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79章
    3月4日晚, 梵梨到霜月酒店参加雅尔公司的慈善晚宴。

    为了确保自己足够低调,她服了变形药水,用84岁梵梨的模样示人。

    按照惯例,夜迦迟到了。梵梨在人群中来回穿梭, 看见了雅尔公司的负责人正在和一个黑衣男子隔音聊天。等雅尔负责人离开后, 她便游了过去。正想开口, 黑衣男子就冷酷地说:“我对你的话题没有兴趣。”

    “我想聊聊mi-200外挂鱼.雷的事。”

    梵梨低声扔下这句话,静静看着他。不过两分钟, 黑衣男子使用了隔音术。

    果然如她所料,这人是落亚福地军火公司的负责人。梵梨试探道:“mi-200现在是什么价?”

    “210万浮, 出钱可立刻成交。”

    真是狗叛徒。明明已经跟风暴党签署了独家交易协议, 现在居然毁约来圣耶迦那涨三成价倒卖,大概也是算准了圣耶迦那不可能把交易机密泄露出去。在专业信誉这一块, 福地公司还不如黑鳄工会一个地下组织。

    梵梨正在思考,他又说道:“如何?想要吗?想要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回总部,让他们调货。”

    “我不买你这个战舰。”梵梨看向他, 拿出一张三万浮的支票,塞到他的手里,“只麻烦你带一句话回去,请福地公司履行和风暴党的合同义务, 不要和任何协议规定范围外的第三方完成交易。”

    福地公司负责人没接支票,反而把它塞了回去:“为了三万, 错失几千万的交易, 你觉得我是傻子?”

    “你当然不是傻子, 我也知道, 你们仗着有圣耶迦那照着, 所以想敲诈风暴海一笔。所以,我想给你看看这个。”说罢,梵梨伸出手,变幻出一张3d奥术地图,呈现的方位是红月海海底地图。

    “你看到这张地图了吗?一旦风暴党和圣都党打起来,风暴党只要在战场上看到了你们公司产的武器、战舰,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梵梨指了指地图上红月海的几个经济繁荣区域,其中包括福地公司的总部地区,“风暴海会连续向你们投为期十四天的鱼.雷和铀弹,不管风暴党是否战胜。等停战后,不管风暴海是否战胜,也会向红月海政府解释为什么这做,以及向他们出示你们和风暴党的合约。到时候,你们不仅没法从两边抬价中牟利,整个公司都不仅仅会从实体上被炸成碎片,可能从实质上也会被红月海政府勒令关闭。”

    福地公司负责人面色苍白,眼睛微微睁大,露出了有些惊恐的表情:“你……你到底是谁?”

    “别管我是谁,记得违约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就好。但如果你们好好遵守承诺,这三万起码还可以覆盖掉今晚的酒店场地费。多出来的钱,你可以留着当小费。”

    看见眼前女孩子微笑地递出支票,福地公司负责人颤颤巍巍地接过来:“我知道了。”

    “合作愉快。”梵梨朝他挥挥手,随后把隔音术取消。

    但是取消那一瞬,她差点跟看到地雷似的趴在地上——不远处,宴厅正门,在那里,苏释耶和一群人进来了。

    但梵梨还是稳住了,待负责人游开,迅速溜到角落里,想要逃走。但想想不行,她今晚已经登记过了,应该是跟夜迦一起来的才对。

    如果留下来,被福地负责人当着苏释耶揭开马甲,她就死翘翘了。

    她在角落里怂几分钟,突然灵光一现,从包里拿出了变形溶解剂,喝了下去。

    几分钟过后,她变成了原本的样子,游了出去。

    苏释耶在人群中与人交流。他单肩披着紫色斗篷,上以金线镶边,用肩章扣在右肩上。他头上戴着宝石金制抹额,胳膊修长,肌肉线条充满力量,臂环上有一只代表独.裁官政府的鹰,漂亮的手指上戴着紫水晶、蓝宝石等多色戒指。

    梵梨早调查过,今天苏释耶一天都在开会。看这身打扮,应该是不是临时改变行程,而是早有准备的——原来,福地负责人的交易对象真是苏释耶。

    福地公司负责人过去跟苏释耶低声说了几句话,苏释耶眼神警惕了一些,抬抬下巴,示意他指出威胁他的人。但他回头扫了一圈,没看见刚才女孩的身影,只能耸耸肩,光速遛出会场。

    正好这时夜迦来了。梵梨松了一口气,大大方方地游向夜迦。

    苏释耶在忙于和别人说话,没有看见她。反倒是有一个青年奥术师靠近,提醒了他:“独.裁官大人,好久没见令妹公开亮相了,今天居然能在这里见到她,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殊荣,能和她认识认识?”

    苏释耶抬起头,迅速捕捉到了梵梨和夜迦的身影,目光锐利而凝重。

    仅一秒不到,他就闪到了他们俩面前:“你们怎么来了?”

    梵梨也一秒闪到苏释耶背后,看着夜迦指了指自己,比了个叉,指了指苏释耶,疯狂挥手,再对自己嘴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夜迦:“……?”

    他以前一直以为聋哑人是无法吵架的,毕竟手语比口语难度高多了。今天见了梵梨才知道,其实聋哑人也是可以吵得跟火影似的。

    看见夜迦一脸迷茫,苏释耶又回头看了看梵梨。梵梨迅速归位,对苏释耶淡淡笑了一下:“是我约夜迦出来的,他选了地点。”

    “你约夜迦?”苏释耶眯着眼道。

    “是的。”

    “你为什么要用这个样子暴露在公众视线中?”

    “独.裁官大人的妹妹,听上去多有面子。让我用这身份爽一波。”梵梨干笑着缩在夜迦背后,趁苏释耶还没想明白,抓着夜迦的胳膊,就游到了宴会厅的另一端。

    得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夜迦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疯女人,你胆子也太大了!”

    “但帮希天省了一大笔钱,不是么。”

    “你这婚还没结呢,就先胳膊子往外拐了,你哥实惨。”

    “玩的就是心跳,你懂的,我喜。”

    “我真的不懂。”

    他们使用了隔音术,还是夜迦使用的加强版,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所以,没有任何人能破解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见夜迦摇头笑得无奈,梵梨笑得很轻快。苏释耶神色淡漠地看着他们,已经快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这时,一个金发红唇的鲨族女人夹着长长的水烟竿游过来,吸了一口烟,在水中吐出一圈圈“烟雾”,轻佻地看着他,媚眼微微眯成一条缝,看上去性感极了:“苏释耶大人,这两年您怎么彻底失踪了呀?您是不是把人家给忘了……”

    这种女人一直是苏释耶最偏好的款式。所以,苏释耶看向她时,惯性地露出了多情的笑:“像玛姬这样的美人,我怎么可能忘……”

    但是话刚说到一半,就对上了梵梨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路人。

    苏释耶笑容立刻褪去,变成了棺材脸:“说吧,找我什么事。”

    玛姬:“?”

    “无事勿扰。”

    “???”

    可是,即便他离开了这名大美人,也没得到梵梨的重视。

    梵梨忙得不得了,因为刚才那名奥术师青年也游了过去,和夜迦一起与梵梨攀谈起来。这位奥术师十年前才拿下博士学位,但是学术圈内的新星,有很强的个人观点,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了。所以,他和梵梨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三个人聊得特别开心,时不时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

    对苏释耶而言,这种笑声无疑是刺耳的。他终于不忍了,径直游向梵梨:“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梵梨立刻不笑了,安静了。夜迦很会察言观色,也跟着不说话了。

    “我们在聊苏伊院士早年做的一次实验中,有微子乱窜,让她对研究产生了挫败感。这是她一辈子都没解开的谜题,也是她早期被奥术界抨击的原因。苏伊院士刚才说,那时候的她就像小学生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了半天,夜迦抽着嘴角笑不出来,梵梨全程放空状。

    “他说的是真的?”苏释耶微笑看着她。

    梵梨:“是吧。”

    夜迦:“……”

    奥术师:“……”发生什么事了?

    苏释耶:“是因为微子数越少的实验里,这种混乱的无规律就越明显,对么,你当年有跟我说过。”

    梵梨:“啊,对吧。”

    夜迦:“……”

    奥术师:“……”其实他真的很想跟独.裁官大人说点什么,但这种约定好的尴尬是怎么肥四……

    苏释耶的心理素质向来很好,不管梵梨怎么给他尬色,他都可以自顾自地找话题。但过了一会儿,艾泽过来通知说有人找他,他才不得不跟艾泽过去。

    但他刚离开没多久,梵梨三人又哈哈大笑起来,不仅笑得特别开心,还一边笑着,一边游到了露天阳台上去。

    梵梨看了一眼苏释耶的方向,波光粼粼的流水中,他正与一个政客在对话,两人喝了点酒。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在附近徘徊,目的很明确。她们一个羞涩,一个热情,看上去是如此熟悉,让梵梨想起了百年前的那个夜晚。

    当时,风晋和康乃馨都没死,一个是圣洁的,一个是鲜红的,也都绕着苏释耶团团转。

    那个晚上,他喝得烂醉,说他不想再见到她。她很清楚,他其实和她一样,对对方已经有着超出兄妹情谊的感情,但谁也不能说出来。而且,苏释耶有宏大的梦想,这个梦想不允许他在小情小爱上纠结。选择一群简单的女人,显然比一个复杂又难搞的梵梨好。

    他虽然痛苦,但做的选择都是经过权衡的。他不会后悔。

    就这样,两个人很遗憾又不遗憾地错过了,之后再也没机会坦诚相对。

    此情此景,与那时是多么相似。窗外的圣耶迦那夜景还是和一百年前一样,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因为她的话变少,奥术师和夜迦兴致勃勃地聊了起来。聊到一半,奥术师见苏释耶频繁看向他们,还对苏释耶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用嘴型说:“我感觉我有戏,谢谢独.裁官大人。”

    苏释耶面无表情。

    之后,他和夜迦说了什么,梵梨没有听进去,只是随着他们的笑声跟着应付笑笑。但笑到一半,她察觉到有人靠了过来。

    “梨梨。”

    随着一声温柔的呼唤,一只手把轻松搂住她细细的腰。她小声惊呼,但还没来得及抬头,便有软软的唇瓣碰了一下她的唇。苏释耶吻地跟眨眼一样快,以至于另外两人都以为自己看见了幻觉,并且不知道要不要揉眼睛,或者问问看其他人是否有看到幻觉。

    “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他又侧过头,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非要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你服软,你才肯原谅我么。”

    三个人的眼睛都瞪成了正圆形。

    苏释耶,在搞什么鬼……

    “独、独.裁官大人,你们这……这是……”奥术师颤声道。

    “我在追苏伊。”苏释耶坦荡地说道,“你们想加入竞争?”

    “不不不不,不想……”

    “哪敢啊,谁能比你爱得变态。”夜迦不顾梵梨的求助,只丢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拽着奥术师离开了阳台。

    因为过去记忆涌入脑海太多,梵梨差点忘了,现在的苏释耶比以前主动很多。所以,当阳台上只剩下他们俩人时,她整个人都紧张到僵掉了。

    夜空下是万千光辉跳跃的星海,海面下是万千荧光水母跳跃的深海。这里的景象与落亚风动神殿阳台上有点像。

    在风动神殿外,他们有过全新的重逢。

    重逢之时,她是梵梨,他是星海,但谁也不认识谁了,只剩下了她一句:“我也是背井离乡来到落亚的,家人都不在身边,现在朋友有你了哦,星海同学。” 以及他一句:“我很荣幸,梵梨同学。”

    而现在,一切又回来了。

    水流往后推动梵梨的头发,完整露出她的脸庞、纤长的肩线、深深凹陷的锁骨,还有一身在水中飘荡的银色长衫。她刚放松一些,奥术潜能又回来了。于是,蓝色的尾鳍云雾般散开,随着水波起起伏伏;蓝色的眼是海洋的色彩,正在潋滟波光中,用一种复杂而敏感的眼神,自下而上地凝视着他:

    “你不怕别人误会你和妹妹的关系?”

    “以后苏伊真回来了,我再向大家解释。现在无所谓了。”他似乎不想聊这个话题,他微微笑道,“小葵花还好么?”

    梵梨知道了,看见这里的景色,他也想起了星海和她初次捡到小葵花的地方。

    “我没把她带过来,已经委托小羽帮我照顾了。”

    “那你要叫他别把小葵花和嘟嘟放在一起,不然嘟嘟会被欺负,然后放毒喷小葵花。”

    昔日情景,一幕幕在脑海中重现。

    梵梨告诉自己不要被情感左右,但又得表现得很重感情,难度真的不小。她苦笑道:“对不起,上次你问我是谁,其实我不该气恼离开。因为其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你是谁。是星海,还是苏释耶?”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轻声说:“你希望我是谁呢。”

    拥有完整记忆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和苏释耶走得这么近。确实,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们不可能再肆无忌惮地像以前那样轻松相处。但是,苏释耶身上有只属于他的味道。这个味道随着以太之躯融合时转移了过来,并没有因为换了躯体而改变。只要和他靠近一些,这股气息就会溶解在他周围的海水里,顺着她的呼吸,浸入她的身体、她的血液中、细胞中。

    这个气息,还有听到他的声音、看见他的面容时的感受,都是不会改变的。

    不管经过多长的时间,都是这样。

    “我不知道。”梵梨想了一会儿,低头摇摇头,又想了一会儿,“……真不知道。”

    这个男人明明是苏释耶,日常攻击性极强的金瞳却漫溢着宠溺,有了一份独属星海的温润:

    “你希望我是谁,我就变成谁。我不在乎自己是什么名字,什么身份,我只在乎你是否还爱我。”

    直击内心深处的柔情。

    梵梨的手偷偷藏到背后,又偷偷地、用力地握紧,指甲在手心里都掐出了八条弯月,硬把自己的感性情绪掐走。身体是紧绷的,她小心地看着他,声音却很放松,故意用令他放松的示弱口吻说:“那……你还爱我吗?”

    她的嗓音略微沙哑,烟熏玫瑰木香味一般。

    苏释耶被她逗笑了。但笑着笑着,他渐渐收敛了表情,朝她招招手:“过来。”

    梵梨犹犹豫豫地往前游了一小截,后腰却被他再次揽住。随后,他轻轻一拽,就把她搂在了怀里。她回头看看自己的腰,错愕地抬头,却再次被他吻了。但这回和刚才蜻蜓点水的一吻不同,他直接吸吮她的下唇,用舌尖在里面舔了一圈,舔得她整条尾巴都软了,身体沉沉往下坠。她微微张嘴,想拒绝,却又被他趁虚而入,更加纵情地吻下去。也因为这一份惊讶,握紧的十指全部松开,指尖轻颤着,陷入了麻木。

    害怕沉沦过后带来的巨大痛楚,本能想要推开他,但本能又用另一个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着,为什么要逃避,你爱他。

    心脏破裂的感受,大概就是如此。

    想保持清醒地让他沦陷,放松防备,但只能完成定语后的任务。

    “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知道么。”趁着换气的间隙,苏释耶悄声对她说,“我已经说了太多次,也向你求过婚了,答应你只爱你一人,你还要我怎么做呢?”

    “你爱我吗?”她抓着他胸前的衣襟,抬头看着他。

    “爱。”

    双手又一次握成拳,但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她在和自己仅存的理性作斗争——不行,你不能让他得手。再示弱一会儿,就可以走了。然后消失一阵子,彻底吃定他,再窃取其它机密。

    这个男人是敌人,梵梨,你清醒一点啊。

    可是,苏释耶把她紧箍在怀里,再次低下头,缓慢地、轻柔地在她唇舌间辗转,慢性毒.药般加深这个吻……

    鱼尾变成双腿的瞬间,他轻松而强势地把她横抱起来:“梨梨,我不可能再让你逃掉了。”

    苏释耶抱着她去白鹰宫殿的路上,她知道自己演不下去了。趁他不备,喝了时效为四个月的记忆修改魔药。

    他移动速度太快,快到药还没有生效,就已经把她带回了白鹰宫殿中。刚一进门,他就把她猛地推到罗马柱上,把她锁在双臂与柱子之间的狭小空间里,一边粗鲁狂躁地吻她,一边除去她的衣服、他自己的衣服……

    待她被他扔到床上那一刻,她还在告诉自己,不能让他得手。得手太快,他如果失去了兴趣,你的任务就全部泡汤了。

    “不行。苏释耶,不要,你冷静一点。”其实这句话是想对自己说的。

    “嘘。”他亲吻着她的耳垂,声音低低的,“别怕,我会温柔的。”

    “可是,我……”她用一只手挡住眼睛,银白色的泪珠大颗大颗流在了海水中,哽咽道,“我……”

    星辰海那个故作坚强的酷酷小男孩。

    来奴隶市场接她的闪耀少校。

    在落亚大学洒满阳光教学楼中读书的清澈少年。

    圣耶迦那权力之巅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

    不管是哪一个他,都如此真实地在她面前,真实地吻着她。

    对他的爱压抑了太多年,一下释放出来,此刻近在咫尺,不管他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抗拒。

    回忆与激情双管齐下,终于意志力崩塌了。

    她沉入了一千米以下的深海,对他的思念是夺走呼吸与生命的水压。

    “一切都不会改变的。”手上的节奏放慢了一些,他依然在她耳边说道,“我会只爱你一个人,只和你亲密,不会再跟任何女人有来往了。我向你保证。”

    梵梨知道,苏释耶对女人从来不会撒谎。一段关系是什么定位,在最开始就会讲清楚,多偶就是多偶,不爱就是不爱,女伴如果不接受,那他也不会再继续推进这段关系,更不会为了得到对方而做出虚假承诺。

    如果他做出了保证,那就一定会做到。

    但刚好是他这份信守承诺,让她更加痛苦了。

    见她只是流泪,他也没有因为怜香惜玉而停下来,而是顺着她的耳垂一直往下吻……

    星辰四落,海浪缠绵,圣耶迦那之夜永远是世间极美。

    就下一次地狱吧。

    头脑里的神经在一阵阵在收缩。

    苏伊的记忆在两个人亲密的接触中渐渐远去。

    等她又一次误以为自己是个人类少女时,本来还有点纠结两个人的关系,但鉴于独.裁官大人正在释放他最擅长的技能,她表示感官极度愉悦,很快就决定给他五星好评再追加评论表示一定回购了。

    在绝对快乐面前,不再研究什么他到底爱谁的问题。

    先留着爽一段时间再说。男朋友收获一枚。

    ***4.3小剧场***

    希天:“你妈的,鸭子业务能力强就是了不起啊,老子绿了。”

    夜迦:“港真,这个作者是真的喜欢物化男性。我爱了,大家快来物化我吧。”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