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80章
    * 追忆碎片十

    燃烧时代24669年6月28日, 康乃馨在她的落亚豪宅中死亡。

    她的遗容很不好看,一头短发就像鸡窝,眼睛又瞪得跟金鱼似的, 仿佛在告诉世人, 她死不瞑目。

    当然, 体内有过量蓝环章鱼毒液的海族,没有一个能死得很好看的。

    在这之前两年, 我一直居住在裂空海,和奥术师们准备第一届全海微子奥术会议。大概是对我、圣提宗主逼他娶风晋怀恨在心,当我不在圣耶迦那的时候, 哥哥就像完全忘了风晋这个人一样,非常高调地搞多边恋。康乃馨更是嚣张得几乎住到白鹰宫殿去。

    哥哥的绯闻女友多到什么程度呢?每次风晋给我打电话提起她们的名字,我都深深感受到了智商上被风晋碾压的挫败感——她到底是怎么能够把那么那么多女生的名字、外貌、年龄、种族、学历、职业、家境、出生地、第一次和哥哥见面的时间、最后一次和哥哥约会的地点等等详细信息都挨个记住的?

    “你直接给我个编号吧, 宝贝。”最后,我认输了。

    风晋给她们安排好编号, 又把她们的故事跟我讲了一通。

    听了不到五分钟, 我随手翻了一下面前的《生命奥术与燃烧时代的文化沿革》, 走神了, 摇摇头,让自己集中精力听风晋说话。

    八分钟后,我皱着眉头说:“几号是哥哥上周米瑟日戴着的黑珊瑚项链的赠送人,几号是昨天在圣耶迦那市政官生日聚会上向哥哥求交尾被康乃馨撕走的,几号是你觉得漂亮温柔但特别讨厌特别装的?”

    “7号, 27号,12号。”风晋秒答。

    挂断电话后, 我吐了大约半分钟的泡泡, 压力山大。然后背了《生命奥术与燃烧时代的文化沿革》五十页的内容, 确认自己记忆力没出问题,才找回了一点院士的尊严。

    行行出状元,行行出状元。以后我真不能太骄傲了,要用敬畏的心态面对每一位拥有在其专业领域拥有极高天赋的学者。

    哥哥接连不断出新的骚操作,我远在天照阐幽,都听说了他可能会退婚的传闻。又因为寻月姐姐几度在媒体前夸赞他,所以传闻又变成了他会娶寻月姐姐。

    康乃馨和哥哥的感情走势,则是由极度甜蜜转为极度崩坏。刚开始哥哥几乎已经把康乃馨当成了半公开女友,但她突然在媒体面前情绪失控大哭两次,旁人都不懂她是怎么了,只都猜测与哥哥有关。

    然后,康乃馨突然搬回落亚,再没回过圣耶迦那。

    离开哥哥后,她的事业有些走下坡路,出了新电影,要全海到处亲自宣传——以前,她只需要参加圣耶迦那大剧院那一场就好。一次,她到裂空海来参加她新电影的发布会,送了我最前排的贵宾票。我去参加了首映,到后台送了她一篮新鲜的海藻和贺卡,本想默默离开,早些回去做实验,没想到刚好遇见她。

    我赶紧摘掉眼镜,把扎成低马尾的头发散下来,拨了拨头发,以表尊重。

    绛红色的帷幕下,她被一群高大的捕猎族保镖围着。经典逗号鬓角黑色短发,白色皮草披肩,低胸红裙勾勒出波澜起伏的身材,眼眸是夜色里最纯正的深蓝宝石……康乃馨是惊艳到令人挪不开眼的第一眼美女,还不必等她微微勾起唇角,便已倾倒众生。也难怪阿诺会说:“在部队,哪个士兵每天如果不对康乃馨的海报撸一发,都不能算是男人。”

    也难怪她会那么自信。

    但康乃馨看见我那一刹那,先是一愣,然后眼眶红了一圈,最后发抖着哭出来。

    “苏伊,没有什么比在异国他乡看见你,更让我感到伤心的了。”她抽泣道,“我一开始就告诉过自己,你哥哥不会爱上我。但是,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没有放弃我,我就忍不住多想了。想他会不会真的和风晋结不了婚,来娶我。但最近我才知道,即便不是风晋,也轮不到我。”

    “你走心了。”

    “对,我走心了。”她捂着眼睛,不想露出自己的泪水,“曾经因为他,我拒绝了很多优秀的男人。然后我想不开了,故意把别的男人带到他面前,希望以此让他嫉妒。但是,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其实我知道答案,但摇头。

    “他说,如果我男朋友事业上遇到难题,他可以提供帮助——他说这话时,没有生气,没有难过,甚至看上去还有一点放松。”

    “那你就交男朋友,让他为帮你男朋友飞升好了。不是两全其美么。”

    “苏伊,我不是捕猎族。可能我看上去洒脱,但其实内心只能爱一个人。”

    “为他走心,不值得。”

    “是啊,他送了我很多很多东西,但却从来没和我接过吻。”

    “没接过吻?”我呆了一下,“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没接过吻?”

    康乃馨苦笑着点点头:“我问过其他和他约会的女生,没有一个和他接过吻的。最多碰碰嘴。”

    想到了哥哥到我床边发神经的晚上,我立刻闭着眼晃了两下脑袋,让自己别想了:“那你们在一起都干什么,牵手出海看月亮?”

    “做男女之间该做的事,但不接吻。”

    “……”我望着别处,无语地放空了半天,“虽然他是我哥,但我还是想说,这个男人你跟他玩玩就好了。只是玩玩,他是很不错的对象,有颜有钱有情调。考虑到结婚层面,那你得太失望了。”

    “我离开圣耶迦那之前,就是因为知道了一个秘密,才会想到和他更进一步,但我失败了……”说到这里,康乃馨谨慎地抬头,眼神有点骇人,“这秘密我藏了好久,没办法告诉任何人,但我真的好想告诉你……”

    “是关于什么的?”

    “是圣都党的最高军事机密。”

    “你怎么会知道的?我哥告诉你的?”

    “不是。”她顿了一下,俨然道,“是圣提风晋。”

    最后,康乃馨还是什么都没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了我,触景生情,她又想到了和哥哥的点点滴滴。她继续保留着这个秘密,当晚便对媒体说,她要公开圣都党的秘密。这一天是24669年6月27日。

    6月29日,康乃馨疑似自杀的新闻传遍了全光海。

    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非正常死亡和自杀应该没有关系。

    为她感到悲痛的同时,我也有些庆幸。还好她没把秘密告诉我。不然,以哥哥的个性,天知道他会对我也做出什么事。

    24669年7月1日,全海第一届微子奥术会议正式在裂空海天照阐幽召开。19位全光海顶级的奥术师参加了会议,并集中讨论了微子理论和邪能辐射现象等议题。遗憾的是,长达十四日的会议中并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微子意味着光海奥术怎样的改变?理论掩埋着怎样的秘密?苏伊常数δ究竟有什么意义?一位大奥术师对记者说:“δ就像瘟疫,让奥术界每一个人都插翅难逃。”

    我承认,我被康乃馨的死讯影响了。

    哥哥不是第一次杀人,康乃馨也确实触碰到了她万万不该插手的政治军事敏感点,但她放出这句话的目的,无非是要他去哄她一下。连我这种恋爱白痴都知道的道理,我不相信哥哥不懂。但他还是把她杀了。

    他们相恋了四十一年,她到死都还爱着他,他说杀就杀,还是隔空杀的,连她最后一面都懒得见。他还有什么人是不可以杀、不可以抛弃的?

    所以,会议结束后,我第一时间赶到落亚,参加了康乃馨的葬礼,然后回圣耶迦那。

    见了哥哥,我们谁也没提到康乃馨的事。确切说,除了问候近日的身体状况,我们已经完全不聊彼此的生活和人际圈了。当他问起我天照阐幽会议的事,我把早就想好的话告诉了他:“会议没什么进展,但我个人的研究有了质的飞跃。最近,我在研究一种灵魂交换术,它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超越种族和介质,把任何人的灵魂都带到被交换人的身体里来。”

    “真的假的?怎么听起来这么玄乎。”哥哥半信半疑地说道。

    “是挺玄乎的。这不还没成功嘛。但如果成功了,咱们文明发展可就有质的飞跃了。”

    “你还是先不要想文明发展了。别忘了你做的是非法研究,被抓到是会判死刑的。想继续做下去就留在圣耶迦那,最起码我可以保护你。”

    “好,那我接着加油啦。”

    当然,全都是撒谎。没有这样的灵魂交换术,我只是早早地做好了逃亡的准备。

    24669年是百年来最和平的一年。24670年开始,因为边境领土的摩擦冲突,圣都党正式向风暴党宣战了。星辰海、临冬海、菩提海属于圣都党。裂空海站在了风暴党那一边。红月海保持中立。复活海态度强硬又暧昧,似乎有点偏向风暴党;又像两边都不想帮,想自成一党。

    自从哥哥和风晋联姻之后,圣都党实力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所以,明眼人都能看出,风暴党完全不想和圣都党打,纯粹是哥哥逼加斯宗族归顺不成,去找人家一家子的茬。

    这一仗打到第十一年,也就是24681年时,我满两百岁了。然后,我又休克了,这次时间是一周。

    ***追忆碎片十结束***

    “醒了?”

    清澈的阳光被一片橘色拖曳得混浊,海水里只有暧昧的气息。男人用耳语般的柔度在上方说道,本意是不想打扰床上的恋人,却因过分温柔而喷薄出满满的荷尔蒙。

    枝形吊灯初明,照亮了古典四柱床边、复活海产的手工编织珊瑚地毯。梵梨揉了揉眼睛,翻身抬头,看见苏释耶早已穿戴整齐,撑着耳朵下方的颈项,斜倚在她身边,眉眼慵懒。丝质帷帐在他背后随波摇曳,细小的泡泡流动在海水中。

    只是看到他,心都被甜蜜与幸福填满了。但奇怪的是,明明什么都做过了,但现在她反而不太好意思去触碰他,只是打了个呵欠,抱着枕头,懒懒地看他:“怎么天还没亮……”

    “不是天没亮,是天已经快黑了。”

    梵梨瞬间清醒了,坐起来想下床,却“啊”地叫了一声,差点忘记自己已经快要半身不遂的事实。

    “笨梨,你要多休息。”苏释耶把她重新放倒,“等我,马上回来。”

    说完,出去吩咐奴隶为她准备食物。

    梵梨把自己卷在了足丝被子里,犯错的小孩一样。今天是几号来着?数了数,应该是七号。从四号晚上起,他们过的都是什么糜烂堕落的生活啊……熬夜,在床上吃饭,来了感觉就陆生做,休息够了就海生交尾,喝酒,喂食,次次接吻都超过二十分钟……尤灿打电话过来问论文的事,还在满脑浆糊地和苏释耶鬼混。最夸张的是越睡越晚,昨天到今早实在是精疲力尽了,天都亮了才睡下,结果这一睡就睡了一轮。

    这真的是她吗?完全不像她。

    太没节制了……

    而且,现在她已经没法直视苏释耶了。只要一看到他,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一想到他,全身上下都有生理性的反应。可他在床上很过火,时而强势粗鲁,时而温柔撩人,下来却很少说太过火的话,就只剩下温柔了。

    为了防止别人看到她的身体,苏释耶接过奴隶递来的食物,亲自过来喂她:“有刺,小心点。”

    梵梨吃了一口下去,小声说:“有没有女生说过,你是理想情人的典范?”

    “你觉得我是么?”

    “当然……有人说过吗?”

    “现在有了。”苏释耶微微一笑,“那看来我的表现,梨梨还算满意。”

    “何止满意,也太完美了一点……”梵梨把下半脸都埋入了被子里,只小心地露出了一双眼睛,“那……我是你的理想情人吗?”

    苏释耶笑意更深了一些,却没说话。

    梵梨这才想起来,苏释耶好像一向喜欢烈焰红唇型的大美女,自己完全不是那一款的。好像有点尴尬了。

    苏释耶默默喂她吃完东西,把餐盘放好,又看向眼前的女孩。

    梵梨现在是完全还原的模样,没穿衣服,一头浓密的深红卷发、少许被子遮住了胸口,蓝色的尾巴轻缓摆动,皮肤光亮如珍珠,白嫩如羊脂,腰线、臀线都美极了。但最美的还是天然长的睫毛、与尾巴同色的大眼睛,明亮动人到有一点点无辜。

    “你是我理想的妻子。”

    说着这样的话,却是在用嘴喂她红酒“亵渎的爱”。梵梨抓着他的领口,只觉得很可怕。两个人确认最亲密的关系已经有了三天,但和他接吻,还是会不由自主感到电击,随后整个脊椎到尾骨都只剩一片酥麻。

    “但要说理想的情人,也是。”苏释耶悄悄说道,“第一次,就三次。真不愧是我的梨梨,让我大开眼界。”

    “不、不要说了。”梵梨清醒了很多,脸红成了深番茄色,“这种事不要说出来啊!”

    “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有我们俩。”苏释耶把她搂过来,吻了吻她的额头,“而且,没想到梨梨这么有料,以前都没发现。”

    意乱情迷并不止存在于开端。

    布可日梵梨去上课,长期走神,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苏释耶。虽然内容她早就会了,但什么都听不进去的失控感让她很心慌。

    和他在一起越久,就越喜欢他。越睡越喜欢,完全感受不到倦怠,只有被越拓展越无边界的**。这男人有毒。

    但苏释耶并没打算如此轻易地放过她,他无孔不入。

    中午十二点半,梵梨和双思夫妻、尤灿、兼特羽烬吃过饭,便坐在教学楼外的长椅上聊天,等一点的奥术政治课讲课。

    除了他们,还有一些学生也在附近休息。但梵梨的尾巴太醒目,她刚坐下来,就吸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包括不远处的艾伦、凯墨、丽娜等人。艾伦远远地观察了她几秒,发现她不仅尾巴无比美丽,脸颊似乎也比平时粉了些,眼睛满满都是水灵灵的柔软,举步投足都充满了女人味,让他心动不已。

    “梨子,奥术政治你预习了吗?”霏思抱着课本,唉声叹气道,“我觉得这一门好难,哪有什么奥术,根本就全是政治,有点后悔选这门课了……”

    “没呢。”这几天快被苏释耶折磨死了,没时间翻书。

    “没预习,是不是又没钱买书了?我带你去印一本。”说话的人不是霏思。

    听见这个声音,梵梨等人齐刷刷地抬头,都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梵梨低头揉了揉眼睛,再抬头看了一眼身后说话的少年。

    干净的水蓝色眼眸,灰白色的短发,有些瘦削的挺拔身材,骨感而白皙的手指,还有他偏爱的白衬衫……她没看错,真的是星海!

    蓝思:“我他妈……星海你最近是在搞什么,消失那么久!”

    尤灿:“啊啊啊啊星海哥回来了!!我们好想你哇!”

    在羽烬一声奶声奶气的“星海哥哥”之后,他摸了摸羽烬的头,一一接受了朋友们的严刑拷问,似是而非的答案竟然还算不上撒谎。

    “原来你是忙别的事去了,我们还以为你和梨子永远分手了呢。”霏思拍拍胸口,“你们还在一起,那当然最好了。但你发现梨子变成海神族了吗,怎么一点也不惊讶?你是早就知道了,对吗?”

    “嗯,早就知道。”

    “那……你们想过未来怎么解决孩子的问题吗?”

    “只要真心相爱,繁衍并不是最重要的。”星海牵着梵梨的手,“我是无所谓有没有孩子。但梨梨如果想要孩子,海神族精子库买一波。”

    “太好了!!”霏思感动得都快哭了,“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分开的。你们就是天生一对!”

    梵梨却看得有些头晕了,起身把星海拽到角落里,施展了隔音术:“苏释耶?”

    “现在是星海。”

    “你这是在做什么……”

    “想你了。”

    看看学校钟楼上的时间。早上因为在床上磨磨唧唧了半天,她的宏观奥术课都迟到了。现在下午一点不到,算算,他们分开了也就三个多小时而已。

    梵梨知道,星海是粘人的。但是,苏释耶也这么粘人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梵梨说道。

    “拟态星海本来就是以太之躯的副产品。现在副产品没了,但还是可以变回以前的样子。所以我才说,你想我变成什么样,我就会变成什么样。”

    “这样啊……”

    “现在没有分.身了,时间不会有拟态星海那么多,只能偶尔陪你上上课。但晚上我还是有时间陪你的,不管再忙,一起睡觉没问题。”

    “一起睡觉?”以前梵梨和星海都是分开住的,这个要求让她有点懵。

    “嗯,每天晚上睡在我怀里,好不好?”

    明明什么都做过了,但他这么说,她还是很害羞,只能干巴巴地说:“你是不是……变成星海以后,就会变成有点粘人的体质?”

    “当然不是,我现在就是自己的身体,只是外形变了。”星海笑容散去,冷冰冰地说,“所以你在怪我粘你是么?”

    “没有没有没有,不是这个意思。”

    “真的没有?”

    “没有,我喜欢你粘我。”梵梨自下而上看着他,在他面前挥挥手,“只是好奇而已,我也想每天都和你在一起的。”

    然后,星海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舌尖在她嘴唇里卷了一圈,然后霸道地往深处入侵。

    胸腔中又被浓稠甜腻的蜂蜜灌满了。

    但梵梨还是很想说,苏释耶,你好幼稚啊……

    对她而言,这只是又一个与他相爱的瞬间。

    但在其他学生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只看到星海回归后变得很有占有欲,把那么端庄禁欲的梵梨亲到神魂颠倒,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

    以前,连蓝思和尤灿都偶尔会想,星海似乎跟不上梵梨的脚步,他们俩越来越不合适了。而现在,梵梨变成了海神族,在星海面前反而变得像个面对男神的小女生,这是怎么回事……

    尤灿:“原来星海哥征服女神,靠的是……真是一言难尽。”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