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0章
    在宴会厅外, 梵梨和和歌遇到了普太太,感到分外亲切。

    “普太太,上个月你带我们三日游, 到现在我都还记忆犹新,真是非常感谢。”梵梨笑道。

    “哪里哪里, 跟你聊天以后, 我觉得自己才学到了很多。”

    这一回,普太太的腹部不光挂着小普, 还挂了另外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体型比小普体型还小一些, 眼睛更圆,脸蛋更粉嫩。和歌再次被鮟鱇族的小男生萌到了,忍不住过去摸了摸这个小男生的头:“普太太, 这是你家老二吗?”

    “是的,他是昨天才变成老二的呢。”

    小普横了一眼“老二”,气鼓鼓地把头拧到相反的一边,一点都不想碰到他。

    “昨天?!”和歌惊叹道, “这才一天, 他就长这么大啦?”

    听到这里,梵梨大概猜到了和歌误会了什么,赶紧用胳膊肘撞了她一下:“和歌,不是……”

    “你和你老公也太厉害了!鮟鱇族都太能生了!”和歌无视了梵梨, 上下打量“老二”, “这个孩子像谁呢?”

    “应该是像他爸爸吧。”普太太摸了摸“老二”的头。

    “他爸爸长得这么可爱?今天他在这里吗?”

    “没有呢。”普太太摇摇头, “我还没来得及去见公公和婆婆,见‘老二’这么可爱, 就把他强行带走啦。但小普就不高兴了, 吃了一天的醋了。”

    “谁愿意跟别人共享老婆呀!”小普抬头, 用那双萌萌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普太太,“他有我可爱吗?有吗!别说了,你觉得有!我们都结婚多少年了,你凭什么不跟我商量就找老二?啊?”

    普太太一脸怜爱地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安慰他,“老二”就可怜巴巴地说:“哥哥不要怪我们的普亲亲啊,若不是我昨天死咬着她的腹部不放,她也不会被迫就范的……”

    “你不要替她讲话!她想甩掉你还不简单吗,你这个小弱鸡!你们就是奸夫淫.妇偷偷瞄对眼,勾搭上了!”

    “老二”没有受到丝毫动摇,反倒甜甜地说:“哥哥,我会和你和平共处的,不会跟你争宠的。你陪着我们媳妇儿这么多年了,我肯定什么都听你的……”

    “哼!灌**汤没用!”小普抱着胳膊,强势拧过头去,“帝国政府真的不靠谱,虽然废除了我们族群的多夫制条例,但根本没有有效阻止有钱女人花天酒地啊,气死我了!烂政府,烂政府!我讨厌这个奴役男人、物化男人的女权社会!”

    “哎呀,老公,你的包容可是在为帝国做贡献呢,怎么开始愤青了呢?”

    普太太摸了摸他的头,却被他强势打开:“不要碰我!不要为自己的花心添加冠冕堂皇的借口!我们男人结了婚,都没有人权,都是婚驴,太他妈的委屈了,啊啊呜呜呜呜……”

    和歌呆如木鸡地看着普太太,再看看小普,再看看“老二”,再看看普太太,嘴巴大大张开。梵梨跟普太太打了个招呼,拽着她的手腕,溜了。

    经梵梨解释,和歌才知道,原来陪伴他们三日游的,一直是“普氏夫妻”,而不是“普太太和她儿子”。

    雄性鮟鱇族没有雌性鮟鱇族头上的诱饵,所以不会觅食。从生下来之后,他们就会到处游动,物色未来的另一半,然后当一个合格而讨老婆喜欢的“软饭男”。所以,经过上亿年的演化,他们也拥有了以便寻找雌性荧光诱饵的大眼睛、引发雌性母爱情怀的可爱外表、眼睛前方寻找雌鱼释放化学物质的嗅觉器官,还有比迟缓雌性游泳速度更快的本领。一旦他们咬住了雌性的腹部,就会说各种说甜言蜜语,来乞求未来妻子的垂怜。如果女方愿意和他们结婚,他们就会和老婆逐渐融合,用老婆的循环系统来顶替掉自己的。他们变成了老婆的“附属肢”,在老婆需要生孩子的时候向他们提供精子。除此之外,他们唯一保留的功能,就是呼吸。

    最近梵梨读了大量书籍和新闻,觉得深渊帝国很多文化都挺有趣。

    帝国主要推崇一夫一妻制,除了少数生存模式特殊的种族。鮟鱇族曾经就是其中之一,多年前的《深渊帝国婚姻法》规定,在雌性鮟鱇族身体足够健康、可以保障血液满足两名雄性的生长营养需要时,一名雌性鮟鱇族最多可以和两名雄性结婚,以确保有足够的、可靠的精子来源,以及深渊帝国人口数量稳步增长鼓励政策。

    但是,自从深渊帝国的文明飞速发展,有很多雄性鮟鱇族开始在族群范围内大力推行男权主义。他们在各种媒体上发表文章和言论,表示:在蛮荒时代,男人只能靠女人才能存活下去,但现在时代不同了,这是一个温饱解决、拼脑力的时代,男人要挺直腰板子,靠自己的努力,赢得自己团体在社会上的话语权。他们坚决抵制男性过度注重可爱的外表而放弃事业,坚决抵制被舆论逼得不得不与女人结婚的恶劣氛围。

    “对鮟鱇族男性而言,男权就是平权!我们只有自己独立了,才会得到全帝国的尊重!”

    赤月纪215年,鮟鱇族男权运动发起者在龙城做出了这一革命性的宣言。在这次演讲中,他讲出了自己的故事:曾经,他也是一个貌美可爱的小正太,但结婚遇人不淑,被渣女妻子家暴、劈腿,最后带着孩子被赶出家门,活成了男人最惨的样子。从那以后,他痛定思痛,一边努力挣钱养孩子,一边到帝都进修,终于不依赖于任何人,成为了巴曼薄亚大学的博士,活成了骄傲的自己。于是,他决定站出来,为所有男性发声。

    那是鮟鱇族男性历史上壮烈的一幕,也是改变了全鮟鱇族落后女权思想浓墨重彩的一刻。他的发言令全暗海所有受到歧视的男同胞们泪流满面。

    从那次男性独立宣言后,越来越多的雄性鮟鱇族打着“一日不废除一妻二夫制,一日不婚”的旗号,忍受职场上的性别歧视,用柔弱的小身体在工作岗位中拼死拼活地工作,只为争取他们与女人地位的对等。

    终于,赤月纪303年,鮟鱇族的一妻二夫制废除了。但与光海的奴隶交易一样,制度可废除,根深蒂固的思想却很难废除。在鮟鱇族的上流社会里,依然有大量“包二爷”的情况出现。

    而且,不管男权主义兴起得多么轰轰烈烈,依然有一些颇有影响力的鮟鱇族男性名作者,在他们自己的平台上推广以矮化男性为手段、跪舔女性以换取女性投资为目的的“好婚风”婚恋理论,被男权主义公认为是“女人的跪舔狗”和“邪.教”。男权主义炸毛了,他们其中一些极端人士大发文章唾骂女人、唾骂这些“好婚风”绿茶吊,甚至出现了严重仇女和支持离婚的现象。两边撕得不可开交。

    其实,这两边的代表人都互相认识,只是相互合作,相互炒作,靠在男性中贩卖焦虑,试图拉动两性对立,同时大量兜售他们的三无产品,赚得盆满钵满。

    ***

    时钟指向了6点45。越来越多的贵客抵达了回忆神殿。一国元首、某市首富,都不会太令所有人感到惊讶。

    但是,有一个首富的降临,却是重量级的。那就是光海的首富,莫尔集团的董事长。

    听说莫尔黑乔来了,还带上了贵重的生日礼物,苏释耶在“去迎接”和“完全无视”之间纠结了半天,选择了折中方法——让裘沙去迎接,并带到宴会厅来见自己。

    苏释耶任职光海独.裁官时,莫尔黑乔还不是首富,他们只打过两次照面。

    这一回,这是黑乔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较长的时间。而看见苏释耶的第一眼,他就想起了一年前,在一个工作场合偶遇前妻,他们之间的一次对话:

    “苏伊,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和风晋是同性恋?”

    “什么?当然不是!”

    “那你怎么看上去总像对男人没什么兴趣的样子?我开始以为你心中有一个难以忘记的男人,所以才会对我没什么兴趣。但时间久了,我发现你是真的对男人没兴趣……现在我们都离婚了,你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了吧?”

    “我不是同性恋,真的不是!”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可以描述一下?”

    “帅的,聪明的啊。”

    “你说的这两条,好像我也能满足。”

    “每个人帅的方式不一样。我可能喜欢那种看上去挺冷酷的,有捕猎族气息的,笑起来又像海神族的男人吧。”

    “这也太抽象了。性格呢?”

    “性格也一样,不说话感觉像捕猎族,一开口就觉得是海神族,结果内心深处还是捕猎族。”

    “你说的这种人很适合从政。面具有好几副,你还得一个个拆下来。让你很有挑战欲,是不是?”

    “嗯!还要有点撩,说话声音低沉但声线要年轻一点,他要让我很崇拜,年龄嘛,比我大一点点就好……”

    “我的无尽海洋之主啊,曾经我是娶了个什么女人!”黑乔大笑起来,“年龄和你差不多,还要让你崇拜?苏伊,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能爱人了,你说的这种男人不存在。就算比你大四千岁,我都不敢说自己能让你崇拜。和你同龄的,根本就是乳臭未乾的小子啊。还要撩?哪个男人看到你不被你撩得不要不要的,你还要他反撩,太难了。”

    而现在黑乔知道了,她根本不是在描述自己喜欢的类型,她描述的就是苏释耶。

    但也很显然的,他可怜的前妻陷入了单相思。因为苏释耶看见他,完全没有一点反应。

    但凡一个男人有一点点爱一个女人,都不会在面对她前夫的时候毫无波澜。

    苏释耶不仅看上去毫无波澜,甚至还挺友好:“欢迎莫尔先生光临深渊帝国,参加我女儿的生日宴会。”

    其实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有一些慌乱。

    以前,别说是四千岁的海神族,就算是两万岁的宗主,他也没有怕过哪怕一秒。他有绝对实力,那些人再有心计,能耐他如何。

    但这一晚,他有些虚了。

    只要想到三百多年的日夜,梵梨都和这个男人朝夕相处,恩爱甜蜜,苏释耶就会反复质疑自己:莫尔黑乔到底哪里好?他懂梵梨,就算是政治联姻,她也很难和讨厌的人相处。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

    苏释耶一向极擅长掩藏自己的情绪。他表现得极为镇定,还和黑乔聊起了深渊和光海的贸易和经济。

    其实,苏释耶知道,黑乔是为了给梵梨撑场子来的。如果不是为了梵梨,他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亲自来到一万米以下的深海,只为给一个外国公主送一份生日礼物。

    黑乔知道,苏释耶会和他说这么多的话,也是因为看在梵梨的面子上,不然,这个表面温和实则不可一世的赤月帝王,多半会让财政部大臣来接待他。

    但两个人都是极为聪明的外交高手,聊了半天,一直看上去和谐且愉快,谁也不主动提那个女人的名字。

    “圣都币和帝国赤币的汇率法案最近都定下来了,以后我们的企业,会有很多机会与莫尔集团合作。”苏释耶一边对那些进来对他频频点头的宾客点头微笑,一边说道。

    “近期我一直在密切关注贵国的新闻,对于贵国的科技、能源、教育等等发展速度真心感到佩服。”

    “对深渊一族而言,食物短缺是普遍现象。最初我们建立帝国的三十年里,帝国公民每人每天只能领取两条鱼或一只水母。而在帝国外,更是有成百上千万深渊族备受饥饿折磨之苦。”苏释耶笑道,“只能说,科技很多时候也是被逼出来的吧。”

    “现在不仅是佩服,还意外了。”黑乔轻轻抚掌,“认识苏伊这么多年,她竟然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她哥哥是一个如此谦逊低调的人。我回去一定得跟独.裁官美言几句,让他主动推进两国的贸易合作,尤其是食物上,多多给予支持。”

    很显然,苏释耶在新闻上是什么表现,此刻就会是什么表现。他们俩都知道,真实的他是否谦虚,不是这一时半会儿能观察出来的。

    苏释耶秒懂,黑乔说这句话有三层意思:第一,夸赞他。第二,让他知道,和苏伊朝夕相处的人是谁,得罪了黑乔,即便是赤月帝王,黑乔也不会害怕。第三,但他如果维持像现在这样给梵梨礼遇,黑乔会动用所有资源,保梵梨回光海。

    “那倒不必。”苏释耶轻描淡写地挡了回去,“你太太的价值远超过独.裁官能给我的任何东西。有她过来帮助我,我已经很感动了。至于在生活上,你尽管放心,虽然我们几百年没见了,苏伊也做了一些调皮捣蛋的事,但兄妹情分总是在的。我会安排好她的生活起居。”

    黑乔也听懂了苏释耶的言外之意。但是,那个“你太太”却非常耐人寻味——苏伊没有告诉苏释耶,他们已经离婚了?

    看来他们俩之间,真是苏伊单相思苏释耶。

    那正好了,只要苏释耶不喜欢苏伊,那只要表现得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对她就有利。

    “这样就好。说实话,我一直很担心她的身体。这么多年来,她工作过度繁忙,我们之间没有孩子,一直是我的遗憾,我还期待她回去以后给我生个可爱的宝宝。现在把她交给她哥哥,我是真的放心。”说到这里,莫尔黑乔看了看怀表,“那么,我先回光海了。四天后一大早集团有很重要的会议等我参加,我得连夜赶回去,原谅我不能参加完整个宴会。”

    “行。”

    苏释耶表情管理依然很到位,但胸腔中有什么爆炸了。

    想和梵梨生孩子?怎么生?胎生?他这个前前夫也配?

    “那个莫尔黑乔。”苏释耶看着黑乔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被众星捧月送进宴会厅的苏璃,气得声音都低了几个度,“裘沙,你现在就给我追上去,把他杀了!大卸八块,尸体给我带回来!”

    “遵命,我现在就去。”裘沙刚杀到门前,就被艾泽拦住了。

    “别别别别啊,别冲动啊!”艾泽拖着裘沙走回来,低声对苏释耶急道,“陛下,您为什么要杀莫尔黑乔啊,他不是大神使的丈夫吗?合法的那种!”

    就因为是她曾经的合法丈夫,苏释耶就更忍不了了。

    裘沙娶了她,希天娶了她,黑乔娶了她,连韶安都能娶她。

    他算什么?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按理说感情应该比谁都更深,但她就偏偏对他最绝情。最后两个人都分手这么多年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个什么。没有任何身份,任何头衔。前男友都算不上。

    无名火又把苏释耶气得脸都白了。

    “你把他杀了,大神使岂不是要恨你一辈子了?”艾泽弱弱地说道。

    苏释耶怔了一下,想起了过去熔炉计划后梵梨的反应。他闭上眼,深呼吸几次,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才总算睁开眼:“行,不杀。”

    艾泽风中凌乱了。

    陛下最近是怎么了……从大神使来深渊之后,他每天都很暴躁易怒。跟个炸.药包一样,一点就炸。以前的淡定和优雅全要靠演,真是太可怕了。

    七点整,赤月公主准时登上了宴会厅的高台。绚烂的彩绘玻璃下,水光潺潺,把她草绿色的修身长裙照得如同海面上绿色的波浪。而她裙摆上那些金色的丝线,就像星辰海的金色漂浮雨林一样,寂静无声,兀自美丽。

    苏璃低下头,对着话筒说:“在座的各位来宾,你们好,我是赤月帝国的公主,苏璃。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她平时虽然骄纵,但在大场合向来深得苏释耶真传,向来优雅从容,大方得体,加上这一张五官顶配的脸,说是“海洋第一公主”,名副其实。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陶醉在公主的魅力中,唯独梵梨,一个人躲在最偏僻的小角落,看着苏释耶唯一的女儿散发耀眼荣光。而台下,苏释耶和戈茜坐在一起。苏释耶看着苏璃,戈茜看着苏释耶。

    如今,他有了女儿,有了女朋友,有了帝国,有了新的生活……

    而就在半个小时以前,她还沉浸在写满他的回忆中不可自拔。

    真可悲。

    梵梨拨了拨额前的头发,然后无力地捂住眼睛,沉默倾听着宴会上数不清的热闹,只觉得心情很乱,于是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回忆神殿外。

    黑夜笼罩下来,四周只有与神殿相比小如积木的村落,海床上布满了毛毯一样的细菌垫;还有把神殿夹在中间的两座海底巨山,它们高高耸立在深海中,形成了一道将村落揣入怀中的大峡谷。海底山的峭壁上有成片纯白色的海葵,精致的壁纸一般。远处有被压平的沙堡,里面住着世界上最大的单细胞生物——长达10厘米、长着丝状假足的有孔虫,无细胞壁,只有细胞核。

    外面虽然寂寞,但相比室内,更能令梵梨感到平静。她慢慢绕到神殿外墙前,靠在一扇高高的彩绘玻璃窗下,见它在石柱上投落被剪碎的方形彩光,叹了一口气,往上看去。

    但这里是海底1.1万米的超深渊带,没有光,没有鱼群,没有希望,连新种狮子鱼都无法在这里存活。

    在回忆神殿外,只有失去气囊保护便会夺走她性命的水压。

    “这里没有月色可供你欣赏,回去吧。”

    听见这个声音,梵梨迅速抬起头,背脊僵硬:“您怎么出来了?”

    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是苏释耶。从成立帝国后,苏释耶都穿着很简单。这一晚,他戴着赤月王额饰、红钻耳坠和重叠的宝石项链,身姿修长,披风曳地,已经很长时间没打扮得如此隆重了,足见女儿对他的重要性。

    但看见梵梨,他却没有露出一丝父亲该有的慈爱,反而是优雅地走向梵梨,满眼桃花地笑着:“想回光海了,对么。”

    “没想那么多,只是出来透透气。”

    “真的一点也不想?”

    梵梨老实地摇摇头:“我在这里有工作要做,没那么感情用事。”

    “果然是我熟悉的那个苏伊大神使,只要是为了达到目标,可以保持绝对冷酷,连对自己都不放过。”苏释耶轻轻拍了两下掌,为她喝彩,“我们都知道你嫁给加斯希天和莫尔黑乔的原因。我就很好奇一件事:你为什么要嫁给韶安?”

    信息量太大,梵梨诧异得说不出话。

    “你和韶安闪婚闪离的事还是秘密吧。”看见她的神情,苏释耶却没受到半点影响,还是温柔地说道,“为了我可爱的妹妹,我当然要守住秘密。”

    “我和韶安离婚,果然是你搞的鬼!!”梵梨有些怒了,“你威胁过他,是不是?”

    “搞军事的人,对武器总会有敬畏之心。我只是给他看了看帝国的战舰和武器,他就软得像只海兔一样,还没谈判,就答应我的所有要求了。包括抛弃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怕他和琉璃军团联盟,是不是?”

    “十个韶安的军阀都打不过我一个师。我真的好怕他。”

    一个月以前,这话如果让红月海的人听到,可能都会笑掉大牙。但真的来到了深渊帝国,梵梨知道,苏释耶说的是真话。她告诉自己不能冲动,不要激怒这个男人,放缓了语调说:“算了,没事,都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

    “怎么,害怕了?”苏释耶抬眼,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她,样子是该死的好看,深不可测的性格是该死的可怕。

    “我相信你的为人。你答应过我不会动光海,你不会出尔反尔的。”说是这样说,梵梨心里却很没数。

    “好的,我不出尔反尔。”

    看见苏释耶的笑,梵梨立刻懂了:政治家,尤其是苏释耶为代表的政治家,做出的任何承诺都是模棱两可的。就算签了协议,他都有办法用别的理由推翻自己的承诺。她急道:“苏释耶!!”

    “嗯?”

    “你到底想光海做什么,或者想对光海做什么,你有什么目的,直接说。什么都是可以谈的,你不要这样讲话。”

    “我不想‘光海’做什么,我想‘光海大神使’做什么。”

    梵梨愣了一下:“你想我做什么?”

    “把我伺候好就可以了。”苏释耶指了指地面,微微笑道,“把上衣掀起来,然后跪下来。”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