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3章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 对光海族而言,“巴曼薄亚”这个名字是陌生的。但当深渊帝国正式暴露在全海洋的视野中后,对光海族而言, 这个名字就比过去几亿年里深渊族听见“圣耶迦那”反应还要激烈。

    光海族已经习惯了自己是海洋霸主的位置, 打从心底里认为他们最大的困难, 也就只是发生在自己内部的阶级、种族、宗族冲突。4.3亿年来, “深渊族”对他们而言就只是蛮夷猛兽而已, 在文化、经济、政治等等方面,没有任何威胁。

    最初的动静还是发生在风暴之井中。

    见了苏释耶以后,梵梨被打击得整个人萎靡不振,不管朋友们跟她讲什么笑话, 不管在研究所怎么逼自己爆肝,她都没办法把苏释耶从自己的脑海中赶走。风晋笑话她就像是充气的刺豚被扎了一针,只能软趴趴地倒在地上。她被这个描述成功地雷到了,决定要放下过去, 重新面对生活, 于是索性再次放下工作,带着小姐妹们搞了环游全海一月行。结果旅途才完成了一半, 她就被一条新闻吓回了圣耶迦那:

    “……风暴之井的边境摩擦后, 光海与深渊阴影部落双方通过军事外交渠道进行沟通协调, 双方同意公正处理陨星海沟冲突引发的严重事态……”

    临走前,连和歌这种工作狂都忍不住劝她了:“光海的事是操心不完的,尤其是外交和军事, 你是大神使, 不是独.裁官, 不要那么费心了。好好玩下去吧。”

    但事实证明她的第六感是对的。

    因为, 过去那么长时间里, 深渊族从来没有过与光海进行过“沟通协调”。

    阴影部落已经有三千多万年的历史了,而且它位于海深六百多米处,在深渊里已经算是离光海文明最近的部落,但都还是处于非常原始的阶段,文明程度比热砂岛还不如——在没有资源和阳光的深海,文明建立不起来。

    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阴影部落居然会派出代表,和光海进行会晤谈判?

    再结合之前超深渊带舰艇神秘失踪的事件,她觉得这事十分反常,而且彼此有关联。

    梵梨跟议会提交申请,派遣了一支捕猎族部队到阴影部落附近,进行全方位搜查。调查结果表示,阴影部落和从前区别不大,还是简陋搭建在深海悬崖上,部落里的深渊族还是过着日复一日的躺尸捕猎生活,除了交.配需求,成员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和来往。但是,在部落的地标性石建筑上方,挂着一面旗帜;部落外面,他们看到了一个新搭建的工地,堆有大批金属材料。

    梵梨从通过通讯仪里的描述得知,旗帜上画着一个海沟里夹着的红月亮。她隐约有了不太好的预感,找他们要来了那面旗帜的照片。

    然后她发现,旗帜上的图案,果然与苏释耶臂环上的标志一模一样。而且,下面还用古海族语写了一行字:

    深渊帝国·赤月纪年

    她还研究了一下他们偷回来的一块寒铁金属材料。

    在深渊里,寒铁是常见的矿物质。46亿年前,地球发展诞生时就吸附了很多含金属的陨石。陨石在撞击地球的过程中融化,聚集热量,和金属融化在一起。铁这类重金属沉入地球中心,被石质地幔包围,与外壳一起冷却,形成了寒铁。而在大洋深处,地壳经常裂开、摩擦运动,也会暴露出大量包裹着岩石的金属。从原理上来说,不需有太发达的采集业,深渊族也可以得到大量寒铁。

    但这些寒铁的切割实在太精细了,多半是高科技工厂生产出来的。这推翻了以往“越深的海底越荒芜、文明越落后”的理论。

    苏释耶带着那么多人跑到深海,几百年过去,会建立一些城市生活,很正常,没什么好意外的。但用千倍放大镜看这块寒铁后,她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光海的金属材料放大千倍后,就跟月球表面似的坑坑洼洼,完全不能看。但这块寒铁放大了六千多倍,它才看上去不是那么光滑,多了一些瑕疵。

    根据照片观察,它只是阴影部落疑似建筑用的材料中的一小块。

    梵梨赶紧让手下去深度调查这块铁。

    这块寒铁的表面没有涂抹过任何防腐材料。而且,它不是天然岩石中暴露出的铁,而是回收铁。

    在光海落后的海域,如复活海、临冬海,关于舰艇回收,法律只规定把它们碾碎、掩埋在海底平原下。

    在光海发达的海域,如圣耶迦那、红月海,回收铁一直是一门成熟工艺。一艘报废的舰艇85%的部分都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回收再利用:1.取出燃油或防冻剂放入工厂。2.螺旋桨和底盘等部件熔为金属。3.保留较为完整的零件和电池等,加工再利用。

    这块来自阴影部落的寒铁,是熔为金属后再造的。

    见微知著。以上观察结果表明了两件事:第一,深渊有舰艇。第二,光海的舰艇如果和深渊的舰艇撞在一起,会脆得跟鸡蛋壳一样。

    再看看照片里旗帜上写的“深渊帝国”,梵梨不由打了个寒噤。

    四百多年前,她一时心软把以太之躯放回邪能聚集之地,是放虎归山了。

    为了不在全海范围内引起民众恐慌,梵梨只与独.裁官政府、加斯宗族汇报了这件事。听到这个消息,加斯宗主还算镇定,并且觉得梵梨小题大做了。但加斯希天却再三投以梵梨紧张的神色,就像当年听说苏释耶没死时一样。

    但隐瞒已经没用了。

    这个文明敢暴露出他们在阴影部落的代表,也就证明了他们底气足了,愿意向光海展示他们的全貌。

    接下来,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全光海都知道了一件事:深渊族不再是流放的蛮夷民族。三百多年前,一支由炎魔族、海魔族、捕猎族、幽影族组成的部队,从深海城市出发,四处征战,在无穷无尽的深海中扩大他们的版图,把宇宙星辰般的部落碎片结盟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强势的帝国。深渊帝都,既是那座深海城市,名字叫巴曼薄亚。

    定都巴曼薄亚的赤月帝王,深渊帝国的统治者,有一个光海人尽皆知的名字——苏释耶。

    苏释耶没有死!

    这个爆炸式新闻传遍了光海,唤起了无数风暴党的噩梦,掀起了不小的舆论波涛。

    但是,巴曼薄亚派遣外交使者,与光海代表在风暴之井的守望神坛进行会谈,提出的要求居然是很和谐的:深渊帝国想要和光海联邦合作,共同发展全海贸易和市场。

    于是,加斯宗主更加觉得梵梨想太多了。其他人也是如此作想:苏释耶也不过如此。不管他以前多有能耐,都是我们苏伊女神和加斯宗族的手下败将。他一个人的力量是强大的,但他能和四亿多年的海族文明相抗衡吗?

    所以,整个光海都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

    因为两个国度使用的货币不同,交涉也比较初期,深渊帝国代表提议双方先用原始的商品置换方式交易:他们不再进行资源掠夺,只用他们最先进的舰艇和通讯设备,交换光海提供的肉类、藻类资源。

    他们的要求令光海代表发笑。深渊帝国提到的这些东西,不都是从光海学过去的吗?怎么有脸、怎么敢说这是交易。

    光海政府想,既然深渊发展了一些技术,却连饭都吃不起,不如就把肉类赠与他们,以展示光海的风度。

    听说光海要赠送,帝国代表很开心,立刻同意了,但开出了一个天文数字。

    “4000万吨鱼肉?!”独.裁官被气笑了,“他们怎么不直接要求把光海送给他们算了!他们有那么多人可以喂吗?苏释耶是不是下去以后脑子被水压挤傻了!”

    谈判结果自然是光海拒绝,都不带犹豫的。

    “真的不考虑一下?”对方代表没有生气,只是平静地问道。

    “你们心里清楚,你们最值钱的东西是深海珊瑚、稀有金属、深海鱼油这些东西。不拿这些东西来换,反而用我们最不缺的技术,那就显得没什么诚意了。”

    “我们要发展自己的帝国,无法提供不可再生资源,抱歉。”

    “那我们也无法把你们想要的鱼肉给你们。”

    一番不愉快的对话结束,光海政府以被狗咬了的心态对待此事,很快就将它抛在脑后。

    一周后的下午四点左右,圣耶迦那发生了巨大爆炸。

    爆炸发生点至周围数公里的海水里,浓烟滚滚,巨浪翻天,产生了火光与水光交织的大范围奇景。根据光海电视台卫生部统计,爆炸至少造成124人死亡,三千人受伤,另有五千人受到严重邪能辐射,其震波相当于发生一次4.2级地震。爆炸后两个小时后,烟雾仍未散去,救护艇、工程艇和控场奥术师队赶去抢救清理现场,随后警方封锁了现场。圣耶迦那所有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多余出的伤患人员被调动到圣都二级区域的医院进行治疗。

    光海独.裁官、圣耶迦那市市政官同时发表申明,圣耶迦那将进入为期一周的紧急调整状态。

    就在圣耶迦那水深火热的时候,深渊换了一个代表前来谈判。

    在录制好的奥术幻影中再次看见丽娜的脸,梵梨有一种穿越的错觉。而对方明确提出,如果不想打仗,就请光海认真考虑一下答应他们的贸易请求。他们将在三个月内再次在风暴之井等候光海讨论的结果。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场爆炸就是深渊帝国搞的。但是,除了知道爆炸中释放出了大量邪能,居然没有一个部门调查出了爆炸的原因。

    而丽娜说是“请求”,其实和威胁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光海再不敢掉以轻心了,派深潜队再度进行调查。而这一回,舰艇没有再神秘失踪。深渊帝国大大方方让他们去探测了,但不知为什么,拍出来的照片和录像全是一片漆黑,就跟被和谐了似的。

    深潜队只能口述。

    在会议中,听说巴曼薄亚位于裂空海正下方超深渊带,占地面积高达462470平方公里,独.裁官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怎么可能?不可能!”他从椅子上跳起来,“七千多米?别搞笑了,别说苏释耶那些愚蠢的追随者了,就算是他本人去了那里,也会一瞬间被水压挤成扁的!血可以喷你一脸!他还在那盖一座46万平方公里的城?46平方公里都不可能!你知道46万平方公里有多大吗?圣耶迦那都只有34万,已经是全光海最大的城市了,最大!没有之一!”

    希天却和梵梨一样,懵了。

    “之前我们无法靠近那里,就是因为他们还没准备完成。”深潜队队长无奈道,“最早那一波人做了鳔脏改造手术,到深海里去寻找了光海族很难寻觅的地方,然后在附近搭建了海山幻象。这样即便我们的深潜队员下去了,也看不到他们的营地。再后来,他们一点点用邪能改善体质,现在所有被放逐的光海族都能在万米深的海底生活了。当然,在这过程中也有光海族因不适应环境死掉,或者因深海幻觉变成精神病,但他们之中绝大部分都活下来了。”

    “鳔脏改造手术?每一个人?!”

    “是啊,每一个人……很可怕吧,第一波过去的有两千多人,每一个都做了。而且没人反对,都很积极地举手参加。”

    “一旦手术失败,他们想回光海就不可能了!”

    “其实我觉得……他们既然敢追随苏释耶而去,就已经做好了永远不回来的准备……”

    到最后,独.裁官都不太愿意接受现实。梵梨却早就接受了。

    就在这三个月里,继裘沙、加斯希天、莫尔黑乔以后,梵梨遇到了她的第四任丈夫,红月海的大军阀、福地军火的企业创始人韶安。

    红月海对待圣都的态度一直很暧昧。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太富有,可能早就从光海联邦中独立出来了。

    自从光海统一后,加斯希天要求所有海域都将兵权上交,统统隶属于琉璃军团管辖。因此,红月海这种很不听话的海域,就整出了一些骚操作。例如,允许培养私人军阀。经过四百年的发展,大财阀都变成了大军阀,本来就是做军火交易的福地,更是成为了光海中最大的军阀。

    从圣耶迦那大爆炸事件发生后,韶安对光海政府一直态度很差。他觉得政府很蠢,这么基础的防范工作都做不好,连圣耶迦那都能被炸,简直让全光海颜面扫地,并声称如果类似的事再发生一次,他会考虑让企业脱离联邦政府的管控。

    只是借机闹独立而已。梵梨一眼识破他的目的。于是,她带着风晋还有两名宗族女孩去红月海,想试试看能否帮安排一波政治联姻,把这个野了很久的狼收入囊中。

    在布可宗族的聚会上,她和韶安聊了几句,对方就对她说了实话:

    “苏伊大人,我是做军火起家的,你给我推荐两个柔弱无骨的女孩子,血统再是纯净,恐怕我也食之无味啊。”

    “你要求还挺高。”梵梨笑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只要你说,我就能给你找过来。”

    “不用找。”韶安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别处,不敢直视她,“就在我面前。”

    “你看上我了?别逗,我都结三次婚了。”

    “就算结一百次,苏伊依然是苏伊,全光海只有一个。”

    “谁不是全光海只有一个?”梵梨想了想,决定不再杠他,“你想结婚,我可以考虑。但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会跟人谈恋爱的女人,满脑子都是工作,也说不出‘我想你’‘我爱你’这种肉麻的话。考虑清楚再决定。”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女人。”韶安显得有些兴奋,“不用考虑了,你考虑吧。”

    这次梵梨结婚的速度比上一回还要快。收到韶安送的钻环、领证,一气呵成。

    这下,她也松了一口气:可以防止红月海军阀及盟友叛变了。虽然深渊的潜力依然令人感到颤栗,但光海防御的力量加强了很多。

    但这回的离婚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快。他们刚领证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安排婚礼、公布消息,这对新婚夫妻甚至还没接过吻,梵梨就突然被离婚了。

    梵梨:???

    “别问了,窝囊。”韶安痛苦地抱着她,“苏伊,我爱你,是真的爱。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一辈子都跟你在一起。但我手下有那么多人要糊口,当他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我必须得保他们。”

    不管梵梨怎么问,对方都不肯说出原因。

    谈了这么久的合作,前功尽弃,还很浪费时间。她被韶安气死了,但都没时间向他发火,就火速赶回圣耶迦那,与独.裁官、宗族、议会秘密召开数次会议。他们都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既然深渊帝国那么能耐,为什么只做如此简单的交易就满足?为什么不像以往那样直接上来抢呢?那么,更震惊的问题来了:她就这样变成四婚女了吗?

    为了表示自己的愧疚知心,韶安没有收回送她的钻石。

    梵梨回家把四个钻石并排放在一起,想起以前知道人家布可逆离婚三次,她还各种鄙视。现在她都离四次了,个中滋味,难以言说。

    她打电话跟风晋聊了聊自己又离婚的事,又想起集邮男的典故:男人睡尽可能多的女人,像集邮一样。

    “所以,我现在算是集钻女吗?”

    “是,拿的还都是顶级男人的一婚。可以载入史册了。”风晋无限哀怨地长叹一声,“羡慕啊。”

    梵梨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终于,三个月期满,梵梨知道深渊帝国在搞什么名堂了。

    第二次谈判中,深渊帝国强调,因为光海错过了第一次机会,第二次他们要增加一个新的条件:交易模式还是和上一回提的一样。但是,光海得向他们输出研究型人才。

    这个研究型人才,就是苏伊大神使。

    考虑时限是三天。

    “三天之后,深渊帝国的军舰会来接大神使,如果届时她不出现……”后面的话,丽娜只是用一个微笑代替。她成熟了很多,内敛了很多,但依然能带给人以无形的压迫感。

    毫无疑问,这是苏释耶搞出来的把戏。想起上一回他在回忆神殿对自己说的话,梵梨非常确定及肯定他是想报复她。她让光海代表转达丽娜,自己想与苏释耶直接对话,但对方高傲到连个声响都没给。

    梵梨第一天就想好了答案。

    光海没有在七千米以下作战的军事技术,现在他们的处境很被动。如果用她陷入危机能换回光海短期的和平,给足时间让光海政府做准备、让她去探测更多的深渊帝国情报,她是愿意的。

    而且,她不觉得苏释耶会真的杀了她。

    虽然拿著名大奥术师去交换得不偿失,但对独.裁官政府而言,梵梨还有一个身份是大神使。过去的大神使手中可没有梵梨这样的权力。如果她能回来,肯定是有利于光海的;如果她回不来,那正好,他们可以栽培一个新的大神使,比不听话的梵梨好多了。所以,独.裁官的态度很随意。

    可为了这件事,梵梨和希天吵了好几架。希天坚持这是丧权辱国的行为,而且觉得跟苏释耶再打一次也没什么,琉璃军团没什么摆设。梵梨的观点是,如果苏释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不会让深渊帝国这么高调现身的。

    “你只是想见苏释耶而已!”最后,希天先破功了,“你肚子里苏释耶的种还在,对吧?怎么不说话?我猜到了吧。说白了,你就想和他旧情复燃!我开始以为你对他只有兄妹之情,还误把你的私欲看成忠诚,真是错看你了!”

    “我的感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说完了?说完会议结束。”

    “苏伊,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是我扶持你登上大神使之位,你没资格这么胡来!”

    “那你大可把我的职位撤销。如果那时深渊帝国不要我去,我自然可以不用去了。”

    面对她的无欲无求,希天突然感到害怕了。他拉住梵梨的手腕,几乎是在哀求她:“不要去。苏伊,真的,不要去。你拒绝了他的求婚,又嫁给了我和莫尔黑乔,他现在肯定杀了你的心都有了。苏释耶现在就是要玩你,然后再用你来侮辱光海。我是男人,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梵梨有些疲惫地笑了一下,但也对他难得的坦率感到欣慰。她上前轻轻抱住他:“谢谢你,希天。但苏释耶的个性你也知道,他不发动战争时是绝对和平主义者,很好说话;但一旦开始打仗,就一定会打到死。光海的经济是到近五十年来才有了明显的好转,我们实在是不能再来一场大型战争了。而且,他想要的研究成果,且不说我能不能做出来,就算做出来了也可以不贡献给他们。相信我自保的能力吧。”

    希天用力回抱她,把她勒得骨头发疼:“为什么我认识你这么晚,如果比苏释耶更早认识你,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说到最后,这个强壮高大的男人又哭得跟小学生一样了。

    第三天一大早,梵梨就起身准备出发了。政府派遣了一个秘书、一支护卫队与她同行。

    许多老朋友都到风暴之井送她。从帝国驶来的黑色舰艇悬停在他们的面前,已经等候多时。舰艇上印着醒目却不大的赤月帝国国徽。对他们所有人而言,都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光滑的舰艇——连窗口、舱门都与舰壁连为平整的一体,在水光中呈现出极为完美的流线型,看不到一点缝隙。

    梵梨再次确定,没有强硬拒绝苏释耶的请求是正确的。

    她对夜迦和希天说:“替我照顾好和歌和风晋晋。”

    希天坚定地点头,嘴唇抿成一条缝。

    和歌笑:“我?我就不用了。还是帮着他们一起照顾风晋公主吧。”

    风晋一把抱住梵梨,看上去楚楚可怜,但在隔音空间里说的话却有一股狠劲儿:“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就使出杀手锏!生孩子警告!女人该无耻的时候就无耻一点。”

    “我说风晋,你怎么还是这么婊里婊气的。”夜迦叹了一口气,“真不愧是圣耶迦那第一绿茶。”

    “也比你偷看我的嘴型好吧。比婊谁能比得过布可教授。”风晋微笑。

    向他们挥手进入舱内,看见里面的人,梵梨吓了一跳:“怎么是你们?”

    政府派遣的护卫队长是兼特羽烬,秘书是米瑟和歌和布可纱纱。

    “是纱纱她哥和加斯殿下安排的,我们又可以一起行动啦!”和歌雀跃道。

    纱纱这么多年一点没变,还是两眼空空迷失状:“顺带去看看赤月公主长啥样。”

    “赤月公主?”梵梨蹙眉。

    “赤月公主是苏释耶的女儿。”羽烬补充道,“刚才我听隔壁舱的深渊士兵说,她最近要过七十岁生日了,整个深渊帝国全都在为她庆祝。”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