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1章
    “你不是在圣大读书吗, 怎么去当兵了?”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毕业之后就回裂空海当兵,现在是天照阐幽第七部队的奥术师和参谋。现在正跟随战友路过给麦提亚,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梵梨姐姐。”

    “我就说嘛, 你成绩那么好,应该做点动脑子的事。”

    然后, 他们一边顺着街道漫游,一边聊天。路过一张丁氏丝鳍鹦鲷族女歌手的海报时,梵梨指了指海报说:“这是我在落亚大学的室友,以前就是音乐系的, 现在当了个人气小歌手。”

    “你落亚大学的同学,我好像认识得不多。就记得琉香、丽娜、尤灿哥了。”

    “他们过得如何了?”

    梵梨从羽烬那里得知,艾伦死后, 昆蒂和夏弥都追随苏释耶跳陨星海沟了。丽娜也接到了母亲的指令,跳了海沟。这些人应该都凶多吉少。

    她们离开后, 琉香在学校里完全没了朋友, 很孤独。后来, 她服用了“冥河之心”, 晋升了捕猎族,好运地成功了。但不好运的是, 她晋升成了蓝鳍金枪族。比起她原本的种族,这跟没晋升也没两样。琉香过得郁郁寡欢,用十年时间修完四级奥术便毕业了,在圣耶迦那一家奥术能源公司担任研发人员。几年后,她嫁了一个蓝鳍金枪族的工人丈夫, 被家暴到鼻骨都断了, 上法院起诉离婚, 分到了两万多浮的财产。之后就一直频繁换男朋友, 不再结婚了。现在还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前年刚升为主管。

    尤灿的故事就很普通了。梵梨离开圣大后第二年,他的女朋友总算考到了圣大。他们谈了几年,尤灿又被甩了,然后单身到毕业,回到红月海的老家利尔市,娶了一个和他同姓的年长妻子,之后就再没消息了。

    听到这里,梵梨不由感到有些唏嘘。在学校里,她和琉香也算是相爱相杀过,真是有些幼稚,有些好笑。如今,相比霏思和蓝思已经死掉的消息,这些老同学只要是活着,她都觉得很欣慰。

    “那你呢,小羽,你的工作如何?”

    “我们核心队伍随长官被正式调到圣耶迦那工作了,后年开始,我们会在那边参与导弹和奥术武器的研发。”

    “那太好了,你果然是最有出息的。”梵梨抬头对他笑道,“还有,欢迎回圣耶迦那。”

    “谢谢梵梨姐姐。等我到了圣耶迦那,如果你周末有空,我可以约你出来吃饭吗?”说到这里,羽烬长长的睫毛抖了抖,“会不方便吗?”

    “不会的,你可是小羽呀。虽然现在已经长高到我都认不出来了。你变化可真大。”

    “梵梨姐姐变化也很大。”

    “嗯?怎么说?”

    “好像缩小了。”羽烬一脸乖巧。

    胸口插刀x1。

    说完,羽烬变回了海生状,伸手放在梵梨的头顶,划到自己的下巴:“到我这里。”

    胸口插刀x2。

    “记忆真会骗人,大学时期,你明明非常高大威猛,跟个女英雄似的。结果现在看居然这么小只,真是太可爱了。”

    胸口插刀x3。

    算了,不跟小孩子计较。

    “对了,梵梨姐姐最近是离婚了吗?”

    胸口插刀x4。

    梵梨咳了两声:“是吧。”

    “那没事,有我保护你。”听到这句,梵梨正觉得感动,羽烬又对她温柔地笑了笑,“毕竟离婚以后,也没有男人可以保护梵梨姐姐了。”

    胸口插刀x5。

    这个臭弟弟是怎么回事!!还是个小屁孩子的时候,分明是软萌属性,现在怎么变成了cos软萌的腹黑毒舌属性!

    总体说来,能与羽烬重逢,梵梨还是很开心的。这一天后,她和他道别。临走前,羽烬还特意绕到了梵梨面前,低头看着她,微微笑道:“梵梨姐姐,最后两年了。我很快就会回圣耶迦那了,等我。”

    “好啊,等你回来第一时间联络我,我们把圣大的老朋友都叫上,开心聚餐。”

    接着,梵梨完成了自己的旅途,然后回到圣耶迦那。

    在回来路上时,她都还想放松一下,跟朋友们出来聚个餐。但真的到了圣耶迦那,一堆工作推到面前,她又没日没夜地肝起来。

    刚回去那两周,夜迦又约她出去了几次,而且每次都没叫其他人,应该还是在担心她有离婚后遗症。她觉得这朋友很给力,虽然说话贱贱的,但心思也是真的细腻,很会照顾她的情绪。于是,她就直接跟他说了:“小夜呀,最近我工作比较忙,忙完了我请你吃饭。”

    “还真是永远不忘自己的汉子属性呢?行吧,等你忙完。注意身体。”

    然后她就把这事忘记了。

    奴隶解放后,梵梨动用了很多地底城的资源来帮助他们,整得阿达先生都致电问她是不是打算让黑鳄工会转行做慈善。她也知道这样下去不好,连黑市的平衡都会破坏,但没办法,杰力担任了独.裁官一百年,才总算在第三次大选连任失败。新的独.裁官上任,智商明显高了杰力一大截,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的光海财政是个大窟窿,经济修复是个大工作。

    然而,只有经济修复了,那些解放的奴隶才算是真正解放了,不然只是从自由上被奴隶主奴役,转化为生活上被饥饿奴役。

    好在圣都银监部的工作就是经济相关的。梵梨在新的岗位上,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财富公平分配政策,例如限制精英阶层收入、大幅度增加富人个税、加强海洋族工会实力等等,并真的让政府开始推行了部分,以至于上级海族和富人都对她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耀光时代4年1月中旬,梵梨从银监部回到了海雾树下方。正想往私邸的方向游去,却看见一个小女孩在珊瑚旁玩海雾树的风景拼图。她一个手滑,把一块拼图弹了出去,落在离梵梨不远处的珊瑚礁下方。

    梵梨游过去,弯腰想捡起来,却看见另外一只大手也在捡拼图。他们俩的手碰到了一起,梵梨收了一下。然后,珊瑚礁后面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大神使?”男人愕然道。

    “你是……莫尔先生?”梵梨也很意外。

    莫尔黑乔今年4219岁,辉耀海神族。莫尔家族是圣耶迦那最大的海神族家族,地位显赫堪比海神后裔,财富方面更是碾压任何一个宗族。

    莫尔集团是《圣光报》企业排行榜“裂口鲨企业”位居第一,价值10000亿浮。在这个榜单里,有六家来自圣耶迦那,红月海以171家成为全海最多“裂口鲨”企业的海域。而这个集团的创始人、闻名全光海的大财阀、圣耶迦那的首富,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即便在海神族里,莫尔黑乔也不年轻了,眼角和额头都有了少许皱纹。但是,他的轮廓很帅,身材高大魁梧,眼睛每一帧都写满了故事。他知道该怎么让自己看上去状态最好,最成熟迷人,所以岁月没有让他失色,反而令他在保留了五百岁成为财富新贵时的气势,又添加了五百岁时没有的成熟与大气。

    黑乔把拼图递给小女孩,又游回到梵梨身边:“我一直想请你吃一顿饭,但总没找到机会,今天你可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

    “莫尔总裁要请银监部执行官吃饭,听上去有点微妙呢。尝试说服我。”

    “苏伊院士果然是有趣的人,我更坚持了。”黑乔爽朗地笑出声来,“择日不如撞日,就去这树上的一家餐厅吧。我的好朋友马文强势推荐我去那里吃,但我总是以各种借口推脱,咱们去试试看。”

    那家餐厅是梵梨和苏释耶、马文用餐过的地方。她才想起,二十五年前,莫尔集团收购了“海族舰艇”,也难怪马文成了黑乔的好朋友。

    这一回,餐厅不是空的了。黑乔把两个保镖留在门外,带梵梨进入了靠窗的包间。

    坐下来以后,他们很快从餐厅的美食,聊到了光海当下的经济策略。

    “你觉得自由贸易是否对维护光海和平带来了好处呢?”黑乔双手放在餐桌上,十指轻轻交握,眼神分外专注。这是他谈判时惯用的手势,很显然有备而来。

    光海统一后,跨海合作更加普及,跨海公司可以获得更高利润。复活海、风暴海这些贫富差距较大的海域中,底层海族可以寻找圣耶迦那、红月海大型企业的外包工作。任何两个拥有顶级跨海企业的海域都不可能再打得起来,光海终于恢复了平静。

    梵梨摇了摇头:“不管有没有自由贸易,随着奥术、通讯和交通的发展,跨海合作都会普及的。”

    “很有道理。那苏伊院士怎么看待复活海与星辰海长期边界的摩擦呢?”

    “没什么看法。”梵梨想了想,笑了,“你说到重点了。为什么复活海是最闹腾的海域,平时存在感这么低呢?”

    “因为你不负责外交,而复活海也没有什么影响力很大的企业和文化输出。但是,复活海公民的思维是很跟得上光海节奏的,他们只是本土化比较弱。”

    梵梨过去跟政客打交道比较多。尤其是苏释耶,他是典型的元首思路,不管讨论什么主题,他都会把它们与内部关系、外部关系、敌对关系、盟友关系结合分析,思维之广袤,总是让她崇拜不已。

    但黑乔这里是企业家思路,与政治家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他详细解释了复活海的历史、文化、商业之间的关系,而且谈得很深,让她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世界。因此,她也听得津津有味:

    “莫尔先生的观点很有意思。好久没跟人聊得这么开心了。”

    “这是我的荣幸。”

    光海统一的代价也不小。资本家可以在全海自由行动,工薪阶层和底层公民却无法随意流动,以至于前者更富,后者更穷,贫富差距更大了。眼前这一个男人,就是近百年来的得利者。但是,他的想法却一点也不像投机者:

    “回馈社会,是每一个资本家的终极梦想。这种成就感是金钱买不到的。我已经过了赚钱就能满足的阶段了,现在想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

    “真的?例如呢?”梵梨期待地看着他。

    在他印象中,她一直是一个成熟度远超过她年龄的酷女人,但现在看着他的眼神,居然有点像小孩子。他笑:“例如娶一个苏伊院士这样的女神当老婆。”

    看见她处于当机状,他笑出声来:“我开玩笑的。我想做的更有意义的事,是分一笔资产给政府,支持他们的决策;至于剩下的财产,那就由我妻子来决定吧。她觉得怎么处理对光海比较好,我就怎么处理。”

    “那你妻子的答案是什么呢?”梵梨在心中默默祈祷,期望他有一个睿智聪敏,眼界宽广的太太。

    “你觉得是什么,她就觉得是什么吧。”

    这个答案让梵梨百思不得其解。这天聊天结束后,她去问了一下八卦小达人米瑟和歌,莫尔黑乔先生的太太是做什么的。和歌说,黑乔先生是圣耶迦那的头号黄金单身汉,多少女人都跟蝴蝶见了花一样朝他扑去,但他洁身自好,专心工作,除了谈过两场长达几百年的恋爱,就没传过花边新闻。

    听后,梵梨便不再有所顾忌,和莫尔黑乔继续交往下去,企图拉拢一下这位大财阀。

    后来三个月时间里,黑乔对她分外照顾,不管她去哪里,都第一时间安排舰艇亲自接送。只要她主动找他,不管提出什么要求,哪怕是企业向的,他都无条件地答应。他还会带她去很多至交和亲友在的聚会,毫无保留地让她进入了自己的生活,实在很像是想和她发生点什么的样子。但是,他又从来不主动碰她,别人问到他们的关系,他也都只说是朋友。

    看见他们俩频繁出入各种场合的新闻,连风晋都来打趣说你是不是又谈恋爱了。梵梨没有任何他对自己图谋不轨的证据,就这么当朋友交往着。

    结果三个月以后,她收到了他亲自送的170帝克的粉钻婚环,刻字:“苏伊吾爱,愿余生都有你。莫尔黑乔。”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第四次被正式求婚了,看见那颗巨大奢华的钻石,梵梨没太大感觉。

    “我很愿意答应你,但也要跟你说实话……”看他跪在自己面前,梵梨坦然地说道,“我是为了光海的经济修复才想嫁给你的,说白了,是为了钱。现在政府是真的有点弹尽粮绝了。那些解放的奴隶很多都变成了乞丐,吃不起饭,孩子们上不起学,作为大神使,我给了他们自由,却没给他们未来的保障,我……”

    “我懂,为了全海族的自由,政府与民众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黑乔善解人意地点头,“而且,现在已经不是苏释耶的时代了。”

    “我可以给你平稳的夫妻生活,和你成为长期战略伙伴,也可以做到绝对专一,但给不了你爱情。”

    他虽然不知道她的过去,但岁月已经教会他洞察人心。

    “没关系。”他笑着,“我爱你就够了。”

    “等政府有钱了,我第一时间就会把钱加倍还给你,你不会亏的。”

    “不用还我。能让你成为我的太太,对我来说就是大赚了。”

    又过了半年,羽烬刚回到圣耶迦那没几天,就再次收到了梵梨姐姐的婚礼邀请函。他是一脸懵的。

    羽烬:所以,这回我是当藻童,是当伴郎,还是跟在人群里喊666就好?

    只有夜迦,收到喜帖后,大半夜地给梵梨打了个电话:“苏伊,我是真的不懂你了。你不是已经废除了奴隶制吗,为什么现在还要做到这一步?那些穷人过得好不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废除奴隶制,就一定会出现有自由奴隶饿死的情况,是不能完全避免的!”

    “不能完全避免,能少饿死一个也算一个吧。”梵梨很平静。

    “那也不值得你用婚姻去换啊!你有必要为那些穷人做到这一步吗?他们会感激你吗?”

    “我不想他们感激我,我只是希望他们过得好。同时,我希望对得起卡律平原两万无辜牺牲的人,对得起阿萨,对得起裘沙,对得起死去的炎族,对得起在双党战争中牺牲的士兵……跟他们比起来,我只是付出婚姻而已,不用那么娇气。”

    “苏伊,你给自己压力太大了。”

    “没有没有。”梵梨笑了起来,“是这样的,只要不是那个人,是单身,是嫁人,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我反倒要感谢莫尔先生愿意娶我,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呢。”

    “你还是爱着苏释耶,还是忘不了他,对吗?”

    婚礼在即,她都不想提到这个名字。听到“苏释耶”,她只觉得心里很痛。

    “好遗憾,我没有一天不会想到他,没有哪一周不会梦到他。好像是深蓝在惩罚我,当初对他下手那么狠。”

    “你没有做错,你拯救了很多人。苏释耶的政治手腕是太残暴了。”夜迦长叹一声,“唉,跟你这么一聊,我懂了,尊重你的选择。你的婚礼我会准时到的。”

    “好的,谢谢小夜。”梵梨在电话这头悄悄抹了抹泪水。

    耀光时代4年,梵梨和莫尔黑乔在圣耶迦那举办婚礼,一时间结婚的消息传得人尽皆知,而且收到了绝大部分群众的祝福,这让梵梨感到有些意外。

    大部分的声音是:“苏伊第一次结婚是政治联姻,这一回她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了。”而少部分的声音是:“加斯希天好歹和她年龄相仿,而且外形登对。莫尔黑乔比她大了几千岁,虽然她是一个成熟的女性了,但总感觉还是亏。”总体说来,舆论都是向着她的。

    但其实,除了资深政治评论家、经济学家,没几个人看透她结婚的真正意图。

    在苏释耶执政期间,圣都党海域虽然经济繁荣,但圣耶迦那一直采用极高关税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工业品关税高达35%到45%,同时,政府对贸易态度自由放任。而在风暴海,工业品关税为15~25%,但政府态度是强制干预加监控,同样是保护主义政策。两个海域都把对方当成敌人,闭关偷偷搞制造业。

    红月海归顺后,圣都党以绝对优势碾压了风暴党,议会曾经提议大幅度降低关税,增大贸易自由度,以便稳固圣都党内部的稳定。这一提议的另一层意思是把资源配置到附属海域,同时控制附属海域的媒体、教育,在当地培养掌权者,完全打开市场。如此,当地政府、宗族都会变成圣耶迦那资本的工具,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圣都集权、海域融合,也用经济地位宣布了圣都党政治军事也登上了光海霸主之位。

    当然,自由市场是一把双刃剑,圣耶迦那需要付出的代是消耗储蓄,贸易赤字。对苏释耶政府这个囤了两千多亿的黑字政府而言,填补几十年的贸易逆差,不是太大的问题。而且,靠金融与资本搞经济,比靠发展制造业爽多了。当时的圣耶迦那,也有这样的资本。

    这对任何一个元首而言,都是难以言喻的诱惑。

    但苏释耶一口回绝了这个提议,他说远远没到这个时候。态度强势,没有一点商榷的余地。

    于是,政客对他的评价也二级分化,一方认为他太过保守,错失良机,不够霸气;另一方认为他头脑清醒,有称霸光海的志向,做事却依然谨慎,不被权力干扰思路。

    杰力无疑就是第一波人里的代表。

    任职后第一年上半年,杰力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废除了苏释耶在位时推出的《圣耶迦那海产法》,将原料进口关税降到了7%,将制成品关税降到了19%。同年12月,排除其它海域在贸易上竞争、保护圣都及二三级海域本土产业的《舰艇运送法案》也被废除了。

    如此巨大的变革,引来了民众的欢呼与经济学家的不满。

    “在苏释耶的统治下,光海不可能统一。”面对记者的采访,杰力从容笑道,“他费尽心思与风暴海敌对,就是想用武力和霸权将风暴党收入麾下,而不想给予对方尊重。他想成为光海的唯一独.裁者,所以限制了整个光海的经济发展。我们都知道,这是在给全海族公民增加负担。如果有最好进口的产品,我们为什么要使用本土制造的次级替代品?仅仅因为害怕其它海域的经济强过圣耶迦那吗?不,我们不能让自己陷入囚徒困境,要先张开怀抱,行使圣都数千万年以来的职责,扶持贫穷的海域,让公民们享受自己应有的福利……”

    最后,他还知道适时谦虚一下,提到了梵梨的名字:“如今光海重新回到和平年代,苏伊院士功不可没。对于她的哥哥,她宁可断绝关系,都不愿助纣为虐,这已经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她对苏释耶执政的态度。苏伊院士的智慧冠绝光海,但她没有政治野心,不图名利,只为维护光海的和平,我们要为这样伟大的女性喝彩,也应该相信她的选择。”

    对于杰力的逻辑,梵梨感到很无语。她的选择是推翻苏释耶,不代表她赞同后来人的做法。

    杰力想否认苏释耶的功绩,而他自己毫无政绩,只有把她搬出来,还给她戴了一顶“没有政治野心”的帽子。他既把苏释耶为圣都党的付出完全抹灭了,又显得自己很谦虚。精英们不吃他这套,但底层民众分外爱戴他。

    梵梨不予置评,记者的采访她全推了。

    截止至杰力下台之前,光海的情况与梵梨预测的几乎没有差别:七大海域会在自由贸易中迅速赶上圣耶迦那,经济强大自然也带动军事发展,变得越来越不听话。

    杰力任职期满后,花光了苏释耶政府留下来的钱,就带着他虚假繁荣的“光辉政绩”下台了。烂摊子和一屁股债务丢给了下一任独.裁官,圣耶迦那再次衰落,转向保护主义。

    和苏释耶一比,杰力是真的不行。

    但没办法,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太聪明的人如果哪根神经断线,要做一些疯子才会做的事,那可就比笨蛋棘手太多了。

    只要海族本性还在,上级海族就不会停止勾心斗角、产生摩擦、发动战争。所以,到底圣耶迦那能不能掌权,谁来掌权,哪个海域最强,梵梨并不是很关心。人的精力有限,她的心思一直放在维护下级海族的利益上。

    奴隶是废除了。但奴隶解放后得到了自由,却变成了穷人。她永远有操不完的心,经济方面尤其如此。

    梵梨早有听说,莫尔集团目前已经不是巨头了,是寡头。但结了婚她才知道,自己的第三任丈夫,确实钱多得让人颤抖。

    这就对了,光海经济复苏有望。而且有了大财阀当她的后台,新的独.裁官对她说话都分外客气:

    “真厉害,大神使。当美女可真幸福,没有什么是你搞不定的。再这样下去,我都快拜倒在你的脚下了。”

    “那你老婆可能要拿鞭子抽你了。”梵梨微笑道。

    接着,梵梨拿了一笔钱增加200岁以上海洋族、600岁以上捕猎族的养老金;再分一笔钱用来支持他们的扶贫项目。烧钱烧得飞起,黑乔没有管过她半分。有时候她都觉得很不好意思了,问他会不会担心这些资金会让他亏损。

    “娶了你,我就是人生赢家,永远都不会亏损。”黑乔笑道。

    他们俩的婚姻平淡而稳定,持续了整整313年,黑乔始终对她温柔如初。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