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2章
    苏释耶看着前方, 使用隔音术,微笑道:“戈茜,我很感激你对我用情至深,也欣赏你不谙世事的单纯。但有件事, 你记好了:现阶段, 我不打算和光海把关系搞僵。”

    戈茜飞速看了他一眼, 看不出他的情绪, 只觉得背上冷飕飕的,害怕极了。她本想说针对苏伊的不是她, 甚至想拉妮妮来背锅,但她潜意识知道,这种骗前夫的套路对苏释耶没用。

    “我说得够清楚么?”苏释耶回头,温柔地说道。

    戈茜立刻想到了总督导对她说的话,声音都带了些哭腔:“够、够清楚!对不起,陛下, 我不应该针对苏伊大神使, 都是我的错!我只是因为太喜欢你, 所以一时间嫉妒冲昏了头, 下次我不敢了,我一定不会再在公开场合让她难堪……”

    苏释耶拍拍她的肩, 便走开了。

    和风晋在人少的地方聊了一会儿, 梵梨心情特别好,开始八卦起来:“你怎么知道戈茜睡过很多男人?如果她真的只睡过前夫一人怎么办,刚才岂不是很打脸?”

    “哎呀,你放心, 我虽然自己没什么经验, 但别忘了我跟多少个苏释耶的女人大战过。她们的背景我都查过, 现在一个女人到底乱不乱,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戈茜,出身不怎么样,唯一的武器就是皮囊和痴情。她对每个男人都是这嘴脸,每一个都是爱得无怨无悔。不过苏释耶根本不在乎这种事罢了。”

    “苏释耶是不在乎,还是看不出来?”

    “当然是不在乎。他自己泡的妞,哪一个是什么样的,一下就知道了。苏释耶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挺鸡贼。对情人无限好,要求无限低;对老婆,恨不得拿个集装箱把她封起来,要求还一大堆。”

    “他以前这么对你吗?”

    “是对你!”风晋吐了一口气,“我在他眼中,不是老婆,不是情人,是任务。”

    梵梨被她逗乐了。

    宴会进入到后期,音乐响起,艾泽邀请赤月公主跳了一支舞,引导舞会的开场。

    丽娜正轮流和两名英俊的小帅哥跳舞。夏弥穿着一条天蓝色的长裙,静静看着自己老同学过得意气风发,顿感时间飞逝。她推了推眼镜,打算换个站姿继续看,却看见一只手摊在自己面前。她正想拒绝,却听见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有兴趣跟我跳一支吗?”

    夏弥转过头一看,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琼,有些尴尬地说:“姑姑不太会跳舞。”

    “没关系,我也不是很会呢。”

    “不要跟我浪费时间啦,今天是很好的时机,有很多单身的女孩子都没人邀请呢。你如果机会把握得好,还可以邀请到公主哦。”

    “但我只想跟夏弥姑姑跳。”琼有些倔强。他已经在舞池旁边犹豫了很久,总算骨气勇气,结果遭到了拒绝,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琼是好孩子,不想姑姑落单,但我早就过了爱幻想的年纪了。而且,我们俩关系这么好,想跳舞不是随时的吗?还是找小姑娘……”

    琼来了脾气,根本不听她说完,拉着她的手腕,就把她拽到了舞池中央:“不,我就要和你跳,就今晚,在这里。”

    结果可想而知,手忙脚乱,舞步全错,两个人踩了对方好几脚。等站稳以后,夏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摆正姿势,把他的手搭在自己的后腰上,引领他徐徐起舞。

    “夏弥姑姑这么厉害……”琼惊叹道。

    “姑姑毕竟也是在复活海宗族长大的女人,可不是你想的什么村姑哦。”虽然是骄傲的对白,但夏弥说出来却很可爱,把琼逗笑了。然后,她拍拍他的肩:“跳完这一支,多和女孩子接触。你都这么大人了,还没交过女朋友,不应该哦。”

    “我不想交女朋友。”

    “为什么?”

    “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不想认识新的女生。”

    夏弥先是惊讶,然后尴尬,再抬眼看见这张与艾伦相似至极的脸孔,心砰砰乱跳起来:“对姑姑的感情,怎么能和对女朋友的感情相提并论,你还是太小了,不懂事……”

    “嗯,你说得对。那等我长大再说吧。”

    虽说如此,音乐进入一个小高峰,琼和其他男士一样,把夏弥“甩”出去,再猛地拉回怀里,按紧她的腰,几乎是把她紧搂在怀里。然后,他低头看着夏弥极有女人味的白色大卷发、尖尖的下巴、天鹅般的颈项、丰满的胸脯,有些出神。

    夏弥推了一下他的胸口,不敢与他直视:“你都四百多岁了,也不小了。”

    “好奇怪哦,刚才说我小,现在又说我不小,那我到底是小还是不小呢?”

    “小鬼头,就知道挑我刺……”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挑刺,但我知道,今晚夏弥姑姑好美。”说罢,他摘掉她的圆眼镜,又轻轻吸了一口气——摘掉眼镜的夏弥更美了。眼睛水灵灵的,完全不亚于舞会上那些孔雀般的大美女。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打扮得这么低调?

    “把眼镜还我……”夏弥近视度数很高,在空气里更严重,几乎成了瞎子,她又不像其他人,都戴上了隐形眼镜,这会儿就靠这副眼镜过活了。

    “不还。”琼把眼镜藏了起来,更加肆无忌惮地欣赏她的美貌,“……让我先当夏弥姑姑的眼睛吧。”

    失去了视力以后,夏弥才发现,琼连声音都和艾伦那么像。

    知道琼不是艾伦,也知道琼终究会自己的生活,会离开她。她又不想过度束缚他,只觉得好心累。她无声地喟叹,把头埋在琼的胸口。

    就这样一会儿,也好。

    她从来没有拥抱过艾伦。拥抱艾伦的感觉,是不是和这种感觉很像呢?

    有心酸,有依赖,有不舍,有甜蜜……

    在这里遇到风晋已经很意外了,梵梨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遇到米瑟寻月。

    她本想上前去跟寻月打招呼,却看见寻月和苏释耶开着隔音罩在讲话。苏释耶眼神散漫,话少;寻月却神情严肃,时不时露出怒意。

    双党战争结束后,梵梨曾经向米瑟宗族打听过自己的身世:为什么她会是孤儿,为什么她小时候会是海洋族,长大却变成了海神族。

    只有米瑟姨妈告诉她,她是被扔在菩提宗神宫门口的。至于血统问题,她们也不是很清楚。

    即便如此,米瑟姨妈或寻月每过一百年,依然会给她打电话,询问她的身体状况,生活状况。知道她后来没再出现长时间休克的症状,她们都很开心。

    这几百年来,梵梨一直把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也没有太纠结这件事。但现在看见苏释耶和寻月,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在菩提海生活了十九年,是米瑟姨妈把她送到星辰海的,她们却没有给她任何理由。而根据她对星辉一家人的了解,他们在领养小梵梨之前,和米瑟宗族的联系也并不是太密切。后来,苏释耶成立圣都党,联结菩提海的中间人,一直是梵梨。

    按理说,苏释耶离开了光海,米瑟宗族又没有追随的意思,他们就不应该再有太多联络了。

    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等他们俩聊完,梵梨走过去,对寻月微笑道:“寻月姐姐,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是为你而来。”寻月收敛住了刚才的怒意,也笑了起来,“苏释耶陛下太任性了,就这样把你弄到巴曼薄亚,也没考虑过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

    “是啊。深海很危险,不是吗?可他还是那么我行我素,非要说他能保证你的安全。”

    “哦,这样啊……”

    “不说这个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光海呢?”

    “暂时没有这种打算。”

    “不要吧,你打算一直待在深渊帝国吗?没有苏伊大神使的光海,可是不完整的呢。”

    “以前我会觉得你这番话有些夸大成分,但现在我有点信了。所以,我的血统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都这么多年了,寻月姐姐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也很想知道。”

    “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一点线索都没有?”

    看见寻月摇头,梵梨知道她在撒谎,有些火了,但还是笑着说:“好吧,你们一天不告诉我实话,我就一天不生孩子。”

    “梵梨!”寻月宗主的强势劲儿来了,“你用自己的终身幸福和未来威胁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不觉得生孩子的女人就一定幸福。你知道我的,我更喜欢做事业。既然你对我的血统全不知情,那也没必要急啊。我就在深渊帝国住下来了。”

    “唉!就知道瞒不过你。我早就跟我妈说了,她就不信。还叫我旁敲侧击让你生孩子。”

    “所以,我有权知道一切了?”

    其实,米瑟寻月给出的答案让她依然很困惑。

    原来,米瑟宗族有一个流传了三千万年的预言卷轴,里面用远古文字记载了4.3亿年前海洋的秘密。遗憾的是,没人能看懂卷轴上的文字。宗族内部有人尝试破译,但因为年份实在太过久远,也没能成功读懂全文。他们所知的信息是:“燃烧之海”的现象每隔十万年便会出现一次。直到某一个特殊事件触发,这个现象会消失,“火海圣婴”将会降临世间。从此,“燃烧之海”不会再发生,圣婴的诅咒将会长伴光海。但火海圣婴非但不能死,还必须继续繁衍下去,才能维持光海奥术的平衡。否则,无尽海洋里所有的生命都会灭绝,文明消失,一切重归原始。

    听到这里,梵梨讶异道:“所以,我是那个火海圣婴?”

    “对。”

    “我的存在影响了光海的奥术神力?”

    “对。”

    终于,梵梨知道了,为什么自己能让奥术测试仪炸表,为什么星海一家一定她活下去并生孩子。她笑了起来:“原来我是个奇人啊。”

    “何止是奇人,你的生命是被诅咒的,而且每一百年会来那么一次,每次都可能要你的命。”

    “什么……”梵梨先是一愣,然后沉吟了一会儿,“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这三百年来,我的情况好了很多呢?”

    “原因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卷轴上有一句前人破解的文字:‘光海之主拥有复苏火海圣婴之力。’其余部分我们还在尝试破译卷轴,但近百年来依然没有进展。只有一个人看懂了全文,但他一个字都不说。”

    “谁?”

    “苏释耶陛下。”

    梵梨很快想通了:“他能看懂,是因为以太之躯有以太之主的神识吧?”

    “对。”

    原来,梵梨一百岁那年休克后,苏释耶就从米瑟寻月那里要走了一份卷轴的复刻本。等他得到以太之躯以后,完全读懂了卷轴,却不愿跟任何人透露卷轴的秘密。

    结合苏释耶后来的所作所为,梵梨觉得背脊都凉透了。如果寻月知道苏释耶想统一光海,是为了把所有海神后裔都丢到炉子里去,寻月肯定会特别后悔让他知道卷轴里的内容。

    “虽然不知道光海之主如何才能复苏火海圣婴,但很显然……”寻月长叹一声,“他发动战争是为了你。”

    “啊?”

    “你怎么平时这么聪明,遇到感情的事就如此迟钝?卷轴上那句话,再想想。他怕你死掉,才会想要得到复苏你的力量,所以才会想办法统一光海啊。”

    “不,不是。”梵梨摇摇头,“他想统一光海有其它原因,现在过去这么久,就不说了,但肯定不是为了我……”

    梵梨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儿。

    难道,把所有海神后裔都融合在一起,得到深蓝之力,可以救她?

    确实是在苏释耶得到以太之躯之后,才有了造物熔炉的计划。之前,他只是想统一光海。

    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她活下去。她知道他爱自己,也知道自己爱他,但他们永远都是如此不相似。他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喜欢的人,可以让那么多人陪葬;她宁可死一百次,都不愿意用这么多人的性命换自己苟活。他应该很懂她的想法,所以死都不告诉她真相,只说是为了自己。

    现在再看看苏释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眼神平静无波,但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掠食者的冷酷气息,让人不由自主感到畏惧。但是,梵梨已经快忘记了这个男人是个怎样的恶魔,怎样的疯子,只记得小小的他就是一个天使,曾经在海底森林荧光乌贼的环绕下,用清澈的眼睛看着她,声音细细的,却很干脆,一直唤她“梨梨”。

    她好想他。

    即便他就在她面前,也抵挡不住从胸腔中满溢而出的思念。

    不管他做错了多少事,有多偏执,在那个时候,他是爱她的。

    “寻月姐姐,你能给我一份卷轴复刻本吗?”最终,梵梨轻声说道。

    “你确定你想看它?”

    “嗯。”

    接着,她们俩之间有了漫长的沉默。寻月点点头:“我回去就让人给你准备。”

    与寻月结束对话后,梵梨走到苏释耶身边,说:“苏释耶陛下,你还记得吗?四百多年前,泡泡小姐的婚礼上,也有这样一场舞会。”

    “都是过去了,不提了。”

    “嗯。”

    但等了一会儿,苏释耶看着舞池,低声说:“那天你跟夜迦跳舞了。”

    “虽然是跟夜迦跳舞,但我对你的印象更深刻呢。”说到这里,梵梨微笑道,“对我来说,那时候一切都重新开始了。不管是星海,还是独.裁官大人,都是我梦想起点的引路者。即便一切重新开始,我还是会爱上这片海洋。”

    还有爱上你。

    就像轮回的宿命一样。

    就在这时,羽烬就走了过来,对她微微弯腰:“梵梨姐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一支舞?”

    “小羽居然会邀请我跳舞?好的呀……”梵梨把手伸出来,但还没放到他手心,整个人就被苏释耶拽到了身后。她愕然道:“苏释耶陛下?”

    话音刚落,她就被苏释耶拽到了舞池中央。

    君主下场跳舞,自然最亮的灯光会照在了他们俩身上。梵梨看看他握着自己的手,再小心翼翼地把空出来的手搭在他的后颈。触碰他后颈与头发的感觉把她一下打回了四百四十二年前。那时候她也经常这样搂着他的脖子,但不是在亲吻前,就是在床上。所以,本来条件反射会对上他的温柔目光,此刻对上的却是一双冷漠的眼眸,让她心里有些难过。

    音乐奏起,把深海的光辉编织到了希望里。苏释耶使用了隔音术,而后带着她起舞,宝石随着灯光轻摇。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跳舞。”她看向他,眼中有星光,也有水光,“我还以为自己再也没机会和你跳舞了。”

    “我不喜欢跳舞。”

    “我记得,小时候你就说过,跳舞很娘。但你跳得很好,很厉害。”她还知道,那是因为哥哥不喜欢一切让他看上去不够男人的活动。

    “娱乐而已,随便学学就会了,有什么厉不厉害的。”

    “为什么到了暗海反而开始学跳舞了?”

    “不是到暗海里学的,早就会了。”

    “在光海时就会了?”梵梨笑了起来,“该不会是因为我和夜迦跳过一次舞,你吃醋了吧?心想‘下一次,我一定要和梨梨跳’……”

    “对。”

    梵梨怔忪地看着他,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她原本只是开个玩笑。

    “那时我爱你,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你。”苏释耶望着她,冷淡得就好像是说别人的故事,“我不为自己的过去感到羞耻,所以你不用猜,我的过去,一切都与你有关。”

    国际象棋棋盘般的黑白格纹地面上,邪能灯盏的光影磷火般荡漾。

    琥珀色的疆域,扩散在海洋最深的殿堂。

    就是这一场神秘的美梦,把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几百年来,这是梵梨最珍惜的几分钟。和自己爱的人跳一支舞,真的就像在做梦。

    她抬头,对他甜甜地笑道:“我也一样。我的过去,一切都与你有关。”

    “嗯。我知道。”苏释耶的声音低低的,很好听,却没有感情。

    “如果当初你想出熔炉计划时,也问问我的感受,那该多好……”

    “你都知道了。”

    “嗯。”

    苏释耶看着窗外荒芜的海底山群、没有尽头的海水:“放眼无尽海洋,愿意为你颠覆整个光海的男人可能只有我一个。有这样能力的男人也只有我一个。但是,我的爱你并不想要。所以,我也不要了。”

    “你以为我会为此感激涕零吗?”梵梨哭笑不得,“当初让炎族灭族,我都已经痛苦成那样了,当初你要让全光海的海神后裔都灭族,里面还有我那么多好朋友……你觉得用他们的死换回我的性命,我会快乐吗?”

    “我没你想得那么高尚,爱你就为你考虑。你快不快乐不是最重要的,你活着对我来说才重要。”

    “如果你真这么做,我会自杀呢?”

    “首先,你不会自杀。因为你知道自杀会带来什么后果。其次,就算你真的自杀了……”苏释耶回过头来,金色的瞳仁里只有冷冷的杀意,“我依然会这么做。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对我心软,那我也没必要对这个世界心软。”

    “你的报社情节还是很严重。”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可能这样说有些自作多情了,但我还是想说,不管发生多少不可挽回的事,我都永远把你当成我最爱的哥哥。不管身边的朋友换了几波,不管跟谁组建家庭,你一直是我最最重要的人。我们相爱过,但相守不是两个人唯一相处的模式……”说到这里,她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总之,我希望你幸福。”

    “嗯,我也一样。”

    “那就好啊。真好。”

    在整支舞进行的过程中,梵梨总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因为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跳舞了;但她又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因为不管是和他对视,还是说话,她都得一直强撑着对他笑,这很痛苦。

    终于,一曲终了。

    赤月帝王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跳舞,对象还是光海大神使,这意味光暗海之间会有怎样的美好合作前景,大家都心知肚明。因此,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在掌声中,梵梨松开了手,最后小声说道:“你现在已经不爱我了,对吗?”

    “嗯。”苏释耶反应还是很淡,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好的,我知道了。”她把手抽回去,对他露出了最后一个笑容,“刚好,我也一样。这样我们都不用难受了。”

    她转身,逃了出去,但刚到门口,就被苏释耶抓住了左胳膊,强硬地拽到了一边:“你跑什么?我允许你走了?”

    ***4.3小剧场***

    梵梨:“最近读者反馈里,关于‘永远不要给苏释耶名分,睡一睡就好’的评论如雨后春笋……”

    苏释耶:“作为深渊帝国最大的boss,为什么所有女人都只是想睡一睡我而已?我也有很大经济价值的?”

    梵梨:“作为一个帝王型男主,你该检讨一下为什么自己外号是鸭子。”

    苏释耶:“……”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