 也是因为自己曾经为身体设置了秘术,让身体承受不住太快的奥术进步。不然,如果这个虚构的灵魂进展太快,可能很快就会引起圣耶迦那的关注, 并且把她留下来。这样, 她就很难躲过苏释耶的追击了。

    例如, 所谓的“妈妈”的照片,其实就是她成年后的样子, 温柔改良版;而范梨生活了十八年的脸,是她从小到大的模样。

    过程很乌龙, 她还把第一次海生交尾献给了拟态星海, 结果什么圣都党的情报都没弄到。啧, 真是让苏释耶白占了便宜。

    但不管怎么说, 她现在确实是蒙混过关了, 目的达到就行。

    这也要多亏她曾经对苏释耶留了一手。

    * 追忆碎片八

    哥哥太猛了。他所谓的“周全独.裁官谋杀计划”,居然是让阿诺冒充卡律公国的代表签订停战协议时,当面一枪崩了对方。而且,崩成以后他还成功金蝉脱壳了。特种兵的战斗力,确实不得不服。

    阿萨大公、光海独.裁官相继非自然死亡,前者被后者杀了,后者被前者的手下杀了,这在民众里会引起多大的震动与惶恐,可想而知。

    但听说这个噩耗,我笑得不能自已,去阿萨的棺材前送上了巨大的藻篮,望他安息。

    当然,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了结了。独.裁官年纪大了,膝下儿女有十七个,大儿子的年龄都够当我和哥哥的爷爷了。哥哥这么杀了独.裁官,群众不知道真相,但独.裁官家人不可能不知道。哥哥给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也是可想而知。

    他被独.裁官政府以及独.裁官全家老小追杀,一路逃回星辰海,但还是没能赢过对方的追杀大军。

    等我得到哥哥消息的时候,从阿诺那里得知,哥哥已经死过一次了。

    他被敌人的毒液袭击,陷入了昏迷,身体慢慢浮了上来,呼出了所有鳔内的空气,海水大量涌入鳔中,然后整个人石头般沉入海底平原。等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心跳,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医护人员对他使用了心脏复苏术、鳔脏复苏术,他的心脏微弱地跳了几下,又停止了跳动。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哥哥送回星辰海最好的医院,但他一直昏迷,脑部受到了不可修复的摧毁性损伤。医生告知,他只保留了最基础的神经反射和代谢能力,完全丧失了包括自我在内的所有认知能力。

    看见倒在病床上的哥哥,我除了大脑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

    我无法想象没有哥哥的世界是怎样的。

    不是不敢想,是完全想不到。

    听说这件事,奥达宗主立刻赶到了医院查看哥哥的病情。他当机立断,便要派人把哥哥送到以太祭坛去,尝试融合以太之躯。

    “先等等!”看着那些人正准备运送哥哥,我冲出去说道,“我去取焰之眼!”

    重新回到热砂岛,裘沙当晚就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炎族婚嫁文化中没有订婚期,答应求婚后,两个人就算正式成为夫妻了。

    当裘沙半跪在我面前,把花环套在我的足踝上,便在众多呼声中,把我抱回了婚房。

    进房前,有闪电划过,雷声阵阵,灰尘色的天空又在酝酿着一场哭戏。但这并不是自然产生的现象,而是由一支三十六人的大奥术师队伍制造的幻象。

    我靠在裘沙的怀里,看着无尽广袤的大海,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滚动,满脑子都是哥哥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失去心跳的样子。只要想到可能会失去哥哥,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给他,换他恢复往日的健康。

    瓢泼大雨淹没了热砂岛。炎族们都一涌而出,打算接受雨水灌溉后的又一次新生。

    “居然这么快又下雨了。”裘沙抱着我说道,“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新生过,因为要看守族人。”

    “现在不是有我了吗?我可以帮你看护一切,你去吧。”

    “可是,我们还没有……”

    我捂住他的嘴,轻轻说:“等你新生以后再回来……不是更好吗?”

    “虽然预测后天就会有火山爆发,但是……你等得了?不行,我不能让我老婆等。”

    “一天多而已,等得了。下次下雨和火山爆发的时间就不知会隔多久了。我宁可你现在去新生,下次不要去。”

    “也是……好!那我先去了,老婆等我!”

    裘沙出去以后,很快变成了白骨。

    我一路狂奔到焰之眼的看守地,跟守卫说让他们也去淋雨,这里有我在。他们犹豫了一下,我趁机用奥术把他们袭击到雨里,一口气冲到山洞里。

    一个石制台座上,两团青黄色的火焰交替旋转,跟幽灵似的。我慢慢走过去,把它取了下来。然后,轰隆隆声音响起,山洞摇撼了几下,碎石也跟着纷纷震落,洞内火光全部熄灭。我吓得赶紧冲出去,发现外面没有发生任何改变,松了一口气,便将焰之眼藏在一对透明宝石耳坠中。它们全部吸收以后,宝石变成了金黄色。我握着它们,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海边,跳回大海。

    以太祭坛在八百米以下的深海里。我和阿诺等人都是第一次下潜到那么深的地方。

    在深海,植物无法生存,海水里只有动物和矿物质。随着深度加大,舰艇受到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每下潜一分钟,我们就觉得呼吸沉重几分,还要平衡耳压,避免耳膜破裂。

    在狭窄的空间里幽闭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每个人都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神志不清。

    舰艇的舱壁是冰凉的,上面覆了一层雾气。而舰艇窗外,像是下起了一场大雪。

    在海洋里,任何不能漂浮的东西,如浮游生物的尸体、海洋生物排泄物与外皮、鱼类的残骸,等等,都会往深处下沉,被海浪分解成白色的“雪片”,永无止境地旋转飘零,直至飘到海底。

    这个现象叫“海洋雪”。

    而且,越往下潜,海洋雪飘扬得越快,窗外的景象就像下起了密密麻麻的流星雨。

    时不时的,有“砰”的声音响起。跟恐怖片似的,深渊族撞在窗上,皮肤苍白,獠牙尖锐,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们,然后紧紧贴着舱门或窗,半天也不下去。

    深海真的太可怕了。我不敢再看外面的景象,只是趴在哥哥的身边,祈祷我们能尽快抵达以太祭坛……

    终于,窗外泛起了机械性的幽光,一闪一闪。

    海水变成了夜空,海洋生物的荧光变成了焰火,在漆黑的海之深渊中爆发着一簇簇紫、粉、绿、白的亮光。这些海洋生物都被几百米外的悬浮建筑吸引了,跳动着在它周围旋转。

    悬浮建筑是厚重的石块修建的,像一座沉睡了上亿年的古墓,石块被海水腐蚀,有很多裂缝。红色的邪能之光从缝隙里渗透出来,在流动的海水中摇摆。石门厚重,好像随时都会塌下来,把贪婪的野心家们吞没在里面。

    “我带他进去就好。”阿诺把哥哥扛在肩上,拦住了前进的我,“这种可能送死的事人数越少越好,这里奥术施展不开,你扛不动他,还是别来了。”

    然后,阿诺整理好抗压铠甲,穿过水压缓冲舱门,带着装着焰之眼的耳坠,跟哥哥一起进入了石门。

    接下来我度过了人生里最长的几分钟。

    我太害怕融合会失败了,怕到手和尾都在不断发抖,无法理智思考。

    无尽海洋之主啊,求求你,一定要成功。只要哥哥能回来,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拿我的命和他换都可以……

    只要他回来,求求你,让他活过来……

    “苏伊院士,你太紧张了。“驾驶员担忧地看着我,“放轻松一些,结果不是我们可以定的。我们现在在深海,本来舱内就有点供氧不足,这样下去,我怕你会晕过去,那可就麻烦了。”

    “好,我放轻松,我放轻松,我没事……”

    忽然,阿诺神色慌张地从同一道门里冲出来,身后石建筑上的缝隙里,邪能之光满溢而出,轻微晃动着石块,好像随时都会爆炸。我们赶紧打开舱门,放他进来。

    “快快快!快逃!”不等驾驶员反应,阿奴已经冲过去掌舵,把舰艇开得跟导弹一样。

    隔着舱门,我听见了闷闷的爆炸声。建筑被轰成了无数碎石块,几次撞到舰艇上,差点把舰艇击毁。荧光生物死的死,逃的逃。我们在里面摇晃得快得脑震荡,只看见邪能之光满照进来,把舱内染成了血红色……

    漫长的一分钟过去,一切趋于平静。

    我们慢慢把舰艇又开回了以太祭坛的方向。

    就像礼物盒被炸开,失去四面壁垒的建筑消失了,只剩下无数上下悬浮的巨大石板,包围着一个风格古老华美的深蓝色祭坛:它由四根大理石柱包围,是千年扇贝柱墩底座;地面是镜面的,白纹黑底;邪能提灯悬在祭坛上方,照亮了祭坛上悬在海水中的男人。

    男人未着衣物,陆生状,身体线条、肌肉组成,都像是精心设计过一样完美。他鼻梁和眉骨如此醒目,隔得那么远都能看清轮廓分明。他的白发、黄宝石耳坠在海水中上下起伏,胸腔也因呼吸徐徐起伏。八百多米深海的水压,对他来说好像完全不存在。

    “成功了?”阿诺双手贴在窗子上,想看仔细一些。

    “这要问你啊。”哥哥的另一名战友说道。

    “我把苏释耶的身体放在以太之躯旁边,就有爆炸趋势了。说实话,我还以为失败了……现在这状况,是……是成功了?”

    “成功了。”

    那个男人向我们游过来,随手捏断了两个准备袭击他的深渊族颈骨。我有些害怕往后退缩了一段,然后,我看见他将修长的十指贴在窗外,一眼就捕捉到了我的视线。

    他的脸孔是如此美丽而陌生,金瞳被舱内的光芒照成了线形,嘴唇淡到无色,鼻尖却保留了哥哥的美人痣。即便他没穿衣服,只看脸,只看那双冷漠得仿佛只剩兽性的眼睛,我们的生物本能都在告诉我们,这是真正的海洋顶级掠食者——尤其是同为捕猎族的阿诺等人,反应最为敏锐,尖耳都颤了几下。

    就这样,他和我们对望了几十秒,阿诺声音有些发抖:“给、给他开门?”

    “哦哦哦,我、我去给他开。”战友游了过去。

    “住手!”我提高音量,吓得他手一抖,“即便成功了,你能确定这还是你认识的那个苏释耶吗?”

    他们立刻不动了,也没说话,只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我在舱内来回游了几圈,眉头拧成一团,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安静等待的白发男人。

    以太之躯——以太之主制造的杀戮机器,复苏了。

    如果哥哥的意识已经被他吞噬,那么即便我们现在不给他开门,他也能自行回到光海。我们救不救他,其实没什么区别。

    选择了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就要当最先为它负责的人。

    终于,我提起一口气:“让他进来。”

    随着“滋滋”声响起,舱门打开,压力缓冲水门泛着粼粼波光。白发男人从窗口处游过来,穿过了水门,进入舰内。然后,“滋滋”声再次响起,舱门关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舱内蔓延着一股肃杀之气。

    “苏释耶……?”阿诺对他挥挥手,“是你吗?”

    “嗯。”

    阿诺赶紧去拿衣服给他披上。他却全程都淡淡地看着我。我狐疑地回望着他,慢慢向他游过去:“……真的是你?”

    “嗯,我们成功了。”白发男人微微一笑,“回去吧,圣耶迦那是我们的了。”

    本以为我们会有一场流泪的拥抱。但是,当我们俩的视线对上以后,他依然只是微笑:“梨梨,我成功了。以后不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们都知道,任何海族想要融入以太之躯,需要拥有超凡的精神、肉.体意志力。

    为什么失去意识的哥哥能完成这个使命,成了千古之谜。

    很快,“星辰海执政官苏释耶与以太之躯成功融合”的新闻,传遍了整个光海。哥哥重新回到了圣耶迦那,参与了新的一轮独.裁官大选。

    我却一直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没等到选票开始,就先赶回了热砂岛。

    恐怖的现象发生了。

    整个热砂岛上,没有一个活的炎族。几千具枯骨还是躺在原处,有的已经被海浪冲到了海水中。它们身上覆盖的厚厚火山灰证明了,火山已经爆发过至少一次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环顾四周,背脊发凉,自言自语。

    热砂岛已经变成了一片真正的坟场。没有人回答我。

    我四处狂奔,想要在茫茫一片森白中寻找裘沙的影子,但仅靠骸骨已经辨认不出谁是谁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崩溃地跪在地上,捧着一个小孩子的头骨,火山灰扑簌簌落在我的手心。但情绪越不稳定,呼吸越是急促,刺鼻的火山灰越让我有窒息感。

    “因为,一个叫苏伊的魔鬼偷走了焰之眼。”

    听见这个声音,我立刻回过头去,却被眼前的炎族少女吓得差点吐出来——她的额头、鼻尖、肩膀、锁骨和脚背都像在硫酸中泡过一样,流脓,露出白骨。

    “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所有炎族都没有活过来?!”

    “焰之眼是炎族续命的根本,一旦它与主火山断开联络,我们淋雨后就会彻底坏死掉。”少女脸色是死灰色,声音幽幽的,“除了我,炎族已经没有活口了。全灭了。我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不能沾水,也没炎族能与我传宗接代了。如果你见到了苏伊,记得跟她说,这都是她做的好事。让她永远不要忘记,炎之一族终结在了她的手上。”

    说罢,我还处于震惊当中,她已经一跃而起,跳到了大海里。没过多久,她的白骨就陆陆续续浮了起来。

    后来,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跪在地上把这些尸体一个个埋了起来,一直没有回去。

    半个月后,我正在挖坑的时候,听见有人在远处喊道:“报告长官,找到苏伊院士了!”

    然后,一群人穿着红金双色制服的士兵跑过来。他们腰间悬挂的剑上,有雄鹰月中展翅的徽章。

    “你们……是哪个军队的?”我迷惑道。

    “报告苏伊院士,我们是圣都红衣卫,独.裁官大人的禁卫队。”

    “独.裁官大人?”

    “是的。”其中一人走上来,举起了通讯仪,“苏伊院士,独.裁官大人有话要和你说。”

    然后,随着紫光跳动,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梨梨,你在哪里?”

    望着剩下半个岛屿的枯骨,夕阳西下,渐渐与苍茫的大海融为一体,把无数枯骨也染成了橙红色。我站直酸痛的身子,僵硬地看着天海交界处,轻笑了一声:“我在埋葬一整个岛的枯骨,独.裁官大人。”

    哥哥沉默了很久,才转移了话题:“想不想学以太奥术?可以一定程度上预测未来的终极奥术。回来吧,我在圣耶迦那教你。”

    “你早就知道取下焰之眼的后果,对不对?”

    “炎族和我们从四亿多年前就是死敌,他们只是失去了炎之主的庇护,才会如此不堪一击,不然海族可能早就没了。所以,没什么好难过的。”

    “这是我亡夫的家乡,我确实没什么好难过的。”

    “亡夫?”哥哥声音警惕了一些,“……你嫁给裘沙了?”

    “他死了。”我声音虚弱地说道。

    其实我心里清楚,在取下焰之眼之前,如果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为了救哥哥的性命,我还是会这么去做。

    为他做多少,成为千古罪人,我都甘之如饴。

    让我绝望的是,哥哥曾经引导性地让我灭掉炎族、裘沙,完成他的统一光海大计。

    大局上,我们俩方向还是一致的。而且,哥哥差点死掉与我们的暗杀前任独.裁官计划有关,我没有任何立场去责备他。但我们应该心知肚明,彼此再回不到过去了。

    我频繁做噩梦。梦里有太多死去的人。阿萨先生、卡律平原上刚获新生的两万多奴隶、前任独.裁官、独.裁官政府大批死掉的士兵、裘沙、热砂岛上的所有炎族……我天天被噩梦和良心的谴责惊醒,又在无声的恐慌和哭泣中度过漫长的后半夜。

    我很累,欠了太多人。太多人因我而死。

    我可能,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坚强。

    燃烧时代24622年,苏释耶成为光海独.裁官。截止至我成为“范梨”,任职了107年。

    在苏释耶政府时期,整个圣都党乃至光海实力都高速攀升,并在事实上达至海族史4.3亿年以来的巅峰状态。

    苏释耶政府有四项傲人的战绩。

    第一,在苏释耶任内,光海经济实现了连续1260个月的高速增长。所谓的高速增长,就是低通胀,低失业,与史上历任独.裁官相比,堪称完美。

    第二,从加斯宗族第178代起来,光海分裂,进入长达三百多万年的七海战争中,在这期间,圣耶迦那作为光海的心脏,一直名存实亡。但苏释耶成为独.裁官以后,不仅将圣耶迦那内政处理得井井有条、团结一致,还令红月海、星辰海、复活海、菩提海全部归顺“圣都党”。圣耶迦那的权力与版图在这个期间到达了巅峰。

    第三,在苏释耶任内,圣耶迦那的军事实力也到达了极致。苏释耶管辖下的琉璃军团是光海唯一以全海洋为作战范围的军队,设立了11个海域司令部,涵盖整片海洋,包括阳光都难抵达的黄昏区。圣都党军队在役人数最高时曾到273.78万人。

    第四,光海的经济飞涨后来因24727年的复活海金融危机终结,但苏释耶打破传统,成立了光海宏观经济金融交流中心,成功阻止了这一危机,交出了极为漂亮的答卷,以至于下一任独.裁官任职时,首次出现了财政的黑字盈余,改写了历任独.裁官赤字接盘的历史。当然,这位独.裁官很快把苏释耶留下的2237亿浮卢门用完了,50年后交给下一任独.裁官时,又欠了一大笔钱。

    苏释耶是光海史上唯一的捕猎族独.裁官,也是光海史上战绩最骄人的独.裁官。

    但是,除了推出海神族与外族的结婚政策,他几乎没有再为平权、解放奴隶做过什么。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苏释耶掌握圣都党大权后,风暴党很快宣战,其实并不是风暴党有意为之,而是被苏释耶逼得不得不反抗——再不反抗,琉璃军团就要杀到他们家大门口了。

    苏释耶只是想成为光海唯一霸主,完成他的恐怖计划。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择一切手段。

    ***4.3小剧场***

    今天是男主性转择偶取向小剧场。

    希天宗姬:“老娘只嫁处男!非处滚!男人,守好你的贞操,你如果上了别的女人,你就shi了!”

    夜迦宗姬:“呀,这片海域的嫖鸭子业务又开了,人家最喜欢和鸭子谈恋爱了。”

    羽烬宗姬:“我……我喜欢专一阳光的男孩子>o

    椰子女王:“什么样的男人姐姐都可以接受的,就看看你能不能hold住姐姐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