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6章
    埋完整个热砂岛的尸骨后, 我回到圣耶迦那,发现哥哥有些闷闷不乐,便问他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他说, 目前一切很好, 他只是在担心接下来与复活海的战事。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后来才从议会元老那里得知, 哥哥要对付的不仅是风暴党, 还有圣都议会和光海神殿的反对党。

    圣耶迦那的集权早在三百多万年前就名存实亡了, 如果没有哥哥的出现,七海完全不听指挥。而议会反对他,仅仅是凭借千万年前的一纸文书, 宣读了联邦规定:捕猎族的最高军权, 只有琉璃军团的5/12。裁判官冥顽不灵,**官睁眼闭眼, 以大神使为首的光海神殿更是海神族的死忠推崇者。

    不知道为什么, 对于其它矛盾, 哥哥总是展现出积极乐观的态度。曾经他被敌军追杀到仅剩十七名士兵, 被封锁在海洞里八十三个小时, 他都没有放弃过希望, 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法。但这一回,他对于种族的问题一直保持沉默, 没有与任何人探讨解决方案。

    后来,属下们看不过去了, 在会议上开门见山地说:“独.裁官大人,迎娶风晋公主吧。”

    听见“风晋公主”这个名字, 阿诺骤然抬头, 露出了惊恐而悲伤的眼神。他张了张嘴, 但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此人一开口,一呼百应。其他人也纷纷说道:

    “是啊是啊,独.裁官大人,作为前前任独.裁官,风晋公主的父亲非常维护您,在你参与大选的第一时间就站出来为您撑腰。而风晋公主本人对你不仅是联盟情谊,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您如果和她联姻,不仅能拿下临冬海,还有了圣提宗族支撑的上阶海族身份,那群老家伙就根本拿咱们没办法了。”

    “我附议。独.裁官大人和风晋公主也认识那么多年了,还在犹豫什么呢?”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人就是完全不懂我们苏释耶大人。虽然风晋公主年轻貌美,但咱们苏释耶大人也年轻貌美啊,年轻貌美的男人可不像年轻貌美的女人那样想要安定。都是男人,我懂他的。”

    “谁说结了婚就要安定了,风晋公主看上咱们独.裁官大人时,难道不知道他有鲨族基因?我觉得你猜错了,她不是那么不懂事的女人。”

    各式各样的言论充斥着整个会议厅,我时而听听他们的言论,觉得很有道理,时而又看看哥哥,寻思着要不要也去劝劝他。大概是我头转来转去,就像看见了逗猫棒的猫,好奇而又欲言又止,哥哥看上去很焦虑,最后倦怠而冷漠地打断了他们:

    “不要说了。我不会娶圣提风晋的,另辟蹊径吧。”

    会议散后,偌大的厅堂里只剩下了我、哥哥、我的侍女。

    “你不娶她?”我怔怔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不娶她?”

    “嗯。”哥哥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

    “你在逗我玩吧……我们走到了今天,牺牲了这么多,付出了这么多……”我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忽然音量骤然拔高,“现在只要和风晋结婚,你就能不动一兵一卒,收复临冬海,你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脑子不清醒?”

    哥哥眉心皱了皱:“我不想通过联姻完成我们的梦想。那不是我的作风。”

    “独.裁官大人,你知道风暴海已经宣战了吧?”

    “我不懂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娶风晋。我现在已经有了以太之躯,不再需要其它宗神的支撑了。”

    “我真不敢相信这句话居然是你说出来的。没有宗神支撑,你想拥有琉璃军团的军权?你把光海联邦当成什么了,童话世界?”

    “总会有办法的,梨梨,你不要逼我。”

    “联姻而已,还是跟复活海地位最高的美丽女性,她一心一意喜欢你,有这么让你讨厌吗?”

    “我对她只有兄妹之情。”

    “那我对裘沙就有爱情了?”

    “我有让你嫁给裘沙么?我一直强烈反对,是你自己坚持要嫁!”

    这一刻,我感觉心脏像被刀捅了一样,血淋淋的,生命力随着刺痛一阵阵消失。但我还是忍着这种苦楚,竭力平静地说:“是,你没让我这么做。既然你觉得嫌弃我,不想接受我的帮助,你为什么不早说?当初为什么不拒绝?等已经得到了以太之躯,手中实权已经大到你的身份完全压不住了,再跟我说你结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给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我就是个坏人,拿婚姻当做助你登上政治舞台巅峰的筹码,是个不择手段的下作女人。就你最纯洁,最善良。”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冷静点好不好?”

    我按着自己发疼的额头,吐出了几个泡泡:“我冷静了,你说。”

    “梨梨,我知道你帮了我很多,我很感动,但我真的接受不了。抱歉。”

    “你只是不想被一个女人绑住而已,我知道。但没有关系啊,我有跟风晋私底下聊过,问她如果和你结了婚,能不能接受你后宫不止她一人。她很识大体,说独.裁官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她会替你打理好后宫的。”

    哥哥冷笑一声:“那她可真会作践自己。”

    “独.裁官大人,请你注意自己的措辞,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哥哥忍耐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他闭着眼,深吸一口气,不再说话。

    我也有些上头了,让自己冷静了十多秒,又一次说道:“已经太多人牺牲了。哥哥,真的不能再任性了。”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

    我的侍女原本一直沉默不语,也禁不住小声说:“独.裁官大人,苏伊院士说得没错。您已经是独.裁官了,想得到什么样的女人都由你说了算,就算有了正宫,还怕得不到你想要的情人吗?”

    “她说得对么。”哥哥淡淡说道。

    “当然。哥哥对领土有征服欲,对女人有征服欲,我们都是懂的。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都会帮你到底。”

    “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

    “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

    哥哥当上独.裁官以后,我也搬到了白鹰宫殿。

    这一天起,我经常把风晋带到白鹰宫殿里玩,并且会在哥哥在时,故意带话题,给他们培养暧昧气氛。风晋以前就喜欢哥哥,现在成为了独.裁官,成了升级版绝世大帅哥,还有比以前更霸气果决的性格,她自然更是爱得不得了。哥哥的反应很有礼貌,但礼貌中也透露着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淡。只要我一带话题,他就会找借口离开。

    我对他的态度感到很不满意。因为,我很满意风晋这个嫂子。如果最后哥哥娶了别人,却没娶风晋,我可能会变成超婊的小姑子。

    所以,我玩了个大的。

    这天,我带着包括风晋、夜迦、寻月姐姐在内的一群朋友到白鹰宫殿玩耍。等哥哥一回来,我就带着剩下的人溜了,只留下他和风晋独处一室,还偷了他们的通讯仪,把门窗反锁了。

    但我整人反倒把自己坑了。

    换到娱乐室后,按照常态,还是一群女生围着夜迦转,夜迦时不时怼我一句,说一些骚断腿的话。

    寻月姐姐看看我,又看看夜迦,撑着下巴说:“其实,苏伊,你是不是在撮合你哥哥和风晋的时候,忘记了还有人对你关心过度呀?”

    “啊?”我歪了歪脑袋。

    夜迦的耳朵瞬间红透了,他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觉得开口不妥当,只能尴尬地岔开话题,对一个捕猎族女生说:“宝贝,你今天真可爱,是换了新发型的缘故吗?”

    女生自然被他撩得不要不要的,恨不得当场就吃掉他。

    寻月姐姐用手背掩嘴,轻轻笑道:“我们都知道,风暴党和圣耶迦那已经不行了。加斯希天这个潜在威胁消失了,某人为什么不愿意代表红月海和圣耶迦那搞好关系呢?成为一家人,速度最快啦。”

    “太直接了,太直接了啊。”夜迦怨怼地看向她。

    我“噗”的一声笑出来:“你的意思是要我领养布可夜迦吗?这么年轻就要我养女儿,太狠了。”

    夜迦笑了:“就算是被领养,我也要性感的女人当妈妈,苏伊这种男人婆就算了。毕竟,我已经有老爸了呀。”

    “两个爸爸也不错呀。”

    “苏伊你这女人!!”夜迦被气得直吐泡泡,“你这女人真是……!”

    “打是亲,骂是爱,赶快在一起吧!”

    在一个男生的起哄下,其他朋友一拥而上,把我推了出去,猛地撞到了夜迦怀里。夜迦也没站稳,下意识护住我,搂住我的腰,却被我和冲过去的水波撞到了墙壁上,整得像我在壁咚他。抬起头,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变得幽深了许多。他没有推开我,只是慌乱地转移视线,任我压着他。

    起哄声更大了。

    我正想推墙壁,从他身上游开,胳膊却被一只大手抓住,拽出去。

    “啊,痛……”我捏着自己的手腕,疼得龇牙咧嘴,却发现拽我的人是哥哥,“你怎么出来了?”

    风晋跟在他身后,天使般的面庞上挂着担忧的表情。

    “今天你玩过分了。回房去。”哥哥面无表情,但我明显感到了他的怒意。

    “可是我朋友都……”

    “我会接待好他们。你现在就给我回去。”

    我承认,即便到了这个年纪,我还是有点怕他。于是,只能气鼓鼓地、头也不回地冲回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生了一整天闷气,晚饭也没出去吃。

    这天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压在了我的嘴唇上,撬开了我的唇瓣。我皱了皱眉,想伸手去推,手腕却被扣在了脑袋两侧。一个直击神经中枢的深吻把我唤醒了。我立刻没了睡意,正想挣扎,但这个人把我按得死死的,粗重的喘息声将我环绕。

    我第一反应是遇到了入室盗贼,拼命挣脱开了他的吻。因为身体被压制无法施放奥术,只能大喊救命。可是叫了半天,听见门口有奴隶游来游去,却没有人进来。这一刻,我才反应过来是谁在吻我。

    “……哥哥?”我很久没叫他哥哥了,情急之下,还是用了老称呼。

    “是我。”

    远处,奥术之光划过夜之海,在房间里晃了一下,哥哥的面容也亮了一下。我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你、你为什么……为什么……”

    “你说了,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你都会帮我到底。”哥哥的声音喑哑而深沉,“我想要你。”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在胡说什么……我听错了?”

    但他根本没有多解释一句,便再次埋下头来,在黑暗中绵长地吻我。手腕被他压得不能动弹,只有身体微微发抖,他每碰我的嘴唇一下,我的身体都像被电击过一样,把意识都快烧成了烂泥,全身的鸡皮疙瘩也跟着立起。

    我别开头,绝望地喊道:“住手啊!你是不是疯了?!”

    “是,我疯了。”他扣住我的后颈,强行吻下来,吻得我眼泪直往外涌。

    “不要,不……呜……”

    他不管我的反抗,撕碎我的衣领,声音低沉:“我早就疯了,你看不出来么。”

    “不要,哥哥,不要……”

    静谧而寂寞的夜色里,除了水声、布料碎裂的声音、我的呜咽声,就只有他微微恼怒的声音:“你还拼命把我推给圣提风晋,这游戏好玩?”

    “我没有拼命,这是你的任务,我只是帮你们培养一下感情……”

    “我的感情需要你培养?”哥哥笑了两声,“我的感情我自己都培养不了,你能培养?”

    衣服碎到了手肘处,我用尽全力把双手抱在胸前,掩住暴露出来的身体:“哥哥,我……我知道错了,下次你的婚事我再也不参与了,求你,不要这样……”

    “你今天真的惹怒我了,求也没用。现在我是光海独.裁官,在圣耶迦那,一切我说了算。今天我就要在这里要了你,不设隔音术,让外面每一个人都听到,你看看谁会来阻止我。”

    再次被他粗暴地强吻,我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十指把臂膀上的皮肤都掐破了。他停了一下,急促地呼吸,似乎有些不忍,但很快又狠下心来,大力拉开我的手:“哭也没用,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杀了这么多人,现在要我把你拱手送给别的男人?不可能。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这辈子都待在白鹰宫殿,抚养我们的孩子,谁也不准见,哪里都不准去。”

    然后,他用奥术之力撑起了一个气囊,把整张床罩了起来。进入空气后,自然变成了陆生状。接着,哥哥往下退了一些,做了一件让我无法描述、后来很多天都不敢回忆的事。

    事后完全没有脸多看他一眼,只把头埋到枕头里:“真的够了,你不是真的这么想的,我的研究对光海有很大的帮助,你不要做这些短视的事……”

    “学术研究?好让更多男人看到你?告诉你,我根本不在乎你的破研究。你以后就给我留在这里,陪我睡觉,给我生孩子,别的事,什么都不准做。”

    我懵了很久。

    这些物化我、侮辱我的话,居然全是出自一直把所有温柔留给我的哥哥。

    我是真的,认不出他了……

    “如果你希望我成为你的战利品,可以。但是我不会进你后宫的。”我把头别过去,认命地说道,“我把第一次献给你,就当献给了光海。”

    哥哥怔了怔,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

    “……你和裘沙没有过?”

    “没有。”

    “放心,我不会让你进后宫。”他利落地把我甩开,“我只娶一个老婆,谁也别想再替我做决定。”

    他出去以后,我颤颤巍巍地蜷缩在床沿,把破碎的衣服抓起来,掩住身体,无声地哭了一个多小时,始终不敢有大动作。

    这天过后,他真的没让我出去。而我也没有再哭闹或抗议,只是每天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跟植物人一样。他强迫我吃东西,我不吃,气得他砸了好几次餐盘。

    我们冷战了十三天,我饿得偷偷搞了一些食物狼吞虎咽,但表面上还是绝食状。

    而且,总管接到了哥哥的命令,为了哄我吃东西,还专门去买了一些陆地上的粉色玫瑰花来送我。她说,人类送人鲜花,就像我们送人海藻一样,是有祝福意味的。那一束玫瑰放在柜子上,总管的小儿子经过,找我要了一朵玩。他以为那是食物,用食指往粉色玫瑰花瓣里面戳了戳,舔了舔外面,没尝出味道,便用舌尖分开两片花瓣,直直地伸到花心最里面,舔里面的花蕊。看见这一幕,我整个人都傻了。

    大概还是没尝出味道,他来来回回伸舌头往里面舔了几次,没敢吃下去,疑惑地看着我:“苏伊姐姐,这是什么呀?”

    “这是陆地上的植物。”

    我大受刺激,想到那晚怎么推哥哥的脑袋都没用,就委屈得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

    他怎么可以做这么,这么,这么不要脸的事!

    太不知羞耻,太不要脸了!!

    我绝不原谅他!!!

    就在我被囚禁这段时间,好巧不巧,圣提宗主也向哥哥下了最后通牒,在记者采访中说,临冬海是追求和平的海域,他们无意参与到圣都党和风暴党的斗争中。但对于女婿的事业,她会全力支持。至于这个女婿是谁,大家很快会知道的。

    其实他们可能自己也不知道女婿是谁,但这是一个谈判嫁女的好时机。

    我和风晋私下打过几次电话。对于父母的安排,她也没有一点不满。

    她很早就跟我说过,她父母是典型的光海宗教政治联姻夫妻,结合得非常完美。从她出生到父亲过世,就从未见过父母睡在一张床上过。他们用毕生的努力,向整个临冬海展示了一对没有感情却永远密不可分的上位海族夫妻模板,这样的思想观念也影响了她的一生。年初,她父亲去世了,临冬海又是七海中比较弱势的一个,圣提宗族的权力摇摇欲坠。

    “可是,你不是喜欢我哥哥吗?”我有些郁闷。

    “是啊,在遇到你哥哥之前,我只相信门当户对的两个人携手合作。我要谢谢他,让我知道了喜欢一个人的感受。为爱结婚虽然很幸福,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呢。对于圣海宗姬而言,学习父母,嫁给一个能延续圣提宗族荣耀的男人更重要。”风晋的回答坦然得让我心痛。

    确实,不管是外貌、家世、谈吐、教养,风晋都配得起“公主”这个称号。尽管圣海七宗主的后代,简称“宗二代”们,个个都是鹤立鸡群的海神后裔,但只要有风晋出现的地方,女孩子们总是会变成陪衬,男孩子们总是会变成迷弟。从她五十多岁开始,就有大批追求者涌现。

    她是圣耶迦那海神族世界里,最为明艳的年轻女性之光。她就是所有女孩子理想的女神模板。

    政治、战争中如果夹着点桃色新闻,人们是喜闻乐见的。因此,圣提宗主刚放出关于女婿的消息,整个光海都沸腾了。

    光海独.裁官和加斯太子爷,到底是哪个男人能成为这个终极幸运儿?

    有趣的是,加斯宗主表态了,说三儿子和风晋年龄相仿,愿意和圣提宗族见面聊聊,并没有发配希天出来。如果这位三公子和风晋成功联姻,加斯希天未来的宗主之位就保不住了。这位不认感情只认联姻的太子爷居然没有抢联姻的机会,他的心思可真奇妙,谁也不敢问,谁也不敢猜。

    相比风晋顾全大局的眼界,我觉得自己很幼稚,哥哥的任性就让我更加看不顺眼了。

    看我肉眼可见地瘦下去,哥哥终于缴械投降。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吃东西?”见我跟尸体一样躺在床上,哥哥恼怒道。

    “答应我两件事。”

    “说。”

    “第一,放我自由。”

    “行。”

    “第二,跟风晋联姻。”

    很长时间里,我都只能听见海水波澜不惊的声音。但最后,哥哥终于开口了。

    “行。我娶她。”

    比起上次失了智般的狗血闹剧,这次谈话很理性,很成熟。但我知道,我们之间有最后一根弦,抑或是牵绊,在这一刻断了。

    ***追忆碎片八结束***

    夜迦:“前一章有读者提议说,炎族好可爱,能把椰子塞回火山叫他们复活吗?这提议可啊。”

    苏释耶:“还是关注一下这一章的玫瑰花剧情吧,能看懂的姑娘都是坏姑娘。”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