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86章
    两年前, 梵梨曾经给一个漂亮的老朋友打过电话——

    “小兰,最近还好么。”

    听见“小兰”这个名字,兰迪玫瑰恨不得在自己周围一圈都竖起警戒线。但作为歌手, 她对声音的分辨很敏感。这个声音不同于许多女生的细腻柔软,十分空灵干净, 总让人想起香薰,她一下就听出来了是谁:“苏伊?!”

    “我有事要拜托你帮忙了——当然, 不是无偿的。”

    “没事, 你尽管说,不需要有偿。”兰迪玫瑰一改往日的傲气,连隔着通讯仪都是低眉顺目的,“我还记得你说过, 下个人生巅峰见。一直在等你向我开口呢。”

    “我要你去勾引一个人,但条件很多。”

    “这你找对人了。你说。”

    “第一,你不能表现得太喜欢他。这个男人不喜欢女伴对他太认真,你得虚荣一点, 让他感觉你对他是有所图的。”

    “没问题,本色演出。”

    “第二,你不能表现太聪明, 得无脑一点。”

    “没问题, 本色演出。”

    “第三, 你要尽可能地散布你和他的亲密关系,最好闹得全光海都知道。确保能吓跑地位显赫的宗姬,不让她们和他联姻。如果有可以与他联姻的女性出现, 对他展示好感, 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恶心她们, 赶走她们。”

    “没问题, 恶心人,我最擅长。你这任务找对人了。”

    “小兰,做这件事,很可能会丢掉性命的,也可能会影响到你的终生幸福,但事关整个光海、所有海神族的安危,我也走投无路了。”

    “我本来就不相信男人,不在乎所谓的‘终生幸福’。我愿意把生命奉献给我的民族。”兰迪玫瑰笑了几声,“再说,潜伏在苏释耶身边有多危险,我还是知道的。我会小心的,放心吧。”

    “你知道那个人是苏释耶了。”

    “有时候我也没有那么笨,是不是?”

    “很聪明。小兰,希望我能顺利活下来,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

    “说了,不要跟我讲什么回报,我不需要这种东西。没有你,我就没有自由,更别提今日的成就。交给我去办吧。”

    此后,兰迪玫瑰成功打听到了,他的约会对象里有两个是演艺界的。在颜值上,这两个女人都不如她。于是,她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近苏释耶,并展开了一系列的勾引计划。苏释耶很忙,她等了两个多月,才顺利等到了和他的第一次约会。

    从开始约会后,苏释耶就变得非常积极了,红藻、首饰、昂贵的餐厅,什么都做到满分。他优雅多情,仪态与情话技能满分,加上颜值、身材和嗓音加成,把她搞得神魂颠倒,数次被反撩。就在她已经摩拳擦掌地准备好他的交尾邀请时,突然苏释耶消失了,再不主动联系她。她等了很长时间,主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只说自己忙,忘记了,但也没再提什么时候想再见她。

    那是24729的10月。兰迪玫瑰当然不知道那时候苏释耶在玩拟态星海的游戏,只当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她想打电话找梵梨求助,但梵梨真如之前所言,人间蒸发了。但她时刻牢记梵梨布置给她的任务,开始主动出击,要请苏释耶吃饭。苏释耶拒绝几次后答应了,还是为她买单,但之前两个人之间的荷尔蒙烟消云散。她觉得自己从一个性感力爆棚的大美人,变成了他的好兄弟。

    兰迪玫瑰焦头烂额地寻找机会,直至四个月前,梵梨又一次打电话给她。

    “苏伊,对不起,我失败了。”她丧气地说道,“我没睡到苏释耶。”

    “谁说你失败了?你不知道吗?这两年有多少想和苏释耶联姻的宗族,都被你成功劝退了。接下来目标变了,你的任务是搞定星辰海执政官。”

    “这个简单。”兰迪玫瑰自信地笑了,“那个老家伙本来就喜欢我。”

    “他好色是好色,但对苏释耶很忠诚的。你听好,这些是你接下来需要做的……”

    接着,兰迪玫瑰进行下一个美人计。她天天对星辰海执政官吹枕边风,让执政官跟她一起叛变。执政官暧昧不清地回答她,和她夜夜笙歌,其实在心里对她很防备。

    这之前,兰迪玫瑰再次劝星辰海执政官叛变,跟他说,风暴党的主力部队已经在陨星海沟上方北部、西部埋伏,叫他派兵去南部人少的地方蹲苏释耶。执政官毫不犹豫地把原话告诉了苏释耶。

    但苏释耶疑心病很重,即便是在状态极差的情况下,他也保留了最后一份理性,既没有去北部、西部,也没有去南部。他逃去了死路一条的东部——在这里,只有通往海岛的天然岩架,和通往深海的漆黑水域。

    所以,梵梨在这里等到了他。

    回到风暴海军事基地后,梵梨向希天汇报了苏释耶沉入深海的事。

    “你没杀了苏释耶?”希天愣了一下,平静地有些可怕,“……你疯了?”

    “是我的错。他逃得太快了,我追不上他。”

    “怎么可能?他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随便找个鱼饵都能杀了他,你怎么会追不上的?”

    听到那个“鱼饵”,梵梨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他速度真的很快。”

    “是,有道理。失去焰之眼,以太之躯只是失去了奥术之力,但即便是重伤的情况,速度应该也没有影响。”

    “怎么了,他已经失去焰之眼和权力了,以后就算回到光海,也不能再做什么事了吧。”

    “不一定。”希天焦虑地来回游动,用手按着额头,半天才低声说道,“我很担心。你忘了吗,深海里还有一个睡了很久的魔鬼。”

    梵梨猛地抬头。

    糟了。她刚才一时心软,忘记了这号人物。

    “如果苏释耶唤醒他,和他联手,光海就完了。”希天咂了咂嘴。

    但是,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顾虑未来。很快有士兵来报:“报告加斯殿下,星辰海上校罗加刚才战败,把他们的军舰开往陨星海沟上方,熄火下坠入深渊,好像是,是追随独.裁官去了。”

    “什么?!”希天骤然回头。

    “报告加斯殿下,罗加上校的三支部队追随罗加上校而去了!”

    “他们是去找苏释耶的?”希天来回游动,有些焦虑,“没办法追踪他们?”

    “追踪不了,我们的舰艇最深只能下潜到……”

    “算了!别说了,我知道!”

    看见希天那么慌,梵梨说:“星辰海的军舰也没办法下潜太深的,基本上到七百米以下就会扛不住水压。他们如果真追随苏释耶去了,要么死路一条,要么早晚得回来。不用着急。”

    “嗯。”希天沉声道,“我知道了。”

    圣都军战败的消息还没正式出现在媒体中,但已经传到了圣都的上级海族圈里。昆蒂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也得知了这一消息。但对此她没有任何感受,只是恶狠狠地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

    说罢,昆蒂用尽全身力气,扇了赛菲晴一耳光!

    她这一巴掌打得又快又重,赛菲晴躲不掉,重重摔到了地上。赛菲晴掩护着怀里的小生命,双目含泪,空洞地看着艾伦空荡荡的病床,好像已经失去了人生中所有的目标。

    “我们家如此信任你和你父母,结果你是怎么回馈我的?!”她看了一眼赛菲晴怀里的孩子,更是气得暴跳如雷,“你居然还和艾伦生了这么一个东西!不要脸的臭女奴!!”

    “是我对不起你,昆蒂小姐……我也对不起艾伦,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和儿子,他也不会死……”她的眼中依然是一片虚无,但泪水再一次止不住流了出来。

    这种懊悔、悲痛、绝望,昆蒂或许不能理解,但旁边的夏弥却能懂。这一刻,夏弥甚至有点羡慕晴。虽然地位不高,但她好歹还和艾伦有一个孩子。再看看那个襁褓里的小婴儿,夏弥多想过去抱抱他——到艾伦死之前,她都没机会碰一下艾伦的手。能抱一抱他的儿子,也不错……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他已经死了!你说得对,他就是为了救你这条贱命!”昆蒂气得快要爆炸了,一边骂一边哭。

    两个女人对峙了很久,赛菲晴的目光却对上了夏弥的视线。夏弥戴着圆框眼镜,平时总是垂着脑袋,目光闪躲,实在是太害羞了。有时候她和赛菲晴出去,人家都会把她们俩的身份弄反。赛菲晴发现,当她看着自己儿子时,看上去温柔、自信了很多。于是,赛菲晴抱着孩子慢慢站起来,游到了夏弥面前。

    “夏弥,这是艾伦的孩子。”赛菲晴把怀里的小男孩推到了夏弥的怀里,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儿子,“替艾伦好好照顾他,谢谢你。”

    接下俩,她们俩的目光又一次碰撞了。几秒的时间里,好像彼此都明白内心的情感,也不再需要交流。

    “夏弥,你不要抱那个狗崽子!我怕脏了你的手!”昆蒂怒道。

    但夏弥没有听她的,接过了孩子。

    赛菲晴知道,自己没看错人。

    就把孩子的未来寄托给别人吧。她的一生,只要有艾伦就够了。

    她对昆蒂苦笑了一下:“其实,昆蒂小姐,艾伦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他从小骄纵惯了,无法忍受别人挑战他的男性权威。如果有女生这么做,哪怕他喜欢她,也会来来回回地作她。”

    昆蒂完全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只是呵斥道:“你现在是在炫耀?你这么了解他,知不知道他很怕寂寞的,那你怎么不陪他去死!”

    就在昆蒂情绪还没发完的时候,赛菲晴最后看了一眼孩子,又绝望地看了一眼墙壁,使出全身的力气冲过去,脑袋在墙壁上炸开了花!鲜血溅在海水里,溅了昆蒂、夏弥还有男孩子一脸。

    赛菲姐妹俩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唯有小男孩,擦了擦脸颊,动了动小嘴,继续睁着大眼睛,略带笑意地看着夏弥。

    “我……我是不是做了很可怕的事?”昆蒂拉了一下妹妹的衣角,颤颤巍巍地往门外缩,“是因为我?”

    “当然不是,姐姐。如果她这么听你的话,也不会跟艾伦偷情,不是吗?”

    “是,是啊……还是你看得清楚……”

    夏弥当然看得清楚。不管是在姐姐还是艾伦眼中,她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透明人而已。艾伦对昆蒂的尊重与神往、对赛菲晴的怜惜与疼爱,她都没得到过。对艾伦来说,她只是令他反感的昆蒂的妹妹,永远都在看他的笑话。

    如今艾伦和晴都死了,她忽然有了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就在这时,她们接到了一通来自父亲的电话。这一通电话,彻底改变了她们后来的人生。

    而在风暴海,战后局势越来越严峻了。

    “加斯殿下,琉璃军团大将军和奥达艾泽追随独.裁官跳入深渊了。”

    “呵,奥达艾泽一直是苏释耶的狗,早就被驯化了,他跟过去,不奇怪。一个蠢货,死路一条。”希天冷笑。

    “加斯殿下,独.裁官整个秘书团队也追随独.裁官去了!”

    “又一堆蠢货。他们去好了,反正下一届独.裁官也不可能再用他们了。废物留在光海,没有任何意义。”

    “加斯殿下,圣都党的第6大队、第7大队、第12大队都开舰艇驶入深渊了!”

    “我知道了。想死的人很多。”

    “加斯殿下,赛菲永也跳了!”

    “什么?!”希天猛地站起来,“赛菲宗族的?怎么可能,复活海和苏释耶一直势不两立啊!”

    “我、我们要去试图阻止他们一下吗?”

    “不用!”希天咬牙切齿道,“让这些冲动的蠢货后悔去吧。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留着他们毫无意义!”

    “加斯殿下——”

    “闭嘴!我现在忙,不想听了!”希天大怒道,“退下!”

    “是、是……”

    当房间里真的只剩下一片死寂,希天来回游动,又觉得有些窒息,最后看向一直没表态的梵梨:“看看你做的好事!”

    但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梵梨,现在沉入深海的人说不定就是他和他父亲。如果这时他再意气用事,梵梨也被激怒、跟着跳了,那光海就完蛋了。但梵梨既没冲动发言,也没冲动行事,只是投以毫无感情的眼神,提了另一个问题:“你认为我杀得了苏释耶?”

    没来由的感激之情,混入了希天爆炸的情绪。他深深蹙眉,又来回游了几圈,转移了怒气:“这些人疯了吗?下去就是死!”

    “我们低估苏释耶的影响力了。外表那么冷酷无情的男人,其实还有这么多死心塌地的追随者。”

    希天又逡巡了半天,最后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双手抱头:“你去看看,我们还剩多少人。”

    “不用看。主要跑的都是奥达和赛菲两个宗族,他们本来就不属于我们的势力,跟着走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可是他们跟的是苏释耶!”

    “现在我们又高估苏释耶太多了。他已经被打得只剩一口气了,即便活得下来,也翻不了身。深海的生存环境有多恶劣,可能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其实希天知道,梵梨还是给了他面子的。梵梨口中的“我们”从来都不是“我们”,是只有他而已。梵梨从来没有低估过苏释耶,也没有高估过苏释耶。反倒是他,一开始过于低看苏释耶,后来又过度畏惧他。在情感把控上,他和苏释耶,没有一个人是梵梨的对手。

    苏释耶向风暴海发动进攻的那一天,他有四个半小时没说话,一直在沉思,连兼特宗主都在电话里听出了他的紧张。然后兼特宗主一直安慰他说:“别担心,你要知道,苏伊院士是帮你的。有苏伊这个终极武器在,你还怕什么呢?”

    听到这个安慰,他觉得压力缓解多了。

    是,苏伊是影响他和苏释耶胜负的人。她站在哪边,哪边就是赢家。她很早就站在他这边了。苏释耶是必败的。

    现在想到这里,他又抬头看了看梵梨,眼眶红红的:“你不会跟他走的,对不对?”

    梵梨徐徐游到他面前,盘尾坐下。这个过程仿佛有一个小时那么长。她把手放在他的手背上,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希天,你应该知道,我帮助你,是因为在我心中,你是正确的,苏释耶是错误的。不是因为你强,或者苏释耶强。你不应该问我,应该相信自己。”

    “可是,苏释耶是你的哥哥……”

    “不管他是谁,我只追随自己坚信的王道。只要你坚持这份王道,我就会永远追随你,只对你一人忠诚。”

    他情绪紧绷太久,终于在某一秒垮了,呜咽出声。梵梨右手紧握他的手,对他行了左手礼:“期待你成为更加优秀的领袖,加斯殿下。”

    “我会的。”希天双手握住她的手,泪如泉涌,“只要你在,我就会的。”

    梵梨静静地看着这个哭得像个孩子的男人,脑中浮现的却是另一双金色的眼睛。她能理解希天的痛苦和不安,知道怎么安慰他,才能让他感觉好受一些;她也理解苏释耶为什么会放弃挣扎,是如何一步步心甘情愿走入她的圈套的。

    经历了重重困难,她终于大局在握,把一切都发展成了她计划的样子。

    但她也知道,她成功的决定性因素是,她找到了苏释耶的弱点。

    曾经她多次绝望,觉得战胜不了苏释耶,因为不像夜迦有双商、没有野心,不像希天有野心和头脑、没有情商,也不像奥达宗族的大部分人,有野心和情商,头脑不够好使……苏释耶这个男人,野心极强,双商太高,他没有看不透的计谋,从不让情绪改变他的规划,为了达到目的,他什么样的人都可以牺牲——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打败?

    后来,她终于发现苏释耶藏在心底深处、生怕被所有人发现的弱点,并给了他致命一击。

    谁都想不到,苏释耶这样一个男人,在爱情中竟然纯粹得像个青葱少年。他藏着掖着也没用,她发现了。

    对苏伊的爱与恨,对梵梨的爱与怜惜。不管是哪个她,都会让他暴露出一身破绽。

    希天可以哭,苏释耶可以哭,唯独她不能哭。她如果哭,就太矫情了。因为在感情方面,她就是当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坏人没资格流泪。

    她必须挺住,支持希天,追逐大家的理想,努力创造一个更好的新光海。

    要问她是否心疼。那是肯定的。

    要问她是否还爱苏释耶,也是肯定的。甚至可以说,如果对苏释耶的感情就是“爱”,那她这辈子只能爱这一次了。

    但是,她扛得住。

    陪希天睡着后,梵梨轻轻把门带上,开始安排返回圣耶迦那的行程。

    以苏释耶为中心的独.裁官政府被推翻后,全光海的所有新闻媒体都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

    落亚新闻的主持人描述圣都党最后一支军队被击溃实况时,5分21秒的时间里,结巴了13次,直到最后说出“全光海经济将萎缩6.5%,十年内有望恢复5%”后,他才稍微正常了一些。

    加斯宗主刚好看见了这条新闻,嫌弃地说,红月海为什么不炒掉这种没有职业操守的主持人。他不知道,风暴海的主持人是同样的情况,只是风暴海新闻不允许直播,被打回去重新录制过了。

    新的一轮独.裁官大选即将展开。

    时隔多年,加斯宗族又一次回到了圣耶迦那,把两个心腹推上了政治舞台的幕前。

    第一个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新任独.裁官杰力。加斯宗主并没打算安排加斯姓氏的当独.裁官,甚至在外面与政府撇清关系,只当幕后推手。因为,苏释耶的政绩实在太惊人,下一任独.裁官不管怎么优秀都很难超越他,更别说是在这样一场损失惨重的战争之后,经济状况非常糟糕,需要很长时间修复。加斯宗族毕竟是宗神后裔,他们不可能容忍别人的过去抹灭他们的高贵。

    回去以后,梵梨几乎没什么时间休息,全程都在参与各大宗族关于光海未来发展的各种会议。

    忙碌到了7月29日,杰力很快上位了。速度快得跟赶投胎似的。

    梵梨参加了杰力的独.裁官任职典礼,很快想起了苏释耶任职时的样子。

    不同于杰力的凝重,曾经苏释耶任职时,面带微笑。

    别人都觉得,这个男人天生是为权力而诞生的。他不畏惧权力,不怕厮杀,他有可以把整个世界都才踩脚下的自信。

    他的笑是浴火重生,是光海开启崭新时代的标志。

    但只有梵梨知道,苏释耶是一个很善于处理情绪的人。当他心情愉悦的时候,只有眼角眉梢会露出点喜色——第一次打了胜仗时,所有军人都在狂欢、扯着嗓门兴奋大喊,当时的苏释耶的喜悦也至多牵扯了一下眉毛;当他情绪平稳时,他看上去会像蛰伏在丛林里的狼;而当他笑得越是意气风发,其实内心越痛苦。

    当她第一次戳穿他这个习惯时,他先是有些尴尬,然后说,难道梨梨不是这样吗?

    梵梨怔了怔,觉得他说得很正确。但是,她用笑掩饰痛苦,是因为不想给别人添加麻烦;他用笑掩饰痛苦,却是不想向敌人暴露自己的弱点。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