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08章
    说完这句话, 看见希天的脸色暗了一下,乔乔才发现自己情商低了。虽然是自己从苏伊那里把希天抢走的,但苏伊好歹是希天的前妻。为了和苏伊结婚, 希天给她买过价值连城的戒指,为她盖了一座她压根没想住的苏伊宫,不管他们离婚是因为什么, 希天曾经还是想好好经营过婚姻的。而自己却一时糊涂,贬低苏伊,抬高苏释耶, 不是在打希天的脸吗?

    “我说的那个高攀, 是说地位上的高攀嘛。”乔乔赶紧补充,“其实,苏释耶除了有权有势, 什么都没有,人品差劲,外形也不好看,脸那么窄, 一点都不霸气……”

    “你话怎么这么多?”希天打断她,“你这么注意苏释耶的长相做什么?”

    “那还不是因为太在乎你了, 才关注一下你的对手嘛。”

    听见她说“对手”, 希天火气消了不少, 但还是板着脸说:“进去安静点。这种场合女人不要讲话,知道?”

    “好的, 我就加斯殿下一个人的乖乖小女人!”

    同行的人都觉得乔乔乖巧又懂事,希天却只觉得她事多。这一回如果不是她拿肚子里的孩子要挟他, 想到深渊炫耀一番当母亲的快乐, 他也不想带她来。

    在无尽宫的宴厅中, 赤月公主再次迷恋上了羽烬的爱宠小小嘟,以至于看见梵梨进来,她都没来得及把花痴的表情调整为敌对,只强行把脸拉下来,然后转过身背对他。

    荒格的祖先是诞生在冷泉口火山灰里的幽影族,属于对光海完全无感的暗海族。所以,看见陆续进来的光海族,他双目无神,单边镜片后的眼睛半睁半闭,嘴角还抽出了一个嫌弃的形状:“欢迎光海独.裁官、加斯宗族来访巴曼薄亚,对此,我们帝国全民感到诚挚的欢迎和荣幸……”声音拖得长长的,语气和他的言论完全割裂。

    “这宰相是怎么回事——”

    希天有点怒了,但很快苏释耶走过来,挡在希天和荒格中间,胳膊搭着希天的肩,把他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希天,关于风暴之井的交通拓展,我这边有一些想法,想跟你聊聊。”

    在他们这次会面之前,希天其实总是有些忐忑不安,觉得搞不好苏释耶明面上愿意和光海合作,私底下却会记仇。但他想多了。早上在无尽宫初见时,苏释耶就和当初在圣大军事学院时一样,对他客气又尊重。他始终对吠陀双党之战心存芥蒂,不时提一下,但苏释耶笑笑就过了:“兄弟之间打打架,正常。这事翻篇了,我说好啊,不准再提,再提你就没把我当兄弟了。”

    希天虽然还是板着脸,但心中升起了一阵暖流。其实,撇开政治立场,他是真喜欢苏释耶。以前在校就喜欢,现在还是很喜欢。

    可是,苏释耶身边的人总是那么讨人厌。

    此刻,希天火气没下来,不吃他转移话题这一套:“我一直很佩服你用人的眼光,但这个宰相你是怎么选的?跟活死人一样。”

    “荒格这个人怎么说呢……”苏释耶蹙眉想了一会儿,“你给他一组20位数的数字,他看一眼,一秒就能把这数组字倒着念出来,然后再一秒把重复频次最高的数字依次念出来。这是我用他的原因。太好用,性格臭,忍忍也就过去了。”

    “你也是太不容易了。如果是我,绝不会容忍这种人反复横跳。忠心永远是第一位,不够忠心,那什么都别谈了。”见苏释耶丝毫没在意是否忠心这种问题,希天也好奇起来,下意识看了一眼把苏璃逗炸毛的梵梨:“他既然这么聪明,那他和苏伊,谁比较厉害?”

    “那还是大神使厉害一点。大神使是全才,最近才跟我提了一些关于舱内加压技术的合作建议,一些拓展帝国外交实力的法子,让我有了很多灵感。不得不说,光海人才辈出,我是羡慕了。”

    “那是因为在深渊,只要有您一个人就够了呀。”乔乔走上前一些,说道。

    其实,和苏释耶正面对话,她声音紧张到有些发抖,但想到希天还有三个女朋友,每一个都很会讨男人喜欢,她就觉得很没安全感,决定迈出这一步,要成为能上得了台面的女人。

    “这位是?”苏释耶回头看了一眼乔乔。

    “孩子妈。”

    “苏释耶陛下晚上好,原谅我现在有孕在身,早上没有第一时间来问候您。”乔乔睁大眼睛,歪了歪头,甜美地笑起来,“久仰大名,谢谢您对光海和希天的照顾。”

    苏释耶对乔乔微微笑了一下,又对希天说:“眼光很好,嫂子一看就是个好女人,情商也很高,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好什么,小女孩一个,不懂事,乱说话。不用理她,你接着说苏伊和荒格的事。”

    乔乔跟希天那么长时间里,从来没从他那里得到过一句赞美之词。而相比希天惯例的怼言怼语,苏释耶那一笑,让她呆了几秒。就在这几秒时间里,她特别后悔怀了这个孩子,后悔到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它打掉。但随后一想,如果不是怀了孩子,她也没机会来无尽宫,和苏释耶这么近距离地交流,就觉得遗憾又失落。

    “他俩都是天才,而且我觉得天才都是有共同点的。例如,大部分都比较清心寡欲。”苏释耶想着实验室里,某人坐在自己身上前后推动喊“哥哥”的画面,笑着说道,“荒格就很有意思,不近女色,我才让艾泽送了他一对幽影族美女双胞胎,他没要,退给艾泽了。”

    “啧,便宜了艾泽这小子了。”希天嗤笑一声,“你为什么不自己留着?我记得你可不是什么清心寡欲之流。”

    苏释耶还在回想实验室里的美味,嘴角的笑意不由自主加深:“年纪大了,浪不动了,而且有了个女儿要操心,现在有时间就只想好好把帝国好好弄一下,其它事都随缘吧。”

    “对了,小公主今年都七十多岁了吧?”

    “对。璃璃,过来。”苏释耶对苏璃招了招手,把她叫过来,“来,这位是希天叔叔,这位是乔乔阿姨。”

    苏璃跟所有小孩一样,跟最后一天写暑假作业一样敷衍地叫了他们,就飞也般逃回了羽烬身边。

    过了半个小时,晚宴正式开始,菜肴陆续端上来。苏释耶坐在主人位,与希天很近。梵梨和羽烬、纱纱等人坐在一起,和苏释耶中间隔了四个人。他们在谈国事时,梵梨对羽烬说:“小羽,你有没有想回光海?这么久了,我们三个都回去过了,你却一直待在这里,不想家吗?”

    “有点想家乡的荧光海。但因为一直从军,已经习惯不回去了,也就还好。”

    梵梨去裂空海的次数不多,而且每次去都是急冲冲地讨论学术,所以没时间在那边玩耍。但她知道,春季萤乌贼会在海岛山湾聚集繁衍,形成别致的荧光海,有些期待地说:“对哦,裂空海的荧光海很漂亮的。以后有时间了,想沿海在那边走一圈看看。”

    “你还是别走一圈了。”

    “为什么啊?”

    “别忘了,裂空海卖.淫是合法的。有的荧光海滩可是特殊行业女性的聚集地。不想被人拖到树林里去,还是乖乖地在兼特英雄弟的带领下去散步吧。”

    “哎呀,表达善意的方式还是这么别扭,你这小小羽毛。”梵梨戳了他的胳膊一下,却把他戳炸毛了。

    “我可是男人,怎么能叫这么肉麻的名字。”

    “姐姐叫一个可爱的名字,有什么不可以。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弟弟嘛。”

    “什么永远是弟……”

    羽烬话还没说完,他们就听见苏释耶的声音传了过来:“羽烬,你梵梨姐姐读书的时候就这么调皮,那时候不是可喜欢捏你脸么?她就这性格,改不掉了。”

    “为什么苏释耶陛下会知……”羽烬怔了一下,想起了“苏释耶”在古海族语里的意思,看了看苏释耶,把目光挪到苏释耶鼻尖的痣上,又看了看梵梨,轻声说道,“原来,苏释耶陛下就是星海哥……”

    “嗯,是啊。”看见羽烬眼睛空空的样子,梵梨觉得也有些难受。她知道,羽烬不是很喜欢苏释耶,却非常喜欢星海。

    “那你们俩还真的挺配的,从小一起长大,大学时重逢了,后来分离这么多年,还能在这里重逢……”

    梵梨不明白羽烬为什么这么低落,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独.裁官却说:“羽烬,这话你可不能这么说,苏伊大神使的丈夫是莫尔黑乔,你可以说大神使和苏释耶陛下有缘,但不能说他们配,知道吗?”

    “是的,独.裁官大人。”羽烬才想起来,他知道梵梨离婚了,但外人并不知道。

    “羽烬年纪小,不用对他太严苛了。”苏释耶对羽烬始终是温和兄长般的态度,“再说,当兵的都是大丈夫,不拘小节很正常。”

    “苏释耶陛下,这话您说出来可就很有说服力了。”独.裁官端着酒杯站起来,“不愧是星辰海部队出身的男人。我太期待以后我们和贵国的合作了。我敬您。”

    星辰海与风暴海一直是光海军事最强的两大海域。星辰海的军规严谨且细致,因此诞生了闻名全海洋的“尔国临格方阵”。苏释耶当上星辰海执政官后,对星辰海的军事进行了大幅度的改良,后来光海军团、琉璃军团的很多军规,都是源自星辰海。因为有漫长的强势军事历史,星辰海的奥达宗族也有自小从军的习俗,酷爱从军的艾泽就是铁证如山的例子。

    等苏释耶建立深渊帝国后,把星辰海的军风更加发扬光大了。在帝**队中,军种部制定的规章制度共有873种,会对72种违纪行为进行惩处,其中有22种罪名会判处死刑。其中,连鸡毛蒜皮的“手套问题”在深渊帝**队都有三条军规:1.只能戴白色的手套;2.只能先戴右手的手套(行礼的手要率先);3.手套上不准有装饰品。

    所以,独.裁官这番话绝对不是场面话,而是非常真诚的。

    面对他的敬酒,苏释耶彬彬有礼地微笑道谢,两只手却交叠在身前,没有站起来。

    从这一个小细节传达了很多层意思,原本缓和的气氛,瞬间像被冰封了一样。但苏释耶只是静静坐着,没看任何人,没打算救场。

    “说得好!!”艾泽激动地鼓掌,“光暗海交流合作,我们星辰海的就是最开心的!独.裁官大人,我敬您!”

    独.裁官举着杯子的手不上不下,尴尬得不知该是进是退。而一直沉默的荒格抬起了那张年轻的脸,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更年期厌世神态:“所以,今天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讨论交通建设的问题了?如果不讨论,我想用风暴之井测试新型轰炸舰的舱内加压技术。”

    乔乔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只知道这个人不好惹。希天的神色却很难看。这个瘦瘦的病青年,从进来就没给他们好脸色看。现在居然又开始赤.裸裸地用轰炸圣耶迦那来威胁光海。

    希天在别的事情上经常掉链子,但对于武器素来敏感。早上苏释耶带他参观过军事演习后,他已经深知光海绝不是深渊的对手,只是苏释耶毫无攻击性,反而还把他当哥哥对待,所以他就理所应当地认为,光暗海以后都会一家亲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苏释耶。苏释耶身体前倾了一些,对荒格说:“你怎么这么急躁?合作至上,不懂么。”

    苏释耶说的是“合作至上”,而不是“以和为贵”。意思就是,如果你们不听话,不配合,荒格丧心病狂的点子也不错。

    藏了一整天,苏释耶才把獠牙露了出来。

    这一刻,希天才明白了梵梨为什么反复强调苏释耶不好对付;乔乔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她很懂察言观色,从希天的表情中她知道了,刚才苏释耶叫的那一声“嫂子”的含义,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谦卑。

    独.裁官也懂了,赶紧硬着头皮和艾泽碰了碰酒杯,把酒喝了下去。

    梵梨的心情是最复杂的。她知道,苏释耶就喜欢这样的谈判方式。但当他的谈判对象是光海时,她就很不乐意了。所以,她现在是应该示弱,感谢苏释耶没给她也来这么一场鸿门宴,还是应该提起刀子和他拼了?

    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不愿意和平一点,为什么总要逼她在他和光海中做选择?

    她忍着气,继续听他们交谈。

    随后,荒格提出了三种关于长途舰艇的合作方案。第一种是有利于光海的,第二种是有利于深渊帝国的,第三种是帝国出技术,按专利费抽成的方式共赢,听上去好像很公平,其实灰色地带很多,国力强者更有话语权。

    然后,金银斧头的选择丢到了光海代表团的面前。

    “你们觉得哪一种比较好呢?”苏释耶身体微倾,用手指关节撑着下巴和嘴唇,温言说道。

    独.裁官和希天交换了一下眼神,见希天久久不说话,就说:“第、第二种好像挺不错的?”

    “第三种吧。”希天已经有些怒了。

    大不了实力说话。苏释耶真会膈应人。其实他直接说第二、第三种方案,都比摆出第一种侮辱人好。妈的,绝不接受第二种,这是涉及到尊严的问题,大不了打就是了。打不过死就是了。

    “大神使,你觉得呢?”苏释耶看向梵梨。

    “陛下,您觉得呢?”梵梨冷冰冰地说道。

    “我听你的。”

    “我选第一种。”

    苏释耶的眼睛弯了一些,但还是忍住没笑得太多:“好,那就第一种。荒格,记下来。”

    梵梨傻眼了。在场的诸位都傻眼了。

    接着,荒格又提出了经停站的建设位置,四个选择。苏释耶又假惺惺地挨个问了一次,最后问梵梨,梵梨做出选择后,他说:“好,大神使说得对,按她说的去做。”

    然后是动工时间、考虑合作的海域、暗海国家的选择等等。

    “好,大神使说得对。”

    “嗯,大神使的意见很好。”

    “听大神使的。”

    “苏伊大神使,怎么这么厉害。”

    ……

    到后来,独.裁官和希天干脆都不给意见了,只听梵梨给答案就好。梵梨和苏释耶本来就坐得远,每次问问题,对话声音都不小,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到。她快被苏释耶尬死了,只求速度结束会话,可是荒格做事又太细致,厚厚的文件问了两个多小时才问完。

    等晚宴结束后,梵梨送希天和独.裁官出来,希天很不爽,但看着梵梨的眼睛更会发光了:“苏伊,加油,以后我们都要靠你罩了。”

    “唉,不得不承认,美女的力量是真的惊人。”独.裁官捏了一把冷汗,“只是这事如果搞到莫尔黑乔知道了,不知道会怎样。但大神使,你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他不会知道的。”

    本来乔乔对梵梨还挺纠结的,但这顿饭过后,她态度全变了,弱弱地说:“以后我和我孩子的未来都在你手里了,苏伊姐姐,加油啊。我们力量很小,但只要能用得上我们的,尽管说。”

    现在,她反而一点都不想和梵梨比了。再想想希天那几个女朋友,还是他的女朋友比较惹人厌。

    “放心,我会尽力的。”梵梨点点头,向他们一一道别。

    在回到酒店的舰艇中,乔乔亲昵地缠着希天的胳膊说:“苏伊姐姐牺牲色相救光海,太不容易了,还是我比较幸运,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呢。”

    “你怎么什么都能想到色相上?”希天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说话更不客气了,“你认为苏释耶听苏伊话,是因为她漂亮吗?漂亮的女人有很多很多,每个都能成为苏伊吗?你现在也不是小孩了,怎么想事情还这么不带脑子?以后怎么教我们孩子?”

    乔乔被他怼得整个人都成木雕了。过了好一会儿,她眼眶发红地说:“凭什么……你看看苏释耶对苏伊姐姐多有绅士风度?她都离过婚了,你又是怎么对我的?”

    “那是她有本事,你有本事吗?”

    “好好好,我是没本事!我现在就带着你的孩子跳出去,膘脏爆裂死给你看!”

    说罢乔乔就想开舱出去,却被希天叫手下抓住了她。她躺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死去活来,但希天哄都不想哄她,转身就去休息室隔音躺下了。乔乔觉得自己好委屈,再次对怀这个孩子后悔到极点,但在场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知道,第二天起,她还是会洗脑自己:她爱希天爱得很走心,永远是加斯殿下的头号小迷妹。

    整个晚宴上,梵梨一直在思考,几乎没吃东西。宾客散去以后,梵梨按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揉着有些发酸的后颈,回去永夜殿找苏释耶。

    为迎接光海代表的访问,整个巴曼薄亚都在释放着邪能礼花。苏释耶的寝殿里没开灯,梵梨在一片黑暗中看见他站在阳台前,背影挺拔颀长,连走过去的步伐都不由放轻了一些:“谢谢你,哥哥。”

    “你知道么,”苏释耶没回头,平静地说道,“今天见到希天我才回想起来,四百多年前,我也是光海族。”

    梵梨抿了抿唇,低声说:“对不起。”

    “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想说的是,这四百多年里,你都一直在光海。不管是跟加斯希天还是莫尔黑乔,你们的婚姻持续时间都很长。可是,最后你都因为政治离开了他们。”

    “不是这样……”梵梨蹙眉摇摇头,“不是因为政治,是有别的原因。”

    “说实话,我觉得今晚的自己很蠢。因为,不管我多么努力展示自己的实力,最后依然是可以被替代的。我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我为什么要忍不住碰你……”说到最后,苏释耶靠在墙壁上,单手捂住眼睛,叹了一口气。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现在还在怀疑我?”

    “你我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独.裁官了,你就跟加斯希天在一起;政权稳固了,你就离开加斯希天,跟莫尔黑乔在一起;钱赚够了,三百多年的莫尔你也不要了,然后是韶……”

    “不是的——”梵梨急切地说道,“不是的啊,我不是因为政治离开他们的,提出离婚的人也不是我,是他们。”

    “他们怎么可能主动和你离婚?你看希天今天看你的眼神……别说了,梨梨。我不想听你花言巧语了。”苏释耶垂着头,声音很低。

    “离婚是因为他们想要孩子啊。”梵梨提起一口气,停了几秒,心跳都快震到了耳朵里,“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我想要这个孩子,但没勇气一个人生下来。我不想生别人的,所以,我……”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