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1章
    梵梨长时间没有说话。苏释耶也不急,  只是从容地等着她。

    漫长的四十多秒过去,她在他腿前跪了下来,但没有任何动静。

    对苏释耶而言,  别说女人为他做这种事,就算是女人说怀上他的孩子、不要抚养费,他也不会觉得奇怪。确切说,  这种事每隔几天就会发生一次。但做到这个份上的人是梵梨,他就震惊了很久。

    “苏释耶,  我有三件事想告诉你。”

    “说。”

    “第一,  你有女朋友。对我而言,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她如果因为我对你做这种事感到痛苦,  我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但是,  伤害她的人就是你了。你想好要不要这么做。”

    “然后?”

    “第二,  我不相信你真的会攻打光海。”见苏释耶只是平静地看着自己,没有反驳,  梵梨顿了顿,说道,“深渊帝国在暗海确实是最强的军事大国,但依然没有统一。风歌之脊、罪恶鲨巢,  都不听你的话,不是么。暗海的鲨族似乎比光海的更野性。借着地理优势,他们抵抗了帝**队的入侵。暗海的领地,也不像很多帝国公民想得那么好打吧。把帝都主力军调过去可以拿下,但损兵折将,  得不偿失。况且,  以前任独.裁官苏释耶大人的疑心病,  恐怕没办法对那些臣服的联盟国完全信任。总之,要争第一,很容易;变成唯一,几乎不可能实现。”

    苏释耶抱着胳膊,不置可否。

    “所以,我随便猜猜,苏释耶陛下现在想执行的是远交近攻策略。和光海搞好关系,在暗海展示自己的国际关系,也是向这些不听话的小国施加压力的方式。”

    “分析得头头是道。”苏释耶轻微挑起一边眉毛,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既然如此笃定我不会攻打光海,为什么还要屈服呢?”

    “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三件事。”说到这里,梵梨提起一口气,屏住呼吸,“我是自愿这么做的。”

    “什么意思?”苏释耶忽然凝神。

    刚才,梵梨反复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别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和苏释耶一样能威胁到光海的安慰,她愿不愿意做到这一步?

    答案是完全否定的。

    她愿意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对他的愧疚,和爱。

    但她已经没资格和他说爱了。

    “如果这样做能让你快乐,我就愿意这么做。没有什么外部原因。”

    “所以,你觉得这种事能让我快乐?”苏释耶冷笑一声,“随便玩玩而已,你不会以为我还对你有什么感情吧?”

    “当然不会。”

    “为了避免你多想,我还是把事情说清楚一些——我对现在的你,没有任何想法。这么多年单身,也仅仅是因为工作繁忙,加上觉得女人来来去去都一个样,有点索然无味了。你可别以为是我对你念念不忘,才刻意保持的单身。”

    “嗯,我知道。没有多想。”梵梨把双手放在膝盖上,虽是跪着,背脊却挺得笔直,“对了,我是第一次操作这种事,如果你感觉不够舒服,不要怪我。”

    “第一次?我现在更加确信你是什么人了。可以为了光海,你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真精彩。”说到这里,苏释耶笑着,瞳仁却是一片黯淡,“我居然向你这种女人求过婚,我也很精彩。”

    梵梨没有回应,只是开始解他的皮带。但他躲开了。

    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得到羞辱她的效果,咂了咂嘴:“算了,我还是喜欢有情趣的性感女人。苏伊大神使如此端庄,原谅我,提不起兴趣。”说罢转身走了。

    戈茜感觉特别糟糕。因为,苏释耶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从侧门进来。她就偷偷从侧门出去,结果走了一段,看见梵梨正靠在柱子上走神。

    和康乃馨、风晋的待遇一样,戈茜一开始就被告知,这不是一段一夫一妻制的感情,不一定会走向婚姻。每次苏释耶攻扩张了领地,也免不了会去和新的美女**,把对方迷得晕头转向。遇到苏释耶之前,那些美女中还是有一些忠贞烈女的,但真遇到他以后,她们很快都缴械投降了,恨不得把自己扒拉干净,躺在床上等他。

    但苏释耶的表现格外奇怪,就跟个色老头一样,只撩不碰,把美女都分给手下。

    后来,戈茜隐隐约约从艾泽等老部下那里得知,四百多年前,他在光海被一个女人骗身骗心,最后还把他出卖了,以至于他现在对女人这种生物都提不起太大兴趣,只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建设帝国上。

    不过是光海的女人。戈茜开始并没太这传闻当回事。她对自己的美貌有信心,只要她待在他身边,照顾好他的女儿,他最终的归宿一定是她。

    可看见梵梨之后,她不这么想了。

    如果“那个女人”就是梵梨……那真的很可怕。

    戈茜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公民院的总督导,把他带到角落,告诉他自己的所见所闻。

    深渊帝国实行两院议会制:精英院、公民院。前者主要由苏释耶的追随者组成,后者大部分由深渊族本土领袖组成。公民院的总督导也兼职财政部议会大臣,是戈茜身后的支持者,就是公民院总督导,也是曾经奈希国的总理大臣。因为帝国的财政主要掌握在王室财务官赛菲永手中,所以,公民院总督导基本上是一个虚职,在公民院并不受重用。

    但自从苏释耶和戈茜在一起之后,公民院议长都开始重视总督导和他背后的关系了。苏释耶刚对戈茜表示好感的第一天,总督导差点把自己的脸拍肿,简直不敢相信,奈希国贵族们这么快就有重新获得权力的机会。他一步步引导戈茜诱惑苏释耶,教她如何讨好男人、欲擒故纵,把戈茜从未用在前夫身上的撩汉路数全都教了一遍。

    这意味着什么?他们不仅翻盘了,还可能在暗海登上权力的巅峰!

    此刻,他满怀希望地打算听好消息,结果遭到了晴天霹雳。

    “什么?!陛下和苏伊?绝无可能!苏伊的丈夫是莫尔黑乔啊,而且当年她和陛下结那么大的仇,怎么可……”总督导声音突然拔高,又赶紧平定情绪,思索了一会儿,“不。不对,让我想想……”

    诚然,莫尔黑乔拥有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成功与睿智带给他的卓然气质。他是纯种海神族,英俊、幽默,教养好,即便不说他的身份,拿着他的照片到暗海,都会有很多女人觉得这男人挺有魅力的。

    但是,如果和苏释耶陛下比呢?撇开赤月帝王这个身份,苏释耶陛下依然拥有足以让所有少妇出轨的风流外形。连他老婆都曾经背着他对闺蜜说过很蠢的话:“我爱我的丈夫,但如果有机会和苏释耶陛下睡一觉玩玩,走肾不走心,那可真是无聊人生中的美好调味料了。”气得他立刻就去打印了离婚协议。但想了想,陛下也看不上她,也就作罢。

    连他那中年老婆都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伊大神使,闻名光海的大美女,对等而敌对的关系,和陛下互相看对眼的概率有多高?

    总督导头疼了:“真的不好办。苏释耶是个很有雄才大略的君主,为了达到目标,他可以不计前嫌,专注完成眼前的事。如果他的目标是和光海联盟,那他想和苏伊搞好关系也是应该的。”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戈茜哭丧着脸,“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苏伊,说实话,我看到她就觉得很焦虑,我……”

    “别急。搞好关系,不代表陛下就要去偷别人老婆。如果苏伊和陛下真有一腿,曝光了可是丑闻。我们先慢慢观察吧,你别急。也可能是你敏感了。”

    “是、是这样吗……”戈茜的眼中燃起了希望。

    “但你也别高兴太早。有件事我还是得跟你说:苏释耶陛下不会娶你。所以,对你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一直陪伴他,生下他的孩子,越多越好,主动放他出去玩,让他朝三暮四,和无数女人风流。当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不会有给帝国搞一个王后的冲动了。”

    无奈他说了一堆,她只捕捉到了关键点:“他为什么不会娶我?”

    “苏伊的背景,你有吗?你看到她的焦虑感告诉了你实话。你要跟比你强那么多的男人在一起,那就只能当情人,结婚不要想。”

    “我不信。之前有那么多情敌,你不都教我怎么击败她们了吗?苏释耶陛下既然选放弃她们选择我,那你也可以教我怎么让他娶我啊……”

    “那是击败一群同样可能成为陛下情人的对手。你有这资本。但想成为王后,你就算拿了辩论赛冠军兼无尽电影节影后,也没有可能。你现在就别东想西想的了,好好看好陛下,尽量减少他们在一起的频率吧。”

    这番对话让戈茜感到压抑极了。过了一会儿,她在人群里看见了与人谈笑风生的苏璃,拉了拉苏璃的衣角,凑过去小声说:“公主,有一件关于你父亲的坏消息,你想知道吗?”

    苏璃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什么事?”

    “你答应我不要说是我说的。”

    “好。”

    “他被我们的敌人缠上了。”戈茜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苏伊喜欢你父亲,虽然她有丈夫,但可能会想为了你父亲离婚,嫁到深渊来。这个女人结过那么多次婚,多有手段你应该知道吧?到时候,你父亲可能就不会再爱你了。”

    “恶心!”苏璃气得猛地转过身去,“她以为她是谁,我爸才看不上她呢!”

    说完,她一肚子怒火地冲到了梵梨面前。

    “真是自以为是的光海大神使啊。”苏璃抱着胳膊,“我就说你怎么明明不喜欢我,还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结果是另有所图嘛。”

    “我没有不喜欢你啊。”梵梨微微笑道,“赤月公主多可爱呀,全暗海第一美人,说的就是你吧。”

    梵梨本来颜值就爆棚,笑起来更是让人如沐春风。被这样的美人夸赞,简直就像喝了**汤。苏璃愣了一下,想硬气一些,气势却消减了大半,只能下意识看了一眼戈茜,向她寻求帮助。

    若说之前对梵梨还有几分敬畏之心,现在戈茜已经认定了,这披着女神皮的苏伊大神使,就是她的敌人。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好友妮妮。妮妮抖了抖肩上的皮草披肩,提着黑色晚礼服裙摆,优雅地走向苏璃和梵梨中间:“大神使,你的丈夫刚才来我们公主的生日宴了,怎么,你连见都不打算见他,就让他自己回去了?”

    “我丈夫?”梵梨蹙眉道。

    “是的呀,莫尔太太。”

    “什么,黑乔来过了?”

    “看来,你们俩也不像新闻里演的那么好啊。”妮妮脸上挂着浅浅的假笑,“所以,光海的权贵算算你都嫁了个遍,想再嫁得更好,会比较难吧。其实我很理解你。女人嘛,地位太高,就是会比较难找对象。所以,哪怕牺牲一些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你也想找一个地位足够高的,可以带给你更多好处的男人,对吗?”

    她说了一大通话,声音也不小,引来了很多人的注视。

    “你在说什么……”梵梨小声嘀咕了一句,看了看戈茜,很快明白了,戈茜想要守住自己的雌性领地,要把她从这个领域内击退。她无意与她们争执,只笑着摇摇头:“你想太多了。”就想要转身离去。

    可是,她却被另外两个女人堵住了去路。她们是戈茜的姐妹,都是炎魔族,长得都挺漂亮,但比戈茜还是差了一大截。

    “苏伊姐姐,我的疑问,你能帮忙解答吗?”妮妮可怜巴巴地看着她,“都是女人,我们来聊聊知心话。”

    “你说的都只是你自己做的假设罢了。我是过来工作的。”

    就在这时,戈茜把苏释耶拽了过来,把梵梨完全当成透明的,小鸟依人地靠在他的怀中。妮妮抱着胳膊,气势汹汹地说:“工作?你的前一任丈夫、前前任丈夫、前前前任丈夫,都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吧?你下一份工作打算什么时候安排上?”

    梵梨看到那两个人亲密,已经很心烦了,听她这些问题,更觉得烦躁:“这与你没有关系。你管太宽了。”

    裘沙、艾泽、还有宰相荒格等人,都朝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但女人的硝烟,男人不是看不懂,就是不想惹火烧身,即便同情梵梨,裘沙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然而,妮妮就是打算给她难堪,咄咄逼人地接着说:“是什么让你千里迢迢倒贴到巴曼薄亚来的?是什么让你觉得男人会放弃干干净净为爱结婚的女人,来和你在一起?是自信?”

    梵梨一向不太擅长玩爱情方面的勾心斗角,被她这么一问,除了冷脸推拒,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而且这样的处理方式显然也不够好。在场很多人都看着她们,窃窃私语起来。

    “对不起,我不想聊这个话题了。失陪。”

    “觉得丢人了是吗?觉得丢人了的话,那你弄清楚了,我不管你是大神使,还是什么听上去好厉害的院士,离别人的男朋友远一点!‘苏伊大神使’!”

    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在梵梨身后响起:

    “有一种女人,她姿态很低,即便男人不给婚姻,也舔着脸要上位;有一种女人,她深患臆想症,即便男人不给专一,她也要跪在地上,赶遍全世界漂亮的女人,只为乞求他一时半会儿的垂怜。美名曰不为联姻结婚,其实是根本结不了婚……哎呀呀,真是太难理解这种女人的思想了。”

    梵梨以为产生了幻听,耳朵都快竖了起来。但是,人们的议论声加重,视线整齐地集中在她身后。她回过头去,发现竟然不是幻觉——门口那个白裙仙子般的宗姬,就是圣提风晋。

    “风晋,你怎么来了……”

    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梵梨很想念风晋,走过去想拥抱她。但风晋这一晚干劲儿十足,根本没心思搭理她,拉住她的手,把她小孩似的往背后一藏,小声说:“这种小事,我搞定。”

    然后,风晋抬起柔若无害的双眸,轻轻说:“苏伊伊,你说说看,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一下这种姑娘的心声呀?”

    听到了风晋开场白的腔调,戈茜的姐妹团体就预感不太好,还互相递了个眼色——这个圣提风晋有点厉害,苏伊大神使跟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戈茜决定不理风晋,专注攻略目标对象。她几乎要哭出来了,靠在苏释耶的怀里,哭哭啼啼道:“陛下,我爱您。哪怕我最终会失去你,能和你在一起一天,我也觉得很快乐。我绝对不会为了政治联姻离开您的,即便您以后穷到一贫如洗,我也不会为了政治放弃您……”

    苏释耶却微微笑着,似乎都听懂了,似乎像什么都不关心,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显然,戈茜又故技重施了。反复强调“爱”,来衬托自己的高贵,来贬低梵梨的政治联姻。

    风晋心中暗暗冷笑。背景不足用爱来凑。苏释耶过去的女人里,有多少个都是用这种臭伎俩。

    同时,她看出了梵梨不太想计较这事,但她根本没在怕的。确切说,她最喜欢和同类绿茶一较高下了。

    “有的女孩子,生来就是会很轻松的呢,可以放手去爱呢。”风晋细声细语地叹气,姿态高贵地理了理自己的雪白长发,“她可以放肆地嘲笑政治联姻,因为她根本不敢跟她攀附的男人提婚姻。女孩子呀,要嫌弃一个东西,首先你得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宁当富人妾,不作穷人.妻’,这年头,当诸多情人的N分之一,就是爱呢。”

    梵梨“嘶”了一声,觉得这话真是太戳人痛处了,不由回头看了戈茜一眼。戈茜果然脸色很难看:“我是为爱而生,我没有错!有的女生,或许你的地位比我高,资源比我多,但满脑子都是利益,大概早就忘了爱情原本最美好的样子了吧。除了这颗真挚的心,我给不了我的爱人什么。我没用,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辜负了两个国君的选择,呜呜呜……”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确实挺弱呀。知道自己配不上对方,还给自己加戏,这是有多缺关注?嗯?可爱的妹妹。”

    “我怎么就给自己加戏了?!”戈茜激动地说道,“追求真爱也有错吗?!”

    “好感人哦。”风晋握着梵梨的手,假装被感动地擦擦眼角,“每天就爱爱爱爱爱,为爱结婚为爱活,为爱倒贴为爱死,苏伊伊,你说,同是女孩子,怎么会有人那么有时间,那么缺爱呀?像我们这种出生在正统家庭、父母给足了精神地位名誉金钱多重保障的女孩子,是不是显得有点无趣?毕竟,我们连性行为都要留到婚后才进行的,真的好~~~羡慕她们每一次都能燃尽热情去爱哦。”

    梵梨忍不住扶额。

    认识风晋很多年,知道她是个什么尿性,但梵梨还是被她的茶言茶语惊呆了。短短一段话,把对方的心理缺陷、家庭背景、感情史、教养,全都袭击了一遍。简直风卷残云,大开杀戒。戈茜虽然恶毒,却很笨拙,只知道反反复复拿梵梨的婚史做文章,相比下来,显得像个幼儿园宝宝。

    戈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估计之后再提到类似“为爱而生”的话,可能都会有心理阴影了。

    “少撒谎了,你都大几百岁了,还装什么处女?”妮妮快被风晋气爆炸了,一改绿茶本色,开始装女权主义了,“都什么年代了,一个女人坦坦荡荡面对自己的过去,有那么困难?”

    “她真是的。”艾泽小声说道,“圣提风晋是临冬海的宗姬,在临冬海地位就像赤月公主一样。没有男生敢轻薄她,只有血统最纯净的男性海神后裔才有资格娶她。”

    平铺直叙的一段话,把妮妮说得脸上时冷时热,像个小丑。

    而听到这里,苏璃呆如木鸡,就像一个1级新手被丢到了满级玩家地图,完全不知所以然。

    梵梨不由再次感慨:行行出状元。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一定要保持敬畏之心。在此,向光海第一茶姐,不,全海洋第一茶姐——风晋公主致敬。

    之后,风晋又暴击了一次,完成了她的茶艺大必杀。

    “对了,苏释耶陛下这位漂亮的女朋友,似乎总喜欢拿我们苏伊伊的政治联姻说事。那我倒是挺好奇一个问题的:你们知道吗,苏伊有一个习惯,就是绝不睡丈夫以外的男人。”她笑着看向戈茜,“那么,请问,你声称自己一直在爱,你的爱很伟大,那么,是苏伊嫁的人多,还是你睡过的男人多?”

    戈茜脸色已经变得更纸一样白:“你、你、你,亏你是宗姬,还把这种事挂在嘴边?”

    “不敢回答?那你爱的人可真够多的。”风晋耸耸肩,“对了,苏伊有时甚至丈夫都不睡,这是全光海都知道的事。如果有一天,她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睡了哪个男人,那可能是她遇到真爱了。”

    说到这里,风晋故意停了一下,似乎是在给苏释耶思考的时间,随后又笑了起来:“遗憾的是,没有这样的人。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她会来跟你们抢男人。毕竟,有一种女人的追求是星辰大海,不会一直在爱和性之间徘徊。”

    苏释耶知道,如果不是他这个例外的存在,风晋说的全是真话。

    梵梨虽然结婚不断,但在性方面特别保守。

    他当然也不可能拆穿风晋的谎言,只是想起了梵梨把海生初夜、陆生初夜都给自己的记忆。他眉心皱了一下,下意识看了一眼梵梨。

    但梵梨已经被风晋带出去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

    <a href="https:///book/7/7848/6676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7/7848/6676656.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