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83章
    回到圣耶迦那后, 梵梨到学校里取成绩单,中午在食堂请三个海洋族好朋友重新吃了一顿饭。

    “霏思,蓝思,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尤灿随口说道。

    双思夫妻抬头看看向他, 有些迷惑。他说:“我的意思是, 如果你们打算结婚, 记得也打电话让我参加婚礼啊!我和梵梨、星海可以一起来见见你们爸爸妈妈!”

    “爸妈?”霏思尴尬地说, “我爸妈很早就去世了, 他们不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那蓝思的爸妈呢?”

    “他爸妈也很早就去世了。”

    “这么说……你们是两个孤儿啊?”尤灿挠挠头。

    “嗯。所以,从小到大, 我和他只有彼此。”

    梵梨知道双思夫妻的情况不太一样,但她还是想到了自己和星海, 有些触动:“我理解。因为你们在世界上都是孑然一人, 所以就更需要对方的存在,对吗?”

    “是……蓝思就是我的未来, 我的全部。不管发生什么, 我们都不会分开的。梨子, 我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坚定。好好地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

    梵梨实在说不出那个“好”字, 只是转了个话题:“这个期末结束后,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会先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所以在此与你们道个别。”

    听见梵梨这么说, 霏思、蓝思、尤灿面面相觑。

    “啊,你要去哪里?”霏思握着她的手, “是因为文南教授逼退学吗?其实她人没有那么坏, 你只要跟她服个软, 就不会被退学了。”

    “是啊是啊啊啊女神, 服个软而已,不要为此丢了学位啊。”尤灿拍打着尾鳍,也着急了。

    “不,其实,我有件事没告诉你们……我早就已经从圣耶迦那大学毕业了。这次离开,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

    梵梨话还没说完,琉香尖酸刻薄的声音就从身后响了起来:“真是从没见过这么死要面子的人。宁可被退学,都不肯为自己的自作聪明道歉。”

    梵梨转过头去,平静地看着她:“琉香,这里没你什么事,不要多管闲事好么?”

    “我有点名道姓吗?搞笑。”琉香冷笑一声:“而且,我们会搞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被你们逼的,你可记清楚了吧。”

    “谁逼你了?”

    “你们所有人。”

    梵梨被这个反社会的答案逗笑了:“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所有人都觉得你有问题,那可能你确实是有做得不妥当的地方。”

    “你真的是在搞笑吧,梵梨!按照你的逻辑,一个女的如果被一群男的轮.暴了,那她也该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

    “这能是一回事吗?在你眼中,我们大家都是要轮.暴你的人?”

    “精神上跟轮.暴也没区别了。”琉香抱着胳膊,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小偷,“霏思和蓝思,他们觉得鲑族的文化了不起,觉得他们一路奋斗起来了不起,所以瞧不起我;尤灿,大家的舔狗,现在分了手,我都觉得跟他谈过恋爱很丢人,恨不得从来没有开始过;当当,就是你的拎包婢,你说什么她就是什么了;星海,你的最忠实舔狗,反正除了你他什么都看不到。那你说,我在这圈子里待着,有什么意义呢?还是说,你希望我跟他们一样,把你当女神捧着、哄着,完全放弃我自己?”

    “你被丽娜和昆蒂洗脑了。除了星海,我们大家都是海洋族,哪有什么女神女王的?我们没有领袖,都是朋友。”

    “朋友?”琉香笑出声来,“你在我面前提‘朋友’?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朋友看过!”

    她最后那一句话喊得很大声,引起了旁人的侧目。梵梨也被她强烈的怨恨震住了,半晌才说:“我以前怎么没把你当朋友了?”

    “你什么都帮着霏思,帮当当换房子、全心全意维护她,尤灿一个男生被打了,你都要出面制止……反观我,你为我做了什么?”

    这个提问是梵梨从来没想过的。确实,她是有意要帮当当和尤灿多一些,但那是因为他们比较弱。而霏思和蓝思恋爱已久,散发出了一种已婚姐姐的气息,所以她喜欢听霏思的意见……

    “真的够了。”霏思不悦道,“琉香,你够了。”

    “哦?现在是两个人一起来针对我了?”

    “你这样甩锅给梵梨,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之所以会远离我们,主要是因为你一直向往丽娜。”

    琉香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我向往丽娜?滑天下之大稽!”

    “你希望变成丽娜那样的人,但我们都只想平等相处,没人愿意捧着你,所以你就远离我们了。这是很显而易见的答案,不是么?”

    “霏思,这话谁都有资格说,你最没资格!”琉香气得浑身发抖,燕翅鳍也跟着颤抖,“你是一直针对我、排挤我、嫉妒我的那个人,谢谢!”

    “哈哈,真是可爱的宝宝。你有什么值得我针对的?你成绩有我好吗?你有愿意为你的未来负责的男朋友吗?就凭你的家境?我呸,三十年后再看谁混得更好,再来秀……”

    听这她们俩吵成这样,梵梨反而觉得有些欣慰。学生时代可真简单,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都可以脸红脖子粗。她低头用餐结束,便放下筷子先行领成绩单了。

    圣耶迦那大学学生的成绩单都是保密的,要一个个排队去教授的办公室领。

    给梵梨发成绩的是文南教授。

    进入办公室的时候,丽娜和琉香刚好领了成绩单。看见梵梨进去,琉香故意拽着丽娜不离开,饶有兴致地等着看她的笑话。

    但站在梵梨的身后,丽娜看见她大片垂落背心的头发,只觉得这个背影实在太眼熟。

    她想起了小时在圣耶迦那看见的一幕。

    “奴隶制必须推翻,海洋族必须与捕猎族、海神族平起平坐。”当时,那个女人不带感情地对在做的宗主与海域执政官说道,“你们认为我没有资格挑战这四亿年的制度,但两亿奴隶、十八亿海洋族的求救声会告诉你们答案。我手里有全光海超过一半奴隶主的控制权会告诉你们答案。时间会告诉你们答案。错误的事就不应该再让它重复下去。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总有一个人会做这件事,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苏伊美得惊人,深海般冰冷且惊艳的眼睛,红藻般波涛起伏的卷发,完美的腰肢与尾部线条,简直就是丽娜梦想中女人最完美的模样。但是,她身上令丽娜感到震撼的部分,恰好与她的美貌没有任何关系,而是那一股混合了智者与王者的气息。

    虽然丽娜不赞同苏伊的政治观点,但见过她本人,是丽娜这辈子最骄傲的事之一;留这一头红色的长卷发、攻读奥术学位,也是因为她;丽娜一个严重的种族主义者,却对成绩好的海洋族十分宽容,还是因为她。

    丽娜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梵梨的发型、身材、气质,和苏伊都高度重合了。

    “梵梨,这个学期你的成绩是年级第一。”文南教授把成绩单递给她,“你确实是很优秀的学生,但上个期末你的搏击成绩不行,一整个学年还是没有达到我们约定的标准。现在,要履行我们的承诺了。”

    “退学是么?”梵梨接过成绩单,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行,我退。”

    文南教授本以为她会认个错,给自己道歉,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刚,有些意外,但也下不了台阶了:“以你的奥术实力,即便不在我们学院,离开大学一样可以找到很不错的工作,但……你喝了什么?”

    梵梨喝下了一小管魔药,把试管丢到了垃圾桶里,转过头来。然后,她的脸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改变。直到最后完全定型,文南教授吓得尾巴一软,靠撑着课桌才站稳身子:“我的……米瑟神啊……”

    这看到了谁?!是她的偶像!!!

    苏伊院士!!!

    文南教授以前只有机会在天照阐幽见过苏伊院士一眼,有幸与她聊上几句,后来因为仰慕她,申请调到圣耶迦那大学工作。得到入职证明那一刻,文南教授那种雀跃的心情,让她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七八十岁的孩子。遗憾的是,文南教授来到圣耶迦那以后,她在奥术院只是挂名工作,人早就不怎么出没了。

    不仅是文南教授,站在身后的丽娜和琉香也绕到梵梨前方偷看了一眼,都惊呆了。

    “抱歉,文南教授,最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这一年我观察下来,觉得你是最适合接手奥术院的学者。所以,以后的研究要麻烦你了。相关手续已经安排好,你届时直接联络我的助教即可,他们会来接待你的。”

    琉香和丽娜不约而同张大了嘴。丽娜尤其惊诧。

    这时,门外的凯墨和艾伦等人早就不耐烦了,径直闯进来,都被琉香和丽娜的样子逗笑了,本想嘲一番,但看见梵梨回过头来,也都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苏苏苏苏苏苏苏伊院士?!”凯墨被吓到了,但是更多是被美到了,“我我我我我看到了苏伊院士本人?!”

    艾伦则是gay里gay气地捧了一下脸,想故作镇定地拍拍凯墨的肩,但不小心拍到了门板,痛得“嘶”了一声。

    “苏伊院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南教授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我现在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解释清楚,很快你会知道的。”梵梨看看墙上的钟,握了一下她的手背,“我得走了。后面的事拜托你了。”

    梵梨游到办公室门口,结果刚好碰上了夜迦。她上前去抱了夜迦一下,低声说:“战争结束后见。谢谢。”

    夜迦先是一愣,笑了起来,拍拍她的背脊:“等你回来。”

    梵梨以最快的速度游出了圣耶迦那大学。直至她离开后三个小时,学生们都在热血沸腾地讨论着“见到了苏伊院士本尊”的话题。

    这一天是燃烧时代24731年7月1日,梵梨踏上了回到风暴海的旅途。同日,回忆神殿竣工。

    得知这一消息,独.裁官大人心情非常好,立刻在办公室安排新闻秘书预约媒体,打算近日便公布与梵梨的婚事,并且在回忆神殿举办婚礼。但行程安排到一半,佩莎突然拿着通讯仪走过来,颇有专业素养的仪态也无法掩饰神色中的慌张:“独.裁官大人,刚才斐理镇酒店总经理来电说,他们在你和梵梨小姐的房间洗手间里找到一把精工小刀,问那是不是你们的。”

    “小刀?”苏释耶迅速回头。

    “然后我说我们路上应该没带刀,他们又说弄错了,是梵梨小姐向前台借的。借刀时间是你们退房前一晚,凌晨两点四十左右。”

    有很长时间,苏释耶都没有任何反应。新闻助理也不敢说话,只是目光反复在他和佩莎之间横跳。苏释耶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脸色越来越苍白。接着,他拿着通讯仪,眨眼便消失不见,只留下满室泡泡。

    此刻,梵梨的私舰已经早就远离了圣耶迦那,在海域交界处,她从舱内出来。不远处,印着阳光雄狮徽章的风暴海军舰前,一名中校和四名捕猎族禁卫士兵正在等候。

    “苏伊院士,”将军对她行了左手礼,向军舰门摊开手,“加斯殿下命我们来接您回吠陀,请入舱吧。”

    梵梨的通讯仪响了,冒着蓝光的名字“苏释耶”一闪一闪。

    她手心冒起一团冰雾,将通讯仪环绕。然后,冰雾温度越来越低,把通讯仪冻出了金属断裂的声音,信号越来越差,直至通讯光完全消失,通讯仪也报废了。她把它递给中校:“麻烦帮处理一下,谢谢。”

    她钻入舱内,看见了正襟危坐的白发男人。他一向如此,有着军官式的英俊,也有着军官式的不拘言笑。

    “希天?”她看看外面的将军,“你不是说,他命你们来接我……”

    “然后他自己也跟过来了。”中校笑着耸耸肩。

    希天起身游过来,一把抱住梵梨。他的拥抱和本人一样冷硬,力道很大,勒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与苏释耶不同的是,他从头到尾都没说一个字。

    “还是这么不会表达感情啊。”梵梨笑着拍拍他的背,“说一句‘欢迎回来’有这么难吗?”

    “东西拿到了吗?”

    “没有。”

    “那就有些棘手了。”希天皱着飞扬的长眉,“没事,再想别的办法。”

    “逗你的。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步骤。”说到这里,梵梨举起两枚金色耳坠,“如果没有这个,这一仗会打得很吃力吧。”

    “很好。苏释耶完了。”希天笑了。

    * 追忆碎片十二

    24684年,经历了万千枯骨、血流成河,圣都党成功收复了复活海。

    这次战役过后,哥哥好像对杀人已经麻木了,之后不管是哪里有人试图造反,总会遭到他的强制武力镇压,而且下手都非常狠。

    在这期间,我一直在观察他的战略方针。

    复活海这种宗教氛围浓郁、精神疆土无限的文明中,总有一些异常壮烈的死士。仗都打完了,老家摇旗投降了,他们还是会用血肉之躯与圣耶迦那的军舰武器硬碰硬。后来,他们琢磨出了非常鸡贼的游击战术,圣都军靠近,他们就跑,圣都军跑了,他们又来,就逗留在圣耶迦那边境东杀杀西杀杀,还是弄死了好几百号人。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在什么体系下都是定律。但哥哥“军神”的头衔也不是吹的。他兵分三路,很快把游击队一网打尽了。

    这一场战役异常血腥,但收尾实在漂亮。暴力美学爱好者多半都能成为他的粉。

    而且,战争还没完全收尾,哥哥又跟像打了鸡血一样搞经济,让人怀疑他有八爪鱼血统,而且每个爪子上都有脑子。他用兵如神,用人也如神,连奥术研究院的项目都要亲自过问。有的时候,我的工作任务他都会直接布置,事无巨细的程度,让我怀疑他在我们研究院里装了监视器,而且24小时监控。所以,圣都党海域内的经济恢复得跟飞一样,没两年就又进入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圣都元老们一开始对他颇有微词,后来都统统改口了,有一部分甚至认为:若苏释耶有朝一日统一全光海,必无一分侥幸。

    元老们大部分都秉信时势造英雄论,这已经是他们能给出的最高赞誉了。

    但他们给他的赞誉越多,我的压力也就越大。因为我已经不打算跟他干了。从军政角度看,哥哥是无懈可击的。但从三观看……对不起我想多了,他没有这种东西。

    临冬海叛变后,复活海局势不稳,风暴党逐渐占了优势。风暴海原本就有老牌帝国主义的架势,实力稍微上来一些,军心振奋,士气高涨,和圣都党多次产生摩擦,但双方一直在互相试探,大概都在等待那一场真正的决战。

    之后,我一直都在搞军事奥术研究,无心政事,并告诉哥哥我会努力为他做事,减少下一次战争的伤亡。

    “战争不可能没有伤亡,你不要给自己压力太大。”

    哥哥说是这么说,对我的行动还是分外支持的。他把我分配到了光海军事研究部,担任首席魔药师。但首席魔药师还是专注学术的职位,我没什么机会接触核心军事机密。但我也不催任何人,尤其没有催哥哥,佛系搞魔药。

    复活海被征服以后,在战略与经济上都失去了目标,也没了需求。借着这个机会,我只用3.4万浮就向他们买下了十五张生化武器数据、奥术装备设计图纸,但并没有把它们上缴给研究部。哥哥仗打得很漂亮,他的军事顾问也轻敌了,没跟他提过要了解复活海各种军事信息的建议。

    24696年,圣都军队假装追击风暴军队,却扭了个头向红月海投九号深潜生化铀弹,落亚被炸出一个深坑。

    丢完铀弹以后,哥哥非但没有继续用武力征服红月海,反倒迅速掏了12亿浮出来,给他们盖了全光海最奢华的酒店,之后好几年都再没动作了。

    这一波操作当时很多人都没看懂,还以为圣都军真的误投了,想和红月海修复关系。但我知道了,哥哥下一个目标是红月海,而且打算走迂回战术。

    红月海毕竟是七海里最有钱的一个,经济实力大约是圣耶迦那的三分之二,教育水平与圣耶迦那基本持平,军事实力仅次于风暴海,如果用对复活海那种推土机的方式去推它,恐怕刚推完,风暴海黄雀在后,就能一口就能把圣耶迦那吃了。而且,红月海就像是一块松松软软的美味大蛋糕,硬打下来坏了也没法吃,不如想办法把它磨到手。

    但是,红月海又资本至上,没什么英雄情怀,要它死心塌地是不可能的,只有给了它好处,它才会暂时以归顺的方式与圣都党优先合作。这些道理哥哥一早就想得很透彻。所以,为了收红月海,他整了一套又一套软硬兼施的外交手法、军事演习、谈判技巧、互利协议,让我深深感受到了“最优越的政治家必然戏精附身”,怎么说,我觉得他以后独.裁官连任结束,去当作家写一本《我与红月海的往事》,肯定能成为全光海畅销书前茅,不愁余生收入了。

    就拿最让我无语的一个例子来说吧。

    哥哥从当兵起养成了晨游五十公里的习惯,从政后依然保持。融入以太之躯后,这个数据翻了一百倍。即便是对他现在的体质,这个运动量也不小。每个清晨结束锻炼后,他会在圣耶迦那海族公园里休息。这个时候,也是很多记者蹲点采访他的时间点。

    消耗大量能量的时候,生物的精神会处于一个很放松的状态。掠食者会选猎物长跑后发动进攻,记者们也会选独.裁官长游后发问。因为,这时候他们往往能得到最诚实的答案。以前哥哥休息时间很短,不接受采访,但从打了红月海的主意以后,他都会很放松地和记者们聊上二三十分钟。

    众所周知,哥哥是个颜值很棒的男人。当他这张脸上露出放松自然的微笑时,当海水温柔拂动他纯白的碎发时,记者们相信,无论他说什么都可以信了。

    都没人知道,他其实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背演讲稿,就是背给红月海媒体听的。

    24726年,我成为了光海军事研究部的副监察官,拥有查看光海最高机密武器库的权限。

    又等待了两年多,终于,我搞到了九号铀弹和所有圣都党核心战舰的性能数据和图纸,然后找哥哥进行最后的谈话。

    那是他准备访问菩提海的前一晚八点半,我回到白鹰宫殿,去了他的书房。

    “梨梨,你回来了?”他本在看文书,见我来了,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有些惊喜地看着我。

    “有一件事,我已经好奇很久了……但你总是不给我答案。”我顿了顿,“我是海神族吗?”

    “嗯。”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承认了,这让我反倒有些没法接话。考虑到哥哥很会洞察人心,我也不打再隐瞒了:“那你的现在弄那个造物熔炉,是打算把我也杀了吗?”

    其实,在有康乃馨前车之鉴的情况下,提出这种问题已经很危险了。但我总觉得哥哥不至于那么丧心病狂,最后跟他沟通一次,看看有没有办法和平解决。如果失败,尽量想办法逃脱。

    哥哥错愕地停滞了两秒:“……你都知道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只是猜测。”

    深蓝分裂成七部分以后,成为了七个始祖宗神。每一个宗神身上都有深蓝魂片。宗神死去以后,每一个魂片留在了各自宗族最机密的宝库中。

    风晋在给我的信里说,苏释耶曾经找她询问过圣提宗族魂片的去向。之后没过多久,他就打造出了造物熔炉。造物熔炉的作用是将原本分裂的碎片凝聚在一起,启用原始奥术之力。这原本是可以用在很多途径当中的。但联想苏释耶想要统一光海的愿景、他寻找魂片的动机还有打造巨大熔炉这事本身,风晋很快推测出了,他想要启用的原始奥术之力,就是深蓝之力。

    如果她的猜测正确,届时所有海神族都会进入熔炉,灰飞烟灭。她不知道哥哥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只告诉我,让我向他确认后,务必要阻止他。

    “都是风晋告诉你的吧。”苏释耶笑道,“她大概没想到你是个直球个性,会来问我,所以捏造了这个事实,想骗你与我对抗。”

    “啊?是她捏造的?”

    “梨梨,我怎么可能会想害死你呢?”我刚松了一口气,他便又说出下一句骇人的言论,“造物熔炉,只会让七大宗族都消失而已。你不是宗神后裔,不会消失的。”

    我不知道哥哥怎么可以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些话。但我微微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大脑里严重缺氧,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打算做的三件事。”哥哥淡淡说道,“第一,把海神后裔全部丢进熔炉,启用深蓝之力,重造新的海族;第二,所有海洋族全部可以自由选择晋升为捕猎族;第三,管制海神族,如果他们不听话,也进熔炉再造。所以,你老说我没为平权做些什么,其实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而已。”

    我彻底惊呆了。

    三场亿人血祭的大屠杀,被他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4.3小剧场***

    夜迦:“瑟瑟发抖……”

    希天:“比狠还是你狠。”

    风晋:“反正我已经洗了,远目。”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