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6章
    就在这时, 羽烬开着一艘动力强大的运动型舰艇,停在了梵梨和苏璃面前。他打开窗子,提起一个充电式金属鱼缸:“梵梨姐姐, 你看这个。”鱼缸透明的玻璃窗后,一只橙底黑圆斑的箱鲀撅着嘴游来游去。

    “这不是嘟嘟吗?”梵梨想了想,觉得嘟嘟应该活不了这么久, 又说, “不对,这是嘟嘟的后代吧?”

    “对, 这是小小嘟。今早我跟无尽宫里的人聊过才知道,在巴曼薄亚可以买到饲养光海宠物的鱼缸,然后就赶紧去商场里买了一个。”

    “那你之前是怎么把它带到这里来的?”

    “用储备好的奥术能量啊。那样坚持不了多久,最多一周。”

    “……你是打算每一周都回光海一趟吗?为了把小小嘟带在身边?”

    “是的,现在就不用那么折腾了,深渊的邪能实在太神奇了, 转换率超高,果然是以吞噬闻名的强大力量……怎么, 梵梨姐姐为什么要用那种看咸鱼的目光看着我?”羽烬摸摸下巴,一脸严肃, “我知道了, 梵梨姐姐这个年龄的姐姐经历过大饥.荒、经济大衰退这些变革, 给自己的压力都很大,过得很辛苦的,不太能理解我们年轻人的爱好,总觉得我们是垮掉的一代。”

    今日份的胸口插刀x1。

    “我只比你大一百八十六岁, 对海神族来说不到两百岁是很大差距吗?不要装嫩!!”

    “虽然只差一百八十六岁, 但我还没结过婚诶。”

    噗嗤, 胸口又是一刀。

    羽烬眨巴着眼睛,blingbling地望着她,满脸写着“姐姐康康我这纯洁无瑕的小鲜肉”。

    但梵梨只从中解读到了“姐姐已经结婚四次了呢”。一个早上遇到两个熊孩子,她觉得很头疼。

    “那是什么东西……”一直沉默的苏璃望着羽烬提着的鱼缸,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是箱鲀?”

    “对啊。”羽烬这才看到了苏璃,惊讶道,“这位就是赤月公主吧?”

    梵梨点点头。但苏璃完全没听到他的问题,慢慢游过去,聚精会神地看着小小嘟,蓝蓝的大眼睛中写满了好奇,总算有一点公主那种纯净可爱的意味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箱鲀活物,它的嘴好翘呀,小尾鳍怎么摆动这么快……”说罢还模拟了一下箱鲀的动作,快速摆了摆手。

    “赤月公主没去过光海吗?”羽烬温柔地说道。

    苏璃抬眼看了看羽烬,被这个光海来的宗族大哥哥帅到。她轻轻摇摇头:“没有呢。”

    “那可实在是太惨了。”

    “哪里惨了?没到光海就是惨吗!”

    “不是。我小时候,爸爸就带我到暗海玩过。”

    “……”

    “苏释耶陛下很严格吧,都不让你出去玩。”

    “……”

    梵梨觉得头疼。小羽在干啥,标准答案难道不应该是“欢迎你到光海来做客吗”,怎么还在欺负小朋友?

    虽然赤月公主是蛮横了点,但毕竟是个小女生。梵梨赶紧拽着刚才赶来的和歌和纱纱,上了舰艇,催促羽烬离开。

    苏璃明显不开心了,又在红光里闪了一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部分深海族有生物荧光和短暂隐形的能力,蓝光最多,红光最稀有(因为最难穿透)。

    然后,他们直接前往“深渊之眼”旁的住宅区。

    政府为他们安排的房子是气囊房。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回到家里,就可以一直保持陆生状,不用穿抗水压服,活动更便利。

    深渊的主要能源是邪能,因为资源格外充足,价格比光海的奥术能源便宜五十倍以上。在过去,深渊族连温饱都难以满足,也就没觉得那么多能源有太大作用。他们还是习惯性地生活在接近黄昏区的海域,以便时不时到光海去大吃一顿。

    深渊帝国建立起来以后,苏释耶妥善地利用了邪能,在海底也弄了很多气囊温室,模拟陆地种植,培育了陆地上才有的植物,例如小麦,并且通过调整水压,在海底饲养浅海区的海洋生物,温饱问题也就解决了。但不管科技怎么发达,在深渊获得食物的成本终究还是很高,不像在光海,成吨成吨地自然产出。所以,他们还是主张与光海进行鱼肉贸易。

    深渊帝国的空气能源业很发达,工厂会批量生产气囊。气囊里装满了各种气体:氧气、氮气、甲烷、硫化氢、氢气,等等。气体浓度高的价格贵,而且不同类型的空气瓶包装和商家也不同。

    气囊房就是由空气能源公司向物业提供空气运作的,住民大多数是来自于三千米以上、无法适应巴曼薄亚水压的深渊族;也有少部分是喜好干燥甲烷和硫化氢的炎魔族。这种房子不比普通商品房的价格贵,但每个月要交的物业费比房贷、房租还贵。

    听房东介绍完这些,梵梨说:“那如果不小心机器出现故障,能源停供,那我们不是立刻死了?”

    “放心,您担心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说罢,房东游到墙壁角落,关掉空气总闸。突然室内灯光都变成了暗红色,一闪一闪,天花板里传来了“嘀!!嘀!!”的刺耳警报音。同时,一个机械女音也响了起来:“您的空气总闸已关闭,请在半个小时内穿好防水压服,做好撤离准备。您的空气总闸已关闭,请在半个小时内……”

    “半个小时?可以撑这么久?”

    “是的。而且还有这个。”房东又从总闸旁边拔出一根红色的管子,插入开关旁边的小孔上。

    随后,那个女声又说:“您的空气总闸已关闭。现在我们为您接上了临时供能系统,请在24小时内与我们联系,尽快对您的空气能源系统进行维修。超过24小时,若您未与我们联系,将每个小时收费2000赤币,将从您的银行账户中直接扣除……”

    “可以,是这样我就放心多了。”竟然有这么完善的自动化系统,梵梨觉得很不可思议,又想到现在光海和暗海的汇率还没出来,“那,两千赤币大概是个什么水准呢?”

    “我女儿是做服装销售的,一个月的工资5.5万赤币。”

    为什么要做服装销售,整一家空气能源公司,体会一夜暴富的快乐。

    在两位助理的帮助下,梵梨把新居打点好了,便到研究所去报道,结果遇到了老熟人。

    迎接她的人是她的老同学。

    老同学依然戴着圆框眼睛,还是和大学时期一样,含蓄且话少。但是,她的外形变得有女人味了很多,一头雪白的卷发留到了腰际,齐刘海,胸部格外丰满,笑起来还是柔柔弱弱,说话轻声细语,没有一点攻击性:“梵梨,好多年不见了。”

    梵梨张开口,本想喊她的名字,但她这张脸在自己的记忆储存空间里,就只保留了“昆蒂的妹妹”这一个标签,尴尬。她好像已经很习惯了被人如此对待,只拉车了一下自己领口上的名牌——赛菲夏弥。

    梵梨知道,当初苏释耶“鲸落”后,赛菲昆蒂很刚很勇猛,老爸一声令下,就抱着艾伦和昆蒂管家女儿生的私生子,跟着跳入了陨星海沟。没想到她妹妹也跟过来了。

    “真是,四百多年没见了,”梵梨笑道,“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工作。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我们会当一段时间的同事啦?”

    “嗯,是呀。”夏弥往里间游去,“来,我来跟你介绍一下实验室里的设备吧。”

    实验室外,电视机正开着,在播放时政新闻:

    “……光海联邦无视海洋基本守着,强占黄昏区,推行强权逻辑和霸权行径,成为了海洋中长达数千万年和平的破坏者,藐视暗海族的存在,明目张胆地进行种族歧视,整个暗海社会都看得十分清楚。作为海域外政府,圣耶迦那政府出于一己私利,唯恐风暴之井不乱,在黄昏区挑动是非,千方百计给阴影部落添乱,严重干扰了海域的稳定性……”

    梵梨差点掐人中。

    果然,在国外就是不能听外媒报道祖国的新闻,不然怎么被气死的都不知道。

    夏弥也听到了这一则新闻,过来切换到了邪能魔药频道:

    “最新接到帝国政府的通知,深渊帝国将在全国范围内的魔药局进行大改革:把说明书不规范的魔药全部判为假药,制药厂全部重新修订,这一计划,将在今年12月,于巴曼薄亚正式实施……”

    梵梨的耳朵竖了起来——这也太巧合了吧?最近她才通过奥术院向光海上交了这一政策的提议,刚上了新闻,深渊居然也在做同样的事?

    这时,一个年轻男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夏弥姑姑,接到大神使了吗?”

    随着话音落下,男孩子从实验室里游了出来,和梵梨四目相对,惊叹道:“果然是苏伊大神使本人,您好啊。”

    眼前的男孩子让梵梨再次感受了基因的力量。她差点就脱口喊出“艾伦”。

    “梵梨,这是琼,艾伦的儿子。”夏弥向奥达琼摊了摊手。

    “你好。”梵梨微笑。

    琼虽然和艾伦一样,眉宇飞扬,脸蛋帅得足以上蹦下跳,但他对梵梨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实在太有礼貌,和他爹完全不一样。

    奥达琼算是万里挑一的幸运儿。很多光海族进入深渊都因为变异失败、水土不服死掉了,但他当年还只是个小婴儿,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而且身体健康。

    遗憾的是,他的昆蒂姑姑非常不喜欢他。

    昆蒂收养了他,带着他嫁给了一个炎魔族。夫妻感情不和睦,丈夫给的理由是妻子脾气太差,但昆蒂总是会把原因归结到琼身上。日常对他进行三选一的打压攻击:

    “都是因为你,我才嫁不好。”

    “都是因为你,我和我老公才老吵架。”

    “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拖油瓶,我可以过得更好的。”

    因此,琼从小言行举止就谨慎乖巧,彬彬有礼,虽然并没有让昆蒂少骂他一点。每次被昆蒂痛骂以后,他都会到夏弥这里来哭诉,说想和夏弥一起生活。夏弥惯着他,就去跟昆蒂提要求,然后昆蒂又会对自己妹妹一阵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是帮着赛菲晴那个贱婢的!她不要脸,抢了你姐夫,你还疼她儿子,你这没心的东西!”

    同时,昆蒂又不肯放手把他给任何人养。她一边为琼支付高额学费,给他最好的物质生活,一边无比嫌弃他,没想到误打误撞,养出了个品学兼优、很受异性喜欢的男孩子。

    但昆蒂的魔鬼式攻击又令人很窒息。琼一成年,立刻就从这可怕的姑姑身边逃开了,自己搬出来住,打工给昆蒂寄生活费,但绝不跟她相处。

    除了跟朋友出去玩,他大部分时间都和夏弥待在一起。

    梵梨离开后,夏弥在实验室里整理试管,琼立刻冲过去,殷勤地帮她。她轻声道谢过后,打开了窗扇透透海水,同时邪能之谷的红光如火焰般照亮海水,暗金的无尽宫美景也就在峡谷对面。然后,她回过头,看见金红交错的光照在琼的身上,就像夕阳。

    她就站在旁边静静看他。在这安静的实验室里,他被染成微红的雪白睫毛、碧绿色的眼睛,雪峰般的鼻梁,质地略硬的短发……除了性格更像他母亲赛菲晴,他身上不论哪一个细节,都和他父亲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艾伦,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四百四十二年了……

    那一场战争不仅仅是他的噩梦、苏释耶陛下的噩梦,也是她的伤心回忆。

    但幸运的是,晴帮他生了一个漂亮的儿子。与姐姐想法不一样,夏弥很感谢晴。因为是晴生下了琼,让艾伦的生命有了延续。

    艾伦,你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

    你和晴,一定很快乐吧……

    你一定经常想起那个让你发疯的未婚妻,但很可能已经忘记了,有一个女孩子,曾毫无存在感地跟在你身后,默默注视着你……

    夏弥正看琼看得出神,却见琼突然抬起头来:“夏弥姑姑,你看着号试管是……”话没说完,两个人的视线对上。他不再说下去,而是放下手中的试管,大方地、温柔地凝视着她,带着一丝顺从的意味。

    不,这不是艾伦。艾伦不会这样看她的,艾伦的目光总是从她身上跳过去,不是仇恨地看着姐姐,就是**地看着晴。

    夏弥拍拍脸,让自己保持清醒。这孩子是琼啊。自己在想什么呢……

    她游过去,把试管接过来,打开柜子,放在里面的盒子里:“这个是放在这里的。”

    “好。”琼的声音在她后上方响起,在海水中轻柔而低沉,就像贴着她的耳朵说的一样,“都听夏弥姑姑的。”

    夏弥闭着眼,轻晃脑袋,把柜子关上:“谢谢你今天过来帮我。姑姑还有点别的事,你先回去吧。”

    梵梨提前离开,是因为接到了一个电话。

    通讯仪是政府给她的,里面存了很多工作用的名字和号码,但来电的确实一个邪能光跳动的陌生的号码。

    “你好。”

    “喂。”

    这个“喂”用的是深渊族的语言,比光海的方式刚硬、清脆很多。但更让她心跳加速的是这个声音的主人。

    “……苏释耶陛下?”

    “来无尽宫,签协议。”

    “哦哦好,我现在就来。”

    “效率。很好。”

    真是疯掉了,明明前一天才见过,才对过话,现在只听他的声音,都紧张得浑身发抖。做事效率是假,想见他是真。但她还不想挂电话,赶紧咳了两声:“对了,刚才我看到一条新闻……”接着,她把那条魔药局改革的内容告诉了苏释耶。

    “怎么了?”

    “这算是心有灵犀吗?我也才提出这样的改革。”

    “不算。”苏释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本来就是照抄你的点子。”

    “哈?谁这么无耻!”

    “我。”

    “……”真真是无语子了。能这么大方承认,是不是也算无耻的表现?

    “快来,我让人到殿外接你。”苏释耶顿了顿,“我等会儿还有事,速度。”

    “好。”

    挂了电话以后,梵梨加快速度,游向了无尽宫。一路上她看到了很多路人,但每次看到一些捕猎族、炎魔族女性,总是觉得分外辣眼睛:她们可以随意不穿上衣,那两团就总是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也勾得男人们眼睛上来又下去。尤其是炎魔族,身材总是姣好,永远陆生状,身体就像燃烧的火焰,游动时留下邪能之光的痕迹。因此,连胸部也会在水中留下同样的影子。

    深渊族真是太奔放了。

    但比起她在无尽宫门前看到的人,这些女人的胸都远远称不上“震惊”。

    远远地,她就看见了高高大大的青年朝她游过来,还朝她挥了挥手:“苏伊,看这里!”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实,梵梨揉了揉眼睛——跟她说话的人,是……是裘沙!

    她又揉了揉眼睛,把眼睛都揉得发疼了,见他飞快抵达自己面前,才确认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

    但不对。

    眼前这个青年身上有火焰般的邪能流出,一头红发也在海水里上下浮动,看上去就好像和陆地上的裘沙一样,但他不是炎族。这个人是炎魔族。

    “你是什么人……”梵梨上下打量着他。

    “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我是你前夫啊。”青年挠了挠头,爽朗大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虽然不是事实夫妻,但好歹也是夫妻一场,你也太薄情了吧!”

    “……裘沙?真的假的……”梵梨双手在胸前握住,用力掐了自己几下,“是真的吗?我做梦了?”

    “你这坏姑娘,当初不经我许可,把‘焰之眼’偷走,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要不是苏释耶陛下救了我们,我们就真的灭族啦。”

    炎族、炎魔族原本都是元素之身炎之主创造的同源种族。只是炎族是诞生在火山里的自然生灵,而炎魔族诞生在赤红的邪能中。炎族的尸骨沉入海底后,只要接触巨量邪能,加上上古之神的修复之力,就能像以太之躯一样起死回生,变成能在深海里生活的炎魔族。

    苏释耶沉入海底后,命人把热砂岛的所有尸骨都搬到了深海邪能之源中,并用以太之主的力量,把他们全部转换成了现在的样子。

    之后,裘沙和热砂岛的族人们组建了一支部队,效忠于深渊帝国,成为了苏释耶开拓疆土的得力助手。现在裘沙是帝国第一军团的元帅。

    听裘沙解释完,梵梨就二话不说,化为陆生状,一下跪倒在他的面前,磕头道:“对不起,裘沙,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们!”

    “唉,别啊。我没有要你道歉的意思。”

    裘沙连忙去扶她,但她坚决不起来,而是接着用力磕头:“我欠你们这句对不起已经几百年了,现在总算有机会说出来了!当时你们用那么多的热情来接待我,我却为了自己的利益,害你们灭族,这不是你们现在复活了就能改变的事实。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你们!”

    裘沙还是强行把她搀扶起来,然后抱住她,拍拍她的背:“不用弥补。前因后果我都知道了,你是为了救陛下才那么做的,不是吗?如果是为了别人,我一定会很生气的,但那个男人是苏释耶,我就一点都不气了。真的。”

    梵梨却无法被说服。她紧紧抱住裘沙,在他怀里哭得像个三岁小孩。

    “看来前妻还不一定是前妻啊……”裘沙突然有了一丝铁汉柔情,“要不,你以身相许?我还是单身哦,如果你和莫尔黑乔离婚了,我不介意再娶你一次。”

    梵梨正在思考要不要说出自己已经离婚的事,却听见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裘沙?”

    两个人回头一看,苏释耶正在台阶上,抱着双臂,冷漠地看着他们。

    “哦,咳。”裘沙扭了扭脖子,搂着梵梨的腰,把她往台阶的方向揽,“我们先进去吧。”

    苏释耶的目光扫到了裘沙的手上,又挑眉看了他一眼。裘沙又咳了一声,把手收了回去:“办正事,办正事。”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