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14章
    酋长不解地看看梵梨, 又看看苏释耶,很快想通了,也就不再提什么进贡美人的事。

    因为一直忙着应酬,梵梨不敢吃太多, 免得犯困, 所以到宴会结束, 她都觉得有些饥饿。等人群散去, 她拉了拉苏释耶的衣袖:“哥哥,我没吃饱,我们去外面逛逛, 找点吃的好不好?”

    “不想看帅哥了?”

    梵梨眨眨眼:“哪有什么帅哥, 我没看到。”

    “男人长得好看,一点用都没有。你看这一群绣花枕头, 刚才还不都吓得作鸟兽散。”

    “可是, 他们所有人的所有优点加起来, 也帅不过哥哥呀……”

    苏释耶低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脑袋,就带她朝舰艇的方向游去:“这里可能没有什么太好的餐厅。艾泽, 你去打听一下哪里环境比较好吧。”

    “不用不用, 在这里就不要吃环境啦, 要吃当地特色。”梵梨俯瞰着海沟深处的平原,“我们去下面看看?”

    “那里只有烤摊, 而且邪能物质很多的,对你来说很不卫生, 还可能中毒。”

    “不会的, 多有意思, 你帮我清理一下食物就好了。走走走。”梵梨牵着苏释耶的手, 径直往海沟深处游去。

    苏释耶回头对艾泽等随从挥挥手,示意他们先回去休息。然后,梵梨就拽着苏释耶穿过一个天然岩石桥下方,金红色的灯光自下方的夜市透上来,照得她脸蛋红澄澄的,小太阳一样。部落鲨族在三十多米高的深水里密集游动,因背光而只剩下了黑影,得像光海里凌乱的鱼群。

    极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热泉,但那里水温过高,已经被隔离处理过了。但深海有很多热点,当地商贩利用这里免费的地热来烹任食物,在平原上摆了烤摊云集的“海底烤箱”,做了许多具有罪恶鲨巢当地特色的贻贝、热泉虾、幽灵章鱼、雪人蟹等美食。

    “我看到了什么,不用气囊的熟食!”梵梨游得慢了一些,看得目不转睛,“你见过吗?”

    苏释耶扬了扬眉:“你到巴曼薄亚两年了,都不知道烤摊不用气囊的?”

    “我比较宅嘛。在巴曼薄亚也有这样的烤摊?”

    “市中心没有,政府不让非法摆摊,郊区有很多。”

    “这里和巴曼薄亚美食的口味应该是不一样的吧?我们都尝尝看!”梵梨兴奋起来了,牵着苏释耶穿梭在鲨群里。

    作为唯二穿衣服的海族,他们俩引来了不少当地居民的注视。在这个原生态的部落,当然也有雄鲨对梵梨虎视眈眈,放缓游动的速度,抖动着鱼鳍,望向她的瞳孔变成了线形。但他们对梵梨没有任何恐吓效果,因为不管他们多想接近她,只要和苏释耶对望一眼,哪怕苏释耶是陆生状,他们看不出种族,都会做出和晚宴上小鲜肉团体一样的本能反应。

    但是,这个全海移动速度最快的顶级捕猎族,现在却很被动,被梵梨拖着在海沟里窜来窜去。她就是这样,只要看见新鲜事物,就跟学前小男孩看见枪械玩具一样激动。苏释耶无奈地叹气,吐了一串泡泡,完全不使力,任她去了。

    “啊呀,他们还吃管虫。”经过一家管虫专卖铺,梵梨看见店长把两米长的管虫卷起来切片,脸都皱起来了,“这能吃?”

    “只要你想吃。”

    梵梨搓了搓脸上冒起的鸡皮疙瘩,和他又游到了另一个摊位前。

    这个摊位卖的是雪人蟹。做法很简单,打开蟹壳,用有机物去腥去毒素,在蟹肉上撒香料,用锡纸卷起来,在热点烤熟后,用海带卷起来吃。

    然后,梵梨就大大方方地在摊位前坐下,又怂怂地站起来,对苏释耶小声说:“我们好像没带钱。”

    苏释耶从裤兜里拿出几个硬币,递给老板:“来两只蟹。”

    “这是他们的货币吗?”梵梨接过硬币,开始研究上面的图案,手感很粗糙,“‘罪恶鲨巢部落中央银行’……‘10昂’……”

    “这附近的部落和国家,光货币就有二十多种,汇率也不稳定。所以当地最值钱的还是黄金。”

    “他们还在用金本位哦,那以后会不会影响到帝国货币流通呢?”

    “那就要看帝国发展状况如何了。”

    等烤熟的雪人蟹送上来,梵梨把盖子掀开,顺着水流吸入它的香味,连叉子都没用,就把螃蟹掰成两半,开始大口大口享用。

    苏释耶撑着下颚看她,饶有兴致地说:“你怎么会喜欢在这种地方吃东西,真不像苏伊女神的风格。”

    “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吃什么都是女神。”

    “我看你是嘴甜瞎话随口就来。”

    “没办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多话说出口是不需要思考的。”她嘴里包着两大团蟹肉和蟹黄,小小的双颊鼓鼓的,看上去分外满足,“你怎么不吃?”

    “都是给你点的,我不吃。”

    “为什么,这么好吃。”

    苏释耶摇摇头,还是默默看着她吃。梵梨耸耸肩说:“对于赤月帝王陛下而言,这种食物太不优雅了是嘛,那不好意思,都是我的了,别怪我霸占美食。”

    “不怪你,都是你的。”苏释耶嗤笑一声。

    “这位帅哥,你们都是光海来的吧,你女朋友长得可真漂亮。”老板娘笑盈盈地看着梵梨说道。

    罪恶鲨巢政府对媒体管控很严,所以没人在本地的报刊新闻中看到过苏释耶和梵梨的相貌。但是,他们却知道白头发是光海贵族的象征。

    “不是女朋友。”苏释耶说道。

    “喔?”老板娘看看梵梨的反应,“难道我眼光有误?只是单纯的那种关系?”

    苏释耶没再接话。

    也不知道是因为尝到了新口味的美食,还是因为跟苏释耶在一起,抑或是店铺老板做雪人蟹确实有一手,这一顿宵夜,梵梨吃得特别香,每吃一口都忍不住要“嗯嗯嗯好吃好吃”个半天。雪人蟹体长15厘米,她吃掉了整整八个,吃得肚子都鼓起来了。而这整个过程,苏释耶一口没吃,只是静静看着她,眼神宠溺,看上去比她还满足。

    离开摊位后,梵梨游动的速度都放缓了许多:“我知道了,你没有那么喜欢吃熟食,所以才不在这里吃。不过,雪人蟹的口感和其它螃蟹还真是不太一样,不知道做成炎魔甜蟹会不会好吃……我回去买一些雪人蟹做给你吃好不好?”

    “好。”

    “今天你话好少哦。”

    “我们回去吧。”苏释耶拿出通讯仪,本想叫艾泽过来接他们,却被梵梨按住了手。

    “好不容易只剩我们俩,我不想和别人一起回去。”梵梨往四周扫了一圈,看到了一个超小型的出租艇,前排尖尖的,后排只有两个座位,居然是红月海产的“红月花艇”的双排型号,燃烧时代4490年才第一次出现。

    “红月海真的和他们在做贸易诶。”梵梨游过去,对驾驶员说道,“师傅,能载我们去锯齿酒店吗?”

    见师傅点头,她正想上去,就被苏释耶拉住了。

    “光海的舰艇扛不住那么大的水压,运送到深渊的都是改造版,在这里速度很慢的,还不如我直接带你游回去。”

    “你带我游,那不是一秒就到了?才不要。”

    “快还不好?”

    “不好,这么美好的晚上,当然是要慢悠悠地回去。”梵梨二话不说,跳到了出租艇后排坐下,又对苏释耶挥挥手。

    “这太小了,会很挤的。”

    “快来啦!”

    被迫无奈,苏释耶只能挤进来。然后梵梨才知道,确实挤。苏释耶看上去瘦高,但真的坐下来体积一点也不小,小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她的右肩上。但她还是坚持不懈地让师傅出发了。

    速度方面,慢得感人。

    舒适度方面,肚子里的食物都快抖出来了。

    梵梨很好奇,一艘小型私艇,如何能够开出拖拉机的效果?才开没多久,她就大笑出声:“这也太慢了吧!”

    “这还是红月海的私艇,复活海的根本下不来。”苏释耶一脸的嫌弃,“光海的抗压技术就是很落后,我早告诉你了。”

    相比私艇的乘坐体验,明显苏释耶吃瘪的样子更令人感到舒适。梵梨往角落里钻了钻,还是没能顺利挪出一点空间,只能用双手缠住苏释耶的胳膊,以节省空间:“如果是跟风晋坐,肯定比跟你坐舒服。你腿太长了。”

    “风晋才不会跟你坐这种东西。”

    “你怎么知道不会?”

    “一般女孩子都想坐好的舰艇,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么。”

    “这个不好嘛?”

    “哪里好?”

    “你不要这样冒犯师傅好不好,这样抖一抖,有按摩效果;这样敞篷式的设计,可以让我们感受到海沟里柔软温暖的水波,你感受一下……”梵梨微微扬起头,拨了拨自己的长卷发,深深吸了一口海水,体验着迎面流来的水流,“多舒服啊。比在封闭式舰艇里待着舒服多了。”

    “你真是个怪女孩。”

    虽说如此,苏释耶却一直笑着。

    过了一会儿,他们看见一个鲨族妈妈牵着女儿从旁边游过去,很快就甩掉他们一大截。梵梨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却看见苏释耶掩了一下嘴边的笑意。

    “你在想什么呢,笑这么开心。”她迷惑道。

    “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看的动画吗?《超级尾球手》。”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了!!”

    《超级尾球手》里有一个场景:男主角为了参加尾球比赛,快迟到了,就让他的三个好兄弟开上小破私艇载他去赛场。然而,私艇属于老爷艇款,开起来“突突突”地跟挖掘机似的,旁边一个海洋族小女孩游泳路过,把他们四个人甩到了身后。

    梵梨秒懂,笑得比苏释耶夸张多了,前俯后仰,前排完全get不到笑点的师傅被打扰了。

    没想到时隔六百多年,还有机会和哥哥聊到童年回忆。梵梨开心坏了:“这么老的动画,你居然还记得。”

    “我比你看的次数多,好不好。这部动画是我们这一代男人的童年和青春。倒是你,这么爱看运动主题的动画,才不正常好么。”

    “我还不是被你带的。那时候女孩子们都喜欢看《少女的轨迹》,但你每天霸占着电视机,我只能跟你一起看了啊。”

    “你又开始耍赖。那时候我们俩商量好一人看一天的,笨梨自己看尾球手不想换台,还激动到在沙发上跳。进个球,你把沙发弹簧都跳坏了,忘记了?”

    “忘记了。”梵梨傲娇地看着别处。

    “那沙发是妈妈才买的,你跳坏后被她打屁股的事总没忘?”

    “忘记了!”梵梨涨红了脸。

    脑门又被苏释耶推了一下。梵梨跟不倒翁似的倒响一边,再倒回来,就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之后,轻波袭来,拂动着他们俩的头发,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平静地享受着这个美丽深邃的暗海之夜。

    这一路上,梵梨偷看了苏释耶很多次。但不管是哪一次,他都面带微笑。已经几百年没看到他如此放松的样子了。她感觉得到,他今晚心情特别好。她轻声说:“这个私艇坐得很值,对不对?”

    “你真的是怪女孩。如果我带你回去,早就到了。”

    “偶尔放慢一下节奏,也不错嘛。”

    私舰在峡谷中穿行,绕过了许多石制建筑与天然石桥。接着,他们进入了奇迹般的美景中:成千上万梦幻蓝乌贼跳动着上游,同时将他们环绕,就像夏季的萤火虫森林。它们点亮了深蓝色的大海,照亮了岩壁上沉睡的“活化石”鹦鹉螺,与梦幻海参相映生辉——这些海参表皮是红色,却散发着自我防御用的金色的光点,而且身体两端都有蹼状结构,可以让它们游离栖息地,旅行至黄昏区,甚至光海。

    当梦幻海参往上移动时,黑暗的鲨巢中就有了金色与蓝色两种荧光,渐次落在梵梨与苏释耶的身上。

    梵梨趴在出租艇边上,沉醉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哥哥,生活在这里也是很不错的选择啊……”

    “可以天天吃雪人蟹,还可以不穿衣服,是挺不错的。”

    “扫兴!”她用胳膊撞了他一下,“人家有自己的文化,你稍微尊重人家一下啊。”

    等他们终于到酒店门口,下了私艇,因为承受了苏释耶半边身子的挤压,梵梨右边屁股都麻了。见她蹩脚的游动姿势,苏释耶笑出声来。

    “你在笑我?”梵梨横了他一眼,径直朝里面游去,“生气了。”

    但靠近门口,她又回头对他笑了一下。

    这一刻,他只看到她回头的动作带动了玫瑰色的长发,又因水深而节奏缓慢,像是老电影中的回忆画面。她眼睛满满都是快乐,就好像他们还有数不尽的明天。

    苏释耶瞬间游到她面前,紧紧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窝里,把她上半身的骨头都勒疼了。

    “嗯?你怎么了……”

    话没说完,苏释耶低头吻了她一下。

    酒店的门童、前来迎接他们的裘沙和长老、从酒店里出来喊了一声“欢迎陛下回来”又怂怂地缩回去的艾泽……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而且保持了持续惊诧的沉默。

    在他们的印象里,苏释耶陛下是一个处于盛年、野心勃勃又冷静优雅的男人,不管出入什么场合,都绝不会和任何异性做出亲密行为。他们第一次见他在公共场合亲吻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光海大神使。

    但最令他们意外的表现还在后面。

    “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回去……”梵梨只想把整个人都藏在他和墙壁之间,都不敢看其他人了。

    “不要管别人。”苏释耶压低了嗓音,喑哑地说道,“梨梨,跟我回房间吧,我想要你。”

    苏释耶深深提起一口气,低头就是一个几乎深入喉咙的吻。她被吻得喘不过气,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抓着他的衣领,被动地接受他的攻击。

    就这样,所有人都看着赤月帝王在大庭广众之下,疯了一样吻着他不该吻的女孩子,个个瞠目结舌……

    这时,一道白光在他们身上闪了一下。梵梨被刺激得眯了一下眼。

    “什么人?!”裘沙怒道。

    “在偷拍?!”艾泽环顾四周,往各个方向都游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追,“怎么会……我们这一回是暗访,怎么会有人知道我们的行踪?!”

    裘沙刚冲出去,苏释耶就唤道:“裘沙,不用追了,拍照的人不在这里。”

    他又看了看四周的地形:“这事瞒不住了。我们现在就回巴曼薄亚。”

    果然,第二天早上,梵梨还返程的舰艇上,就听到了苏释耶接二连三地和人打电话。电视台里播放着光海的新闻:

    “10月24日,光海大神使苏伊因性丑闻一事,引起广大光海族舆论的强烈关注。根据本台记者报道,有匿名人士指控苏伊私下陪同深渊帝王苏释耶以经济军事合作为目的,暗访罪恶鲨巢,并在锯齿酒店门口深夜激吻,发生了婚内出轨行为。对此,苏伊未曾向光海任何政府部门交代过,她出访深渊帝国会参与政治事件。红月海执政官对其进行强烈谴责,大骂她是‘被苏释耶诱惑的光海女叛徒’。日前,罪恶鲨巢的烤摊老板娘接受记者采访,声称自己目睹苏伊和苏释耶二人曾在她的烤摊上深夜幽会,苏释耶亲口否认二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然后,画面切换到一个鲨族中年妇女身上。她的眼睛被马赛克处理过,但梵梨一眼认出了就是卖雪人蟹的老板娘:

    “我看他们俩全程眉来眼去的,就想该不会是男女朋友吧,然后随口问了他们一句。但那个白头发金眼睛的帅哥,他说他们不是男女朋友。我说,那你俩就是单纯的那种关系啊,他没说话,我想吧,他是默认了。就其实这种关系在我们部落还挺常见的,我看来不算什么大新闻,你们可别给人小姑娘扣不好的帽子啊。”

    主持人的声音继续响起:“苏释耶疑似承认苏伊的情妇身份。记者已经第一时间与苏伊的丈夫莫尔黑乔联络,但莫尔黑乔本人拒绝接受采访,他的助理表示对此不予置评……”

    看到这里,梵梨整个人都乱了,拨通了黑乔的电话,但线路一直繁忙,试了四次,她才听到了黑乔的声音:“苏伊,现在麻烦大了。”

    “怎么办?我们公布离婚的消息?”

    “我觉得不好。”黑乔沉默了一会儿,“不好,现在真的不是公布的时候。公布了对你我都不好。”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什么都不管啊。”

    “你让我再想想。”又是一阵短暂而漫长的沉默,黑乔突然说道,“有电话进来,我晚点再回你。”

    但过了半个小时,黑乔都没再打电话过来。梵梨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垂头思索了一会儿,起身游向会议室想求助,却听见苏释耶在电话另一头的新闻秘书说:“控制住帝国的媒体,把这件事压下去,什么都不要回应。光海媒体控制不住,不用管,你们管好帝国的就行。不,不需要替我或苏伊说话,对,保持沉默就行……”

    梵梨贴在门前,许久没有动静。

    如果心可以降温,应该已经从温热变成了塞满了冰渣子的零下几十度。

    黑乔是前夫,他考虑到公司前景,不想说出离婚事实就算了,没想到苏释耶也这样……

    想到这段时间他对自己的种种态度,梵梨开始动摇了——会不会苏释耶对她冷淡,其实并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只是没有那么爱她而已?平时他或许偶尔可以恩赐她一些温柔,但在涉及到国家大事上,他又变成了冷酷的深渊帝王,似乎很合理。

    但没关系,她不后悔。

    她原本就不该存活于世界上,重生在这个时代。能坚持到现在,做了这么多事,在有限的生命里漂亮地活过,命运已经给了她许多额外的馈赠。对于这快七百年的岁月,她充满了感恩。

    最后的时间全部留给苏释耶,她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不管别人看来值不值,她觉得很值。

    梵梨敲了敲门,轻声说:“哥哥,我联系不上黑乔。现在我得回一趟光海,处理好这件事再回来。”

    苏释耶太专注听新闻秘书的报告,没有注意到她。

    梵梨打电话到圣耶迦那,让手下到黄昏区接自己,然后打开舱门,顺着水流冲了出去。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