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7章
    二月底, 梵梨在报纸上看到一则不起眼的新闻:红月海雅尔舰艇公司到圣耶迦那举办关爱残疾儿童的爱心活动,并于3月4日在霜月酒店举办慈善晚宴。

    雅尔舰艇公司是一家中型企业,它的经营范围包括:生产民用舰艇零部件、零部件的进出口及代理, 为客舰提供维护服务、维修保养和技术咨询等等。乍一眼看去好像平平无奇, 但以这家公司的规模, 慈善是做不到圣耶迦那的。

    梵梨去调查了一下它的背景,发现这家公司有49%都是落亚福地公司的。

    这下她心里大概有数了。

    落亚福地公司是红月海最大的军火商,目前已经拥有了铀弹核心研发技术, 而且红月海归顺圣都党后, 他们依然我行我素,是风暴海的合作对象。

    这是要紧随红月海政府大流的节奏。

    梵梨给夜迦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找布可夜迦教授。”

    “我就是。”夜迦停了一会儿,“等等,这声音……是庶民小仙女?找老师有事吗?”

    “嗯, 我想问问老师3月4日是否有空,带我参加一个活动。”

    “庶民小仙女居然这么主动,老师太感动了。说吧,想去哪里,老师都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你。”

    “雅尔公司在霜月酒店的慈善晚宴,可以吗?”

    “……”

    “老师,您怎么了?”

    “我去……你别这样跟我说话, 我怕。”夜迦之前调侃的语气烟消云散, 只有满满的惊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起码还要个十年二十年呢。”

    “真不愧是大学时代永远稳定考第二名的男人, 如此聪明。提个晚宴名字, 就知道我想干嘛了。”

    “你这女人, 别再提第二名了!”夜迦没好气地说道。

    “咦, 你刚才骚断腿的样子呢,怎么突然消失了?那样撩力满满的样子,多可爱。”

    “我看你还是变回去吧,这三年里你小可爱的样子多好啊,一点攻击性都没有。也萌化了哦。”听到电话那一头梵梨笑出声来,他都觉得自己提这建议是提了个寂寞,“行行行,你是不可替代的苏伊院士,不需要装可爱……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想去参加雅尔的晚宴?不会是想去阻止他们和圣耶迦那政府的交易吧?”

    “他们想卖什么给圣耶迦那?mi-200系列?”

    “应该是吧,mi-200是他们最强的战舰了。圣耶迦那有苏释耶的九号宝贝在手,储备足够,应该不会买他们的铀弹。”

    “那也不太可能,mi-200载人数、有效载荷、发动机、都与圣耶迦那的k-38b系列不分伯仲。而且,还用的是固定螺距式螺旋桨,还不如k-38b。苏释耶买他们的什么,买全海独一无二的皱纹金属外壳?”

    “这你问我,我就不懂了。”

    “行吧,我还是自己去看看。帮我弄两张邀请函,记得准时出现。”

    “我说苏伊,你跟我说话就不能改改态度吗?你在苏释耶面前那副娇滴滴的可爱模样呢?”

    “你想见我娇滴滴的样子吗?像我对苏释耶那样?”

    “……算了。”夜迦抽了抽嘴角,“你能瞒过苏释耶,也是厉害。但我觉得,这也不完全是因为你的计谋很精密,而是因为,他动心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目的达到了。”

    “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耻吗?利用女性优势完成目的。”

    “不觉得,漂亮也是我的本事。你如果羡慕,你可以去变性。以你的颜值,变成女人来实现政治目的,不会比我弱的。”

    “得了吧,你变成梵梨以后才没那么漂亮,但刚好是吃了不够漂亮的红利。你要是天天用本来的脸对着他,恐怕他跑都来不及——长成那样的女人突然爱自己爱得什么都不要了,连我都会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知道你到底给自己的记忆魔药里放了什么,但你把自己整得好像是爱星海爱得不得了,再加上天真可爱……我要是不知道实情,都会相信你了。也难怪苏释耶吃了你这套。”

    夜迦这番话,让梵梨有短暂的走神。她闭上眼睛,让自己不要再去回想和星海的点点滴滴,笑着说:“那……天真可爱也是我的本事哦,夜迦老师。”

    “我去,无耻!”

    “不说了。晚宴开始之前,你记得给我准备这几样东西:加斯宗族的军团势力图,红月海航海部的舰艇数量种类汇总,落亚奥术院的最新人员部署列表……”

    “是是是。”

    “对了,夜迦,谢谢你。”

    “干嘛突然谢我?”

    “没,只觉得你做得很好,”梵梨微微一笑,“一直帮我保守秘密,还护着我。要不是你,可能我早就没脑袋了。”

    半晌,夜迦才轻轻笑了一声:“跟我就不要客气了。”

    然后,梵梨又联系了另一个人。接通后,一个男人的电磁音响起来:“喂。”

    “希天,”梵梨低声说道,“我回来了。”

    “这么快?”

    “是不是太早了?”

    “嗯。能再争取个四个月吗?”

    四个月?以她的演戏水平,只要和苏释耶对上,搞不好一天都演不下去。但是,苏释耶这家伙弄个拟态星海来干扰她的情绪,害她早早地就弃疗了,停止服药。现在该怎么做呢……

    没办法了,先研究出魔药。如果苏释耶发现她,就赶紧喝了再失忆一次。没发现,她就猥琐发育等希天。

    “那我再想办法拖一拖。你不要急,按部就班做事就好。”梵梨想了想,“对了,你把你们跟福地公司的协议寄一份复印件给我。”

    “行,你注意安全。”

    * 追忆碎片九

    收到哥哥与风晋订婚邀请函那一天,夜迦第一时间就来研究院找我吐槽了:“苏释耶居然真的这么早就要步入婚姻的坟墓了,真是不可置信。他还有几万年的寿命,就这样自甘堕落,愿意被一个女人绑死了吗?”

    大部分人都是说哥哥和风晋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他的答案简直是诸多好评中的一道泥石流。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婚姻哪有这么可怕。组建家庭而已。”

    “那我这辈子都不要组建家庭。”

    “你是对婚姻有多大偏见?没有你爸妈的婚姻,也就没有你呢。”

    “如果孩子出来让大人感到辛苦,还不如不要生。”

    “什么意思?”

    “我父母的事你不知道?”

    我这才想起来了红月海的一段旧事:“我知道。是因为他们的事……你才不想结婚的吗?”

    “不知道,无所谓。”夜迦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摇摇头说道,“我不看好婚姻。本来大部分海族就是天性多偶的,只要繁衍就好了,为什么要勉强对着深蓝发誓,保证自己会爱一个人一辈子呢?”

    我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坐在他对面,听他倾诉。

    大概是因为外形太好看,容易招蜂引蝶,布可宗族的男人都是离婚狂,连布可巴路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比他离婚三次的表哥布可逆好一点,只结过一次婚,离婚后就再不进入婚姻了。

    布可巴路的前妻一度被菩提海的公民评为最美艳最有钱的女人。她还有一双全光海独一无二的紫眸,并将这个瞳色遗传给了夜迦。

    但这么貌美的女性,婚后生活却不怎么幸福。

    和布可宗族的所有男人一样,布可巴路也热衷于养情妇。但夜迦的母亲却没办法做到和很多宗主夫人一样,对这事也睁眼闭眼。对于这种事,她的观点只有“凭什么”。

    凭什么她这么优秀,还要被布可巴路这种舔狗背叛?他们结婚的时候,布可宗主的继承人可不是布可巴路。跟她在一起之后,他学到了很多,才总算代替哥哥成为了宗主。

    这个比她年轻一千多岁的丈夫是她“一手带大”的。每次他和各种年轻女孩偷情被她抓包,她都会气到心脏病发作。后来她终于不忍了,和丈夫离婚,强制带走夜迦,回到菩提海生活。

    “等等……”听到这里,我眯着眼说道,“你在菩提海长大?”

    “嗯。”

    “你和寻月姐姐从小就认识?”

    “……小夜?”

    “你总算想起我了啊。”

    被送去星辰海之前,和我一起玩的海神族小朋友里,有一个叫“小夜”的男孩子。他性格超自闭,每天都蹲在角落里玩手指,还因为身体柔弱、长得太像女孩子,经常被其他男生欺负。

    “深蓝吾主!你居然是小夜!!”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然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呃,以前我好像经常掐你的脸哦……”

    “亏你还记得啊。”夜迦翻了个白眼。

    夜迦那时候虽然年纪小,但也明白,母亲因貌美而骄傲,因骄傲而无法向丈夫低头,两个人其实从结婚开始就很不合适了。丈夫出轨,常年不关心她,更让她把自己气得体质变差,每天只能跟儿子倾吐自己的伤心。

    布可巴路生来喜欢挑战狂野美女,有一次搞了一个辣椒般火爆的鲨族艳星,成功把夜迦给恶心吐了。他那时候还是个五头身小孩,看见艳星当着自己无所顾忌地坐父亲大腿,就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要脸的臭婊.子”。布可巴路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艳星反倒劝架说孩子不懂事,别怪他。

    结果她说一套做一套,趁布可巴路不在时,偷偷跑到红月宗神宫来找夜迦麻烦了。夜迦从小骂人就犀利,什么侮辱之词都丢给了艳星,把艳星气得一个理智神经断线,掏出一把辐射枪就向夜迦开了一枪。

    夜迦当然没有死,但冲过来护住儿子的母亲死了。

    寻常情况下,作为海神族的母亲面对辐射攻击没有那么脆弱,但那段时间她一直在生病,体质很差,辐射迅速扩散到她身体每一个角落,送到医院抢救也来不及了。

    医生说,她的体质变差跟她的心理状态有很大关系,劝他们一家人节哀。

    从那以后,夜迦得了很长时间的自闭症。等治好以后,他又性情大转,天天和名妓、各种交际花鬼混在一起。只是和一般男人不太一样,夜迦懂女人,他和名妓谈恋爱,出去消费女方掏钱更多,也是厉害了——这部分内容他没有直说,但从细枝末节中能大致猜到。

    布可巴路自然不喜欢儿子如此放浪形骸的样子,所以最近一直催他回落亚,好在自己的管教下生活。

    “所以,你为什么对我不肯稍微甜一点,懂女人一点?”我摸着下巴,一阵见血地给出结论,“你如果对我甜一点,我说不定也出钱打赏你。”

    “苏伊!”他恼然看我一眼,把头扭过去,“你不像女人啊,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看着他那双无辜的紫色眼睛,我撑着下巴笑了好久:“你打算这样惩罚自己多久呢?”

    “我哪有惩罚自己,我玩得很开心的好吗?”夜迦眼神淡淡的,“如果你要问我什么时候原谅父亲,这辈子都不会。”

    但我觉得,他说不原谅他父亲,其实更多是不原谅自己。

    随后,我又和他聊了聊我们家的事。他感叹道:“难怪苏释耶这么年轻就愿意结婚了,你们父母让他感受到了爱情的美好。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了。”

    就这样,哥哥和风晋订婚了,我参加了他们的订婚仪式。

    最近我和哥哥一直冷战,关系越来越恶劣。而且,就在前天我才得知一个消息:我研究的种族晋升魔药实验结果外泄,而且在星辰海小范围流行,被打压住了,但很快又像瘟疫一样流传到了其它海域的黑市。他们甚至连名字都给它取好了,叫“冥河之心”。

    我们都知道,魔药配方一传出去就无法收回了,只能加强惩罚力度,但很难杜绝。

    为了这件事,我跟哥哥吵了一个晚上。吵到最后,除了他不断说“对不起”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于因此丢掉性命的海洋族你说对不起就有用了吗”,没有任何结果。

    虽然知道是哥哥手下的人传出去的,并非他本人授意,但我觉得他把太多心思放在了勾心斗角上,对这件事的粗心大意,也间接说明我俩的政治态度早就分裂了。想到不让流传这种药的人也是他,我就觉得分外讽刺。

    所以,来参加他们的订婚仪式,我心不甘情不愿。

    这是光海最后和平而宁静的夜晚。在光海神殿的礼堂尽头,大祭司吟诵完了誓词,阿诺双手捧着装着婚环的红垫子靠近哥哥,有些悲凉的祝福眼神,却是给风晋的。风晋坐在雪白的婚椅上,哥哥半跪在地上,亲手为她戴上婚环。

    全场爆发出激烈掌声的同时,风晋捂着嘴哭了起来。她总是那么有教养,连哭泣都怕打扰别人,肩膀都在微微抽搐,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与此同时,蓝鲸高唱出神圣的海洋歌谣,大奥术师们在礼堂里把海水都变成了彩色的。像有七彩的星斗从夜空中直坠入海里,四处跳跃,整个圣耶迦那以庆祝重大节日的规模,盛放出了十六万发海底烟花,全光海的所有电视台,几乎都在同步播报这一重大新闻。

    我跟着所有人一起用力鼓掌,跟着他们一起大声喊“恭喜”,不知不觉,眼泪也涌了出来。仪式结束后,哥哥抱了风晋一下,拍了拍她的背心,才牵着她的手转过来,对大家挥手表示感谢。

    他们一路游下来时,哥哥看了我一眼。

    这一瞬间,我的心停止跳动了几秒,好像迟钝地明白了什么事。

    路过我的身边,风晋也回头看我,然后冲过来紧紧抱住我:“谢谢你,苏伊。我的美梦实现了。我真的成为他的未婚妻了。”

    她哭得这么厉害,我也终于有借口可以哭出来了。

    “太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准嫂子了。等你们婚礼的时候,要让我当伴娘哦。”

    “一定!!”

    原来,我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控制自己所有情绪的人。

    原来,爱不是可以控制的东西。

    我爱着哥哥。

    爱并不会因为政见不同、他换了一具躯体、外貌改变、性格激进,以及对他频繁的失望而消失。

    潜意识里我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愿意承认。因为作为他的亲人,我可以无私地付出,为了两个人以及家族的利益而战。但是,一旦这份感情变了质,就会因为**无法得到满足而感到痛苦。

    我又觉得有些庆幸。因为我们的关系维持现状是最好的,不然,那么多人的牺牲都白费了。

    但这一晚我还是彻夜失眠了。因为,哥哥没有回白鹰宫殿。

    按照圣提宗族的要求,风晋的初夜应该是在新婚夜给另一半的。但时代变了,谁也说不准。可能他们俩聊一聊的,来了感觉,先滚了床单也说不定。

    这样就太好了,他们不是为了政治联姻的。我也不用发愁了。

    我一边想着,好闺蜜成了哥哥最疼爱的嫂子真是太好了,一边又满脑子都是哥哥和她亲密无间、床地缠绵的画面。尤其是不久之前,他还在我的房间那样对待过我,想到他会用同样的方式吻风晋、抚摸她,甚至有更亲密的行为,我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无法否认,心如刀割。

    凌晨两点四十、四点一刻、早上六点半,我都起夜出去看过,但他们一直没回来。直到快到七点,天都全亮了,我才总算因为过度疲惫睡过去,而且睡着前一刻还在想,如果能永远睡着就好了……

    然而第二天,我才从风晋那里得知,她比我睡得还少。

    她跟我说,昨天哥哥没有碰她。

    我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在心里唾弃自己松了一口气:“正常的,你们只是订婚,又不是结婚。放心,哥哥是个很负责的男人,他应该是打算等你们婚后再……”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连我的手也没有牵,和我没有任何交流。然后,今早……”风晋拿出一张照片,递到了我的面前,“别人给我了这个。”

    照片上,哥哥挽着一个女人的手,进入了一家酒吧。那个女人披着北极熊皮制的披肩,留着金色大卷发,烈焰红唇,身材前凸后翘,逆戟族的尾巴。我揉了揉眼睛,诧异道:“这是我哥?!”

    “这还能是谁?”

    “这女的又是谁!”

    “我找人查过了。她是一个永恒广场酒吧里的驻场歌女,很出名,每个月小费都能赚接近十万浮。”

    “他昨天不和你好好相处,就跑到这种地方花天酒地去了?!”

    “是啊……”风晋哭丧着脸,很快眼眶红了,“其实,像你哥哥这样的男人,我没指望他会只有我一个女人。他也早就跟我交代过,他是多偶制的。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刚订婚就这样,也太夸张了吧?是不是我母亲把他逼得太狠了,他现在看到我就想逃……”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捏住她的双颊,“风晋晋,这不是你的错,是他的错!你怎么反倒把责任揽到自己头上了?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他!”

    从阿诺那里得知哥哥在市政厅办公,我一路杀过去,准备替风晋讨回公道。但经过市政厅外面的露天餐厅时,我看到了照片上的歌女。她懒洋洋地坐在那里吃生鱼片,看见我,还挑衅地上下打量一番,拨弄着她瀑布般的金色大卷发和昂贵的项链。

    美是真的美,性感是真的性感,俗也是真的俗。

    刚好这时,哥哥和一群随从从市政厅里面出来。那女人立刻迎了上去,我挡在他们中间,对哥哥直言不讳道:“哥,你想玩可以,但太现在为时过早了。你昨天才订婚,现在这么做,不妥当。而且,外面的女人也没有风晋好,还是先陪陪未婚妻吧。”

    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一顿大吵,没想到哥哥只是挑了一下眉,微笑道:“风晋哪里比她好?”

    “家世、气质、教养、学识……哪里不比她好?”

    哥哥轻笑出声:“梨梨,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懂男人。男人娶老婆和找情人,两个标准。以后我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

    那个歌女一听我叫他哥,瞬间改变了态度,绕到我面前,眨巴着蝴蝶翅膀似的睫毛,媚眼动人,风情万种,似乎对这样的场面非常游刃有余:“原来这位就是苏伊小姐啊。苏伊小姐,我……”

    “苏伊‘院士’。”我打断她。

    歌女怔了怔,气势弱了很多:“苏伊院士,我相信风晋公主个好妻子,但对于大部分成功男士而言,妻子是用来尊重的,不是用来谈情说爱的。你哥哥是全光海压力最大的男人,需要一些让他没有负担的女人短期陪伴、解压,你多多体谅他一下。”

    “什么狗屁逻辑!我压力不大吗,难道我也要去找一堆唱歌的男人帮忙解压?你闭嘴,退一边去。”

    “好、好的,苏伊院士教训得是,我先退下了。”歌女立刻畏畏缩缩地游到很远的地方了。

    哥哥还是浅浅笑着,充满嘲意。

    “你不能再做这种事了。”我又对哥哥说道,“不要欺负临冬海弱,他们遵守光海传统,话语权很大。一旦他们倒戈风暴党,我们会非常被动。”

    “你脑子里是不是只有政治?你知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苏伊‘院士’。”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似乎比哥哥先动心呢。而且,哥哥可以心里有我的同时还接受别的女人,我动心以后,却再也没办法让任何男人碰我。

    可是,亲眼目睹那么多人的死亡之后,什么心爱之人,什么稳定幸福的家庭,什么小女生的快乐,都离我好远……

    我心里很难过,但还是告诉自己保持理性,不要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的情绪,免得弄得彼此不开心。

    “哥,爱情维持不了多久的。”我微笑道,“追求了爱情,牺牲了那么多生命,最后只维持短暂的激情,最后反而把自己逼到绝路,没有什么意义,对不对?想想长远的东西吧。”

    “你真的变了。”

    “是我们都该成长了,独.裁官大人。”我叹了一口气,语气软了很多,“回去跟风晋道个歉吧,态度好点,我会帮你说好话的。”

    意料之中,他去道歉了,但还是跟这歌女混在一起。

    我本以为这个歌女的出现,可能会导致哥哥和风晋订婚关系破裂。

    但事情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她只在哥哥身边待了不到一个月。

    很快,哥哥身边又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妖艳贱货。但他保密功夫做得好,新闻里他和风晋的订婚报道还是一片歌舞升平。

    ***追忆碎片八结束***

    ***4.3小剧场***

    苏释耶:“这种剧情,我觉得没必要细写。”

    梵梨:“没办法,作者是你亲妈,你的多偶剧情她是一定会细写的,一本满足你。”

    苏释耶:“你以为我是男频男主?女频多偶凉多快,你以为我不懂?”

    夜迦:“搬个小板凳过来围观。狗椰开始作死了,坐看男一号作死自己之路。”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