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7章
    其实, 相比较他的答应,他答应之后可以和他做的事,才是她真正想做的。当然, 这是难以启齿的事。

    晚上,在永夜殿的床上, 梵梨揉了揉发疼的肩胛骨,这一块刚才在墙上撞得都发青了。膝盖不用说,青一块紫一块的。现在摸一摸, 痛得不得了,但刚才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到。她把长发拨到肩膀后面, 伸了个懒腰,顺着自己的手臂摸下来, 像是想把麻醉感从皮肤上抹去。

    她整个人都散发着懒散、倦怠的气息。这是平时的梵梨绝对不会展现的一面。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散发着怎样诱人的气息。

    苏释耶走过去, 在她耳边低声说:“你陆生状已经两个半小时了。”

    刚才那一股成熟气息刹那间灰飞烟灭, 梵梨脸红了:“今天是意外。”

    “有句话说得好,权力是女人最好的□□……”苏释耶在她唇边说道, “虽然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才说这些话,做这些事,但我不介意。”

    “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证明自己是真心的呢?”

    “不用证明。”他摸了摸她的脸颊, 淡淡笑道, “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不在乎你的心里真正怎么想。”

    梵梨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

    苏释耶是个**很强的男人,也很难满足。但他总有一天会满足的。到那一天到来之前, 他只想物化她、尽情享乐, 至于到底有没有爱情, 他不在乎。

    “好。”她也不试图为自己辩解了,“那我先回去了,等你需要我的时候再叫我。”

    “太晚了,在这睡吧。我去别的房间。”

    苏释耶正想离开,梵梨就握住了他的手,自下而上看着他:“可以陪我吗?”

    “陪你?”他像是听到了荒谬的玩笑。

    “我想和你一起睡。”

    他本想推拒,但她的手滑而柔软,让人有无法抗拒的魔力。她把他拉到床上,重新解开他的衣服,再把他推倒。他微微蹙眉,转身背对着她。她不假思索地靠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把头靠在他的背心:“哥哥,我们好多年没有这样一起睡过了。”

    “不要叫我哥哥。”苏释耶冷冷道,“不要跟我说话,睡觉吧。”

    梵梨完全不理他的抗拒,把他翻过来平躺,然后坐到他身上,俯下身去吻他:“我爱你。我活了六百九十四年,你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然后去嫁给别的男人?”

    “那是为了光海,你知道的。”

    “你现在依然是为了光海。”

    “不是的,真不是的。我怎么才能证明呢……”梵梨摇摇头,与他十指紧扣,小声说道,“等你觉得我伺候得差不多了,我给你生孩子好不好?”

    在黑暗中,苏释耶的呼吸变快了许多,但他声音还是低沉的:“为什么?”

    “你想要几个,我都给你生。你不用娶我,什么都不用给我,只要让我能随时吻你、抱你,就好了……”梵梨吻了吻他的耳垂。

    “梵梨,你这样真的是犯规。”苏释耶闭着眼睛,有些咬牙切齿,“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就拿什么来诱惑我。”

    “这不是你想要的,是我想要的。”梵梨轻轻笑了两声,“生一个哥哥的孩子,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呢。”

    苏释耶静静呼吸着,本能排斥她这样给他灌迷汤的话语。

    但是,他又本能抵挡不住想要和她亲近的诱惑。

    她在他怀里动来动去,动得他心神恍惚。最后,他决定不说话,不做承诺,不被她骗,只是默默把她抱到怀里,用最缓慢的呼吸,汲取她身上的气息。

    “睡吧。”他声音冷冽平静,一如窗外七千八百米深的海水,“这些事以后再说。”

    “好的,哥哥。”

    不是没听到她那一声甜甜的窃笑,像一个终于得逞的小坏蛋偷心贼。苏释耶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半眯着眼睛,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因为有梵梨在中间协调,帝国和光海政府之间的硝烟在无形中化解了。光海政府代表向深渊帝国提出了代收专利费一事,帝国给出的回应是用以投资风暴之井的交通建设。风暴之井是连接光海和深渊的桥梁,帝国这一提议,更加促进了双方的交流,增加了未来合作的机会。独.裁官政府很快答应了这一要求,并且表示愿意与帝国会晤详谈,加深彼此互信,保持和平稳定的发展关系。

    于是,赤月帝王苏释耶向独.裁官政府发出了邀请函,请独.裁官与加斯宗族到深渊帝国进行国事访问。

    得知这一消息时,梵梨正在实验室写海沟虫的染色体的观察报告,吓得眼镜都滑下来,直接在报告上划出一条长痕。

    “苏释耶陛下邀请加斯宗族访问巴曼薄亚?”梵梨把眼镜推上去,“我听错了?”

    夏弥看了看报纸的头条,微笑着说:“我们陛下就是这样宽容大度的人呢。”

    苏释耶宽容大度?她相信。但她也相信,苏释耶的宽容绝对和做慈善没什么关系。她翻了翻前几日的报纸,看见了风歌之脊元首陆续访问罪恶鲨巢和红月海的新闻。

    原来如此。前段时间的贸易战改变了光暗海的政治.局势。风歌之脊和罪恶鲨巢都建立在海洋另一端的热泉口上,虽然国力弱,态度却一点也不弱,与深渊帝国发生了几次边境摩擦后,互屠了很多彼此的公民。换做别的国家,苏释耶大概率会直接把军舰开过去屠一波了,但对这俩小国,他没有这么做。

    对于能源大国深渊帝国而言,热泉就是一片富到流油的宝地。罪恶鲨巢的鲨族们刚得不得了,强攻他们,他们搞不好把热泉全毁了,就失去了发动战争的意义。

    “还在惦记人家的热泉。”梵梨撑着下巴读新闻,无奈地摇头转笔,“怎么还是这么刚,走迂回路线还是很刚啊。”

    夏弥:???

    大神使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是怎么回事?

    相比热泉能源的诱惑,和加斯宗族几百年前一段深仇大恨,似乎早就被苏释耶抛在了脑后。

    因为知道苏释耶邀请光海代表访问的目的,梵梨知道这事跟光海关系不是太大,也就没在后续跟进这个消息,而是一心投入在研究中。她最近对海沟虫的研究有了新的进展,对外界很多事都失去了兴趣,还多次拒绝苏释耶的邀约。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在电话里,苏释耶有些不悦地说道。

    “我也很想见你,可是我这不是工作上有新的进展嘛……陛下忘记叫我来深渊帝国的目的了吗?”

    “看不出来你想见我。”

    “我真的很想的,你可是我最爱的男人。拜托,再给我一点点时间,等我忙完这一阵,所有时间都是你的,好不好?”

    “到那时,我就要去访问别国了,没时间见你。”

    “那我会在巴曼薄亚静静等你回来的。”梵梨甜甜地笑道,“这段时间就麻烦戈茜多陪陪你了。”

    什么戈茜,他不想见戈茜!

    苏释耶差点把这句话说出来,但强忍了下来,直接挂断电话。

    这个女人目的性很强,很烦,很难搞。远离她,她就可怜巴巴地流泪、卖惨;稍微给她点甜头,她就跟完成任务指标一样把他扔一边。

    她已经住在实验室一个多星期了。到底是有什么事这么忙,他也会很操心帝国的事务,但不管怎样都能抽出一个小时见她,她却连跟他通话五分钟的时间都挤不出来,每次都是两分钟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结束对话。

    但他们之间又没有特殊的关系束缚,频繁要求见面,名不正言不顺。

    陛下的烦躁是显而易见的。裘沙在外征战,刚收了一个领地,来电向他请示下一步指令。

    “接着打,四日后打.黑石国。”苏释耶说道。

    “黑石国?之前调查过他们那边的部队部署,我们这边可能……”

    话未说完,苏释耶已经打断他:“有增援,你在驻地等。休息几日,调整好状态,一口气打下来。他们如果不听话,就打到死。”

    “是,陛下。”

    艾泽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同为男人,他很懂苏释耶,也有些心疼苏释耶。于是,他小声说道:“苏释耶陛下,永冻部落才向我们进贡了宝石和星霞夫人,月食部落向您献上冰河双子,建议给您做生活管家。”

    “星河双子?”

    “是的,是一对85岁的幽影族少女双胞胎,这对双胞胎毛发和瞳色都是水蓝色的,所以叫‘冰河双子’。”

    “嗯。”

    等了半天,艾泽没得到后文,又说:“您都连着忙一周了,可以适当休息休息。您看是叫星霞夫人过来,还是冰河双子呢?”

    “星霞夫人呢?什么样子的?”

    “哦,星霞夫人就是绝品了,纯种炎魔族,身长2.05米,89,63,92,邪能之光是红色与银白色,游动的时候就跟把小星河带在身上似的,御姐系,脸比双子还漂亮。”

    “行,你把星霞夫人叫来。”

    “好的。”

    几分钟之后,星霞夫人来了。她果然和艾泽描述的一模一样,看着苏释耶的眼神含情脉脉,高挺的胸脯因呼吸急促而上下耸动。

    苏释耶看了她一眼,神情变得如水般温柔:“确实是个美人,倾国倾城。”

    “苏释耶陛下……”星霞夫人娇滴滴地说道。

    “星霞夫人,在你们家乡,应该有很多你的仰慕者吧?”

    “他们加起来,都比不过陛下的万分之一……”

    “欢迎你来深渊帝国,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不要客气。”

    星霞夫人受宠若惊地抽了一口气,又无限含羞地低下头,想起自己来之前酋长说的话:“伺候好苏释耶,你就是我们部落的女英雄。”她虽然早就知道赤月帝王颜值很有误导性,当第一富婆包养的小白脸都可以,但也知道他是个手腕强势的男人。所以,来之前她就抱着赴死的决心,却没想到赤月帝王本人人好好,毫无国君架子,还很优雅有礼。

    “艾泽是我多年的忠实部下,也是深渊帝国的枢密大臣兼精英院领袖。你如果在生活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请教他。”苏释耶看了看时钟,又对艾泽说道,“照顾好我们友邦的美人。我先走了。”

    艾泽和星霞夫人都茫然了几秒。

    “这个挺好,你留着。双子送给荒格吧。”经过艾泽身边时,苏释耶隔音后对艾泽说道,“但你可别跟荒格说双子是你捡剩下的,不然他的脾气,你知道的,要跟我闹脾气好几天了。”

    “这这这……”艾泽比星霞夫人还受宠若惊,“可、可是,陛下,那两个部落的意思是让您……”

    苏释耶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直接出去了。刚游到长廊拐角,他脸上的春风拂面就消失了,再次被满满的烦躁取而代之。然后,他拿起通讯仪,拨打了一个电话。

    漫长的十多秒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孩子软软的声音:“哥哥,又怎么啦?”

    “我现在就要见你。现在。”语气里满满都是命令的意味。

    “可是,刚才我们不是才说好……”

    “你如果不来,我就过去找你了。”

    “好好好,我来我来,但我今天时间不多哦,最多见你一个小时,可以吗?”

    “两个小时。”

    “不行的,我这边两个半小时后要观测实验结果,我得预留一点时间,提前回来等待诶……”

    “那你不用来了。”

    “嗯嗯好,我们改天……”说到这里,梵梨稍微停了一下,“等等,你不会是想过来吧?”

    “我在路上。”

    “啊啊,那你别太快,我先叫他们离开……”

    太累了。和苏释耶保持情人关系真是太累了。

    这个男人明明是哥哥,却经常任性幼稚得像个小孩子。想要什么立刻得要,想做什么立刻得做,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不光要把大量时间耗在实验上,还要抽时间陪苏释耶,梵梨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也是因为生活太过忙碌,转眼间两周时间过去,到了12月21日,她都忘记了,这是光海独.裁官和加斯宗族访问深渊帝国的日子。

    上一个实验她搞了一整个通宵,一直搞到凌晨六点半才睡觉,累得身上都有些抽痛,胃都饿疼了。她没力气吃饭,躺在沙发上倒头就睡,早上十一不到就醒来,只觉得头发油腻,浑身黏糊,整个人都冒着一股酸臭的气息。她抓了抓头发,睡眼朦胧地用海草头绳把头发扎到后脑,戴上眼镜,眯着眼睛随便吃了几口纱纱叫来的外卖,就又走向实验室。

    “等等,梨子……”和歌看着梵梨的背影,一脸看到翔一般的表情,“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再进去?你已经在空气里待了好几天了,你懂的,如果长时间不沾水,不是很卫生……”

    “在暗海洗澡太浪费时间了,见苏……见人之前再洗吧。”梵梨举起胳膊闻了闻,“还行,没有特别臭。”

    梵梨一进去,又是三个小时。纱纱和和歌在研究所待得无聊死了,打算出去逛逛,但刚起身,就听见一阵娇俏的笑声传来。

    接着,在艾泽和琼的带领下,一群光海族进来了。

    带头的是加斯希天和一个清纯貌美的金发海神族少女。

    希天心情不错,早上才跟独.裁官与苏释耶在无尽宫见过面,大略聊了一下光暗海发展的方针。晚上,他们还要去参加帝国为他们准备的晚宴,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但梵梨作为大神使兼前妻,没有第一时间在巴曼薄亚接待他,让他有一点失望。得知她最近在忙工作,他就来研究所看她了。

    “她在实验室里面?”希天看了看实验室门上的玻璃窗口,果然见到梵梨在里面走来走去。

    “是,我过去叫她。”纱纱答道。

    跟希天一起来的金发少女也跟了上去:“我也过去。好多年没看到苏伊姐姐了,我有点想她。”

    “你是?”

    “叫我乔乔就好。”乔乔笑得天真可爱,同时摸了摸自己还未显肚的平坦小腹,“我是加斯殿下的女朋友,也是加斯殿下孩子的母亲,苏伊姐姐认识我的。”

    “哦……”

    纱纱带乔乔进入了实验室,但刚进去就见梵梨背对着她们挥挥手:“出去出去,没看我正忙嘛。”

    “大神使,加斯希天和乔乔来看你了。”

    “哈?”

    “苏伊院士姐姐,是我,乔乔。”

    梵梨转过头来,看了纱纱,再看看乔乔,推了推眼镜,眨了几秒钟眼。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乔乔的心情从期待、紧张、求胜,变成了失望、愧疚与怜悯。因为,她一直忘不掉初见苏伊院士时的惊艳与耻辱。那时她还只是加斯殿下的情妇,她跪在地上求苏伊院士原谅,苏伊院士穿着一身白大褂、头发如海藻般浓密美丽,云淡风轻,高高在上,让她记忆犹新。

    现在,她终于与苏伊院士再次见面了,没想到苏伊院士还是当初那个样子,而且比当时狼狈多了:眼镜没戴好,头发有些油腻,手里捏着一条海沟虫尸体,软趴趴地挂着,又长又肉,恶心得不得了;虽然五官还是如此精致,但一个女人完全不打扮自己,也谈不上什么光华耀眼可言……更糟糕的是苏伊院士的气场。苏伊院士看着她,似乎被她的精致与奢华服饰震惊了。苏伊院士应该如何都想不到,当初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她的狼狈女孩,现在会母凭子贵,变成加斯希天的正牌女友。

    苏伊院士,应该对自己这张清纯无害的脸孔有心理阴影了吧。

    梵梨确实很震惊。因为,她完全忘记了这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作为光海大神使,她没有第一时间去迎接独.裁官和加斯宗族,还认不出眼前这个女孩子是谁了。

    看女孩这么年轻,还颇有态度,应该是光海新上任的重要人物才对。

    唉,学术、外交和政治真难平衡。她还得抽时间应付苏释耶这个粘人精。

    于是,她向纱纱递过去一个求助的眼神,想让纱纱旁敲侧击提醒她一下,这个乔乔是谁。但纱纱双目呆滞,跟猫头鹰似的转了转脑袋,一脸迷茫地把她的求助信号挡在了外面。

    这个靠不住的笨纱。

    梵梨看看手里的海沟虫,赶紧把它丢到了桌子上,拍拍手,对乔乔笑了:“你好,乔乔,好久不见,你现在真是美得我都认不出来了。”万无一失的开场白。梵梨在心中为自己点赞。

    乔乔心中的同情更多了一筹。

    唉,果然女人不能离婚太多次,不能活得太任性、太没情商。苏伊院士这样地位的女人,都因为反复离婚,越嫁越差,最后只能被发配到深渊帝国当苦力,这一当就是十年。等她回光海以后,肯定已经离权力中心很远了。所以,女人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呢,又不是小女生了,读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曾经的光海圣女,光海族心中的唯一女神,是真的不行了。

    虽然俩人曾经是情敌关系,但乔乔是发自内心对梵梨感到同情。她走上前去,轻声说:“其实,苏伊姐姐,我一直觉得特别愧疚。你过得这么不好,都是我的错……所以,如果你对光海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啊?”梵梨一头雾水。不过,这姑娘难道才是苏释耶失散多年的亲妹妹?动不动就是“你对我国有要求,尽管提”。

    “我虽然没什么话语权,但毕竟是孩子的母亲。你又是孩子爸爸的前妻,也算是孩子的半个母亲。所以,你不用对我客气。”

    终于,梵梨想起来了。

    这是希天的那个小女朋友啊!她差一点说“原来是你”,但想到这样太不礼貌了,便笑了起来:“有宝宝了?太好了,恭喜二位。”

    说完梵梨看看通讯仪,看到了五个未接电话,全是苏释耶打的。心里咯噔一声。

    “苏伊姐姐,你真的是个好人。”乔乔感动得快流泪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善良……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明明可以过得更好的……你现在就这么一个人在帝国受苦、被怠慢,真的不怪我吗……”

    “不怪不怪。那个,我还有点事……”

    “苏伊姐姐,你在这里受了很多委屈吧?要不咱们不干了,回光海。你不知道,希天才帮光海和苏释耶陛下搞好关系,现在向苏释耶陛下提出放你走,他应该不会拒绝。要不,我让希天帮你去说说看……”

    梵梨实在没时间了,大步走出实验室,对希天挥挥手,抱歉地说:“希天,真对不起啊,最近我忙过头了,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你们先去休息,晚宴时我再来接待你们。”

    希天原本坐在沙发上,见梵梨冒出头,眼睛都被点亮了,缓缓站起来说:“好。晚上见。”

    和歌都快被恶心坏了。他们走了以后,她翻了个白眼:“加斯希天这个小老婆真恶心,来秀优越感。我们梨子过得好不好,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她和戈茜还挺像的,她俩肯定能成闺蜜。”纱纱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道。

    梵梨没时间接话,只是迅速搞定了手头的工作,光速回家收拾打扮,刚好卡在六点差十分赶到无尽宫。看见广场整齐的十六支皇家骑兵队列、宫殿上方飘扬的光暗海彩色旗帜,梵梨开始心态不平衡了。所以,哪怕苏释耶叫她,她也赌气地站在门口,不和他说话。

    “消失了一个早上的人,还好意思生气?”苏释耶走过来,低头轻声道。

    “不要跟我说话,我心情好了再理你。”梵梨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光海代表团已经抵达了广场中央。

    “你总要跟我说一下生气的理由。”

    “不要跟我说话。”

    看见独.裁官等人游出舰艇,两侧的军队都整齐地向他们低头行礼,梵梨更不爽了——她可是光海大神使。她刚到深渊帝国的时候,为什么没独.裁官这待遇?这个狗逼苏释耶陛下!

    “哦,我知道为什么了。”苏释耶看了一眼外面,眼里满溢着笑意,“没想到我们宝贝对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挺在意。”

    “哼。”梵梨气鼓鼓地看着外面。

    “你想要仪式,我明天就补给你。”苏释耶拉了拉她的手腕,“乖,别生气了。”

    “我是大神使诶,你知道大神使是什么意思吗?代表光海宗族的海神族,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梵梨还是很不爽。

    “我不觉得你来深渊是访问性质。”

    “你……”梵梨回头怒视他,但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你早就做好准备,要把我扣在这里了?”

    苏释耶只笑,笑了几秒才说:“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有的问题不需要问了吧。”

    “我是光海大神使!你要弄清楚我的立场!”

    “好的,尊贵的苏伊大神使。”

    梵梨在这里气得半死,很认真地想要建设光海的面子工程。可在旁人看来,这两个人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包括身后的宰相、精英院和公民院的大臣、刚下舰艇的独.裁官、加斯希天还有同行的光海政客、乔乔,看见的画面都是:苏伊大神使穿着一袭银色晚礼服,容貌美丽,举止高贵,却脸红红地轻微别过头。赤月帝王一身黑色军装,银发如雪,俊美无双,温言软语地低头哄她,眼中满是笑意。

    “深蓝吾主啊,这两个人不会是在谈恋爱吧……”光海代表团里有人低声说道。

    “瞎说什么,不可能。”希天呵斥道,“苏释耶才追不到她。”

    乔乔看见梵梨这晚的模样,原本已经很受刺激了,希天这句话,更让她囤了一肚子郁闷:“是她高攀不上苏释耶吧。”

    ***4.3小剧场***

    夜迦:“最近作者话很少,因为后妈惯犯突然写甜,牙掉光了,话都说不清了。”

    希天:“太肉麻了!还好老子不是男主角!”

    夜迦:“其实很羡慕吧,哎呀呀。”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