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10章
    十多分钟后, 苏璃拿着钥匙,跟保安心急火燎地赶过来。看见苏释耶在沙发旁守着梵梨,梵梨已经沉沉睡去, 她松了一口气, 走过来喘着气说:“爸爸, 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差点以为苏伊大神使会……”

    苏释耶起身给了她一个耳光, 耳光声巨响无比,把后面的保安都吓得缩了一下肩。苏璃被打得撞到墙角的书柜上。书柜重重晃了两下。她下意识弯腰抱着头, 七八本书从上面乒乒乓乓掉下来, 砸在她的肩膀上、后背上。

    这是苏璃第一次被父亲打,整个人都被打懵了。过了几秒, 她捂着脸,眼中噙满泪水,又因为仇恨变得通红:“深渊帝王陛下,您为了一个光海的女人打我?您就这么爱她?”

    “我爱不爱她不重要, 你不能伤她。”苏释耶冷冷说道。

    “凭什么?!”

    “因为她是你的生物学母亲。”

    戈茜在公民院总督导家里,和这对夫妇一起用餐,讨论接下来排除异己的计划。听说梵梨没死, 已经很震惊了。他们的计划明明应该万无一失,没想到梵梨最后还是找到了向苏释耶呼救的方法。

    但什么都不如苏释耶的即刻召唤来得意外。

    “戈茜小姐, 陛下有事找你。”听见艾泽在电话里这么说,戈茜手一抖,通讯仪掉在了地上。

    “不要怕,戈茜。”总督导夫人抱了她一下, “苏伊大神使确实容貌出色, 但你也不差啊。任她地位再高, 现在得到了苏释耶陛下的偏袒,也只是短暂的。等他们这阵激情期过了,她一回光海,一切都会回到正轨的。”

    “我、我好怕面对他……说不定公主已经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了,那该怎么办啊……”戈茜快要哭出来了。

    “告诉公主的人又不是我们,我老公已经除掉替死鬼了,没事,乖啊。”

    总督导本一直保持沉默,也总算开口了:“罚是少不了的,但陛下不会对你下手太狠。即便是帝王,也不会太过为所欲为。如果他要重罚你,也要看看整个公民院的态度。近期我和公民院议长、秘书、常任副大臣都私底下开过几次会,他们支持我们的决定,也觉得如果陛下想要结婚,或者拥有一个长期女伴,你比苏伊合适太多了。在光海,苏伊或许可以呼风唤雨,但她在深渊没有任何背景。你不用害怕。”

    “真的吗?议长和常任副大臣真的这么说?”

    议长为了保持公正态度,在上任前就要卸除党籍,退休后会加入精英院,是横跨两院的大人物,又是帝国元老。而常任副大臣是外交部的核心人物,也负责主持委员会,一定程度上能代表外交部的态度。如果他们都帮着她,苏释耶即便责罚,也应该只是做做样子,不会追究太深。

    “对,亲口说的。”

    “他们为什么会帮助我们?”

    “议长当年从政,背后支持者是赫托综合防务系统公司和游牧者动力集团。不打仗,这两个公司的枪械弹药怎么卖?”

    “啊?公民院的一把手的目的是打仗?”

    “这有什么奇怪的。常任副大臣还是做协调事务的,他的后台也是赫托。”

    “可是……现在明明是跟光海关系走得比较近,才对我们的经济发展有好处,不是吗?”

    “这些话是陛下跟你说的吧。站在国君的角度考虑,是这样没错。但军火商也要吃饭的啊。所以你尽管放一百颗心,只要这些公司还屹立不倒,我们就不怕孤立无援。”

    见戈茜松了一口气,总督导俨然道:“但你也别高兴太早。现在陛下喜欢苏伊,即便他会考虑大局不计较我们的行动,心里多半也会有疙瘩。能让你最终走上王后之位的,还是你和陛下之间的感情。今天你去见了他他,他肯定会很生气,你记得服个软,默默流泪,说点示弱的好听话,把责任全都往公民院身上推就好了。记得,你永远是最单纯、最爱他的,斗争的部分交给我们,知道吗?”

    “但是,这样不会影响到你们和陛下的关系吗?”

    “不会。我们这帮老骨头虽然没荒格、裘沙那么拼命,但年纪上都可以当陛下的叔叔伯伯了,话语权绝对不亚于这两个毛头小子。如果陛下来找我们,我们就集体抗议他和苏伊在一起,坚决要求他把这个女人送回光海。”

    “好……”听他说得如此解气,戈茜也来了气,“你说得可真好!苏伊就是个小三,以为自己是谁啊,上位全靠脱!”

    “这话你可就说得没水平了。你不也在想办法睡陛下么?还拉着你好闺蜜妮妮一起上,结果你把陛下的兴趣揣摩错了,他根本不感兴趣。记住,你想当王后,要爱帝王,但又不能爱过头。不仅不能恨你的敌人,还要去学习她的优点。学一下苏伊吧,不管她在私底下如何勾引陛下,表面上她智慧又优雅,比你拿得出手。”

    “好吧……我知道了。”

    戈茜调整好了状态,做好挨骂的心理准备,在裂变殿见了在桌前批阅文书的苏释耶。

    奇特的是,她并没有迎来苏释耶的怒气或冷漠。相反,苏释耶看上去很平静,眉宇之间甚至还有一丝柔和。见戈茜来了,他放下手中的笔,抬头说:“戈茜,我好像很久没联系你了,你最近怎么样?”

    “我……”戈茜先是一滞,随后眼泪就吧嗒吧嗒不可控制地流到了海水里,“我很想您。”

    “唉,怎么哭了。”

    苏释耶赶紧站起来,一秒闪到她的面前,用手指关节拨开她的眼泪:“别哭了。”

    他越是温柔,她就越是伤心,一把抱住他的腰,在他怀里哭得乱七八糟。苏释耶拍拍她的背,柔声说:“你啊,就是太天真了一些。怎么可以让人当刀使呢?”

    “陛下,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懂我,我就死而无憾了,呜啊——”

    “我当然懂你,你是个傻女孩,太善良,太痴情。看你陷得这样深,我都觉得有些心疼了。”

    “是他们让我这么做的,我也不想的……他们说如果我不这么做,就永远不让我见您了……”

    “嗯?都有什么人呢,说来我听听。”

    戈茜按照总督导的意思,把他们全盘托出了。苏释耶静静听她说完,点点头说:“我懂了。他们对苏伊不满,是因为我和光海签的协议太偏袒光海了吧。而且,苏伊是有丈夫的光海女性,我和她如果传出绯闻,似乎是有点影响帝国的形象。”

    “是啊,陛下,她是有丈夫的!莫尔黑乔,您不是还见过他吗?她这么背着莫尔和你玩,莫尔也太可怜了吧……”

    “你说得对。这些问题,我这两天都有好好考虑过。但是,戈茜,你也要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是不是一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动她,我是打算和光海合作的?”

    “对不起。”戈茜低下头,摇头,悔恨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太爱您了,是我情不自禁……”

    “没事,我从情感上并不怪你,但是理性上我需要责罚你了。”

    “不管是什么责罚,我都愿意承受!”

    “你回奈希待一周,好好反思了过错,再回来。”

    “好,什么时候去?”

    “现在就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舰艇,在无尽宫门外等你。”

    “好的!”

    游到办公室门前,戈茜又回头看了一眼苏释耶。他身后的落地窗旁,有两面旗帜。左边是以黑底的深渊帝国国旗,以金色狮鹫兽徽章为十字中心,标志着来自深海第一大国的强势力量;右边是赤月帝国的海沟红月军旗,图案与苏释耶的臂环一模一样。钢琴声般舒缓的流水中,苏释耶身姿挺拔,白发小幅度地飘动,落地窗外的巴曼薄亚光景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上他金瞳中满满的柔情。

    她还记得,赤月军舰第一次开进奈希国首都时,苏释耶是最后一个从舰艇里出来的。看见他的第一眼,她就嫌弃死了自己丈夫的无能。她宁可当赤月帝王的妾,也不想再当奈希国丧权辱国的皇后。

    而后,越了解苏释耶陛下,她就越是意乱情迷。

    现在,她和苏释耶的距离如此近。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要得到这个男人,要成为帝国权力巅峰的女人。不管用什么方法。

    她一定会回来的。

    与此同时,她又不得不感慨总督导的神机妙算。苏释耶陛下果然惩罚她了,但果然也只是做做样子。只要有政客们的支持,不担心以后没机会翻盘。

    进入舰艇以后,她陷入了对苏释耶的思念中,对王后之位的渴望中。她幻想着有一天能坐在日蚀王座旁,能在苏释耶的宠爱下呼风唤雨,成为整个海洋最有权势的女人,狠狠打脸那些嘲笑她背叛前夫来跪舔赤月帝王的奈希国“英雄”和“贞洁烈女”们。

    苏伊,我恨你的程度不至于到要杀了你,但在深渊帝国,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戈茜咬了咬唇,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阴狠之色。

    这时,她接到了总督导的电话。

    “什么?苏释耶陛下让你回奈希一周?”总督导糊涂了,反复琢磨着这句话,“只是一周?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像关禁闭一样的,只是时间比较短。”

    “不,这不是陛下的做事风格。不是的。”

    “怎么不是呢,他可能就是没跟我计较呢?而且对我好温柔的,还安慰我,让我不要哭。”

    “……他没跟你发怒?”

    “没有。”

    “一点都没有?”

    “没有啊……”

    这时,舰艇停了下来,舱门自动打开。戈茜抬头看了一眼舱门,久久不见有人进来。她喊了两声,没有人应答。电话另一头,总督导一直急促呼吸着。然后,她慢慢起身,游向舱门。但人刚到舱门口,就听见总督导低声说了一句:“完了,真完了。你现在立刻去火山之城,我和我老婆到那里和你会和,帮你想办法逃……”

    他没机会得到戈茜的答复。只听见电话那一头传来了“噗”的一声,通讯就被切断了。

    然后,他脸色苍白地看向自己的妻子:“现在立刻收拾东西,巴曼薄亚待不住了。”

    “什、什么意思?”

    “戈茜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总督导夫人惊诧得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是不是苏释耶陛下不知道议长也支持戈茜?”

    “有可能……不,没可能,陛下应该知道……”说到这里,总督导捂着头,慌乱地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我们现在赶紧逃就是了,别想那么多了……”

    “先别急,我们打个电话给议长,事情可能还没你想得那么糟。我们现在逃,那就是叛国罪,别冲动啊……”

    总督导夫人拿起通讯仪,转过身去,正在呼叫议长,胳膊却被总督导推了两下。她挥挥手让他别动,却不知道他正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窗外。接着,“噗”的一声响起,海水中混杂了□□味和血腥味。

    总督导夫人的眼睛骤然睁大。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又是“噗”的一声。一个小小的东西击穿了她的后脑勺,在她的额头也钻出了一个洞。随着她身体慢慢往前倒下,海水变成了血红色。夫妻俩倒在一起,瞳孔都放大到只剩黑色。两枚子弹也滚在了他们的身下。

    第二天早上六点,议长睡得迷迷糊糊的,被电话声吵醒。他打着呵欠,翻身坐起来,拿起听筒:“喂……”

    “早安,端亮议长,我打扰到您老人家休息了吗?”

    听到这个懒懒的声音,议长瞌睡全无,立刻坐直了身子:“当然不会,宰相大人,您有事请尽管吩咐。”

    “没什么大事,只是陛下有三份微薄的礼物要送给你。烦请您老人家查收一下。”

    “苏释耶陛下送我礼物?这……无功不受禄啊……”

    “你立了大功了。”荒格的声音低沉了很多,声音拖得更长了,“礼物就在你床脚,回头看看吧。”

    议长一头雾水地拿起床头的眼镜,戴上,然后看向床脚的方向。然后,他的大叫声吵醒了身边的妻子。

    “你干嘛啊,大清早的……”妻子跟着坐起来,看了一眼床脚,尖叫的分贝比他还高好几倍。

    他们的床脚摆着三个立起来的长条“礼物盒”,用彩带精心包装起来,但礼物盒里装的是三个人。

    到这一天下午,梵梨一直被关在永夜殿的卧房里。苏释耶说有事要去办,命令她不许离开寝殿,不然容易遇到生命危险。通讯仪也被没收了,她快被闷出病来了,只能靠在床头,翻看他床头那本讲机械时代海藻贸易的长篇小说《七海的英雄》。不过半个小时,她已经看完了两百多页,正在为三百万年前的文化和历史感到惊叹,却听见了苏释耶的声音:“好看?”

    梵梨抬头,看见苏释耶正坐在床边。

    她已经习惯他移动速度和惊人的蛰伏能力了。

    “好看!这个作家好有才,怎么可以把小说写得跟真的一样,我觉得他肯定学过骑术,不然没办法把骑鲸、骑鲨的不同感受写得那么逼真的。”梵梨一时间没能从小说里走出来,撑着下巴说道,“话说回来,海族发明出机械、舰艇,真是一项革命性的壮举。你想,驯兽业受到那么大的冲击,那时候市场和全海经济得有多动荡,米瑟圣和凝凝常年分居两地,一定很想对方……”

    她说的两个人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苏释耶见她眉头都拧了起来,轻笑了一声:“凝凝没有怀孕,你怀了,然后你还在操心她的事。”

    梵梨把书慢慢合上,脸也慢慢变热:“我这不是无聊嘛,你一直没回来……”

    “好了,先别看小说了,我们来讲讲孩子的事。”

    “啊,好。”梵梨把书放在床头,正襟危坐。

    “孩子要生下来,越快越好。”

    “可是,我的工作……”

    “工作先放一边。先生孩子。”

    “可是,我……”梵梨闭上眼,皱着眉,半晌才说出自己的担忧,“我最终是要回光海的。我不能一直待在巴曼薄亚,哥哥知道的吧?到那时,孩子该怎么办呢?”

    “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事了。”苏释耶声音提高了一些,“艾泽,东西准备好了?进来。”

    艾泽进来了,在苏释耶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份文件。

    苏释耶走过去,坐在桌前,拿起海笔,在文件上飞速签好了字,然后对梵梨说:“过来签字。”

    梵梨下床走过去,整个过程都感到惴惴不安。苏释耶不会是想要她签署什么孩子给他的协议吧……

    最先夺走她注意的是协议右下角,“丈夫”一栏已经填上了漂亮潦草的字迹——苏释耶。然后她抬头一看,傻了:

    《深渊帝国结婚登记表》。

    瞬间脑袋里一片空白。但梵梨没问原因,毫不犹豫地就在“妻子”旁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把这个到注册局去,今天我要拿到证。”苏释耶把申请表递回给艾泽。

    “陛下,为了避免您忘记,我想说一下,帝国有一夫一妻制。法律规定了,哪怕是跨国,也不得重婚,多偶的代价也很大。结婚后,您就只能有一个老婆了哦。”

    “所以?”苏释耶挑眉道。

    “所以,很多事不一定要结婚才能做吧……我觉得等大神使回光海以后,以您这习惯,可能没办法经常去看她,把人家冷落了多不好……”

    其实,艾泽这番话的真正含义是:陛下您想清楚了?真要娶苏伊大神使这个离婚狂魔?和她结婚后,她总归是要回去的,万一回光海再和别人领个多偶结婚证,留陛下您一个人在深渊帝国,陛下您可就成后宫了,还是空闺皇后……

    “真是多谢你耐心解释了,艾泽。现在可以去办事了?”

    苏释耶说得很客气,气场却令艾泽打了个哆嗦:“是,我现在就去办。”

    “……为什么?”梵梨有些紧张地说道。

    “我想通了。”苏释耶十指交叉,目光淡漠,“我不用这么跟自己过不去。你喜欢玩政治联姻,那我就陪你玩。我倒是想看看,你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艾泽人刚到门口,听得冷汗涔涔。

    苏释耶陛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可以撩妹撩到别人面红耳赤,辗转难眠,怎么一谈到婚姻就别扭成这个样子……大神使也是够奇怪的,这种事完全没一点抗拒,就让陛下单方面决定了……

    他们俩怎么把婚姻整得跟儿戏似的?

    艾泽虽然一直腹诽,办事效率却高得令人咂舌。

    才过了十五分钟,他就带着两本结婚证回来了。证的封面是帝国的深渊赤月标志,翻开一看,里面信息果然全都完整了。

    苏释耶接过本子,看也没多看一眼,就把它塞到了抽屉里。然后,他起身准备出去,经过梵梨身边时,他捏住她的下巴,轻声说:“你如果回光海敢再和别人来这么一出,马上就可以见到世界毁灭的样子。”

    “我不敢,我也不想。”梵梨抬眼看着他,整个人还是呆滞状,“我……我以后会对你忠诚的。”

    苏释耶却一点也不买账,笑容愈发冷漠了:“你当然会忠诚。我可是深渊帝国的统治者,你理想的联姻目标,不是么。”

    “当然不是。”梵梨想了想,又呆呆地摇头,“不对,你是……但这不是我想忠诚的理由。你明明你知道原因的……”

    “这不重要。”苏释耶松开手,淡淡笑道,“想想这场婚姻你能给我什么吧,现在看起来我比较吃亏。”

    “只要是我能给你的,我都愿意给。”

    “那我要看看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了。先把孩子生下来吧。”

    “嗯,我过两周就开始让它发育。”

    “为什么要过两周?”

    “有、有一点点别的事需要处理……”

    “算了,随你吧。我再跟你说说关于你说到分居两地的事。我不管你以后打算住在哪里,待在巴曼薄亚也好,回圣耶迦那也好,记住了,你结过婚了。不准再和别的男人私下暧昧。”

    梵梨点头,但还是有点神游天外。

    “那你先休息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过一会儿再回来。”

    “好……”

    然后,苏释耶出去了。梵梨重新坐回床头,拿起《七海的英雄》,翻了两页,但脑子里是完全放空的,什么都没看进去。等她终于回过神来发生了什么事,不由自主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小团,捧着脸,轻轻地自言自语:“深蓝吾主啊……”

    她拿起结婚证,打开看了一眼,嘴大大张开,合不拢了:“啊啊啊啊啊……”

    她把整张脸都埋在双掌间,深呼吸几次,揉了揉眼睛,又把那个结婚证翻开看了一眼——丈夫“苏释耶”!妻子“梵梨”!!她抑制不住发出激动的声音:“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躺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扭过来,扭过去,从床上跳起来,双手握拳挥舞,然后猛虎落地式趴下,抱住枕头,抽气,持续亢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在鬼叫什么?”

    随着推门声响起,苏释耶也出现在了门前。

    梵梨滚到一半,卡了两秒,安静如鸡地用被子盖住红扑扑的脸,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和苏释耶对望了一会儿,她慢慢用被子把眼睛也盖住了。

    看见她这样,苏释耶嘴角扬了一点点弧度,但被他强行抑制住:“快休息,别发神经了。”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