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8章
    渣男, 苏释耶真的是王牌渣男。连夜迦都声称苏释耶夺走了他“圣都第一渣男”的称号。我已经被他渣得五体投地了。最无语的是,自从这个歌女被淘汰掉以后,风晋心态反而变好了。她说, 外面那些女人都一样,那就无所谓了。

    终于我佛了。连风晋这样的仙女都能接受多偶制,我又有什么好为她打抱不平的呢。

    只是有一个仙女未婚妻不碰, 在外面跟一群魔女搞在一起, 如果男人本质都是这样, 那是真的与我并非同一物种。

    最后一次找哥哥抗议,我气势已经弱了很多:“你要多偶就多偶吧, 外面那些女的少碰, 多关注一下自己未婚妻,毕竟她才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女人。”

    “正好是因为与情人相处的时光如烟花般短暂,我才要抓紧时间多陪陪她们,不是么?”哥哥无比从容地低头办公。

    “我是真的不懂你, 你换了那么多个女朋友,不是歌女就是舞女, 她们看上去不都差不多吗?”

    哥哥抬头,凝视了我的眼睛片刻, 然后又笑着低下头,继续翻看他手里的协议:“你总算说对了一件事。所有女人,包括风晋, 对我而言其实都差不多。对于差不多的东西,男人总是喜欢新的。”

    事实证明, 对自己放松要求, 躲过了眼前的困境, 却会有新的困境出现。

    风晋应该怎么都想不到, 没过半年,一个新的危机出现了。

    那个危机出现在圣耶迦那每一个歌剧院、电影院和商业楼的广告上。她留着黑色的短发,两鬓的头发在双颊像逗号一样勾起来,勾勒出一张娇俏的小脸和红唇。她头上总是别着海羽星,有点印第安人的野性气质,但她酷爱银色亮片短裙和雪白皮草披肩,又为这份野性添加了一份优雅奢华。当然,她脸上最美的部分莫过于那双眼睛。深蓝色,有着大海的宁静与深邃。只要对着镜头轻轻扫一眼,路过的行人便会跟中了魔似的买下她代言的产品。

    她的名字叫康乃馨。从她出现以后,哥哥的婚外恋情再不是地下的了。

    康乃馨独立、大气、性感、富有,连风晋最有价值的精致脸庞和学历,在她面前都无法成为优势——她是圣都戏剧学院编剧硕士。风晋唯一能赢过康乃馨的,也就只有端庄和家境了。但我们都知道,拥有这两个优秀特质的女人会让男人想结婚,却决定不了能否让男人陷入热恋。而且,哥哥的口味一直挺新潮的。相较于柔弱纤细的公主,他更喜欢对事业野心勃勃的烈性女子。

    因此,他身边的女人还是时常在换着,却总是“铁打的康乃馨,流水的其他女伴”,康乃馨的名字就像置顶在他的约会列表中一样。

    时间久了,人们都在猜测,独.裁官不跟康乃馨分手,也不跟风晋公主结婚,是否在等着一个时机解除婚约。

    红玫瑰与白玫瑰,永远会让男人们向往又不想面对的选择题。

    康乃馨影后,风晋公主,光海独.裁官苏释耶。燃烧时代最让人津津乐道的绯色话题,大概也就是他们三个人爱恨纠葛最多的那四十年。

    这些年里,风晋都不知道跟我哭了多少次。我除了愧疚还是愧疚,对于当时撮合他俩的事悔不当初。但说实话,谁又能知道,曾经那么清心寡欲又正直的哥哥、仿佛照着好丈夫模板刻出来的哥哥,居然会变成这么一个风流过头的狗男人。

    好在风晋心态调整比较快,每次哭的时候,我还会放一些很无脑的儿童歌给她听。她总会破涕为笑,然后挽着我的手说,还是我们苏伊最好了。走,不想苏释耶那个混蛋了,我们去逛街。

    闺蜜在一起有个爱好,就是吐槽渣男和坏女人。康乃馨自然就变成了我和风晋吐槽的对象。但风晋又不想把康乃馨贬得一钱不值,毕竟那是她最大的情敌,所以给出的都是“她漂亮是漂亮但没气质”“男人不会对她认真的,只是花瓶”“她在爱情上不怎么自爱,但演戏还行吧”这类纠结得不得了的评价。

    康乃馨那边我也有来往。和哥哥出席一些活动时,他总是带着康乃馨。作为风晋的闺蜜,我都不得不承认,在情商、为人处世方面,康乃馨吊打风晋十条街。对于风晋,康乃馨处理得很聪明,不管是当着还是背着哥哥,她只给予风晋正面的评价,没有风晋式的“虽然但是”。因此,我内心深处并不太讨厌康乃馨,不得不承认,风晋是藏在深闺的妻子,这个女人却可以与哥哥并肩作战。

    当然,因为她情商太高了,我对她没有保护欲,也没法和她成为朋友。

    我经常想,渣男哥哥不如娶康乃馨算了,风晋晋这种在外女神私底下真实又小家子气的金丝雀,我来把她抱走,皆大欢喜。

    这个期间,哥哥还做了一件事:他在圣耶迦那西北部盖起了一座神殿,名为“回忆神殿”。

    回忆神殿的风格和以太祭坛一样。站在回忆神殿的顶楼往外眺望,不仅可以看见圣耶迦那全貌,还可以清楚看见翡翠山脉上的琉璃军团神殿。

    我问他烧那么多钱盖个复古建筑是想干嘛,他说是盖给我的。我一个字都不信,多问了几次,他才说了实话:与以太之躯融合之后,他的深层记忆里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其中一个就是这座神殿的样子。他一时好奇,就把图画下来了,拿给建筑师看是否可操作。建筑师说,这是已经被上亿年文明湮没的远古建筑,请独.裁官大人务必允许他把它盖出来。

    他想,或许这是以太之主的记忆。那就尊重神灵吧。

    自从“冥河之心”出现在各大海域黑市,我的生活也变得非常忙。我们不仅无法阻止这种魔药的扩散,还不能阻止它的仿品扩散。因为很多人把它炒成了天价,很多海洋族为了晋升种族,就会花低价去买一些替代品,结果以几乎100%失败的可能葬送了性命。

    最终,我想通了。与其想办法阻止,不如自己去垄断。

    我让黑鳄工会出台了免费服用冥河之心的政策,把自由管理奴隶的方法照葫芦画瓢用在了晋升捕猎族的海族身上。同时,我也在尽量研究成功率更高的配方,只要出了新的,就会让黑鳄工会升级。因此赚了的个人收入,大部分都捐赠给卡律公国和自由奴隶了。

    因为需要与底层社会打交道,去做数据研究,同时还需要去别的海域参与学术讨论,我长期漂泊在外,有时一走就是好几个月的时间。

    我和哥哥的关系越来越淡了。然后我渐渐发现,生活里没有他,其实也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对于每次回到圣耶迦那就会看见新的“独.裁官女郎”,我的感想是,哥哥不愧是顶级捕猎族,精力真他妈旺盛。

    这一次,我离开圣耶迦那又是三个月的时间。

    回来以后,哥哥在圣都创世门亲自部署阵仗,用迎接宗主和海域执政官的待遇迎接我。

    但是,我没什么精力,只是倦怠地说了一句:“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就想离开。

    哥哥的脸上写满了“你一定要我热脸贴冷屁股么”。

    阿诺看出了气氛的尴尬,赶紧打圆场:“苏伊院士,苏释耶大人为了给你接风洗尘,昨天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好歹跟我们一起用个餐,算是感谢他这份心意。”

    “那好吧。”我对阿诺笑了笑。

    “那,请这边……”阿诺不敢直视苏释耶,引领我进入宴会现场。

    整个晚上,我虽然没什么力气,但只要有人前来搭话,我总是笑着回应,甚至会把对方逗笑。如果不跟哥哥对话,还是可以当那个小可爱梵梨。哥哥在身边时,我也会跟别人说笑。他开口说话,我也会停下来静静听着。可是,只要他开口叫了我的名字,我就会再次觉得“我累了,说不动话”,并且把这个情绪写在脸上。

    我相信,在全光海,没人敢这样对哥哥。

    这样碰了几次钉子,哥哥终于失去了耐心,不再主动搭理我。

    我没怎么受影响。接下来,我过着“快乐的时光总是飞逝”的日子,经常和风晋一起出去玩耍,跟研究院的同事一起出去探险;哥哥在谈正事的时候,我从他窗边路过,见他看过来,也只是尽快回避,不打扰他;即便没朋友在身边,我也可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跟我那堆瓶瓶罐罐耗费一整天的时间……

    但好像我越无所谓,哥哥就越心烦。因为,他又做了一些挺无脑的事。

    他叫阿诺包下一个奢侈餐厅,叫了几个巫女服侍自己,把我请过去。她们身上只穿着贝壳文胸和薄纱,一个整个晚上,令任何一名成年男子都按捺不住的娇笑声没停过。但是,不管他怎么做出荒淫无度的样子,我都还是跟以前一样,对他不闻不问。

    听阿诺说,我离席后,哥哥立刻不耐烦地把巫女遣散了。

    “梨梨,你不能这样对我。”连续数日冷战后,哥哥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现在这个位置,很多事都身不由己,你不会明白的。”

    “我并没有多管闲事,不是么。”

    “你的态度明显不对。”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每天跟所有的女人一样,每天跟在你的屁股后面,摇尾乞怜,“独.裁官大人独.裁官大人”个没完吗?

    “和以前一样。”

    我笑了:“你和以前一样么?”

    “不一样。”哥哥断然道,“对你,我只会比以前更重视。”

    我笑得更开心了:“不,你只是个征服欲过于旺盛的控制狂而已。你要周围所有人都对你百分百忠心,对你百分百顺从。一旦我像以前那样对你言听计从,你很快又会试探我的底线,设陷阱让我去做破坏我原则的事。愿意为你卖命的人有很多,放过我吧,独.裁官大人。”

    “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你心里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从融入以太之躯以后,你就被这具身体彻底控制了——抑或说,你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只是拥有了更强的实力以后,你才终于愿意露出自己的獠牙了。毕竟,若没有过强的野心推动,你也不会动融合以太之躯的念头。”

    “说这样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心?你心里清楚,我是为了谁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说这样的话,没有心的人是你。想有远大前程是一件很好的事,但你为实现自己的目标,已经做了那么多……我不知道怎么说,哥,我们俩不是一类人。”从热砂岛变成千人坟场以后,我就非常确定这一点了——这句话我没说出来。因为提一次裘沙,就等于血粼粼地把旧伤疤揭开一次。

    “随便你怎么说,我会对你负责的。”哥哥有些怒了。

    “这种责任感未来留给你的妻子吧。如果你真的愿意,对她多那么一点点关心,也好过为其他男人未来的妻子操这么多心。”

    哥哥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一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你不必那么费心。以后我也会嫁人的。能不能改善生活,看我和我未来的另一半够不够努力了。”

    “嫁人?”

    “嗯。”

    “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

    确实,以前哥哥想撮合我和加斯希天的时候,我软硬兼施。一会儿强烈拒绝,一会儿挽着他的胳膊说,我才不嫁人,我要永远和哥哥在一起。哥哥如果结婚了,那我就黏着嫂子,帮你们俩带孩子。反正吃你的喝你的蹭你的,一辈子当你的小跟班,你别想甩掉我啦。当时,我看出哥哥开心得不得了,但还是故作严肃地说,那你可是要变成老姑娘了。我说,在哥哥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姑娘。

    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他是如何回我的:“放心,我不会娶其他女人,我养你一辈子。”

    我跟小鸟似的扑到了他怀里,说哥哥最好了。然后,没完没了地在他怀里撒娇。

    但当年我们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现在看来都像不存在过一样。我看着海水荡漾出的波光,叹了一声:“以前我还小,现在我长大了,该嫁人了。”

    哥哥出神了几秒,淡淡说道:“你想嫁给谁?”

    “谁都可以,请哥哥安排吧。如果与外海联姻可以帮助你完成功业,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果你没有满意的人选,我就随意在自己的追求者里挑一个了。”

    “你的追求者?那些跟苍蝇似的嗡嗡绕着你转的,你看的上么。”

    “还行吧。”

    追求者从来都是不缺的,走哪里都有男生说“肚子饿了吗带你去吃好吃的”“想去哪里我来送你”“我出差给你买了礼物,什么时候给你送过来呢”……只是以前完全没想过要考虑这些人。因为乍一眼看去,他们都是优秀的青年俊才,好像条件都非常优秀;但每一个单独拿来和哥哥比,就觉得没一个能看的,是被哥哥从圣耶迦那甩到复活海那么远的差距。

    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挑一个嫁了也挺好。毕竟和哥哥这场虐恋,整得我有点累。他又订了婚,各自展开新生活,很有必要。

    他皱了皱眉说:“让你在这些歪瓜裂枣里挑,那还不至于。还是我来帮你找吧,起码可以保护你。”

    “好啊。”

    “喜欢什么性格和家世的,我挑几个给你选。”

    “家世随意,温柔、专一,安分守己就好。”

    “知道了。我去安排。”

    通常哥哥只要说了“我去安排”,一般最多三天就会有结果,而且是超出预期的好结果。但这一回,他什么都没有做。我也不急,见他一直忙于政事,没催过他。于是,这事就这么搁置了。

    这一回的谈话也跟没谈似的。我还是过着和以往一样的生活。他也不像之前那样焦虑,他只是把精力完全都投入到了政务和战事中,累到每晚上床倒头就睡,一秒闲下来的时间也不给自己。我听白鹰宫殿的管家说,那段时间,哥哥的耳坠、项链和抹额没有一次是醒着被奴隶摘下来的。

    后来有一次在光海神殿的宗族宴会上,哥哥带了风晋出席,没想到康乃馨也在一名宗姬的邀请名单中,三个人第一次同时出现,别提有多刺激了。

    其实在场还有哥哥的其他前女友,但她们的存在感全部加起来再乘以十,都赶不上一个康乃馨。

    哥哥不愧是做大事的人,顿时稳住气场,宛如无事发生。风晋讲究礼仪,平时和他同行保持半米的距离,这一天也缠住了他的胳膊,频繁亲昵秀恩爱。但康乃馨也不示弱,趁人少的时候,直接塞了一把钥匙给哥哥,说:“亲爱的,这几天我演出多,你如果想我,就直接到家里,冰箱里有炎魔甜蟹。”

    风晋知道哥哥喜欢吃蟹,尤其喜欢炎魔甜蟹。但这些信息都是我告诉她的,她不会做饭,也没找到机会露一手。风晋心中大概早就爆炸成了火球,但还是挽着哥哥的手,笑道:“好的,我们俩会一起去品尝康乃馨小姐的厨艺的。”

    “嗯?如果我赶得回来,我们一起伺候亲爱的,也不错。”康乃馨凑近了一些,小声说道,“姐姐可以教会你很多让他快乐的小窍门哦。”

    她声音特别轻,我只从她嘴型看出她在说什么。

    冷知识:风晋初吻还在。

    所以,她先爆了。

    “你……不知羞耻!!”

    “哎呀,这种事怎么会羞耻呢,不是恋人之间的情趣吗?是不是呀,亲爱的?”

    ……

    从对待哥哥光明正大情人的态度,我明显感到了自己与风晋和康乃馨的不同。

    我不太介意另一半没我富有、不够帅、地位低、血统不纯,但不能接受和别的女人共享他。

    这个三角恋闹剧,我是看不懂的了。

    我无语望天,转身朝人群的方向游去。哥哥喊着我的名字追过来,我转身,看看他身后着急追过来的风晋和康乃馨,又面无表情地看看他:“我可不是避难所,你自己惹出来的风流债,自己想办法还。”

    “梨梨,我……”哥哥急道。

    “风晋,嫁出去的哥哥泼出去的水,对于我哥这里——”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的问题,可能还要麻烦你这未来嫂子操心一下了。姐妹只能帮你到这了。”

    我头也不回地游到了人群中。

    但事与愿违,一个小时后,我在阳台上跟一个在魔药监局工作的小帅哥聊天正欢时,小帅哥被哥哥强行遣走。我笑不出来了,转过头看向远处的风景。

    “我想退婚。”哥哥双手撑在扶栏上,一缕白色碎发落在鼻尖上,脸颊瘦削,嘴唇苍白。

    我被他气得不行,但没有爆发出来,只是低声说:“不用跟我说,这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想摆脱风晋,那去问议会,去问海域外交部,去问圣提宗主、临冬海、琉璃军团、大祭司,我是最没发言权的人。”

    哥哥垂下眼睛,睫毛被月光照得一片雪白。他笑了笑:“我的人生真可笑。”

    “你不是可笑,是不知足!”我终于忍不住怒了,“我知道对于你有多个情人的态度,和风晋都摊开来说好了,但这种事也要有个度吧?情人可以不用那么高调吧?她在教训风晋的时候,好歹管管她,让她不要这么嚣张?你这么做,有考虑过风晋的感受吗!”

    “风晋没你想得那么单纯,她知道我喜欢谁,她什么都知道!”哥哥也怒了,“她比你想得聪明得多,也就只有你傻乎乎地天天想保护她!怎么在面对女生示弱时,你的头脑就被打到幼儿园水平了?我真怀疑你骨子里是个男的!”

    “她知道你喜欢谁……”我皱眉沉思了半晌,不确定地说,“你对康乃馨认真了?”

    哥哥先是一怔,似乎想辩解些什么,但最后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为什么?”

    “康乃馨和之前那些女人都不一样,她有事业心,喜欢读书,喜欢奥术,通权术却不滥用,关心穷苦人民,希望解放奴隶……”

    康乃馨确实事业心强、喜欢读书,也关心政治,但其它特质似乎是没有的。例如奥术,她完全不会。我正想提出自己的质疑,哥哥接着说:“她的个性也很让人喜欢,坚强、聪明、坦率、专一,私底下还特别黏人可爱,经常会在我身上蹭蹭……她的优点太多了,我数不过来。”

    说到这里,他用手背撑了一下额头——这是哥哥喝醉的习惯性动作。

    “哥哥,你喝多了。”

    “我没有。”他颓丧地微微低着头,带着一丝醉意,却又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清醒,“梨梨,你说,这样的女人,我怎么能不心动呢?对了,我还忘了说最重要的事——她好美。你看到她的眼睛了么,深蓝色,我最喜欢的瞳色就是深蓝色……她只要看我一眼,我就头晕,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不是她,任何女人,都是一样的……”

    听到这里,我闭着眼睛,想要调整自己的情绪,但泪水还是汹涌而出。好在哥哥已经喝醉了,他看不到我这边的反应。我憋着气,游过去扶他:“你喝醉了,我先扶你进去……”

    但是,我被他重重推开了。

    “不要碰我。”他冷冷道,“梵梨,请你不要碰我。”

    我立在原地,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康乃馨找到了我们,迅速游过来扶住哥哥,担心地说:“亲爱的,你怎么了……苏伊,他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唉,亲爱的,你这样让我好心疼。”

    “我没事的。”哥哥笑着把她搂到怀里,用挺拔的鼻尖轻轻蹭她的耳垂,声音变得慵懒而温柔,“宝贝,我没事。你今天真美,耳环是新买的,嗯?”

    “当着你妹妹,在说什么呢。”康乃馨的耳根都红了一圈,随即搀着他往休息室游去。我看她一个人驮得有点辛苦,跟过去想帮忙,却又一次被他推开。

    “让康乃馨陪我。”哥哥半侧过头来,露出了冷漠的侧脸,声音哑哑的,“苏伊,你赶紧嫁掉。我看到你就很烦,不想再见到你了。”

    我看了他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对康乃馨说:“今晚哥哥要麻烦你照顾一下了。”

    “好的。”康乃馨扶着哥哥,一边游开,一边带点责备口吻说道,“你怎么可以对苏伊这么凶,她那么关心你,真是醉成这样什么话都能说……”

    ***追忆碎片九结束***

    ***4.3小剧场***

    夜迦:“康乃馨是我的菜,风晋不可。”

    希天:“我知道你就喜欢骚的。风晋我可。”

    夜迦:“对自己没自信的男人才喜欢那种小白菜。”

    羽烬:“这两个我都不可!我喜欢梨姐姐(>﹏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