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98章
    晚上, 他们去吃了一顿巴曼薄亚的特产美食——直径有30厘米长的大型贻贝(去硫化氢和甲烷版),感到了暗海食物与光海食物的差别:比起光海贝类的弹性十足,深海贻贝的口感比较松软, 就像在吃刚出炉的面包, 入口即化。厨师烹饪技术很硬, 撒了大量黑胡椒、酱料和海带, 把大型贻贝加工得汁多味美。

    接着,他们听了20赤币上印着的音乐家的作品演奏会。有交响诗篇《赤红王》、清唱剧《大峡谷下的女人》,交响乐《深海国》和电影配乐《七子》《海神之罪》等等。

    就在音乐厅对面的夜市上,大老远就能听见有长了三百颗细牙的皱鳃鲨族小贩吆喝着:“普天同庆普天同庆, 龙城护鳍厂老板带着小姨子逃跑了,原价500赤币的护鳍现在清仓大甩卖, 只要100一双!”

    听到这个,和歌和纱纱激动了。普太太一脸佛系:“你过五十年来看,他们台词还是一样的, 唯一变化可能就是100变成50了。”

    夜市上还有贩卖“觅食器”的摊铺。而所谓“觅食器”,其实就是注入邪能、驯化后的鼠尾鳕。它们生来就有非常强悍的觅食本能, 可以用锋利的吻部挖掘海底平原上的泥沙, 高效找出底栖可食小型动物。鼠尾鳕在光海也很常见, 属于生命力非常顽强的生物。在无数陌生的物种中看到鼠尾鳕,还很有亲切感。

    这一天活动结束后,一行人回去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乘舰艇出城。

    一路旅途上, 梵梨只要有空就会和普太太交流,向她打听深渊帝国的各种信息。普太太政治、经济和国家体制不太了解, 但对历史了解很多, 一口气跟她说了很多帝国的奇闻异事。

    三个小时后, 他们抵达了火山之城。

    火山之城顾名思义,就是建立在海底火山附近的城市。这里也是深海生命起源之地。这座城市的建筑都是尖尖的塔状,平均高度55米。最初这些尖塔都由沉积的碳酸钙凝结而成,随着时间推移,碳酸钙也慢慢变得坚硬如同钢铁。

    最初,这里是一座工业城市,能源工厂利用火山加热海水所提供的热量发电。自从火山之城开启了旅游业,政府把高温水域和低温水域隔离开,将这些塔改造成了酒店、赌场、商场、娱乐场所等等消费场所,吸引了大批深海游客。

    普太太带着四人小组乘坐耐热导游舰艇,去看城外的火山景观。

    透过窗口,梵梨看见了外面的热泉口、几十米高的黑烟囱,同时舱内自动响起了播音员的声音:

    “现在我们抵达了海底火山地带。海水被地壳中的热岩加热到350度,融入了岩石中硫化物为主的化学物质,从中央裂谷的缝隙中渗出,与较冷的海水相遇,又因暗海的巨大水压无法沸腾,因而会迅速冷却,化学物质凝固、变成黑色,并长时间积累,形成了黑烟囱。注意这些黑烟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呈酸性;火山的喷口呈碱性,水温约在四十到九十度不等。水中富含甲烷和氢气,吸引了大量生物的群落在此寄居……”

    以前梵梨只在书上、电视上看到过深海黑烟囱,这下亲眼看见,还有一点点小激动。它们温度极高,如果现在开门出去,分分钟就死翘翘了。但正因如此,这种完全与光海不同的生态环境,反而更有一种迷人的气息。

    “哎呀,那些海沟虫真的好多哦……”和歌嘴角抽搐,“我的密集恐惧症要发作了啦!”

    热泉延绵数千里,生长在它们附近的不是鱼类,而是两米长、跟手臂一样粗的海沟虫。它们因血红素呈现出美丽的红色,密密麻麻连成一片,没有嘴也没有内脏,看上去就好像珊瑚,而且发育极快,几年就可以长成现在的样子,跟深海珊瑚完全是相反的品种。

    播音接着自动讲解:

    “这些热泉口的生物不需要依赖太阳能也可生存,他们与我们的炎魔族朋友一样,拥有超强的生命力和与众不同的生理构造。例如这些海沟虫,被套动物门的唯一物种,它们身上的细菌能将硫转化为有机物,就像植物能进行光合作用一样,同时,它们也散发出硫化氢的臭鸡蛋味……”

    羽烬指了指同样生长在热泉口的贻贝、蛤蜊:“我们昨天吃的就是这个,它们和海沟虫、炎魔族属于一种系统的生物,有一样的化学合成细菌,可以固定住硫和氧,分别与它们结合,就可以避免它们合成毒性强的混合物了。一般生物可没有这么伟大的功能。”

    “海沟虫是不是可以用来培育细菌?”梵梨好奇道。

    “按照原理说,炎魔族也可以。”

    “……”

    “别说了,我要吐了。”和歌捂着嘴,演得比孕妇还逼真。

    “这么想来,炎魔族有点可怕。”梵梨抽了一口气,“如果我们和他们在深海区域作战,胜算很低吧。”

    “很低。所幸炎魔族无法适应光海的环境,他们不会跟着深渊族部队一起的。”

    “看!”梵梨激动地敲了敲窗子,“那边还有庞贝虫!”

    这里的高温海水是能量的来源,但也可能会杀死生物。庞贝虫就很分裂了,像刺猬一样长满了银蓝色的刺,头埋在20度的碳酸钙洞里,尾巴露在40到90度的高温海水中,然后它们都还好好活着。

    作为一个少女心的糙汉子,和歌已经看得十分不适了。但梵梨每次到了新的环境,总是会忍不住亢奋一番,连说话语速都变快了。羽烬一直凝视着她的侧脸,瞬间有一种回到四百多年前校园时代的错觉。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嘴角不知不觉扬了起来。

    “嗯?”梵梨回头看看他,“小羽你看我干嘛,看虫子呀。”

    “我在比较你和庞贝虫谁更可爱。”羽烬认真思索了一会儿,“这种显而易见的答案,好像不需要我说了。”

    “庞贝虫更可爱。”梵梨死鱼眼状。

    接着,他们去参观了遇难者尸骨遗迹。

    光海族没有深渊族的耐热和抗毒能力。在深海,有一些探险的光海族和深海生物毙命于火山之中。在烟囱附近的旅行博物馆中,就有探险的光海族被烟雾和火山灰掩埋窒息而死的遗迹。他的尸体被食腐生物或原始的食尸族吃掉了,留下一个空洞。然后,一些深渊族艺术家便用泥沙填充了空洞,制成一个人体铸型。

    普太太向他们认真地介绍上述内容,梵梨听得津津有味,却看见羽烬的脸都白了,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怕了吧?”

    “怎、怎么可能。”羽烬眼睛眨得飞快,睫毛跟雪白小刷子似的扇动,“我可是军人。”

    结果,可怜的小羽再次遭到了姐姐们的调戏……

    后来,他们到旅游景点的商店里购买纪念品:有火山灰、烟囱灰——这些灰被装进瓶子里,当作纪念品出售,瓶身上还印有购买年份,年份越久远的,价格越贵;有装在盒子里的火山石、碳酸钙;有养在特殊容器里的热泉生物;有纪念纸质明信片,正面图片各异——火山之城全景和夜景照、从火山之城眺望巴曼薄亚的远景照、灰色尖塔林照、热泉口海沟虫特写照、桌上白色大贻贝美食照、躲在洞里的庞贝虫照、火山之城开发者兼第一任市长的肖像、以及各年代画家手绘的风景图复刻版,等等;有当地岩石做的雕刻明信片……

    这里也有火山泥浆面膜出售,价格居然和巴曼薄亚市内的完全一致,也算是高度商业化的一个标志了。

    在一堆纪念品中,梵梨找到了一套深渊帝国的伟人纪念邮票,第一张就是苏释耶的半侧脸白描,左边印着“深渊帝国邮政”,右下角印着“500赤币”。

    其他人的邮票价格都低很多,肖像旁边都印有名字,苏释耶的却没有。

    这一刻,梵梨只觉得深渊帝国离光海真远。在光海随处可见的抹香鲸,能潜入2500米的深海,已经算是垂直迁移生物里的佼佼者了。但在深渊,只有它们的尸骨。

    而苏释耶和她的距离……算了,不重要。

    当晚,他们就在城郊的温泉池度假村庄住下来。这里有大片温泉池,里面的海水用火山能源加热过,海族们在里面洗浴和放松。四个女生泡得不亦乐乎,羽烬一人寂寞如雪。

    第三天早上,他们返回巴曼薄亚,准备下午去参观全暗海最大的海洋生物博览馆——无尽海洋生物馆。

    梵梨回家才想起协议还没看完,迅速扫了一遍,在需要修改的条款上做上标记,便带上纱纱,匆匆把它送到无尽宫的裂变殿。

    本来想请炎魔族侍卫通报苏释耶,没想到在门口的珊瑚礁旁就看到了他,还有在风暴之井与他**的炎魔族女人。他们坐在长椅上,苏释耶正在打开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红色盒子,从中取出一对黄宝石耳坠,然后有片刻出神。

    “苏释耶陛下看看这个,喜不喜欢?”女人轻轻缠着他的胳膊,语气里有无限柔情,“我看你以前在光海时,总是喜欢戴黄宝石耳坠。刚好我的家乡最盛产这个,所以选了最好的一对给您。”

    “宝贝,这个太贵了吧。”

    “您眼力这么好,能看出来是很好的质地,对不对?”女人双手交握在胸前,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低胸衣上挤出了一条明显的沟,身体微微往下倾,眼神妩媚而充满风情。

    “当然,有劳你费心挑选了,我很喜欢。不过,我更喜欢……”

    苏释耶靠过去,在她耳边不知低声说了什么,她迅速低下头,脸蛋立刻染上了浓浓的桃花色,嘴里喊着“你太坏了”,身体却又靠近他一些。苏释耶却适时收手了,颇有绅士风度,只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说:“大神使有事?”

    这一幕当然是梵梨最不想看见的。如果不是苏释耶叫住她,她甚至有当场逃跑的冲动。

    “我来返还协议。有七条需要改一下。”她把协议递给纱纱,纱纱往前游了一些,用被深海抑制住的微弱奥术,把协议顺着水流推向苏释耶。

    “麻烦您看看,看好了通知我就好。我先走了。”

    梵梨正想离开,苏释耶说:“不用,别瞎折腾了。我让他们重新弄一份修订版,跟我进去签字吧。”

    可是他都还没看……

    但他愿意盲签,她当然乐意。

    接着,他们进入裂变殿,等待君主秘书去准备新的合约。

    这过程很难熬。梵梨向苏释耶请示过后,就开始翻看柜子里的《415年——420年巴曼薄亚城市建设纪录》。纱纱在后面跟个石雕似的发呆。

    上一回见到梵梨,因为梵梨看上去太弱了,戈茜并没有太仔细观察她。但这一次,她偷瞄了几眼梵梨,发现梵梨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色贯头衣,只露出一点深陷的锁骨,像是吝啬向人展示自己珍稀的牛奶白肌肤。而且,梵梨浑身上下的首饰只有印有海之光的大神使臂环,连妆都没有化。

    以前戈茜对自己素颜的样子也很自信,化了妆更是自知美得石破天惊。但现在看见梵梨,她不禁开始幻想两个人都素颜会是什么样,然后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好像自己唯一的胜算,就只有一身90万赤币的名牌低胸黑裙。

    最让她郁闷的是,梵梨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美不美。手肘撑在柜子上,时不时拨一拨头发,“咔哒咔哒”地拧了两下脖子,面对他们的都是一般女生的死亡角度。

    这一刻,戈茜都快把苏释耶忘了,不断地偷瞄梵梨认真看书的侧脸。

    如果没有苏释耶,遇到了梵梨这样级别的美女,她很可能会主动过去搭讪交友,但苏释耶在这里,就有一个雷达不断在提醒她“危险”。

    越漂亮的女人,越明白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越清楚只看内涵的男人是不存在的。以前遇到姿色不如自己的女人,苏释耶都会坦坦荡荡地欣赏,大大方方地夸对方漂亮。可对于梵梨,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没有多看梵梨一眼。

    “宝贝,今天下午你有什么安排?”他站在办公桌旁,随手翻着报纸。

    苏释耶很懂照顾女人的情绪。戈茜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安全感。可是,这只会让她感到更加不安。她径直游过去,从侧边抱住他,心不在焉地说:“您有时间带我去吗?”

    “去哪里都可以,我下午的时间都是你的。”

    听到他们的对话,梵梨有些讶异地抬起头,但没有说话。

    察觉到了梵梨的视线,苏释耶笑道:“对了,苏伊大神使,忘了跟你介绍,这位是戈茜,我女朋友。”

    “戈茜?”梵梨沉思了一会儿,“奈希国的戈茜?”

    她省掉了称谓,本应该是“戈茜皇后”的。

    这时,秘书把新的协议送到办公室上,便快速撤退了。

    “你知道我?”戈茜有些意外,有些开心。因为,奈希是暗海里很小的一个国家,总人口只有285万,工业发展适中,资源严重匮乏。在帝国入侵之前,除了贵族,国人和很多深渊族一样,长期处于吃不饱饭的状态。

    而梵梨对她的所有信息都是从普太太那得知的。她看了看苏释耶,无声叹了一口气——这男人到底想什么,吞并人家的领土,还把皇后都掳走了?

    但按照外交惯例,梵梨还是只捡好听的话说:“这两天旅行时,导游就跟我们说了,奈希国有一个著名的美人。”

    戈茜更开心了——是啊,她可是著名的美人,当年在奈希,她还是贵族小姐的时候,国王为了追她,可是费劲了心思的。现在连赤月帝王都喜欢她,她的美貌还需要质疑吗?怎么还会在苏伊面前不自信呢?看来是热恋期,有些患得患失了。

    于是,她刚才丢掉的自信回来了许多:“苏伊,你也不差呀。”

    “我们大神使不需要‘也’不差。”梵梨还没说话,纱纱已经抢先说道,“她是光海大神使,望这位美女有点自知之明,称呼她‘苏伊大神使’,不要直呼姓名,谢谢。”

    “凭什么?”戈茜瞪大了眼,“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光海联邦现在还比深渊帝国强势吧?”

    “不,这与光海和暗海没关系。我的意思是。她是光海大神使、大魔药师、圣耶迦那奥术院院士、尔国临格奥术研究奖得主、光海三千万年奴隶制废除者、光海四百年战后经济修复策划者,而你,是一个暗海小国前皇后。所以,你要对她使用尊称。”

    “你什么意思?”戈茜有些怒了,但看了一眼苏释耶,压着火气,用委屈地语气说道,“小国前皇后怎么你了?我和我前夫结婚,是为了爱。现在和苏释耶陛下在一起,还是为了爱。为爱结婚,我不卑贱。”

    她来来回回说了好多个“爱”,各种内涵梵梨政治联姻,但又让人找不到痕迹。梵梨觉得,这茶术真是绝了。如果风晋在场,不知道她俩谁能赢。

    “灭国了,立刻就跟着赤月帝王跑了,好伟大的爱。”

    以前不知道,纱纱看上去佛系得很,脾气还挺大的,果然是夜迦宠出来的妹妹。

    “好了好了,纱纱,安静一会儿,我要看合同。”梵梨用嘴型对她又补了一句“这点事没必要争”,然后游到办公桌前,快速扫读新版协议,检查错漏。

    “布可纱纱,你说话有点过分了。”苏释耶搂过戈茜的腰,见她眼中涌出泪水,赶紧伸手刮了刮眼角,“可怜我宝贝,受委屈了。”

    “被两个国君喜欢,是我的错吗?”戈茜更加委屈了,无声哭得分外美丽,“我也不希望发生战争的,我也不想成为你的战利品啊,我也不想依附你……”

    “乖,你不是战利品。就算是战利品,你也是全暗海最美的战利品。”

    苏释耶越是哄,戈茜就越是放肆,刚才被纱纱羞辱的气儿一口气全上来了:“可是,我就是学不会政治联姻啊,不然,我也想变得跟苏伊大神使一样坚强呢……”

    “不,我就是喜欢你的单纯。”苏释耶眼中的柔情消失了大半,“你要真是那么复杂,我就不会让你当我女朋友了。”

    “苏释耶,建议你们两口子少评价别人的感情。”梵梨签好字,把笔重重拍在桌子上,“你们怎么就知道我是政治联姻?有一种婚姻,既能互利,又有夫妻之情。你怎么知道我和黑乔就不是这样的组合?你和这位戈茜小姐还在热恋期,就嘲讽别人几百年的婚姻,不觉得自己很偏执?”

    苏释耶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光海新闻里,莫尔黑乔频繁说着“我和我妻子又如何如何”的样子,只觉得胸腔都快被怒火和疼痛炸开了。他强行按捺住情绪,回头看她,微微笑着:“一个对婚姻如此草率的女人,没办法说服我。而且,你嫁的是莫尔黑乔,还是莫尔集团,自己心里也有数。”

    如果今天这里的人是别人,梵梨可以用一百种以上的回复,堵得他呕血三升。但他是苏释耶,她就完全没办法了。

    ——对,我就是嫁给了莫尔集团。我就是政治联姻。

    ——我就是忘不掉你,要留着你的种,把自己的感情生活过成这个鬼样子。现在,还要看着你搂着新交的女朋友,嘲讽我的人生有多失败。

    但她说不出口。

    她是辜负他的人,现在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该计较。

    “随你怎么说吧。”梵梨笑了一下,“我无所谓了。纱纱,走吧。”

    “赤月帝王,恕我直言,你表现得就像个向她求婚遭拒的渣男。”梵梨出去以后,纱纱漠然扔下这句话,也跟着游了出去。

    “苏释耶陛下会向她求婚?两位光海族美女意淫可以少一点,看清楚他现在是有女朋友的。”戈茜在后面不悦地说道,但纱纱头也没回。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