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2章
    这313年里, 第一波救市计划完成后,梵梨又把时间投入到了研究事业当中。她把地底城的部分业务转移到了莫尔集团,壮大了莫尔集团的魔药研究。150年后, 圣耶迦那莫尔魔药公司就成为了光海规模最大的魔药企业。

    他们夫妻俩共同的努力帮助下,圣耶迦那连带整个光海的经济都慢慢走向了正轨。也因为经济上升,莫尔集团大幅度拓展业务,和政府关系更紧密,而且企业形象更好,也收获很高的盈利。原本被“裂口鲨企业”第二名紧紧咬着, 现在集团估值也甩开后面近一倍。每当别人夸莫尔黑乔挑老婆眼光好时,他总是说:“我只是追求女神的同时,得到了一些额外收获。”

    遗憾的是,这段婚姻也没能走到最后。

    两个人一起在面对难关的时候,有很多话题。但等困难解决、目标达成后, 黑乔发现, 他看错了自己的妻子。

    一开始,她就很清楚地交代了和他结婚的目的。换做一般男人肯定都会很介意, 但他不是一般男人。

    首先, 他知道和梵梨结婚, 只会有短期的亏损。这个女人是完美的贤内助,可以让他的商业帝国再一次飞升。所以,他想,就算是为了事业, 这老婆也值得娶。事实验证他对了。

    其次,梵梨和希天结婚一百多年, 希天在外面一直有情人, 梵梨没有一丝怨言, 也没和任何男人有过暧昧。这说明她是一个理智且自控力强的女人。忠贞,安全。事实验证他对了。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样的女人,全光海只有一个。“妻子是苏伊”——任何男人,不管是宗神后裔、海神族、捕猎族还是海洋族,听到这个假设,都不可能不动摇。完成了事业的最高成就,再娶苏伊回家当老婆,人生圆满了。事实再次验证他对了。这三百多年来,他每一天都很骄傲。他从前不是虚荣的人,但和梵梨结婚后,他无数次把她带到各种场合去炫耀。“莫尔黑乔高调秀妻”的新闻,经常霸占报刊头条。

    最后,他活了四千多岁,对自己的双商和耐心都非常有自信。他觉得只要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与关怀,她就一定会感动并且爱上他的。唯独这一点,他大错特错了。

    不管他给她再多温柔,她给他的回馈永远都是实质上的利益。她也确实有这能力回馈他。

    这不是他想要的东西。他已经有足够多的钱了,他不想要钱。

    可是,她说什么都能给他,唯独给不了他爱,不是只是说一说的。他就像她的战略伙伴,只要聊到合作的事,总是能意气风发,“情投意合”地讨论几个小时。可一旦他开始说“我爱你”“我想你”的时候,她的反馈永远都是伤人的尴尬。

    他有时候想,哪怕她演演戏也好,骗骗他也好。他见惯了人生百态,已经过了那个想看透人心的阶段。一个人对他好是不是发自内心的,他并不在意。但他的妻子偏偏是个完全不会演戏的女人。

    刚开始他还不在意,但随着时间推移,偶尔和朋友聚餐,发现他们和妻子非常恩爱,子孙满堂,他渐渐开始羡慕他们了。

    “你能给我生个孩子吗?”

    “我们开始不是说过,不生孩子吗?”

    很长时间后,他叹息:“亲爱的,你或许还年轻,有很多未来在等你。但我老了。对不起。”

    梵梨先是一怔,很快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那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的亲人。”

    这之后,尽管他再三坚持,梵梨也没有拿走他一分钱,只要了莫尔魔药公司的股份、自己近十年的薪资收入和婚内买的两套房子。

    离婚后,两个人确实维持了很好的友谊,而且瞒了很长时间才公开离婚的事实。随后,莫尔黑乔很快有了孩子。但在他的余生中,再也没结过婚。

    虽然和黑乔之间没有爱情,但对她来说,他已经是亲人了。亲人的分离,有时比爱情还要令人痛苦。黑乔从家里搬出来以后,她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豪宅,连续几个月都没有缓过劲儿来,经常流泪着醒来。

    有时候她也会想,是不是她太自私了?留着肚子里这个孩子,却总是忙于奔波,迟迟不肯把他生下来。如果没有这个孩子,说不定她就会答应黑乔的要求,他们也不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如果感情这种东西能控制就好了。她和黑乔,明明是很适合长久过日子的一对。

    她离婚之后没多久,虽然消息没有放出去,但希天很快就知道了,并且来找她复合。

    梵梨猜测,希天想复合的理由不单单是因为他还爱她,更重要的原因是新上任的独.裁官曾经是尔国临格的市政官。

    星辰海是苏释耶的老家,从苏释耶政权被推翻后,也很长时间被加斯宗族压制着。星辰海公民一直对圣耶迦那十分忠心,也会深度研究圣耶迦那的政治和文化,这位独.裁官在演讲上展示出对光海未来的憧憬,让全光海民众心中都燃起了奴隶解放时的希望。

    有种东西叫“士气”,即便在高度文明的社会都对群众有很大的影响力,它无法被控制。

    星辰海政府推举这位政客上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要跟加斯宗族搞到底了——他们心中永远的领袖苏释耶不在了,没关系,他们要继承苏释耶的志向,争夺回星辰海的主权。

    所以,现在加斯宗族有点慌,想要通过其它方式来和新任独.裁官夺权。

    “希天,你尽管放心,”梵梨微笑着回答道,“不管复不复合,不管新的独.裁官是谁,我的政治态度都不会转变的。你的担忧完全不存在。”

    “不是,我不是……”希天提起一口气,“我只是觉得,我们俩其实可以重新尝试一次。”

    “对不起,我不想试了。我们非常不合适,你心里是清楚的。”

    “当时我心里有气,是因为你怀了苏释耶的孩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对你要求那么严苛。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梵梨知道,对希天来说,这已经是非常有诚意的道歉。

    她十动然拒了。

    这次离婚后,风晋第一时间来陪梵梨聊天解闷。贴心的小夜闺蜜得知消息,也又一次积极地约梵梨出去散心。

    梵梨本来觉得离婚没什么的,但给朋友添加这么多麻烦,实在是不好,于是把风晋、夜迦在内的一群人都请来吃了一顿好的。这次聚会上,她还邀请了兰迪玫瑰和银监部的三名女同事。她们经常与宗族成员打交道,但还是挡不住夜迦的魅力,三个人把夜迦包围了一个晚上。

    梵梨倒是抽出不少时间与兰迪玫瑰、风晋聊姐妹知心话。

    杰力大选失败后,转到了财政部工作,收入和实权都大跳水,兰迪玫瑰果断和他离婚,人设不崩。风晋还是老样子,挂着临冬海使馆执行官的职称,过着公主般闲适的生活,所以跟梵梨聊的也都是吃吃喝喝美美玩玩以及各种八卦话题,让梵梨感到放松不少。

    “有人说我俩是同性恋,你知道吗?”风晋撑着下巴,说得格外淡定,却害梵梨差点喷了一口水。

    “为什么啊?”

    “大概是你对婚姻不上心,我又一直单身吧。他们如果知道你离婚了,恐怕会更加确认这个猜测。”

    “还是别了。”梵梨笑,“我要娶一个你这样的老婆,可真养不起。”

    “我不要你养。联姻的话,夫家得有钱,不然我不嫁。但嫁给苏伊伊的话,我就算当乞丐也要省着钱,舍不得花你的呢。”

    “果然是我的风晋晋。好了,拉拉就拉拉吧,我认了。”

    旁边的男生听了,都直呼太可惜、太可惜了,两位女神不能这样资源内耗的。夜迦翻白眼:“汉子和碧池,绝配了。”

    聚会结束后,夜迦说要送梵梨回家。梵梨叫了驾驶员来接自己,本来想送闺蜜回去,就跟夜迦说:“刚好,你有时间,那就送风晋回去吧。我送小兰回去。”

    “我们俩先送她们俩回去,我再送你回去,不影响。”

    “我私舰在外面等着呢,不用那么折腾,你送风晋就好了,谢啦。”

    “真把自己当汉子了?”夜迦看了看风晋,“行,那你路上小心,我送她。”

    在回去的路上,兰迪玫瑰咂了咂嘴:“可惜了,布可夜迦什么都好,就是太没上进心,这么多年一直都只是个大学教授。不过嘛,他是布可巴路最喜欢的儿子,搞不好哪天他想通了,回去继承布可宗主之位,那就真的厉害了,这男人完美了。”

    “你啊,怎么还在拿权力衡量男人的价值。夜迦是普通大学教授吗?他圣耶迦那大学的奥术学教授,双博士学位,现在市面上卖爆的那本《从细菌到海族:海洋奥术简史》就是他写的,跨学科圣经呢。”

    “听不懂。”

    “怎么,你对他有兴趣?”梵梨饶有兴致道。

    “怎么可能,我是在说你和他。”

    “说啥呢,小夜是闺蜜。”

    “我想也是。”

    聚会圆满结束。完成了社交使命,可以继续安排别的事了。

    梵梨觉得自己时间管理能力,很可以。

    但这次聚会后过了几天,夜迦给梵梨打电话说,风晋想去一个光海奴隶历史主题的博物馆,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梵梨本来挺感兴趣的,但仔细一想,不对。她试探道:“风晋叫你去?”

    “是我叫她去的。”

    “然后她答应了?”

    “对啊。”

    “然后她叫我去?”

    “不是,是我想的你对这个也有兴趣,就问问你想不想一起去。”

    “就我们三个吗?”

    “嗯。”

    “哈哈哈哈哈,好,我去。”

    原来是这样,这俩冤家认识这么多年,居然开始有点那方面的苗头了。不好意思单独约会,要拉上自己一起。

    梵梨非常识时务者为俊杰。赴约当天,看展到一半,她就以工作为由跑了。

    这一天之后,夜迦还是经常约她吃饭,对她那个叫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她懂的,夜迦是希望自己在风晋面前美言几句。但她觉得两个人的事,第三个人插手太多不太好,于是没让他买单,而是AA制。

    度过了离婚后的伤痛期后,梵梨所有工作也都已经告一段落,没什么特别需要她操心的事。她打算把苏释耶的孩子生下来,以后专心当个好妈妈,圆满一下只属于自己的人生。但她听人说,孩子出生后会忙到没有时间留给自己,于是,她开始到处旅行,准备一次性玩个够,再回圣耶迦那继续让胎儿发育。320年秋,她读了一本关于黄昏区生物的书,对灯笼鱼、栉水母、斧头鱼和吸血鬼乌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带着四名随从穿过风暴之井,到海洋黄昏区游玩。

    下潜的过程中,梵梨一直有些害怕。

    不过是深海不到五百米的位置,极强的水压都令人心跳加速,血液流动速度变快。简直不敢想,再深一些会变成什么样。

    但调整了一会儿,待身体适应了水压后,一切又变得好玩起来。她看见了很多弱光层生物,还偶遇了一只13米长的大王乌贼,觉得大开眼界。而且,除去以前在舰艇里看见的海洋雪,她还是第一次在开阔水域里看见飘落的大把海洋雪。

    苏释耶打造的回忆神殿,落在了一个悬崖峭壁上,半边建筑在下坠过程中毁坏了,而且伸出崖边一截,看上去就像腐坏的巨大沉船。

    梵梨一时好奇,叫四名守卫留在外面,自己游了进去。

    踏入门的刹那,看见熟悉的古老琉璃建筑的残垣断壁,时光像是倒转了很多很多年。

    地面光滑明亮宛如镜面,奥术提灯早已熄灭。在神殿中央,有一尊石雕:那是一个女孩子,留着瀑布般的柔顺长发,牵着裙摆,眼角弯弯,回眸一笑。微光透过彩绘玻璃,在女孩身上洒落斑驳的光点。

    梵梨游过去,在她的脸上抚摸了两下——这是她自己的陆生雕像。

    苏释耶早就说过,等回忆神殿盖好再带她进来看,就当是给她的新婚礼物。但从开始修建到它下沉到深海,她这是第一次进入神殿内部。

    海水是时间的羽毛,缓缓穿透皮肤的毛孔,浸入回忆与灵魂。

    她突然想起,还有八年,她就要七百岁了。即便是对捕猎族而言,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幸运的是,四百、五百、六百岁生日上,她的生理不适感都在减弱。而距离最后一次与苏释耶见面,已经过了四百四十二年。

    她的大半人生都不再有他。

    可是,即便现在想到苏释耶,与他相爱的感觉却依然熟悉,恍如昨天。疯狂地、幼稚地、张扬地、毫无保留地、不顾一切地把一生所有热情都留给一个人,只有那一次而已。

    甜蜜而痛苦。极乐而悲伤。疯狂而胆怯。憧憬而绝望。

    所幸,已经是过去了……

    我的神,你在何处?

    我正在饱受甘甜之痛,回忆之苦。

    逡巡着,世界是海与辰星;

    徘徊着,独留下梦和幽影。

    我的神,你在何处?

    抹香鲸沉沦时大雪轻舞。

    鱼群是苍白稀疏的胡须,

    顷刻间,扰乱了失血的薄暮。

    我的神,岁月老去,无尽之城中,

    可有炎魔美人用七彩梦境为你轻舞?

    时光是磷火,终将洗尽一切罪孽。

    却无人告知,如何熬过思念的夜。

    我的神,与你相恋很美。

    但若不曾,没有记忆如雪伤悲,

    我宁愿不曾有如此梦境,

    梦中你雪发在深海翻飞。

    风暴之井是黄昏区,是光海与深渊的交界处。在这里,什么人都可能遇到。但突然间,她凭本能感受到了灭顶般的邪能之力。她不知道这个人在哪里,但既然视域范围内看不到他,她却有一种窒息的压迫感,已足以说明这个人的力量。

    水波有动静以后,梵梨赶紧躲到了一根坍塌的圆柱后,用奥术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和存在感,但还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随着强大的威压一点点靠近,她正做好备战状态,却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这里,不要再躲了。”

    在这一刹那,风暴之井周边的所有海浪都好像停了两秒。那些自光海飘落的海洋雪,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每一颗、每一片都清晰得可以看见运动轨迹。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个男人又带着笑意说道:“害怕见到我?嗯?”

    怎么可能……

    但是,是他。

    是苏释耶。

    时隔四百四十二年,她又听到他的声音了。

    他还活着,他还健康地活着。

    泪水笔直地胸腔涌上来,在她眼中打转。她赶紧用双掌捂住眼睛,但还是控制不住,在柱子后面哭得不能自己。

    “面对我有这么困难么,我又不是海啸猛兽。”

    苏释耶的语调轻松而慵懒,和他第一次在落亚拥抱她时比,没什么变化。可是,她不能听他说话。不管他说什么,都能把她内心所有的防线击溃。

    “苏伊大神使,是一个情绪稳定、胸怀大志的坚强女性。她真的很厉害。”曾经有人一脸崇拜地说道,“如果换成是我,离婚两次可能早就崩溃了。我想,对她那样精神世界饱满的人来说,爱情只是生活的调料品吧。”

    听到这样评价,梵梨第一反应是“已经离婚三次了”和“爱情连调料品都不是”,然后有些洋洋自得,自己有多么刚,多么不把无数女人奉为至宝的爱情当回事。

    可是这一刻她才发现,她非常自以为是。

    原以为自己很洒脱,以为这么多年来一个人也可以。可现在只是听到苏释耶的声音,她整个精神世界都坍塌了。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想用笑脸重新面对他,所以一直抱着双臂,在柱子后面拼命控制眼泪。但越控制越收不住,对苏释耶排山倒海的思念已经蚕食了所有的理性。

    是真的,他就在她身后,这么近的地方。他还好好活着。他还能呼吸,能说话,和她一样,也平平安安地度过了四百四十二年。

    她好想拥抱他,想告诉他:

    苏释耶……你还好吗?

    我实现了很多人的梦想,但也失去了我最爱的人。

    如今我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使命,如果你能原谅我,还对我有一点点感情,我愿意放弃一切,跟你去深渊重新开始。就算那里没有食物,没有阳光,也好过没有你的光海。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只想要你。

    “真的不理我了?”苏释耶的声音很温柔。

    梵梨鼓起勇气,正想出去,可就在这时,一个女人委屈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也不想躲,可是,妮妮姐姐喜欢你啊。我们俩说好的,永远不共享一个男人。我不能做让她难过的事。”

    梵梨僵住了。

    “那你喜欢我么?”苏释耶更温柔了。

    “喜欢。”女人秒答,嗓音沙哑,已经带了一些哭腔,“我喜欢陛下很多年了,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一天,不,一个小时,我也满足了……”

    陛下?梵梨听糊涂了。

    “那就忘记其他人,选择我。你看,我都从巴曼薄亚追你追到这里了,还不够有诚意么?”

    “已经受宠若惊。”女人颤声道。

    “你这坏女孩,真会欲擒故纵。”接下来,苏释耶的声音变小了很多,似乎离她很近了,“其实,你知道我会追过来的,对不对?还特地换上了你最喜欢的裙子,是在勾引我……”

    “陛下,不要……”

    “真的不要?那我走了哦。”

    “不,不是……”

    “宝贝,你等等我。”说到这里,苏释耶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了很多,“躲在柱子后面那个光海族,你偷听够了么?”

    梵梨倒吸一口气,用手心捂住嘴。

    “是不是以为使用了高级奥术,我就发现不了你。出来。”

    心跳几乎把胸膛都撞碎了。她蜷缩在柱子和墙壁的夹角处,恨不得把墙壁都撞穿逃出去。但很快,一道影子闪现在水光中,挡住了原本就很微弱的光芒。

    高挑的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他穿着简单却华贵:一袭黑色的敞胸托加,一个篆刻了赤月徽章的臂环,一对铂金耳坠,还是一如既往地以陆生状示人。因为身着黑衣,那一头层次分明的中长发也显得格外雪白。他还是惯性地将一边头发别在耳后,露出锋利美丽的脸部轮廓、凌厉冷漠的金瞳。

    察觉光海族的存在,他敏捷的反应告诉他,直接杀了就好,因此瞳孔原本是线形。但刚举起手,和梵梨四目交接后,他突然像被吓到了,瞳孔骤然放大。

    蜷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臂的海神族,居然是梵梨。

    梵梨原本就很苗条,这样缩成一团,头发把她上半身大半部分都盖住。她的深蓝眼眸中滚动着泪珠,连带奥术的防护壁中,都满满是她尚未散尽的泪水。

    四目相对的刹那,梵梨抱在胸前的手瑟瑟发抖地往上伸,捂住了鼻口,睫毛上又粘上了几颗银白色的泪珠。

    苏释耶徐徐放下手,眼中的惊愕渐渐转成了冷漠。

    “苏释耶陛下,您怎么了……”与他**的女人游了过来。

    女人的长卷发和她的高腰低胸上衣一样,都是暗夜般的黑,因此衬托得她颈项与细腰的肌肤格外白。她的两绺凌乱的发梢在双颊微微卷起,樱桃小口呈猩红色,尖耳红瞳,尾巴是深红色,泛着浓郁的邪能之光。

    这是一个纯种炎魔族女子。

    炎魔族是赤炎的后代,自带强大的邪能天赋,力量强大且攻击性强。他们是深渊族里的至强者,就像光海里的海神族。

    “这、这位是……”炎魔族女人吃惊地掩了一下口,手指甲长长,“光海大神使?”

    若不是因为苏伊在深渊帝国的曝光率实在太高,她都不敢相信,这个跟小动物一样狼狈柔弱的女孩子是苏伊。

    “我还说是谁,原来是苏伊院士。”苏释耶的笑容比这里的海水还冰冷,“四百多年不见,知道你还活得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苏释耶……”

    同样的话,从梵梨口中说出,语气明显不同。她用双手掩着嘴,手指微微发抖,连带着两条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立起来了。

    “我当然还活着。而且,有了比以前更要努力活下去的意义。”苏释耶笑得很冷漠。

    “好,活着就好。”梵梨放下双手,站直了一些,也挤出了一个笑容,但眼中的泪水从来就没有断过,“……你还活着,真好。”

    “你希望我活着?当时不是恨不得杀了我么。”

    “那只是政治立场,是我欠了你的。”

    “政治立场?”苏释耶这下真的笑了起来,“把我赶下深渊,是政治立场;为了巩固政权嫁给希天,也是政治立场;之后为了挽回光海经济,成为了莫尔夫人,还是政治立场。真不愧是光海第一女政客,为国为民,大爱无我。”

    不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嘲意,但梵梨还是好脾气地说道:“可以这么理解吧。”

    “原来,大神使三次结婚都是为了政治联姻?女中豪杰啊。”炎魔族女子惊叹道。

    “算了,她的事我不关心。宝贝,走了。”

    苏释耶揽了一下炎魔族女子的肩,转身朝外面游去。梵梨没有跟上去,只是轻轻说道:“谢谢。”

    “不要谢。”苏释耶背对着她,停下来,却没有回头,“我不知道你想谢什么,也不需要你的感谢。”

    “那么,‘对不起’。”梵梨正式地鞠躬九十度,朝他行了一个左手礼,“在考虑全光海的立场上,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我确实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现在,我在光海的任务已经完成得差不多,是时候为当年做错的事负责了。所以,我愿意补偿你。不论要我个人付出什么代价,哪怕是现在杀了我,我也愿意。”

    这时,梵梨的四名随从听到了神殿里的动静,都从外面纷纷冲进来:“苏伊大人,请问您需要……”看见苏释耶和炎魔族女子,他们全都吓得愣住了。

    “我才不会杀你。”苏释耶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轻轻说道,“你知不知道原因?”

    梵梨摇头。

    他回过头,一瞬便闪现到了她的面前。

    “你知道么,我曾经这么想过——”他低头看着她,指腹抚过她的下唇,金瞳却依然没有温度,“我想夺回我失去的一切。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主动跪在我面前——陆生状,用这张嘴,含着我,一边哭一边向我道歉,求我收你为奴,以换回你在光海的地位。”

    梵梨惊诧地睁大眼。

    “但你放心,那都是曾经的念头。”苏释耶微笑,“现在我没兴趣再让你这么做。我不恨你了,已经无所谓了。”

    “嗯。”梵梨抿着唇,点了点头。

    她懂的。“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无所谓。

    没有了恨,也就没有了爱。

    “好了,我要走了。”苏释耶看了看她旁边的随从,“你一定不希望他们到处告诉别人刚才我说的话吧,我帮你这个忙。”

    说罢,苏释耶做了一个打响指的动作。梵梨身边的四名海族随从脑袋即刻旋转了360度,然后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海水。梵梨猛地捂住嘴,被血腥味冲击得几乎窒息。

    她立刻使用奥术,做好防御壁垒。但等鲜血散去,苏释耶早就没了踪影。

    苏释耶带着炎魔族女子冲到了几公里外的岩壁旁。

    心脏里的痛楚令苏释耶呼吸不顺,他微微张开口,吃力而压抑地呼吸了几口气,又缓慢地把海水从体内排出。在七千米以下的深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光海族口中的“窒息的深渊水压”。他觉得头晕脑胀,撑着岩壁,视域里一片混乱,五感的反应都变迟钝了千万倍,用单手撑着柱子,晃了晃脑袋。

    “苏释耶陛下,您还好吗?”炎魔族女子紧张道。

    不应该啊,这里是黄昏区,奥术与邪能的能量呈中和状态,连她这个炎魔族都没有任何异常反应,陛下不应该会感到不适才对。可是,他看上去好像很痛苦,而且是精神上的。

    “没事。走吧,回巴曼薄亚。”苏释耶很快又回复了平时的模样。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