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0章
    24744年下半年, 梵梨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超深渊带出现神秘死亡洲,27名深潜队员无一生还》。

    光海深海资源部会定期派遣深潜队去深渊地带挖掘自然资源,也会不定期进行深海探索。这一回, 这支27人的队伍探索的是一个从未去过的超深渊带,位于裂空海下方7000米上下, 结果是他们刚接近那个区域, 就和总部切断了联系。后来, 他们就像掉入黑洞的宇宙飞船,或是卷进死亡三角洲的船只, 消失得彻头彻尾。

    之后,深海资源部又派出了一艘无人潜艇, 下潜到同一位置, 但情况和之前一样,刚到“神秘死亡洲”, 所有信号就被瞬间切断。

    这种诡异的现象吓到了不少人。科学论者说, 这是因为光海的潜艇技术还没到位,无法探测深海各种离奇的现象,建议加强技术设备, 再次探索;神学论者则说,深海是深渊族、炎之主的领土, 他们不小心触怒火海军团的英灵,所以被卷去陪葬。光海族应该畏惧神灵, 不要再做试探造物主底线的事。

    为此,这两路人在各种场合辩论得死去活来,但如何解释这一离奇现象, 在后来很长时间内, 都一直没有结果。

    24781年, 梵梨三百岁生日当日,她觉得头痛欲裂,有呕吐感,本以为会再次休克,却奇妙地挺过来了。过了生日当晚,第二天身体又恢复正常。她很惊喜,去询问寻月这是什么情况,寻月也说很无解,总归是好消息。

    就这样,抱着一颗理想必胜的心,一百多年时光匆匆流去。

    24853年11月,梵梨从圣耶迦那坐舰艇急匆匆地赶到复活海边境的米雅市,当着三万市民宣读了《光海奴隶废除法案》第37版。

    法案的内容因为有太多细节和专业词汇,在场很多奴隶其实都没有听懂。但是,他们看得到演讲台上,这位穿着朴素的海神族女子面色疲惫,却目光如炬,好像无论多大的磨难与困境都无法将她绊倒。

    这一幕在全光海直播中。

    因为大神使的眼神坚强,却滚满了激动的泪水。已经少有人留意她的容貌、年龄、性别,少有人记得她少女时期就是闻名圣耶迦那的美人。

    这一刻,就站在波光粼粼你的海水中,在阳光招摇的演讲台上,梵梨的眼前浮现了很多人的面孔:阿萨大公那张痞里痞气的笑脸、裘沙阳光的笑脸、千万个革命者死前宁死不屈的坚毅笑脸……还有哥哥在陨星海沟上方,最后的、温柔的笑脸。

    ——梨梨,是我不好,不是这个世界不好,更不是你的理想不好。

    ——不要放弃你坚信的一切,你可以做到的。

    她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但是,这一天也终于来了。

    “我,苏伊,代表光海全宗族与最高政府,现在正在复活海米雅市,正式宣布——米雅市的所有奴隶从今日起全部恢复自由!这是光海最后一座奴隶制城市,各位,这意味着什么?”梵梨一手举起大神使权杖,一手举起法案文书,“三千万年的奴隶制,在全光海范围内都废除了!!”

    群众里响起了热烈的呼声和掌声,呼声响彻大海,连数百公里外的城镇都能听到。

    同时,四面旗帜在她身后的建筑前冉冉升起:复活海的海草旗、赛菲宗族的三曲腿图旗、圣耶迦那独.裁官政府的猎鹰旗、圣耶迦那大神使的海之光旗。

    “不管是什么种族,我们都是无尽海洋之子。我们有海之一族的骄傲,我们不肯跪着活,我们宁可站着死!”梵梨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声喊道,声音都破音了,但丝毫没有减少她的亢奋之情,“海洋族,我们自由了!全海族,我们都自由了!革命才刚开始,我们要为我们的亲人、朋友,我们的子孙后代,都建立和平自由美好的大海!我们一起努力!谢谢你们!!!”

    谢谢,阿萨!

    谢谢,裘沙!

    谢谢,那些为这一天抛头颅洒热血的无名战士!

    谢谢,哥哥……

    ……

    耀光时代初期有一抹晨光,

    为未来描绘了崭新的淡妆。

    平民世界诞生的高贵女子,

    光海荒原里不眠的波浪。

    蓬勃的卷发有红藻的绵长,

    深蓝的眼眸比星斗还明亮;

    她的微笑有春夏的鲜艳,

    玫瑰色的红唇令众生荡漾。

    苏伊院士,梵梨神使,

    她的叛逆为后者歌唱。

    她的智慧启迪了23亿个灵魂,

    吐露知识轻捷的雾气,

    为奥术界升起新的太阳。

    深蓝的第八个品德在上,

    圣耶迦那新添宏伟的塑像。

    她紧握着大神使权杖,

    她展开阳光所照之处的希望。

    觉醒吧,光明之海的奥术师们,

    用你们智慧的钥匙打开理想乡之锁,

    渡过这日轮沉没的世界桥梁。

    终有闪电劈开四亿年的迷茫,

    有一条路,通往光海圣女的梦想。

    ……

    这一刻,在蓝思和霏思的家乡,春寒料峭,溪流冰冷,鲑族的年轻男女们完成了结婚仪式,都牵着手出水了。新婚是家家户户的喜讯,从复活海传来的成功革命也是他们的喜讯。

    水面上,霏思披着新娘的银白长纱,握着蓝思的手,激动地说:“梵梨做到了,她真的推翻了三千万年的奴隶制!”

    “她现在苏伊了。”蓝思理性地纠正,但眼神也是欣慰的,“不是,她现在是大神使。”

    “不管,她就是我们的梨子!”霏思牵着长纱,鱼尾在溪水里拍打,“从今以后,海洋族真的解放了!”

    “还早呢。只是推翻制度,离改变根深蒂固的文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但我相信她能做到的。这女人,真的太能忍了,当年把苏释耶政权都推翻了。”说到这里,蓝思故意露出有些嫌弃的眼神,“难怪当时课上教授要说,这是让我们男人觉得自己没用的女人。”

    “真的很厉害,对不对!!啊……如果我们能够看到她的未来就好了。可惜看不到了。”

    “不用看,她会成功的,相信我。”

    “好可惜,她和苏释耶一直是对立关系……他们明明那么相爱,这太残忍了。”

    “是啊,所以对比下来,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惜了。最起码,我们俩的爱情是很圆满的。”蓝思低下头,情意绵绵地看着她,“所以,今天,你是不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你的男人身上呢?我的新婚小娇妻。”

    霏思害羞地把脸埋了下去,挽着丈夫的手,潜入了鹅卵石布置的溪底洞房。洞房床头上方,挂着一张他们初中时就牵手的照片。

    他们终于要把第一次献给对方了。而且,这个洞房时间会很长很长,一直持续到他们的生命终结。

    关上洞房的天窗之前,霏思又探头出去看了看外面的世界。阳光灿烂,花极具穿透力,把河床上的鹅卵石照亮,令河水宛如不存在般透明。在无数鲑族尾巴摆动的河流表面,水花是阳光开出的金盏花,缠绵铮亮,书写着天地间最自然的美丽;水花也是跳动的钻石,象征着一对对鲑族夫妻至死不渝的爱情。

    这时,隔壁的新娘也探头出来,对霏思笑了笑——她和周边所有的新婚夫妻一样,都是和霏思、蓝思一起长大的同村竹马。他们也曾经早早离开了家乡,在大城市里闯荡,将所有的智慧与青春都奉献给了社会。

    在这些辛勤钻研的年岁里,他们每一个人都遇到无数魅力异性,但最后都放弃了异乡之恋,选择回到家乡,把贞洁的自己交给中学时代的初恋,在溪水中完成大婚,进行庄严伟大的交尾仪式,释放他们的配子。

    半个月后,村里那些未婚的青年整齐列队来到溪边,打开一个个洞房的门,从里面取出他们大量产出的卵,抬走这些父母紧紧相拥的尸体。

    近看那些小小的鱼卵,里面有蜷缩着的新生鲑族孩子。

    所以,没有鲑族见过他们的父母。

    蓝思和霏思总共产了一千七百多个卵,最后大约会有百分之一能存活。能够顺利长到成年的,大约有一半以上。

    收到双思夫妻死讯的时候,梵梨刚已经回到圣耶迦那十九天了。这段时间,她把自己封锁在研究所闭关钻研魔药,吃饭睡觉都在里面完成的。若不是因为她的奥术能量已经彻底耗尽了,不经休息就没办法继续,她不会出来,也不会这么快知道,自己的两名老友去世了。

    她读了霏思的遗书,把凌乱的碎发别在耳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疲惫地仰起头,深蓝色的尾巴跟死鱼尾一样拖在地上。

    霏思懂她,所以信里决口不提苏释耶,只是祝她与希天白头偕老。

    那么多人都觉得捕猎族好、海神族好。但他们不知道,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看见朋友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其实并不值得羡慕。此刻,她反而很羡慕霏思,能和自己爱了一生的男人死在一起。

    闭上眼,苏释耶的眼睛出现在一片黑暗中,一会儿是冷酷的金色,一会儿是柔情的蓝色,但合二为一,就是她最熟悉的双眸。

    如果她的生命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没有那么多的责任需要扛,她也很想和苏释耶死在一起。

    霏思,蓝思,走好。

    “来人。”她轻轻唤了一声,两名鲨族手下立刻敲门后进来。她拨了拨额头上的头发,轻声交代:“去红月海村拉罕村,把霏思和蓝思的孩子接到圣耶迦那来,给他们安排最好的生活环境,以后送到圣都小学读书。”

    “是,大神使。”

    “去跟独.裁官提交申请,把他们整个村都重建一下,照顾好其他的鲑族孩子。”

    “是,大神使。”

    “对了。”她抬了抬手,“接他们过来以后,帮我们安排一次会面。今天就去吧。”

    “可是,大神使,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

    “没关系。安排吧。”

    “是。”

    苏伊游到躺椅上,闭着眼睛休息了半个小时,忽然“啊”的叫了一声,从噩梦中惊醒。她捂着头,不确定到底哪个才是噩梦——现实,还是刚才这小憩中遇到的危险。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即便很困,也会很快醒过来。

    现在,“自我”这个概念早已不存在了。她是光海的苏伊。

    苏释耶,我好想你。

    但是,我也要谢谢你,最后愿意做出那一步的退让。如果你最后没有心软,我也不能实现这么多目标。

    我会向你证明,我是对的。

    辜负你是对的,辜负我自己是对的,辜负我们的爱情是对的。

    这么多年,一直都有过无数次的自我怀疑。也有过无数次想要自我放弃。想要逃离现实,逃离责任,让自己再次重新开始人生,忘记所有的痛苦。

    但这次和上次不一样。

    圣耶迦那,已经没有苏释耶了。

    只要想到苏释耶,她就会告诉自己,就算是为了他,你不能垮,不能放弃。不然他的牺牲算什么,不然,他岂不是看错人了?

    她一定要坚强,不管再难,都要坚持下去。

    苏释耶是敌人,是她的手下败将,也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和他相恋的时光,是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此生仅此一次、不会再来的最美记忆。

    她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酒瓶。那是苏释耶最喜欢的酒“亵渎的爱”。

    “这么辛辣浓烈的口感,叫‘深爱’更适合。”——他曾经这样对她说过。

    她却觉得“亵渎”很贴切。因为当时在她看来,谈没有结果、过分激情的爱情就是在找乐子,亵渎了神圣的爱情。在她心中,可以长饮的淡酒才是真爱。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真爱一个人,就算没有长久的未来,也不是亵渎。

    此生至爱,确实不一定会永远在一起。

    “通知这家酒厂,”她挥了挥手,让酒瓶落在另一个手下的手中,“这种酒,改名叫‘深爱’。”

    以苏释耶“鲸落”为转折,以光海大神使苏伊奴隶制推翻为标志,光海又一个时代终结了。

    24853年的12月31日,耀光时代的前一夜,梵梨在家里整理箱子的时候,看见了一颗160帝克的钻石。它完美无瑕,璀璨生辉,闪得让人不由闭上眼睛。这是这个时代最顶级的艺术品,产自红月海南海岸产的金刚石矿坑。

    里面写着一行漂亮的手写字:

    给我爱的梨梨,燃烧时代。苏释耶。

    燃烧时代短暂如同它的名字,短暂如夏天。

    这个时代过去了,他们的革命结束了,她的爱情也结束了。

    耀光时代2年,梵梨和希天离婚了。导.火索是前一年的一次矛盾。

    1年,梵梨的工作告一段落,她放松了很多,打算给自己放了个小长假。但她出发前,她大半年没见的丈夫先来找她了:“你打算把那颗受精卵保留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看心情吧。”梵梨耸肩。

    “现在工作忙完了,你不打算要孩子?”

    “这话真是你说出来的吗?别逗我啦。工作哪有做完的时候?我只是暂时休息一下。”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工作下去,不考虑孩子的事?”

    “有什么不可以呢?”

    “苏伊,你只是一个女人。”希天被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气着了。

    但梵梨却不会被他的言论气着。因为她太清楚自己做出了什么成绩,对于男人挽尊的攻击也无动于衷,反倒是笑了笑:“嗯……这个女人的政绩,好像还说得过去?”

    希天提起一口气,看向远处,又纠结了半天,忽然回头说:“你帮我胎生一个孩子,生了以后,我就再也不怪你了。”

    “不怪我?”

    “对,不怪你怀上苏释耶的孩子啊!”

    “那你可以继续怪我。”

    “……”

    “你也可以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梵梨对他一百多年来源源不断的情人绝口不提,“但我现在不会生孩子,以后也不会给你生孩子。”

    “你在怪我吗?怪我这么多年一直很风流?”

    “不是,我只是不想要第二个了。你如果有需求,可以找别的女人帮你生。我不生。”

    如果小孩脾气跟你一样怪,麻麻我会疯了的。纠结一下,还是苏释耶的种比较好。不对,苏释耶的种万一跟他一样也有反社会人格怎么办?算了,还是去研究一下雌性海族有丝分裂的可能性吧。

    像是早就计划好会给出固定的答案一样,希天很快说道:“那这段婚姻也没必要继续了。”

    “可以,我支持你的决定。”

    他们提交离婚申请后,第二年批了下来,三个月后低调宣布了离婚的消息,但还是在掀起了一阵舆论的轩然大波。之后,独.裁官回收了她手中的大部分权力,让她任职圣都银行监督部执行官,让她配合政府执行下一个发展经济的计划方针。

    梵梨虽然对做实事有很严重的强迫症,但是对权力并没有太依恋。被发配去做苦力后,夜迦劝她刚回去,风晋同情她,但她居然感觉还行。因为,光海经济刚好也是她近期挺关心的部分,她觉得自己可以物尽其用。

    对于离婚,她内心毫无波动。但在她朋友看来,似乎依然是满满的同情。因为从得知她离婚消息那一天起,夜迦就开始频繁约她出去散心,带她去圣耶迦那最新的娱乐场所玩耍。作为一个满级玩咖,夜迦总是有让时间过得飞快的本领,经常逗得她哈哈大笑。但赴约了几次后,她觉得他把自己想得太脆弱了,其实自己并不是那么需要被安慰,于是给自己安排了一个长假,好让夜迦省心。

    此后,梵梨一个人去给亚麦提旅行。

    给亚麦提是她曾经邂逅苏释耶的地方,让她想起了很多往事。

    神奇的是,苏释耶的反对者在复活海占的比例最高,但他最狂热的追随者,也是诞生在这里。或许没有爱就没有恨,恨意多数是来自于那些曾经抱有深深期待的人。

    可是,复活海也是唯一将他的雕像保存一百年以上的海域。

    因为他们慢慢知道了,让加斯宗族和后来的独.裁官掌权,希望更加渺茫。加斯宗族生而高贵,想要恢复从前的统治,平民不能有异议。苏释耶起码曾经努力过。

    复活海的军事占七海的前三,但经济、技术都是七海里最落后的。这里曾经就很落魄,没想现在情况更糟。哪怕是在首都给亚麦提,也依然存留着最古老的交通工具——轨舰、电缆舰。轨舰像火车一样,有固定的轨道,不能自由航行。于是,整个海底平原上,深黑的轨道纵横交错,蜘蛛网一般。而电缆舰则像电车一样,一艘艘公交舰艇上方牵连着电线,行驶时发出陈旧的线路摩擦声,与轨舰的钢铁声交织在一起,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主旋律。

    这座城市的乞丐数量比整个红月海的加起来还多。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上,曾经挂着苏释耶死亡倒计时的大楼下,处处都是睡在椅子上、依偎在平房上的乞丐。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的,连野生海洋生物都比住民数量多。除了从外海来的旅人,没有人会在这里露出兴致勃勃的表情。

    只看这一片经济落败的景象,没有人能猜到这里是复活海的首府。

    但也是在市中心的广场中,他们保留了整个光海最后一尊苏释耶石制雕像。

    梵梨路过时,有一群工人正用器械拆走它。

    “左边一点,左,左,扣住,小心吊起来……”工头指挥属下,挪动着那一尊雕像。

    雕像上的苏释耶,还是她最熟悉的样子:碎发及肩,轮廓犀利,一手单手叉着腰,同时轻握着披风的一角;一手随意握独.裁官权杖,杖尾与披风同样垂落在地。粗制石头雕刻出的额饰和断掉的耳坠无法展现出原物的奢华,却能展示出这个男人曾经统领光海的气势。

    梵梨摧毁了奴隶制度,解放了那些被囚禁的肉.体,但这一百多年她发现,在根深蒂固的文化中,制度只是制度,不是本质,无法朝令夕改。被阶级压迫囚禁的灵魂,依然需要漫长时间的改变,才能得到救赎。

    在绝大部分人看来,她已经是一个救世主了。当人们想到维护平民权益的领导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伊,智慧女神般的存在。

    所以,现在的孩子对苏释耶的感觉很淡了。

    提到苏释耶,他们只知道那是教科书上的历史人物,曾经有很大的作为。但除了狂热的历史爱好者,像燃烧时代末期一旦提到“独.裁官”就跟打鸡血似的情况,已经不会再发生了。

    这种淡忘好像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突然的。

    但后来梵梨琢磨过了才明白,如此突然,只是因为她突然意识到,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看见那个雕像被搬走,就好像心里某个位置也被剜空了一样。

    梵梨拒绝去想他已经死去的假设。她知道,他的求生意志一直很强,经历了那么多次战争的冲击,他都好好活下来了。一次坠入深渊,不会影响到他。他是一个坚强的男人,一定会满血复活的。

    但是,那里的生存环境真的很差。

    无尽的深渊,没有食物,没有光,生命的气息如此稀薄。因为资源稀缺,很多深渊族几十天不进食,为了节省能量只是静静躺着,所做的唯一行为就是呼吸。比较残忍的还会蚕食同类。

    简直就像监狱一样。

    ——不,比监狱还可怕。监狱里起码有食物,有床。

    “您是……苏伊大神使?”

    听到路人的声音,梵梨回过头,看见了一家三口海洋族,父母牵着孩子的手,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她点点头。夫妻二人同时对她行了左手礼,并按着孩子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太感谢您了!”孩子妈妈热泪盈眶地说道,“我丈夫曾经为了让我和孩子吃饱饭,自愿卖身到奴隶市场,再努力挣钱想赎身。真到赎身的时候,奴隶主耍赖,趁机加价。我们正感到愤愤不平,您就废除了奴隶制,让我们一家人团圆了!真的,太感激您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梵梨回了右手礼。

    因为这个动静,广场里的其他人也都留意到了她的存在,纷纷过来感谢她。从梵梨开始进行奴隶制推翻活动后,这个情况已经很常见了,她每次都回得很礼貌,也很开心。但看见乞丐也过来感谢她让他们自由,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能对很多乞丐而言,只要能不被奴隶主鞭笞就已经很幸运了,但他们依然过的是贫困潦倒的生活。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回到圣耶迦那以后,她还是得加油工作,想办法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啊……

    梵梨痛下决心,正准备离开,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她的肩。

    她回头一看,第一反应是,好漂亮的男孩子,鼻梁高高窄窄的,看上去好像比她还年轻一些。然后才意识到,他穿的是军装,陆生,腿超长,比她陆生时高了大半个头;看徽章,是个少校。

    想到少校,她难免又想到了曾经的星海。眼前这男孩子气质和哥哥少校时期有点像,也很正气,却比当年的哥哥轻快、温暖很多。他虽然没在笑,但一双黑亮的眼睛写满了对世界的好奇与热情。

    见他留着一头雪白的碎直发,梵梨正想是哪家宗族生了个这么干净的男孩,却见他灿烂地笑道:“梵梨姐姐。”

    梵梨?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等等……

    “小羽?!”梵梨惊喜地上下打量他,“真的是你?”

    “是我,梵梨姐姐。”

    岁月是一把米开朗琪罗的精工刀,把一个尾巴胖胖的小肥鱼,雕刻成了一个超级美少年。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