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89章
    “苏伊, 我很痛苦,为什么会发生这么无可挽回的事……你是我未来的妻子啊,你现在大着肚子, 要我怎么办……”

    梵梨平静地看着他:“你别指望我堕胎, 我可以接受退婚, 不接受堕胎。”

    被她拆穿了心事,希天有些尴尬,只能转移话题:“退婚,怎么退?我们俩现在政权都不稳定,退婚等于让别人有机可乘。”

    “我只想确保光海是安全的, 只要不是苏释耶,谁来统治都可以。可能你放不下, 这就要你想清楚该怎么做了。”

    “不,你真的不懂我……与其说我是恨你, 不如说我是恨苏释耶, 他捡了好大的便宜!苏伊,你一直是一个理性、端庄又自爱的女人,我当初放你去布局, 就是因为相信你, 而你……”

    “你太纠结了。”梵梨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书合上,“我们俩只是合作关系, 你纠结那么多做什么呢。”

    听到这里,希天抬头看着她:“合作关系?”

    “对。没必要整得跟在谈恋爱一样。”

    说完以后,她看见在流动的水光中, 他的眼睛看上去有些无辜, 又有些悲伤, 似乎并没他表现得那么愤怒。她不确定地说:“……对吧?”

    “对,只是合作关系。”他咬了咬牙,“你跟那个男人的事,多少人知道?”

    现在想到苏释耶,梵梨的心都快碎了。

    “就只有我和他知道。”她面无表情地说着,内心深处却被悲伤浸泡得快窒息了。

    “那你最好是管好自己的嘴,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我不会说的。”如果他不提,她本来就打算把这段过去埋葬在记忆深处,腐烂到尘埃里。

    最后,希天声音微弱地说:“苏伊,对不起,我对自己的妻子要求很高,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真是让人窒息的男人啊。梵梨吐了一串泡泡,有些不耐烦了:“加斯殿下,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只想废除奴隶制,对政权稳固兴趣并不大。所以,我对你是无所求的。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主动宣布取消婚约的消息。”

    “你厉害。你真的厉害。”希天自嘲地笑了起来,“你记得,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是你自找的。”

    “行。”

    希天第二天就和一个倒追自己很久的女生交尾了,然后开始了漫长的报复性浪迹花丛之旅。可是他很痛苦,脑中总是出现她被苏释耶压在身下的画面,觉得又是羞耻,又是愤怒。

    知道自己怀孕以后,梵梨心情反而放松了很多——原来这段时间的情绪波动,都是跟身体有关的。她把受精卵在体内冻结住,又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去。

    海神族女性最舒爽的一件事就是,冻住受精卵,对身体没有任何影响,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但在冻结期间,不能再怀上第二个孩子。反正近期她也没有怀其他男人孩子的想法,索性就让受精卵就这么冻着了。

    10月1日,梵梨与希天在圣耶迦那光海神殿正式举办了婚礼。

    因为七海统一,这场婚礼隆重与宏大的程度,甚至远超当年苏释耶与圣提风晋那一场。婚礼上,七大宗主都带着宗族成员前来参加,各海政客、军阀名将、商业巨头、学者专家……每一名宾客,在各字的领域中都能叫得出名字。

    露天的穹顶中,光华洒落神殿,照亮了希天雪白的托加、黄金额饰、黄金耳坠和曳地披风。他的轮廓深邃,气质威严,与所有人一起等待新娘的到来。

    然后,在蓝鲸与圣童们的歌声中,四只小海豚的头部绑着纯白足丝系的蝴蝶结,它们叼着梵梨的婚纱一角,徐徐游入神殿。

    跟在婚纱后面的是一群可爱的小孩子,带头的是长大了一些但尾巴依然肥嘟嘟的小羽烬。他和孩子们都拎着篮子,里面装满了红藻,一边游一边往水里撒藻。

    雪纱边缘都是手工编织的金色水纹,半遮半掩着梵梨窈窕的身段。随着歌声起落,人们带着笑意的目光注视,她泛着圣光的尾鳍也在水中翩翩起舞。那一颗篆刻了“赠吾妻”的深蓝大钻石,就在她的尾根反射着动人的水光。

    她隔着头纱,她抬头看了一眼希天。

    那双眼睛,比那颗钻石还要蓝。

    希天呆住了。

    从她一路游来的过程中,希天的目光再也没有离开过她。直至后来,大祭司在祭坛上,手捧经文,念诵着婚礼誓词,他都没顺利地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只是恍惚地配合接下来的婚礼流程。

    随后,大祭司宣布他们可以接吻了。

    小海豚揭开梵梨的头纱,露出了新娘端正到几近完美的脸庞。她微笑着看他。

    心跳几乎把希天震得双手发凉,他握了握双拳,告诉自己不要紧张,然后捧着她的脸,吻了她。

    当全场响起剧烈的掌声后,他觉得那一刻时间太短,又太长。

    这一天的梵梨无比美貌动人,风晋、霏思、和歌、纱纱、寻月闺蜜团都当了她的伴娘,喜极而泣,送上了最甜的祝福。夜迦和另外四名宗族公子组成了伴郎团,但他们就敏感多了,聊天总会刻意回避那个曾经最有存在感,现在却缺席的故友。

    “你总算还是嫁了。”仪式结束后,夜迦对梵梨微笑道,“我以为你这辈子都嫁不掉了呢。”

    “我怎么也得赶在你嫁人之前嫁掉呀,你说是不是,萌妹子小夜?”

    “???”

    梵梨虽然笑着,内心却对这场婚礼毫无波澜。她一早就给这段婚姻定位了,所以,她觉得只要尽了妻子和合作伙伴的义务就好。

    用餐时间里,希天在别人面前洋洋得意地说,要给自己老婆盖一座大神使宫殿,名为“苏伊宫”。

    梵梨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赶紧在他耳边低声说:“别,现在战后全光海经济都需要修复,不要花太多钱在铺张浪费上。”

    “我亲爱的太太,你是第一任拥有极大实权的大神使,怎么能没有宫殿?”

    “不用修。只要对外公布我和你住在一起,一点也不会没有排场。公义之殿已经很华丽了。”

    听见那个“对外公布”,希天没来由地感到烦躁:“政治联姻,不用住在一起。”

    “也是,那你随意安排吧。反正我是不主张修的。”

    梵梨有些无奈,离开他身侧,到自己朋友那边聊天去了。看见她的背影,希天更加愤懑了,而且是越想越生气。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情绪,结果把自己气到新婚之夜都没有和她独处。

    梵梨只当希天是跟兄弟们喝酒去了,没太当回事,第二天她就换回了普通的衣服、戴上了眼镜,回到研究院里干活去了。

    希天连续消失了一周。梵梨有些担心,主动打了一个电话给他,问他在做什么。他的态度很冷硬,似乎在赌气。她看了看时间,想到自己还要继续与圣耶迦那**官约谈法案拟定的事,客套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四日后,法案终稿确认下来,梵梨在研究院收到了文件,兴奋得犹如快乐飞舞的小鸟,拿着这份稿子赶到了希天的别墅中。她游到二楼卧室的门前,结果看见大床上,气囊鼓起,希天和一个海神族少女都待在里面,没穿衣服,正以陆生状在激情四射地翻来滚去,吻得如饥似渴。

    梵梨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她是该走呢,还是该礼貌地敲门表示自己来过呢?

    就在她正在纠结的时候,那俩人发现了她。少女尖叫一声,缩到了床脚,希天则是先一惊,然后露出了一脸尴尬之色。

    少女这是第一次看见梵梨本人。只见梵梨穿着白大褂,高高的鼻梁上架着眼镜,一头蓬松的卷发都梳成了马尾,几绺碎发落在双颊,却有了修饰的功效,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妩媚。她没有化妆,嘴唇却红润饱满,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颇有距离感的知性气息。

    “苏、苏伊院士……”少女用衣服挡着胸口,从床上爬下来,进入水中,立刻变回了海生状,边爬边游地趴在了梵梨身下,拽了拽她的白大褂,梨花带雨地呜咽道,“你不要怪加斯殿下,都是我太爱他了,情不自禁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我知道你们才新婚,我就这样破坏了全光海最完美的一对夫妻的感情,都是我的错,我是坏女人,我是祸水,你们可千万不要因为我离婚啊……”

    “那个……这位小姐,我有点急事,麻烦稍微让一让。”梵梨绕过她,游到了希天面前,把文件递给他,“这个你这两天抽空看看,没问题的话,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然后呢?”希天冷冷地抬头看她。

    “我很高兴。”梵梨握紧双拳,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为了这一天,大家都付出了多少,真的太难了。但没关系,我们正在成功的路上!”

    “这就是你想跟我说的话?”

    “啊,呃。”梵梨不知道他想听什么,只是觉得好像自己的出现是有点扫兴,于是就清了清嗓子,讨好地说道,“身材很好啊,八块腹肌。”

    希天气得嘴都抿成了一条缝。

    梵梨凭直觉感知到了,这不是希天想要的答案。但她拍马屁水平有限,看现场气氛又不太好的样子,只能先溜了。

    “对不起,打扰二位了。”梵梨游到了门口,低头对那少女说道,“快上床去吧,地上冷。”

    少女泪都还没流完,一脸懵逼地掩着胸,又看了一眼希天。希天气得完全没了兴致,狠狠捶了一下床头。过了几秒,梵梨又游了回来,但没探脑袋进来,只是在门口轻声说:“对了,希天,记得让杰力签字拨款哦。”

    11月9日,由苏伊院士、独.裁官政府提出的《海族奴隶废除测试法案》在圣耶迦那部分区域优先实施。

    这一消息刚一放出,海族公民们既不感到意外,又感到意外。不感到意外是因为这不是苏伊院士第一次搞解放奴隶的事了,以前在星辰海、圣耶迦那都自发搞了两波,第一次搞出了个国家,第二次还引起了腥风血雨,就她对这事的执着劲儿,怎么都得来第三波;感到意外是因为这一回,她搞的是政府官方的奴隶解放。

    这一话题瞬间成为了全光海的热点。如果真的全海实施了,整个社会体制都会受到影响,有人欢喜有人忧。

    但梵梨是最忧的那一个。前两次的奴隶放生让很有经验:接下来,如果政府毫无作为,那些被解放的奴隶并不会快乐。而这一回,他们都没法回头向奴隶主讨工作。要让他们的生活得到保障,政府得有所作为才可以。如果政府没作为,那这个测试法案最终可能就真的只是测试一下了。

    但很显然,杰力对奴隶是否自由没有兴趣。他只知道,苏释耶给他的压力很大。他得新官上任烧几把火,才能熄灭民众对前任独.裁官的缅怀感。

    杰力搞出的贸易新政策准备大幅度削减关税,会严重消耗储蓄,削弱政府的财富分配力,对奴隶解放而言百害而无一利。他不像苏释耶那样,有星辰海和强势的军事实力作为支撑,是真正意义上的独.裁官。不管他有什么想法,都必须经过加斯宗族的同意。所以,向加斯宗主提出这一想法后,他第一时间遭到了梵梨的强烈抗议。然后,他们俩展开了各式各样的勾心斗角。梵梨甚至拼命让兰迪玫瑰给他吹枕边风,无用。他就是跟关税杠上了,上头中,他妈从水晶棺材里爬出来也拉他不动。

    最后,加斯宗族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折中的:不管是奴隶还是贸易的改革,都同时进行、平缓进行。

    得到这一消息,梵梨气得想掀桌子。她真的特别想跟他们说,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我说了不要搞自由贸易就不要搞,我说了算。但加斯宗主就是老狐狸,比起综合海力的发展,他更在乎如何在独.裁官和大神使之间制衡,以稳固住他自己的地位。杰力不是苏释耶,没有放眼远处、一口气想拿下全光海的魄力,他不会听劝的。

    有时候在白鹰宫殿门口遇到杰力,梵梨都特别想跟他说:“苏释耶搞了什么,你都全想一个个推翻是不是?你是不是想用整个光海的未来演示什么叫普通人与一百万年诞生一个的天才军事家兼政治家的智商差距?”但最后只能莞尔一笑:“独.裁官大人下午好。”

    “大神使,下午好。”杰力也莞尔一笑。看他那表情,她就知道他在心里也没少喷她。

    半个月后,风晋问梵梨新婚生活如何。梵梨老实告诉她自己的所见所闻。

    “你居然和我经历了同样的事。”风晋抱了她一下,拍拍她的后背,“不过你比我倒霉多了,希天没跟你提前说过他会多偶吧?这都属于背叛了。”

    “他说过,要跟我领多偶结婚证。”

    “不不,这不属于提前说。领多偶证很可能是指减少离婚成本,不一定就是要多偶。这种事就要像苏释耶那样,和你面对面地、一字不漏地说‘我和你的这段关系是多偶关系,你确认接受,我们再继续’,才可以啊。虽然这坏男人现在已经不知道泡在深海哪个旮旯里吃食物残渣了,但我还是得说,他是多偶雄性海族里的模范。”

    “是这样吗?”梵梨压根就没考虑过多偶关系,也不懂他们所谓的模范标准。

    “不是吗?”风晋歪了歪脑袋,眨了两下眼睛,“他没有这么跟你说过?”

    “……”

    “别害羞了,我已经知道了,孩子爸爸是苏释耶,对不对?”

    “……”

    “所以他没跟你提前说过吗?”

    “说过。”

    “然后你接受了?”

    “没接受。”

    “那……?”

    “后来他答应我只跟我一个人交往了。”

    “哦,这样啊。”风晋点了点头,然后迅速“噗”了一声,又觉得很没有淑女形象,赶紧掩着嘴,惊道,“你说的是苏释耶?苏释耶为你单偶了?!”

    “他也是没办法吧,因为我就不接受多边恋嘛。”

    “我的圣提宗神……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对你是真爱啊,苏伊伊,你哥哥对你是真爱啊……你怎么能对他下得了那么狠的手的?好吧,我懂你,是为了大局。但是但是,如果换在当时,我还很爱他的时候,他为我做到这一步,我肯定会很痛苦,会不知道怎么选择的……”

    “没办法,如果可以选,我也想事业爱情都要。”说到这里,梵梨又想起了最近一直觉得糟心的事,“这就像贸易保护政策与贸易强制干预,你只能选一个,两个都要,经济迟早要垮。”

    “……我刚才提到什么了,会让你联想到贸易政策?”

    “嗯?”

    “我在跟你讲你丈夫出轨的事,你跟我讲贸易政策?刚才你跟我讲了一个小时你有多不爽杰力的贸易政策,我好不容易把话题岔开,你是怎么做到又强行绕回来的?你再提贸易两个字,我现在起身就走,你信不信?”

    “……”梵梨赶紧把她按下来坐着,“不提了不提了。”

    翌年二月,梵梨正式任职光海大神使一职。因为苏伊这个响当当的大名,三分之一的圣耶迦那市民都前来围观。

    圣都创世门上,深蓝的塑像双手捧胸,半睁着眼,俯瞰着脚下的城市盛景。她的周围一圈还有七座雕像,依次是加斯蒂琪雅、布可、奥达刻思、圣提图多、赛菲乐司、米瑟热热、兼特七位消散在三千万年前的宗神。

    梵梨披着四米长、三米宽的金线白披风,以陆生状单腿跪在门前。披风随水流动,同时也托起了她瀑布般的玫瑰色长发。

    “无尽海洋之主深蓝,爱万物于深海之中,守吾于灵魂之上。一心赦免吾之罪,赞吾荣光,赐吾圣规。终痛悟此生重罪。以神之名,回馈吾主《四谢礼赞》。一谢深蓝造海之恩。二谢深蓝救赎之恩。三谢深蓝击退恶魔守护之恩。四谢深蓝七分海域牺牲之恩。今吾以深蓝之名,赐汝光海大神使之位。”

    大祭司吟诵着经文,同时缓缓地把圣光海羽别在梵梨的铂金额饰上,并用奥术之光,在她的额心点了一下。

    她的额心出现了一个海之光的标志。

    这一首经文,让梵梨想起了曾经的一幕。

    她以人类梵梨身份误入风动神殿的下方,在回忆神殿幻影祭坛前,看见了朗诵经文的男人。他抬头看了她一眼,从此便是无期限的深陷。

    然后,她伸出双手,接过大祭司递来的大神使权杖。

    这一日起,大神使专用的苏伊正式动工,但梵梨和希天两个人还是形同陌路。但从开始修建到竣工,梵梨都没有在苏伊宫住过一次。

    战后的经济复苏确实很困难,圣都银行为保证货币流动性,计划明年圣都币贷款将新增近21万亿浮,比去年高出7万亿。针对战后经济危机金融政策,圣都银行提出要关注政策后遗症,提前考虑适时退出。大规模刺激政策都是啤酒杯上的泡沫,非常虚无。启动时欢欣鼓舞,停止时都分外痛苦。

    梵梨多次暗示独.裁官,珍惜现在的货币财政政策,珍惜黑字,别整大水漫灌和赤字货币化。但随着时间推移,吠陀双党之战带来的后遗症愈发明显。经济学家们都预言,24731年将会是过去一千年里最好的一年,24732年将会是未来一千年里最好的一年。海族将面临的经济衰退,比大饥.荒时严重百倍。吃不起饭的失业人员到处暴动,警察局被烧,警舰被炸,逮捕暴动分子数万人。

    按照以往规定,圣都所有政府官员、神职人员7月都会增加2%薪水。但为了经济修复,同时将圣都地区的奴隶制废除法案正式化、合理化,6月,光海大神使苏伊宣布,未来五年圣都所有神职人员全部冻薪,保就业,撑经济,求稳定。年初她自己已经减薪,在此标准上再减薪。虽然公共财政面临很大挑战,但不会裁减神职人员。

    但同时,她也在暗中操作,让地下城暗中收留那些暂时无家可归的自由奴隶。

    就这样,在忙不迭的生活中,十二年很快过去。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