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7章
    进入苏释耶的办公室, 梵梨第一眼看到的是摆在书柜里的几个相框:一张照片是海草中毛柄粗皮鲀的特写,一张是宇宙星辰般的深海远景照,一张是深海平原的写真。

    第三张照片上有一些热泉、深海泥火山、烟囱口和一些依附在上面的化学微生物,但同时又有一些火山口被夷平了, 修建了一些地基。右下角写了一个日期:赤月纪年78年。

    “你在看什么?”苏释耶说道。

    “这个是哪里呀?”梵梨指了指第三张照片。

    “巴曼薄亚。”

    梵梨看看照片, 又看看窗外, 算了一下时间, 首先是不敢相信这座城才盖了三百多年,然后真切地感受到了, 是在苏释耶和他的众多追随者的努力下,这座城才一点点修建起来的。

    绝大多数的决策者在走向理想之路时, 都是理想主义者;但往往还没走到一半, 就会因梦想破灭而离开。深渊帝国在建立的过程中,会遇到多少的艰难险阻, 简直不敢想象。而苏释耶居然都全部扛下来了。这不光展现了他的魄力, 更展现了他的毅力、智慧和务实能力。

    “伟大的工程。”梵梨只能如此总结了。

    梵梨坐在沙发上, 开始阅读手里的《巴曼薄亚邪能研究院魔药师临时员工协议》。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房间里就只有细细流动的水声、隔音窗扇外细微的声响。她阅读速度一向很快, 但这一天不知道怎么了,半晌都集中不了精力,甚至开始走神地缓缓摆动尾巴。她几次揉了揉太阳穴, 逼自己读下去。

    苏释耶也在办公桌前看其它文件。他单手撑着太阳穴, 眼皮时不时抬一下, 看了一眼梵梨顽皮摇摆的蓝色发光尾鳍, 然后目光顺着往上挪动, 停在她的腰上、戴满宝石手链的细细手腕上、波澜起伏的头发上、挂着长长蓝宝石耳坠的小巧耳垂上、白皙明丽的脸上、饱满的嘴唇上、浓密扇子般的睫毛上……

    尾鳍从左右摇摆转上下摇摆了, 嘴巴还动了几下。

    这姑娘在想什么?明显在走神。

    苏释耶的眼睛眯了一下, 皱了皱眉,又一动不动地把目光转回文件:“还没看完?”

    梵梨像上课开小差被老师点名的学生,迅速抬起头,蓝色水晶般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慌乱:“还、还没。要不,我拿回去看好了。”

    “也行。”

    “看好了还需要找您确认吗?其实这个协议不需要劳烦陛下亲自过目吧,我直接找研究院的负责人签就好?”

    “里面有一些政府约束条款,还是需要和我交接。”

    “哦,好,那我先看。”梵梨把协议举起来摇了摇,起身就向门外游去。

    但她刚到门前,一只修长的手就按住了房门。她被苏释耶这速度吓了一跳,回头说:“还有事吗?”

    “你现在准备去哪里?在城里逛?”

    “咦,你怎么知道?!”梵梨都没跟任何人讲过自己的意图,难道现在苏释耶还学会了读心术?鬼故事啊。

    你那颗在学术外就只装了那么点东西的小脑子,很难识破么。苏释耶轻蔑地笑了一声:“我找个导游陪你吧。你可以把朋友都叫上。”

    “真的吗?那太好啦!”梵梨双手交握在胸前,眼睛变明亮很多,“谢谢你,苏释耶陛下,帮了大忙了!”

    “不谢。去吧。”

    说罢他伸手去开门,但同时梵梨也伸出了手。她的指尖碰到了他的手背,像被碰到开水一样抽了回去,然后还真像被烫伤一样,把用另一只手把它捂住,低头捧在胸口:“谢谢你,我,我走了……”

    面无表情地目送她离去,苏释耶又重新回到办公桌前读文件。

    但五分钟过去,他忽然把文件推出去,用手指关节揉了揉眉心。

    心烦,焦虑,生气。

    梵梨到底在做什么,快七百岁了,言行举止还跟一百岁时一样。她在电视里那种刚毅的样子呢?都只是做做样子的?还是说,她现在才是做样子的?

    她的眼睛如此明亮,眨巴两下,睫毛扇得跟蝴蝶翅膀似的;下颚瘦瘦小小,少女感十足;散下卷发时,当海水从身后往前流动,把她头发推得挡住一些脸颊轮廓,尤其显得她楚楚动人……

    难怪莫尔黑乔会拿这么多钱出来,就拿去给她弄没有半点好处的贫民扶持计划。简直像中了蛊一样。

    如果她钻到怀里撒撒娇,哪个男人受得了?

    当女人可真好。再有野心,再有攻击性,藏起来,在男人怀里蹭两下,什么都可以解决。

    苏释耶越想越烦,越想越是怒火中烧,最后把桌上的书扔到墙上,书脊摔“骨折”了。

    给梵梨等人安排导游的是帝王秘书长佩莎。

    “导游是普氏夫妇,鮟鱇族。”佩莎看着梵梨,眼神比临冬海的浮冰还冷,“明天你们直接去帝国中心大厦楼下等他们。”

    “谢谢佩莎。”梵梨笑道。

    “不用谢我。如果不是陛下亲自安排,我不会为你做任何事。”扔下这句话,佩莎转身就游走了。

    第二天早上,到了人来人往的闹市区,四个光海族——还全都是尾巴会冒金银光芒的海神族,显得特别醒目。梵梨等人都被看了个透彻,才总算在海底山脊上的帝国中心大厦门口,找到了佩莎所说的导游。

    一个健壮的鮟鱇族女性背鳍上长了一根弯弯的竿子,从背后绕到面前,竿一头吊着发着荧光、装满共生细菌的诱饵,那个诱饵就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女性正拿着旗子,左顾右盼。梵梨游过去:“请问,是普太太吗?”

    “是的是的,苏伊大神使您好。”

    很多深海掠食者都有夸张的牙齿,鮟鱇族是个典型。普太太笑得很夸张,下牙齿比上牙齿更长、更尖,地包天地伸出来,看上去有几分可怕。这是因为在早年物资匮乏的年代,他们为了节省能量,只能像所有深海生物一样,长期保持静止不动,用发光的诱饵吸引猎物,等猎物靠近后,突然张开大口,用锋利的牙齿把猎物咬穿。

    “我觉得……”和歌望着普太太吊着的诱饵,捧着脸,花痴地说道,“好幸福……”

    “我也是……好幸福……”纱纱也痴痴地说道,还慢慢朝光源靠近。

    “我也……”羽烬变成了天然呆。

    然后他们三个人都被梵梨轮次敲了一下脑袋:“清醒点,这是用来给我们指路的,不是用来让你们被吃的。”

    “哈哈哈,没关系,我们不会吃他们的啦。”

    听到这个声音,和歌才看见普太太的腹部拴着一个小男孩,应该是她的儿子。相比普太太的容貌,小男孩就显得很可爱了:没有尖牙,眼睛又大又圆,脸蛋小小的,声音尖尖细细,小尾巴也跟发育不良似的只有短短的一小截。而最神奇的是,小男孩只有普太太十分之一的大小。这比例远大过普通母子太多了,显得他无比袖珍。

    深渊族居然也有这么萌的一面,和歌感到很意外。但是,想到这么可爱的小男孩长大会长成他妈那样,她又不免感到有些忧伤。她摸了摸孩子的头说:“小朋友,你好可爱呀,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小普就好啦!”小男孩激动地握住小拳拳,但始终没离开普太太的身边。

    梵梨用胳膊肘撞了撞和歌,意思是不要对别人这么不礼貌。和歌才拾取地收了手。

    接着,普太太就带着他们在巴曼薄亚进行三日游。也因为运动不多,鮟鱇族的黑色尾鳍也产生了一定变异:他们用尾鳍在地面上行走,所以尾鳍乍一眼看上去像腿。就在普太太肥胖而迟缓的步伐带领下,四人小组感受到了与光海截然不同的深海魅力。

    首先,梵梨从普太太那里得到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些现金。

    深渊原本货币并不规范,因为每个国家或部落使用的货币都不同,深渊住民进行跨国交易,都是货换货的原生态交易。而现在,暗海已经有了通用货币,就是深渊帝国的暗海赤币。

    赤币现金分皮币和硬币。皮币上的水印是深海鱼背上的线。初版的硬币刷红漆印记,因而取名“赤币”。

    暗海赤币最初是镍本位的货币,但因为帝国发展速度太迅猛,帝国的镍金属储备不足,印钞速度赶不上经济发展,于是五十七年前,《深渊帝国赤币管理条例》正式宣布废弃了镍本位的条款。

    取消了金属本位,意味着深海所有与深渊帝国交易的国家,都只能靠着对帝国的信任才能完成合作。然而,这一转变并未对帝国带来任何影响。相反,他们的霸权和储备货币的地位,恰恰成为了帝国最核心的力量。而他们称霸暗海的军事实力,又是维持这一份霸权的核心武器。

    赤币是深渊帝国货币唯一的单位。最小的币值就是1赤币,只有硬币,没有纸币。目前,帝国银行已经发行到了第五套纸币,面额为10、20、50、100、200和1000。最新这一套纸币,是在赤月纪400年1月份举行的深渊纸钞设计比赛中获得亚军的设计,设计者是一个幽影族女设计师。

    之所以没有采用冠军设计,据说是因为冠军的设计上,印着苏释耶、奥达艾泽、赛菲永、裘沙等帝国开国元老的头像。苏释耶不满意。

    现在的纸币设计就很值得玩味了:背面是清一色的无尽宫,正面则印着邪能机械美学风格的建筑大师、深海作曲家、舞蹈家、海底山雕塑家、著名诗人、艺术家。

    硬币的背面都是赤月帝国的标志,正面则是数学家兼工程师、海底地质学家、博物学家、大建筑师、自然历史学家、大邪能学者兼菌类生物学家。

    明明是野心勃勃的军事大国,却使用这些东西当门面,展示着一种重商抑军的文明国度气质。梵梨觉得苏释耶好笑又拧巴,但也不禁感慨这男人很聪明,还是当年那个影帝。

    带着手里的钱,三个女孩完全不顾羽烬的感受,在闹市区开始进行女孩的活动了。

    首先,必须入手的是全海最佳的面膜——海底火山地热煮沸的泥浆。这种泥浆中富含矿物质,几千万年前就常常被深渊族女性收集起来用作护理皮肤。现在,美妆公司更不会放过这一商机,用此大量制造面膜和护肤品。因此,美妆产业也是深渊帝国的国民产业之一。而且他们包装很好,会用高温气囊把泥浆保护起来,打开面膜以后,气囊还可以与脸部紧密贴合,不让任何一粒营养物质溜走,做到完美护肤。

    “我刚才已经研究过了,断华沙海的泥浆面膜是最好的。”和歌指了指一侧的两个食尸族女性,小声而激动地说,“她们说,断华沙海产的这一款外号叫‘婚礼面膜’。”

    “什么意思?结婚都可以用吗?”梵梨说道。

    “不,是指敷了这种面膜以后,参加你前男友和小三的婚礼,他们一个会后悔到爆,一个会嫉妒到哭。”

    “那梵梨姐姐可以买下来。”羽烬俨然地看着和歌手里的面膜袋子,“等以后希天哥二婚了,你就敷它敷它敷它!”

    梵梨:“……”

    柜台导购认出了梵梨,服务态度非常友好,还现场帮梵梨用面膜敷了半边脸感受效果。

    十分钟后洗掉面膜,果然这半边脸跟剥了壳的熟鸡蛋一样,白嫩、柔软、光滑。

    “哇……”梵梨捧着双颊,轻轻拍了两下,“效果也太好了吧,立竿见影诶。”

    “如果是在泡温泉时使用,效果更佳哦。”导购微笑道。

    “买买买,必须买。”

    梵梨正准备掏钱,羽烬却拦住了她的手:“梵梨姐姐,我买给你吧。”

    “嗯?为什么?”

    “我是男生,没什么想买的东西。平时帝国政府把我们的衣食住行都包了,我的钱也就花不出去了。而且,就当是感谢你让我有了一次深渊旅行的机会吧。”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帮我们的也包了呀!”和歌围上来,兴致勃勃地说道,“都是老同学,你就偏心你的梵梨姐姐!”

    “就是就是……”纱纱气鼓鼓道。

    “给二位姐姐买也可以,不过梵梨姐姐优先。她的买完了,钱够用,再给你们哦。”

    “可以,有异性也有人性,成交!”

    “在乱用什么俚语呢?”梵梨横了她一眼。

    买好面膜以后,羽烬主动把三个女生的购物袋接过来,当起了无怨无悔的拎包侠。梵梨朝他伸了手:“小羽,我的那份给我吧。”

    “梵梨姐姐的胳膊太细,拎不动的。”羽烬说得她正感动,很快,下一句插刀的又来了,“人到了一定年纪,还是要对自己的身体素质有自知之明。”

    “兼特羽烬!我就比你大一百八十六岁而已!!”

    “计算得如此精确,说明还是很在意啊。”

    梵梨对着他用尾巴拼命拍浪过去。羽烬却笑吟吟地游走了。

    与此同时,就在商场的旁边的气囊咖啡厅里,艾泽看了一眼望向窗外的苏释耶,小心翼翼地说道:“苏释耶陛下,您今天很有闲情雅致啊,突然有闲心逛巴曼薄亚、喝咖啡了?您上次这样出来散心,也得是五十年前的事了吧……”

    而且,苏释耶还使用了幻影邪能将自己外貌隐藏,似乎不想被任何人打扰。这样漫无目的的行为,还真不像是陛下会做的事。

    “就是出来转转。”苏释耶淡淡说道。

    “是这样啊。这是好事,多放松放松自己,我们也会放心很多呢!”

    “嗯。”

    苏释耶的眼睛看着梵梨的方向,她和朋友们的对话全都传到了他的耳里。他低下头,搅拌了两下杯子里的咖啡,却感知到那一行人的体温和气息靠近了。

    梵梨等人路过一家咖啡店,即便没有进去,海水里都流转着苦中带甜的咖啡味道。纱纱深深地吸了一口海水,空空的眼睛转向店铺:“我们进去喝一杯吧。”

    从海水中进入到空气里,四个人还有导游都变成陆生状了。咖啡味飘溢在空气中,另外四人都沉浸在这股美味里,梵梨却犯了老毛病,开始扫读墙上大篇大篇的咖啡简介。读完以后,她诧异道:“这里有种咖啡,是一种动物的粪便里排出来的,价格还特别贵,是普通咖啡的几百倍。”

    于是,三名海神后裔的脸都拧起来了,梵梨反倒欣然点了一杯猫屎咖啡,还请普太太也喝了一杯。

    炎魔族喜欢吸甲烷和硫化氢,喜欢辐射,连带他们混血的后代也有保留这样的功能。所以,在咖啡厅里,还经常有携带炎魔族基因的顾客要求享受贵宾辐射房,喝带有甲烷、硫化氢气泡的咖啡。

    对梵梨来说,这个些画面,加上帝国文化,加上裸着上半身的深渊族女顾客,是太新奇了。而好像不管在什么时候,女人只要愿意脱,男人总是愿意看的。哪些女人晃荡着白花花的肉团子,店里的男人们目光也都跟着她们走。只有羽烬,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颇有军人风范。

    “小羽,你居然不看!”和歌使用了隔音术,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难道……女人的身体,你已经看腻了吗?”

    “瞎说什么。”羽烬脸红了,“我才没有,我只是觉得真正的男人应该有自制力。”

    “哦哟,这么说,你还是喜欢的嘛!”

    “我是男人,当然会被女人的身体吸引。这很奇怪吗?”

    虽然说得很硬气,但羽烬的耳朵已经红到脖子了。从这孩子长大以后,梵梨从他这里频繁吃瘪,这下看他吃瘪,也来了兴趣,撑着下巴,调侃地望着他:“小羽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这里就没有一个让你心动的吗,你真的看都不想看?”

    咖啡厅角落,在蓝鲸音乐的伴奏下,有一名驻唱歌手拿起话筒,闭目吟唱着一首电影配乐《午夜之城》。

    “如果真的心动了,我会看的。”

    说到这里,羽烬回过头,虽然耳根还是红着,却坚定不移地注视着梵梨。

    梵梨愣住了。

    小羽,他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她有些尴尬,想向那俩姑娘求助,但她们俩都在激动地研究刚才买到的面膜,压根没注意他们说了什么。只有普太太抿了一口咖啡,嘴角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歌手身姿轻摇,声音沙沙的,有一种慵懒而有格调的浪漫:

    “建立在无尽黑暗中的无尽之城

    愿我的蓬勃青丝记载你的无尽之恩

    紫色波涛,黄金冰雹

    四百年沉没的日轮

    无眠中悄悄夜已深……”

    羽烬很少露出倔强的眼神,但一旦倔强起来,就有一股韧劲儿,这从他小时就很明显了。

    气鼓鼓的小男孩,握紧双拳,慢慢拍打着小尾巴,从课桌下方升上来,当着三百名同学回答问题。

    然后梵梨再次感受到,当年的小男孩现在已经长成了俊美的男人,难道他真的……

    “当然,”羽烬从善如流道,“离婚成瘾的大姐不包括在内。”

    “你这家伙!!我杀了你!!”梵梨掐着他的脖子,左右摇晃,晃得他直吐舌头。

    虽然凶巴巴的,但梵梨心情其实很好。和朋友相处真是最解压的方式,让她差点忘了昨天看见苏释耶有多郁结。可是,她晃羽烬晃到一半,突然看见了咖啡厅的一个角落。

    艾泽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那个男人相貌普通,她确定自己没见过。他也没怎么注意看她,不过目光与她的目光交接时,多停留了两秒,便又继续无视艾泽,对着窗外喝起了咖啡。

    可是,梵梨的眼眶却红了。

    是因为来到他的地盘了吧。所以,看到什么人都会想到他。

    她一直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心里清楚,苏释耶或许对她还有一丝关注,但已经往前看很多年了。

    他不爱她了。她知道。

    但她也知道,他曾经爱她。

    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回忆,她分得很清楚。只要保持清醒,自己和回忆里的那个人依然相爱,就不会被伤害了。

    ***4.3小剧场***

    昆蒂:“琼才出场一次的,人气比他老爹高?琼x夏弥就这么被大家萌上了?”

    梵梨:“事实证明,不管作者再恶趣味,只要投入了爱,总有人能get到她的恶趣味的= =。”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