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11章
    自从戈茜死了以后, 公民院院长接到了不下十封来自妮妮的抗议信。

    其实,妮妮知道戈茜把自己当塑料姐妹花。二人曾经抢苏释耶的时候,戈茜一点没手软。梵梨出现后, 尽管戈茜一点也不想她接近苏释耶, 但为了稳住女朋友的地位,还是让她一起来诱惑苏释耶。可戈茜一死,她再也没机会接近陛下。她、戈茜还有陛下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 她想再找个好男人嫁了,也非常困难。所以, 戈茜的死对她来说是无比沉痛的。她哭崩过, 暴怒过,并没苏释耶偏袒梵梨而感到畏惧,她只想请议长出面, 扫清梵梨这个障碍。

    可惜, 那三份大礼早就吓得议长魂不守舍, 所有妮妮的信件他都统统让人处理掉了。后来, 妮妮直接开始蹲点他家别墅外院,每天打扮成戈茜的风格, 游在大门右上方,跟个幽灵似的,成功让议长缴械投降,总算愿意把她叫到了舰艇里谈话。

    “要我帮戈茜‘讨回公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议长态度很不客气,“戈茜没有什么‘公道’可言。她试图借公主之手, 暗杀苏伊大神使, 破坏我们和光海的关系,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杀人凶手了, 是政治罪犯。”

    “您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戈茜那么傻,谋杀苏伊的事,有没有您的首肯,您我都心知肚明!现在再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是不是太**、太黑暗了!”

    议长被她说得头都疼了,挠了挠发量可怜的脑袋,脸都皱得跟揉过的纸一样:“我再次明确跟你说,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不是我,不是你,是苏释耶陛下。我忠于陛下,忠于帝国,绝不会帮任何人违逆陛下。所以,你如果再说这些不知轻重的话,我会叫人把你抓走。”

    妮妮愣了愣,秒怂了:“您怎么可以这样……”

    “我既然让你进来了,就是想跟你说,任何帝国公民都不希望光海族插手我国政事。我也不喜欢苏伊,但在帝国境内,我们都必须听陛下的指令。出了帝国,例如说在光海,姑娘,你想怎么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光海是苏伊的地盘,就更拿她没办法啦!!”妮妮气得甩尾巴,“她在巴曼薄亚还比较被动,只有陛下一个人为她撑腰,在光海,她有独.裁官,有宗族背景,有她那个光海大财阀丈夫,还会怕我们不成?”

    “是吗?这些人每个都会帮她吗?独.裁官会帮她吗,加斯希天会帮她吗,她丈夫会帮她吗?”说到‘她丈夫’的时候,议长刻意加重了语气。

    妮妮愣了几秒:“如果光海都知道他们的大神使背叛丈夫,会怎样?”

    “你比我聪明,自己想,我不懂。”议长虽然笑着,眼睛却眯了起来,“只发表一下我身为男人的观点:如果我的妻子绿了我,我大概率不会公开这件事,而是静静等时间过去,再无声无息地和她离婚。但是,如果我的敌人知道了这件事,可能会第一时间曝光她的丑事,恨不得把‘羞辱’一词盖在我的脸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大概会对她连最后一丝怜悯都不会保留吧……好了,我现在要去办公了,妮妮小姐,恕我没时间继续陪你聊天。”

    妮妮很快开窍了,找了一名精英院的朋友,查到了莫尔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圣光报》“裂口鲨企业”排名第二的公司,并且打电话到了总部,说要联系他们的总裁,曝光莫尔黑乔的丑闻。

    听到电话是从深渊帝国打来的,总裁没有来接电话,但总裁特级助理第一时间就来对接了。

    “莫尔夫人和赤月帝王有染?”助理惊讶地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她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无尽宫永夜殿,那是我们陛下的寝殿。”

    “据我所知,永夜殿的卧房不止一间吧。”

    “是的,除了苏释耶陛下的主寝室外,还有八间卧房。”

    “所以这位小姐,您或许对莫尔夫人有一点点误解。莫尔夫人小时候被赤月帝王的父母领养,两个人在名义上是兄妹呢。所以,即便您拍到了她出入永夜殿的照片,在光海,大家也只会默认是妹妹住进了兄长的住所,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的。”

    “什么……兄妹?”妮妮惊讶道。

    “是的,暗海应该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事实吧。”助理的态度很和善,“当然,您如果找到了她切实背叛莫尔先生的证据,那么即便不考虑公司对立角度,只是出于对光海的责任感与尊严,我们都会联系媒体曝光此事。”

    挂断电话后,连妮妮都开始觉得,会不会是她和戈茜误会了苏伊。苏伊与陛下走得那么近,或许是因为他们是兄妹……

    但很快,她就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不,是在苏伊出现之后,苏释耶才把戈茜拒之门外的。

    这两个人绝对有问题。她现在要做的是尽可能地找证据。

    三天后,梵梨收到了夜迦寄来的奥术手卷。内容和他说的一样,只能单箭头向微生物输出意识,毫无重点。但想到这是小夜同学辛苦研究的学术成果,出于礼貌,梵梨还是把它学会了,并对着海底的微生物实验了一下。

    果不其然,效果就像是对着空气吹了一口气一样。

    她把手卷放在了床头柜抽屉里,刚转身,就看到了卧房门口露出了半张小脸。苏璃用两只手抓着门框,用一种防备又好奇的眼神看着她。

    “公主?”梵梨把抽屉关上,朝苏璃走去,“今天就你一个人吗?”

    苏璃往后缩了缩,随时都会逃跑似的。梵梨怕吓到她了,没敢靠近,只后退了一些,停留在离她几米远的位置,笑着说:“今天不上课?”

    梵梨后退了,苏璃反而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像一只傲娇的小猫:“上次的事……对不起。”

    苏璃和苏释耶长得实在太像了,因此是属于英气、精致又有一点点邪气的类型。她小小年纪眉眼就很深邃了,鼻梁窄而高挺,让很多成年男子都自愧不如。但这样一张小坏坏的脸上,现在却只有害羞和强行掩饰的倔强。梵梨本来还对她的所作所为有些生气,但因为苏释耶,越看她越喜欢,只摇摇头说:“不怪你,都是意外。”

    苏璃抿着唇,踢了踢门框,没有离开的意思。

    梵梨这才发现,公主穿着裤子和一双小靴子。这说明她一早就陆生化了,是有备而来的,应该是特意来道歉的。梵梨觉得她更加可爱了,好奇地说:“所以,你剪头发了是吗?”

    “啊,对……”如果不是梵梨提起,苏璃都忘记自己理过发了。

    “这样和你爸爸真像,可是你明明可以更漂亮的……有想过换个发型吗?”

    “并没有活动要出席呀。”

    “谁说女孩子一定要出席活动才能换发型了……我帮你梳梳?”

    从小到大,苏璃都不是很喜欢女孩子那些玩意儿,侍女服侍她,她总是很没耐心。但知道眼前的人是妈妈以后,苏璃没办法说“不”,只是点点头,走到梵梨指定的位置坐下。

    “你的脸型可真好,什么发型都适合。”梵梨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今天就给你编个歪辫子吧。我大学时一个好姐妹就喜欢这么打扮。”

    “啊,好……”

    接下来半个小时,梵梨完全沉醉在了把公主当洋娃娃玩耍的乐趣中。梳好头发以后,她还把自己的裙子给苏璃穿。苏璃只比她矮四公分,等成年后或许会比她高一些,穿她的裙子刚刚好。

    开始苏璃只是为了迎合她才让她折腾,但等辫子梳好,换上裙子以后,照了照镜子,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散发着轻盈美丽的少女气息:金色海星发饰爬满了她歪歪的雪白辫子,两缕碎发落在瘦削的双颊;雪白的及膝连衣裙上也镶满金色海星花饰;她伸手拎了拎裙边,蓝色的眼睛好似晴天下的海面,写满了快乐与惊喜……

    “妈妈是蓝眼睛,对吗?”

    听见梵梨温柔的语调,苏璃睫毛颤了一下:“啊,嗯。”

    “你爸爸基因太强了,女儿全身上下居然只有眼睛颜色和他不一样。”

    爸爸基因强,性格也强,讨厌死了……

    苏璃不爽地撅嘴,正想回话,却听见远处有幽微的声音传来。她猛地回头,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一道红光中。

    “公主?”梵梨左看右看,“公主,人呢?”

    但等了半天,只等到了苏释耶。

    “你刚才是在叫苏璃?”苏释耶在门口说道。

    “对啊,她过来跟我道歉了,我还给她梳了个头,但她一眨眼就不见了。”

    “她是不想见到我。已经好几天没跟我说话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青春期罢了。”苏释耶看看时钟,“你现在可以回研究所工作了,但暂时还是住在永夜殿吧。还有,下个月我要出一趟远门,你跟我一起。”

    “好啊。”

    “嗯。”

    见苏释耶转身,梵梨上前一步:“等等……”

    “怎么?”

    “你现在要做什么呢?”

    “处理一点公务。有事?”

    “没……没事。”

    就这样,两个人结束了三天来的第一次对话。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比结婚前还疏远……梵梨越想越觉得胸闷。

    难道,他只是为了对孩子负责,才领了这个证?如果是这样,那还不如不结婚呢。

    这种时候,必须求助好闺蜜了。

    “什么?!你们俩领证了?!”风晋在电话里惊喜道,“好事啊,苏伊伊,这是好事啊!”

    “不怎么好。”梵梨唉声叹气道,“他对我比之前纯情人关系时冷淡多了。”

    “他只是在闹别扭而已,你已经胜利了!”

    “我觉得他对以前任何一个情人,都比对我好。当这种老婆有什么意思,不如不结婚。”

    “我的圣提宗神啊,你真是结了四次婚的女人吗?”风晋恨不得摇醒她,“男人对老婆和对情人,能是一个要求,能是一个态度吗?在情人面前当然是完美男神啊,只有在老婆面前,才会暴露出最智障的一面。他在你面前不藏了,真的是好事。”

    “奇怪,为什么对情人反而更好?”

    “这我该怎么说,你记得我们去逛商场时,总有化妆品售货员叫我们试妆吗?那天如果你没化妆,对方说要给你化个全妆,你一般不会太排斥,对吗?就算拒绝了,对这种化妆品应该也不会感觉太差吧?”

    “对啊。”

    “如果你接受了他们给你化的全妆,对方说,你能不能给个一德硬币,犒劳我们一下。你应该也会欣然付款,对不对?”

    “嗯。”

    “但如果对方说:‘请现在就把全套化妆品买下来。’你对这套化妆品的要求,还会是和试装时一样吗?”

    “当然不是。”

    “你会全方面考虑这套化妆品的性价比,对不对?”

    “我懂了,可是……”

    “当苏释耶说要帮你养男朋友的时候,无非是在那一枚硬币的基础上,多加一枚硬币而已。对他来说,多样一个人也就是一德洛普的难度。可是现在他娶了你,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总之,他是真的爱你,你不要再怀疑了啦!”

    “他爱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还是因为不信任吗?”

    “唉,这是你们俩的事我,我就不知道了。但你要知道和苏释耶结婚意味着什么,你以后不光是光海大神使了,还拥有深渊帝国的一半统治权诶。我的圣提宗神啊,我们苏伊伊现在可是赤月王后了……”

    梵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什么赤月王后,这跟王后有什么关系吗?”

    “你是苏释耶的老婆,不是赤月王后是什么?”

    “我是苏释耶的老婆……”梵梨捧着脸,花痴了一会儿,又把脑袋垂了下来,“他连我的手都不牵一下……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只是和我结婚,然后再像以前那样,情人不断呢?”

    “他在深渊帝国有和其他女生来往吗?”

    “唉,有三四个。”

    这下连风晋都有些没底气了:“这……这就很难说了。我最近在看深渊选美小姐的总决赛,第一名、第二名是幽影族和炎魔族,这两个种族确实有光海族美女所没有的气质呢。跟她们一比,我们似乎就显得有些无趣了……”

    想到苏释耶那三四个女朋友,梵梨被打击得一点力气都没了。

    结了婚又如何呢,他依然是很多女人的苏释耶陛下,不是她一个人的哥哥……

    周末,夏弥邀请梵梨四人小组参加朋友们的聚会,地点是巴曼薄亚山壁上的一家热门餐厅包间。

    到场的人有很多,有夏弥、艾泽、琼、昆蒂夫妻、丽娜等十五人。在餐桌的一角,有一只被邪能驯化的跟踪海鞘。

    跟踪海鞘是一种只会栖息在超深渊带的水母,外形像个风筝,深蓝色的“风筝”外伞上有几个雪白圆斑,“风筝线”肉.茎下面有个小水母,缓缓漂移,像一个蓝色的幽灵。

    经过驯化后,跟踪海鞘拥有了“强制真心话”的游戏功能:绕着餐桌走,随机停在一个玩家身后,在外伞上书写问题,被抽到玩家必须在三十秒内回答,如果不回答,或者撒谎,它将会按照玩家的身体激素变化,给出接近真相的答案,并且强制该玩家回答下一个问题,直到该玩家说出真心话为止。

    这游戏也太刺激了。但梵梨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坐下来跟大家一起玩。

    下一个被抽中的人是艾泽。主持人是丽娜,她念出了跟踪海鞘提出的问题:“你最后一次发自内心笑出声是什么时候?”

    艾泽大笑三声:“现在。”

    跟踪海鞘冒出蓝光,回答正确。

    所有人:“???”

    第二个被抽中的人是夏弥。问:“你理想中的爱人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问得夏弥有些猝不及防。她推了推眼镜,半垂着头,小声说:“性格有些霸道,公子脾气严重,有一点点花心,还有一点点坏吧……”

    跟踪海鞘冒出蓝光。艾泽捶胸顿足:“果然好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吗?我们这种好男人该怎么办啊!!”

    但是,昆蒂却对夏弥露出了狐疑的目光。夏弥从小性格就很内向。算上琼,她的男性朋友数量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

    过了一会儿,琼也被抽中了。问:“今天你喜欢的人在不在现场?”

    “在。”

    琼虽然不像他父亲那样高调爱耍帅,但从小学到研究生毕业,他的学习成绩从没从年级前五掉下来过。而且,也是从从小学起,他基本每个月就会收到一封情书。入社会以后更夸张,求交尾的女生可以排成队。所以,给出这个答案以后,在场的女孩子们都沸腾了,纷纷四下扫视,装作好奇,其实都在心里默默期待这个人会是自己。

    夏弥陡然回头看向琼,有些好奇,又有一些担心。但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没有看她一眼。

    这时,梵梨接到了苏释耶的来电。

    “你去哪里了?”

    他还是言简意赅,一如以往,但梵梨八卦正看得起劲儿,小声说:“在跟朋友们聚会呢。”

    “你跟朋友聚会为什么不跟我说?”

    “啊,你不是说我可以自由……”

    梵梨话还没说完,苏释耶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个晚上,琼就像被衰神附身一样,被跟踪海鞘抽到了四次,而且后面问题都挺尴尬的,分别是:从小到大最丢脸的事;和异性做过最暧昧的事;觉得自己最羞于告诉别人的缺陷。

    不管他在回答哪一个,都语速缓和,脸不红心不跳。但夏弥的脸却全程涨得通红。因为,每一个答案都是与她有关的。昆蒂当然发现了夏弥的变化,也全程眯着眼睛看看她,又看向琼,眼中有了一丝肃杀之气。

    就在大家想逼琼招供那个女生是谁时,忽然有服务生打开门,恭敬有礼地说:“请您来这边。”

    看见出现在门口的白发男人,全场石化——为什么苏释耶陛下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那个,苏释耶陛下是我叫来的。”艾泽赶紧起身,搬了一个新的椅子到梵梨身边。

    “我有事要跟大神使谈谈,谈完了就走。你们玩你们的,不用管我们。”苏释耶笑着走向梵梨,在那个空着的椅子上坐下。

    但从他坐下后,大家都集体走神,目光时不时落在他身上。苏释耶对此也很习惯了,使用了隔音术,在梵梨耳边低低地说:“玩够了么?”

    “还没啊,我才来没多久。”梵梨觉得耳朵有些发热,他离她好近,让她说话都有些不自在,“陛下想说什么事吗?”

    “我只允许你到研究所工作,结果你跑到这么多人的地方。上次差点死掉还不够?”他语速很慢,侧头的样子、微笑的样子都分外优雅,说话声音悄悄的,彬彬有礼仿佛怕是会打扰到别人,“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现在就跟我回去,不准在外逗留。”

    “哥哥!”梵梨握紧拳头,头皮都发麻了,“我有社交需求,又不是你的玩具!”

    “那我在这里陪你。”

    “你在这里陪我,我还怎么玩?”梵梨最近被憋坏了,有些怒了,拍了一下桌子,“你快走,我要聚会,再见。”

    可是,她那只拍桌子的手刚收下来,就被苏释耶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她拼命挣扎了两秒,没拧过他,只能作罢。

    这时,只听见丽娜惊呼了一声“海鞘停在陛下身后了”,所有人都往苏释耶和梵梨身后看去。

    “好,看看给苏释耶陛下的问题是什么——”丽娜看了一眼跟踪海鞘,一脸便秘般的尴尬,“这个……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您和几名异性.交过尾?”

    “哇……”不仅男生,连女生都不由自主抱成一团,好奇问题的答案。

    “记不清楚了。”苏释耶淡淡道。

    “哇,这个答案果然如我所料!”有女生指了指周围的男生,“听到没有,陛下说他记不清楚了!哪像你们,骗到了两三个女生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傻子!”

    “记不清楚没关系,这个问题我记得答案可以选择范围的。”艾泽知道这个海鞘的惩罚机制,赶紧绕到它后面,朗读追加选项,“A.0名;B.1名;C.2到10名;D.10名以上。E.30名以上。A、B、C三个答案首先排除了。陛、陛下,请给出您的答案吧……”

    苏释耶瞥了一眼梵梨,又瞥了一眼跟踪海鞘,有点不耐烦,却没说出一个字。

    三十秒之后,跟踪海鞘帮他给出了答案。

    于是,所有人都惊呆了。

    梵梨却站起来,检查了一下这个跟踪海鞘——这是出故障了吧?

    这答案明显不对啊……

    悲剧的是,因为第一个问题没有回答,苏释耶还得接受惩罚机制的灵魂拷问。艾泽颤颤巍巍地说:“补、补充问题……请您说出这一名异性的名字。”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