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5章
    他靠在墙壁上, 用手捂住眼睛,没发出一点声音。

    所以,她这段时间发神经, 其实源头都是这个?

    火气没来由地侵袭了苏释耶的理智,差点进去再次把她从地上拽起来。但是, 他忍住了, 在门口静立了几分钟,就离开了回忆神殿。

    这一天晚上, 苏释耶几乎整夜没睡。他开始觉得与梵梨开始这一层情人关系是错误的了。因为,有一个隐形炸弹, 让他觉得很不对——跟梵梨在一起, 他总是想把别的女生都从自己生活里踢出去。

    他并没能完全从与梵梨的回忆中走出来过, 但理性上,他也一直控制得很好,而且会定时自省。现在只要一想到她和他一样, 他就很变得很暴躁, 想把她按在床上折磨到她哭,折磨到她道歉。

    但不行。

    他现在实质上早就单身了。梵梨也是单身。一对单身男女每周都发生关系,如果再多一层互相喜欢的感情,还算什么床伴?和谈恋爱有什么区别?

    想到梵梨曾经对他做的事, 他就决定宁可放弃这段关系,也不能再陷入被动局面。

    这个周末, 和梵梨在酒店见面时, 他不再对她温柔,一见面就把她的头往底下按:“表现好点。”

    梵梨技术非常不熟练, 几分钟后, 他实在不怎么享受, 叫停了,唯一的反馈是带有嘲意的笑:“有点生涩啊。看来你的丈夫们都没教好你。”

    她几次被他整得全脸通红,发出持续的呕吐声,还有两次她不得不停下来咳嗽,按揉酸到快要断开的下颌骨,但都也只是生理不适而已。从头到尾,她好像都没有一点不愿意,只是顺从地跪在他的腿前。

    听他这么说,她看上去有些失望:“不、不舒服吗……”

    “不舒服。”苏释耶站起来,穿好衣服,云淡风轻地说道,“也可能是最近我对你有点失去兴趣了。”

    失去兴趣?

    梵梨也赶紧站了起来,本想说自己还可以再努力一下,但想想他们已经维持这种关系三个多月了。她很快就懂了。

    “是啊,好像我们这样做的时间是有点长了。我记得,以前你身边的女人……除了康乃馨,少有哪个女人能让你频繁约会那么久的。”

    “你以为每一个女人我都睡?”苏释耶回过头,不可置信地说道。

    “啊,没有每个都睡吗?”梵梨挠挠头,无奈地笑道,“那我们的时间更长了。毕竟,‘彻底得手’分类里的女人,保质期应该更短才对。我的保质期已经差不多到了吧。”

    苏释耶气得差点把她按在床上办了。

    但那一阵火气过后,他又扪心自问:他想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让她坦率一点,说出喜欢他?

    不,他不想听到她的告白。

    可是,若说只是把她当成情人来对待,他又没办法像对其他女人那样,轻松、浪漫、如鱼得水。

    她就像毒药。只要闲下来,他几乎无时不刻不在想她。但是,他是真的爱不动了。

    他按捺住再次腾升的怒气,决定不上她的当,反倒微笑着过去,低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为了保证新鲜感,你也可以见见别的男人了。羽烬挺好,试试看弟弟型的男人吧。”

    如果她真的去和羽烬暧昧不清,刚好。一刀两断。

    这之后的周末,苏释耶没再联系梵梨,同时也加强了琥珀梦境的看守力度,不允许梵梨访问。如传闻所言,戒掉“琥珀瘾”比戒毒还难。这一周,她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每天睡觉前都不怎么期待明天,无数次想主动联系苏释耶,最终虽然控制住了自己,但整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灼难耐。

    终于,第二个周末,又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苏释耶给她打电话了。

    “见面聊聊?”

    一句话就把她召唤到了原来的酒店。但他们见面五个多小时,说话不超过十句。

    就这样,他们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关系,而且这一回比以前稳定、持久。

    422年2月,梵梨在《深渊帝都日报》的经济版上看到一条新闻《深渊帝都谷物出口持续三个月大增》:

    风暴之井海关加斯日统计数据显示,421年深渊帝都谷物出口额达7400亿赤币,一年来增长了一倍,同期出口量增长了3.82倍。

    根据421年11月至422年2月的数据显示,帝国面向星辰海的出口量最多,达142.5万吨,其次依次是扭曲虚洋(104.4万吨)、红月海(87.3万吨)、白邦共和国(68.8万吨)、圣耶迦那(57万吨)、永冻部落(54.9万吨)、裂空海(42.2万吨)、风暴海(41.9万吨)、菩提海(32万吨)、风歌之脊(28万吨)、暗光王国(26.3万吨)、月食部落(22.8万吨)、临冬海(17.4万吨)……

    去年与光海联邦开放贸易之后,光海联邦的两大海域星辰海取代了暗海的扭曲虚洋,成为了帝国最大的两个贸易对象。

    在帝国谷物出口的结构中,传统上以小麦为主……

    看到这里,梵梨既感到意外,又觉得这是情理之中。

    深渊帝国成立后,深渊人口在呈指数增长,海洋雪已远不足以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据统计,6亿多人口的深渊帝国,每天居然能吃掉3亿个卤水塘面包。为了保证面包的日供应量,曾经帝国还颁布过法规:面包师休假时间必须提前14天申报,而且最终决定权在有关部门手上。

    这项规定从赤月纪84年持续到了414年,才正式宣布废除。但从这条法规也可以看出,帝国公民有多么热爱和依赖原本只属于陆地上的食物。

    但对于食物储备充足的光海族而言,谷物并不是必需品。而且,光海族在陆地上也拥有自己的领地,如果他们想要买谷物,完全可以自产自销,为什么会选择高价购买深渊产出的谷物呢?

    梵梨让和歌和纱纱迅速调来了两份报告。一份是近十年来光海族在陆地上的领土面积报告,一份是红月海媒体做的《全海洋文化喜好民意调查》。

    从这两份报告的数据中她知道了,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首先,人类在陆地上领土扩张速度极快,西方的安敦尼王朝将罗马帝国引领入了黄金年代,东方的三国战乱带动军事实力大增,海族在陆地上的领土大幅度缩水。

    其次,在光海的不同海域中,除了风暴海、裂空海和圣耶迦那,所有海域对深渊帝国居然都是好评多过差评。圣耶迦那长时间采用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导致中央权力和再度分散,团结性下降,很多海域对圣耶迦那的大爆炸持观望态度。最夸张的是星辰海。好感人数比例占91%,恶感人数比例仅占2%,剩下7%没有态度。

    很显然,他们那么喜欢深渊帝国,与星辰海是苏释耶的老家有必然关系。

    423年后,苏释耶在星辰海依然有那么大的正面影响力,简直是奇迹。

    看过这些报告,梵梨又有了新的推测:光海对外贸易情况可能不太好。然后,她再去要了圣耶迦那最新的经济报告,果然,贸易妥妥儿的逆差了。

    圣耶迦那近十年来进口关税在38%到45%之间,却都成为了深渊帝国前五的出口对象。如果下调关税,取代星辰海成为深渊的第一出口大客户,指日可待。

    光海并无人知道当年苏释耶政权被推翻的真正原因,都以为只是圣都党败给了风暴党,然后风暴党治国实力不如圣都党。即便后来大神使和圣耶迦那政府做出了一系列救市调控,也与风暴党是割裂的——大神使和加斯宗族,早就没了联姻关系。

    所以,光海对苏释耶是没什么敌意的。

    梵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苏释耶会把她弄到深渊帝国来。不是把她当人质,而是使用怀柔政策,进一步拉拢光海民心。

    苏释耶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果然不是吃素的。难怪他这么不想和光海打仗。有钱可以赚,谁还要打仗。最近她过度沉迷于苏释耶的肉.体和回忆的伤感中,差一点就忘记自己使命了,真是该打。

    她正想着要不要联系神职部门或光海政府,就接到了一通加斯希天的电话。

    “波平是个白痴!”念出现任光海独.裁官的名字时,希天发出了几乎喷出唾液的爆破音。

    “真是心有灵犀,我正想找你。”梵梨笑道,“在头疼光暗海贸易的事?”

    “白痴带的团队也是白痴!他们给出的方案简直搞笑至极!你猜他们想出的方针是什么,保证你想都想不到!”

    “联合限运?”

    “不是,他们想的方法比这个无脑多了,他们居然说……”说到这里,希天思考了几秒,恢复了平静,“联合限运?我们怎么没想到!苏伊,这方法不错啊!比他们睿智多了!”

    “别,只是听上去不错。考虑到现在光海的政治格局,我觉得可操作性很低。”

    “不,就算现在光海没之前那么听话了,毕竟也是一个整体。我们和深渊族打了这么久的仗,他们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掉链子的。”

    “我不这么看。爱国主义者还是少数,绝大部分人会在利益面前服从。忘记我说的话吧,重新想想办法,例如和深渊帝国的敌人联盟,挑拨一下他们和红月海的关系……什么方法都可以,限运暂时不要考虑。”

    “我知道了,我再想想吧,实在不行,用限运的方法或许也能成功……”

    “希天,你老毛病又犯了,不要太轻敌。苏释耶和波平不是一个级别的玩家,他不好对付的。”

    “知道了。我会尽我所能对抗他们,不会轻敌。倒是你,在巴曼薄亚还好吗?他们没欺负你吧?”

    “没有,我是做研究的,社交并不多,没什么机会被欺负。”

    “苏释耶呢?他没有说轻薄你的话吧?”

    没说轻薄她的话,却一直在做轻薄她的事。梵梨晃了晃脑袋,想把上一回和苏释耶在酒店六九的画面从脑袋里晃出去:“没有。不用担心我。”

    “那就好。”希天冷硬地说道,“如果他敢欺负你,告诉我,就算我们军事实力不如他们,我也敢跟他干。”

    为了对抗深渊帝国的商业入侵,光海政府反应很迅速。加斯宗族采用了希天从梵梨这里听来的方法,以赊账的方式向暗海小国提供鱼肉,其中包括一直让苏释耶很头疼的风歌之脊和罪恶鲨巢,以免他们倒向深渊帝国。

    因为邪能的破坏性,调整水压需要消耗的能量远多过制造气囊的能量,所以对深渊帝国而言,想要大量养殖可食用鱼肉始终是很奢侈的事,他们想要解决鱼肉问题只能依赖进口。在这方面,他们被光海牵制住了。

    借由这一点,波平政府找帝国政府谈判:我卖你鱼肉,你卖我谷物和舰艇技术,都打个折,我们不带其它海域玩。

    看似双赢策略,其实波平政府阴了深渊帝国两次。

    首先,吃了光海的饭,就不能砸了他们的锅。波平政府通过这样的手腕,稳定了深渊帝国以外的暗海基本盘,还喜提一群能威胁苏释耶的小弟。

    其次,红月海的军阀早就有叛变光海的趋势,经过了苏释耶的军事威胁,他们更加臣服于深渊帝国,和圣耶迦那关系愈发紧绷。但深渊帝国突然接受和圣耶迦那政府搞独家合作,就等于给盟友甩了一耳光。

    同时,圣耶迦那又向其它海域提出,不要向深渊帝国出口鱼肉,关税由圣耶迦那把控。

    看上去好像是无懈可击的方法,其实并非长久之计。

    虽然听上去都属于大宗商品范畴,其实在海洋里,小麦等谷物(尤其是转基因之后),属于技术类产品,出口价格很高,成本很低;而光海提供的鱼肉和海藻属于自然资源,大量捕捞会导致光海生态遭到破坏。

    而且,如梵梨所言,联合限运的方法实际操作起来很难。因为对七海而言,对深渊帝国出口的交易供大于求。为了抢占市场,七海之间都会彼此激烈竞争。只要有一方率先打破规则,就能得到最大的市占率。所以,限运令颁布不到一个月,七海就陆续开始向深渊输送肉类和藻类,赚得盆满钵满。

    最惨的莫过于圣耶迦那。圣都政府早就公开发布了新闻,表明了与深渊帝国独家贸易的立场,所以圣都二三级城镇及周边村庄的渔民都开始贷款养鱼,过量捕捞,结果因为七海的暗箱操作,鱼肉产量过剩,价格暴跌,大量渔民因无法还清贷款而破产。对此,光海渔业利益部门发起了对独.裁官政府的强烈抗议,波平被议会弹劾后赶下台了。卸任那一天,他在白鹰宫殿暴骂加斯希天,说他鼠目寸光,纸上谈兵。希天对此没有回应。

    因为七海之间恶意竞价,贸易逆差持续了整整一年,光海财政部苦不堪言。

    希天经常打电话向梵梨抱怨,但自从上次他冲动下决策以后,她再也不敢主动提出没考虑周到的建议,大部分时间都是听他一个人说。

    像是约定好的一般,梵梨和苏释耶也从来不跟对方提这些事,各自心怀鬼胎地做着最亲密的事。

    赤月纪423年2月,读过了最新的海税财务报表,梵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思考,直到凌晨四点半也没睡着觉,干脆爬起来看着窗外的“深渊之眼”发呆。

    6点23分,她总算有了主意,给希天打了个电话,说:“不管用什么方法,全光海提高关税——不排除用强制执行的方法。”

    “好。”希天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现在就去办。”

    梵梨不怕猪队友,不怕恶意满满的队友,就怕无条件信任自己的队友。为了这样的信任,她会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肩上扛。这一回也一样,希天压根没问她理由,让她觉得,这事必须得办成,不管用什么方法。

    高税收是一把双刃剑,如果长期这么搞下去,光海也会亏损巨大。但为了长远发展,得在光海公民养成对暗海谷物依赖之前,控制住局面。

    然后,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的贸易战开始了。

    从深渊帝国出口到光海联邦的谷物分成了两部分,少部分流到了市场上,被富人所购买;绝大部分流到了光海黑市中,卖给了光海的粮食公司。

    深渊帝国以出售给代理商的方式,把“谷物技术”卖给了这些公司。但其实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光海的空气能源业远远落后于暗海,他们如果拿了深渊帝国的技术在光海产出谷物,成本只会比从进口更高。所以,这只是走一个流程,方便避税而已。那些谷物依然是深渊帝国制造的。

    得知这一消息,新上任的独.裁官速度抱紧了加斯宗族的大腿,准备搞一个大动作。

    半个月以后,加斯希天通知梵梨,因为涉及政府的高度机密,需要她亲自回一趟圣耶迦那,他们好商量下一步对策。

    梵梨去了一趟无尽宫,见赤月旗升起,便直接进去找到了苏释耶,请他批准自己一个十天的假期。

    “十天?”苏释耶在办公桌后站起来,“回光海?”

    “嗯。”

    梵梨原本都编好了理由,等他继续提问,但苏释耶根本就没问她原因。他只是静静看了她一会儿,便走到了窗前,看向窗外的巴曼薄亚盛景:“行,你去吧。”

    “是挺重要的事,需要我亲自处理一下。”梵梨小心地走过去,“我会按时回来的。”

    “你当然会回来,不然圣耶迦那得再吃一颗炸弹了。”

    真是孩子气的发言。苏释耶在外面从不会这么说话。梵梨停在他身后,无奈地笑了笑:“你还是不太相信我,对不对?”

    “你还是挺聪明的,这也能感觉得到。”

    “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呢?”

    苏释耶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带着我给你的东西回圣耶迦那。”

    “什么东西噢?”

    苏释耶低头下头,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内容太劲爆,梵梨猛地闭上眼,整张脸一点点变得越来越红,然后睁眼怒视他:“苏释耶陛下,即便是男人,也要稍微注意一下廉耻。”

    “我们俩之间还谈什么廉耻。”苏释耶不为所动,温柔地看着她,还捋了捋她的额发,“你可以不怀孕,但要带它们回去,好不好?”

    梵梨紧紧咬着下唇,睫毛发颤,最终只能点了点头。

    五天后,梵梨回到了圣耶迦那,和加斯宗族、新任独.裁官开了一场紧急会议。夜迦现在担任了独.裁官的光海安全顾问,所以也在场。

    原来,独.裁官重金聘请了星辰海著名的侦探公司的顶尖团队,收集谷物并非源自光海,而是暗海的证据。

    这家公司曾阻止过叛党刺杀布可巴路而声名鹊起,仅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就混入交易市场内部,或装作政府统计人员打开谷物买家家里取样,或混入谷物种子销售公司统计数据……最后对出来的数精准而惊人,都在第一时间内,把这些证据送到了独.裁官手里。独.裁官又把资料递送给了加斯宗族,请示他们的旨意。

    “再高调一点。”梵梨翻看着他们递来的资料,“高调到引起七海政府的关注,但又不能高调到让他们抓住。”

    “为什么啊?”希天忍不住说道,“让他们关注,他们岂不是就会想方设法避开我们了吗?”

    “证据是要收集的,但这么做还是原来的问题,实际操作性不强。你觉得到时候深渊帝国会乖乖把关税交给你吗?太理想化了。”

    希天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知道了。那接着讨论下一个问题……”

    这天会议内容很长,他们调动梵梨需要的资料,还得花一定的时间,所以梵梨需要在圣耶迦那多待几天。

    结束后,梵梨立刻起身,准备回自己的住所。上舰艇前,夜迦跟了过来。

    “我大概知道你要做什么事了。”夜迦“啧啧”咂嘴道,“苏伊,你的头是真的铁。”

    “解决问题还是要从根源做起,深渊帝国再是长臂管辖,也没法干扰我们内部的整顿。”

    “行吧,你总是能出其不意给我们惊喜。但是,你记得做好防护措施,等你十年合约到期回光海的时候,别带个深渊小王子回来就行了。”

    梵梨本在享受吞吐着光海的海水,被他这么一说,差点喷水:“说什么呢!”

    “别装。”夜迦扬了扬眉,“我可是在你身上种了追踪奥术的,你每周都会去同一家酒店,见赤月帝王去了吧?小心被抓到。”

    “什么追踪奥术……能持续一年多?我怎么不知道?”

    “被你知道还有追踪功能吗?”夜迦眯着眼睛说道,“你注意自己的言行哦,约一下可以,不可以做出背叛光海的事。”

    “当然不会!你赶快把这个追踪奥术拆了,你这样是侵犯我的**权!”

    夜迦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一下:“好了好了,拆了,别生气嘛。”

    梵梨被踩着痛脚,郁闷极了。事实就是如此,体内苏释耶的痕迹都还没来得及彻底清洗,她就急冲冲来开会了。尴尬。

    但她不知道,夜迦其实没弄什么追踪奥术。

    “傻姑娘。”等她的舰艇驶远后,夜迦叹了一声。

    为什么知道梵梨和苏释耶还在藕断丝连,很简单——即便是在正式会议上,每每提到“苏释耶”这个名字,梵梨的眼神都在告诉他精准的答案。

    ***4.3小剧场***

    苏释耶:“这章三个高光点,秒懂女孩都是坏女孩。”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