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18章
    梵梨警觉地看了一眼门外, 见儿子慢慢升空,脑子短路了几秒,一下从床上翻下去, 不顾身体的虚弱和痛楚,冲刺到门外, 牢牢地抱住繁星。

    但他们都知道,没有用的。

    魂片集齐后, 造物熔炉会强制把所有海神后裔都招到它的所在,进行种族大融合, 重新凝结成深蓝的形态, 并在七天后彻底成型。

    “……夜迦。”苏释耶也过去抱住梵梨和繁星,声音沉重,“是布可夜迦做的。”

    “为什么?不可能啊。他自己也是宗神后裔, 如果启动熔炉计划,他自己和整个布可宗族也会消失, 他不可能做这种事!”

    “可除了他,没人能解锁布可宗族的魂片, 不是么?”

    为什么苏释耶会知道?梵梨只意外了一会儿,就被繁星吓到了。他小小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持续颤抖, 就像是急冻了一样。

    “我现在就去找熔炉, 梨梨你在这里想办法向圣耶迦那寻求帮助, 其他人都随后跟过来。”苏释耶让荒格为梵梨安排舰艇, 自己消失在了一串密集的泡沫中。

    到医院门口时,他看到了刚放学赶来看弟弟出生的璃, 还有陪同她一起过来的羽烬。但他们也和繁星一样, 被一团奥术金光推了上去, 不能说话,不得动弹,身体还在发抖。

    “璃璃,你坚持住,爸爸现在就去想办法。”苏释耶握住她的手,又看了看羽烬,“小羽,挺住。”

    璃和羽烬吃力地点了点头。

    苏释耶继续向上方海域冲刺。

    以太之躯可以无视水压保持最高速度穿行在海洋中,大约四五个小时就能赶到圣耶迦那。同时,他拿出通讯仪,打电话给夜迦,果然无人应答。他咂了咂嘴,有些不耐烦地切断通讯,又加快了速度。

    梵梨联络了圣耶迦那的神殿与政府,那边早就乱成了一团。打电话给希天,接电话的人是他的秘书:

    “大神使,加、加斯殿下现在接不了电话,他被冻住了!真的太奇怪了,刚才到现在,所有海神后裔全的被冻住了……”

    梵梨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和身体。她也在冒金光,却可以自由行动。

    她想起了当年米瑟姨妈把自己送到星辉一家的原因——米瑟姨妈通过卷轴得知,她身上有深蓝的力量,而且会随着年龄增长变强,所以不能让她继续生活在宗族环境里了,不然同族发现后,说不定会要求杀了她。

    因为,米瑟宗族的卷轴最后内容是这样的:

    复苏的“火海圣婴”,象征了我的巨大缺陷,我的自私。她不可逝去,亦不可重用。逝去,意味着我的八个精神体的崩塌;重用,将意味着她被邪恶吞没,从而引发海洋世界崩塌。

    因此,我将赋予她新的枷锁:当她被缺陷侵蚀时,将会自己走向灭亡。当她竭力反抗时,将会免于此难。

    无尽海洋之主,深蓝

    远古时代的海族学者认为,一个人过分聪慧,就会太过清醒,不懂得付出;而一个人愚笨、鲁莽一些,反而拥有热情与勇敢的品质,容易为他人着想,成为英雄。因此,在古海族语里,“智慧”与“自私”是同一个词,它的写法都是“苏伊”。

    苏释耶阅读这个卷轴的时候,结合上下文的内容,自然不会把“巨大缺陷”和“智慧”联系在一起,而是理所应当地认为,它的意思是“自私”。这是属于苏伊的部分,他不知如何控制,因此只参照了卷轴上写的另一部分,想办法统一光海,集合所有的魂片,延续梵梨的生命。

    之前,梵梨选择把诸多秘密告诉夜迦,是因为她知道,让任何人知道了苏释耶熔炉计划的秘密,这个秘密都极有可能会变成爆发光暗海战争的理由,除了夜迦——七大宗族中,夜迦和她关系最好,也对光海纷争最佛系。他有操纵魂片的权利,又远离权力的中心,她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比让夜迦看守魂片更安全。

    她并没有告诉夜迦所有事实。但她忘记了,夜迦头脑聪明,心思极度细腻,哪怕她不交代清楚全貌,他也能把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推测出个八□□九。

    例如,梵梨曾经每次到翡翠山脉头部,都会吐血、甚至晕过去,她以为是海洋族的身体承受不住那么多的奥术神力,但夜迦知道,那是因为翡翠山脉是横卧女神的形状。头部象征的是智慧。翡翠山脉的头部,与智慧会有感应。

    例如,苏伊是深蓝想要压制的部分。这个魂片本身的存在感极强,所以,每隔十万年才会有“燃烧之海”的现象。而且,作为深蓝的一部分,苏伊的头发不是白色,而是偏深的玫瑰红,与“燃烧之海”也有关系。

    直到现在,梵梨都不相信夜迦会背叛她。她数次打电话给他,也是无应答,这说明夜迦很可能也被冻住了。他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召唤深蓝的结果。一定有其它什么原因。

    在前往圣耶迦那的舰艇中,繁星、璃和羽烬都消失了。梵梨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儿子女儿已经不在了,顿时心痛得不能自拔。她又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她还是一样的情况,只发光,没消失。

    “就、就在刚才,所有被冻结的海神后裔都消失了!深蓝吾主啊,宗神后裔都消失了!!”

    若不是因为梵梨就坐在电视机前,她一定不会猜到,这么情绪化的喊声会源自新闻主持人。

    她眨了眨眼睛,却在闭眼的那短短一刹那,听到了嘈杂的声音,看见了无数个宗族朋友的身影。每快速眨一下,那些人和声都会出现,就跟幻听似的。于是,她完全闭上眼睛,灵魂出窍一般,忘记了身体还在舰艇里,意识进入了造物熔炉的异次元空间里。

    眼前的世界被分割成了两部分:上方是漆黑无星的无边夜幕,下方是一望无垠的蓝色荧光海。海没有浪花,鱼却都会发光,随着流水游动,在海面点缀出粼粼流动的纹理。天海交界处,有一片黑色的山脉。通过形状可以辨认出,那是翡翠山脉的形状——一个躺着的女人。

    海面上,有八个比山还高大的荧光水母环绕成一个圈。水母的伞状体下,触须杨柳般摆动,上面挂满了海族。梵梨的意识飘了过去,发现每个水母下挂着的海族,都是按他们的宗族分类的。第一个是加斯宗族、第二个是布可宗族、第三个是奥达宗族、第四个是圣提宗族、第五个是赛菲宗族、第六个是米瑟宗族、第七个是兼特宗族,第八个上面只有两个人:璃和繁星。

    “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隔得远远的,璃就拼命摆动自己的身体,害怕地哭了起来,“为什么我们会被困在这里?”

    繁星只是嚎啕大哭。

    “璃璃乖,你先在这里乖乖待着,我去问问看。”梵梨摸了摸璃的头,飘向了布可宗族的水母下。

    和其他所有宗神后裔一样,大部分人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有的扯着嗓子大骂,有的又哭又骂,要么就只是哭,只有夜迦一个人静静挂在触须上,神色淡然依旧。

    看见梵梨来了,夜迦对她挥挥手:“苏伊,你可终于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梵梨竭力让自己冷静一些,“我不相信是你做的。可是,如果你没参与,怎么会……”

    “苏伊,你相信我真是太好了,不是我故意的。是独.裁官那个混蛋,趁我睡着的时候用奥术给我洗脑,操纵我的意识,让我解封魂片。”

    “什么?!”梵梨又惊又怒,“他居然做这种事!那你现在还可以操纵回去吗?”

    “我们都到这里了,当然不能了……”

    “试试看?”梵梨靠近他一些,两只手无助地抓住他的胳膊,却没有任何触感,“试试看,说不定会有改变?”

    “好,我试试看。”

    夜迦闭上眼,嘴里念念有词,朗诵着布可宗族的经文。念了一会儿,他偷偷睁开一只漂亮的紫眸,看见梵梨一脸担忧的样子,忍了一下笑,咳了两声,又接着念了起来。

    “……你在玩我。”梵梨松开了手,冷冷地说道,“是你做的。”

    “果然是聪明的苏伊伊。被你发现了。”夜迦微笑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会是我?”夜迦喃喃重复着,好像在讲一件日常小事,随后,他像想通了一样,抬头微笑道,“不,苏伊,我不是什么幕后主使者。我只是一个帮助女王觉醒、推波助澜的工具。”

    “女王?”

    “嗯呢,真正的海之主。”

    “哪怕代价是宗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为了她,我觉得可以。”

    这一刻,看见夜迦放松地挂在触须上,神态怡然,梵梨只觉得他好陌生,陌生到自己似乎从来没认识过这个朋友。她眯着眼睛说:“所以,从我把信任交给你的那一刻起,其实你就已经做好了背叛我的准备,是这么一回事吗?”

    “不,我一直都支持苏释耶做这件事。如果不是你相信我,可能这一天会来得更早。正是因为你信任我了,我才改变了主意,等待你能有所改变,来拯救这个世界。但是,苏伊啊,你真是让我好失望呢。苏释耶也让我失望,他知道你可能会死,动摇了。所以,我干脆让他放弃了这个计划,让独.裁官来完成这个任务。他早就不爽宗族的存在了,这一举动,正巧遂了他的意……”

    “等等,我打算一下,你是说,要我来拯救这个世界?”梵梨不可思议地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一个人能拯救一个世界吗?还说说,你对我还有别的要求?”

    “从你和苏释耶结婚开始,你就和其他所有女人都差不多了。女人过度沉溺于男人的爱情,就会变得很没脑子。只有完全能摆脱男人的女人,才是历史舞台上的王者。”

    “你自己也是男人,你父亲也是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和你母亲的结合,也不会有你。”

    “可是,我并没有要求他们把我生下来啊。”

    夜迦理所应当的模样,让梵梨不由打了个冷噤:“夜迦,你到底是怎么了,在说什么鬼话?苏释耶可以发这种神经,是因为他原本的身体是海神族混种。你体内流着最纯净的海神后裔血液,有无数人都憧憬的布可姓氏,你有很多人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学识和社会地位……你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对这世界是有什么不满的?”

    “因为我厌倦了这个世界的权力斗争,厌倦了用血统、宗族来判定一个人高低贵贱的生活。我父母的悲剧,都是源自这种人与人之的斗争。如果我去争了,我就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但如果我不争,我……”说到这里,夜迦看了她一眼,轻轻一笑,“算了。”

    “你想说什么,接着说。”

    “没什么。我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夜迦,你有心理疾病,真的。你的思想太不健康了。你现在赶紧想办法把大家救出去,然后我带你去接受心理辅导治疗。”

    “我有心理疾病?”夜迦看着远处,笑出声来,“谁规定了和大家不一样,就一定是有心理疾病了?你觉得我有病,我还觉得这个世界有病呢。说实话,苏伊,如果你能不被苏释耶的爱情诱惑,好好一路把革命走到底,或许我会选择追随你,而放弃那个已经消失在4.3亿年前的远古之神。但你,唉,不说了。现在,我们一起回到深蓝母亲的怀抱吧。你看,我们都多久没见了,也不见你想我。”

    “我当然想你!”梵梨急道,“我不仅想你,我还想风晋,想希天,想寻月姐姐……我经常和小羽聊到我们过去在光海和乐融融的生活。这里有多少我们的朋友,我还在打算生了孩子就回来看你们,你怎么会觉得没人关心你呢?”

    “你看,既然大家都会互相思念彼此,不如全部融合在一起,一起回到深蓝母亲的怀抱中,不是很好吗?等我们全部融到一起,心与心之间就没有距离了……”说到这里,夜迦将目光投向梵梨脸上,眼睛明亮又脆弱,就像装满了水的两颗紫水晶,“你和大家,我和大家,我和你,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在一起。”

    梵梨确定,夜迦病得不轻。可怕的是,这么久以来,他比谁都表现得像个佛系正常人。她知道改变他已经很难了,只是试着做最后的挣扎:“我是不会和你们‘在一起’的。因为,我是深蓝最抵触的一部分。”

    “深蓝会抵触她的智慧吗?不可能。”

    “不,‘苏伊’的含义不光是智慧。”

    “……你的意思是,自私?”夜迦蹙眉思考了一会儿,“我不相信。你一点也不自私,甚至可以说很无私。”

    “你看为什么大家都被绑起来了,只有我能自由活动?我的身体依然在舰艇里,我只要睁开眼睛,就会从你面前消失。”

    说到这里,梵梨睁了一下眼睛,果然在夜迦面前消失了。过了两秒,她又从现实进入到了造物熔炉中。

    “看到了吗?深蓝本体很排斥我,她不让我进来。”见夜迦的惊讶表情,梵梨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惩罚’我,那可能没什么用。”

    “谢谢你耐心陪我说了这么多。我只有两件事想告诉你。”

    “你说。”

    “第一,再造深蓝是个不可逆的过程。哪怕你们现在毁了熔炉,也无济于事。但是,即便可以反悔,我也不会后悔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第二,”夜迦面带微笑看着她,静止了很久很久,才缓缓说道,“你能活下来挺好的。能继续当个平庸的蠢女人,挺好的。”

    梵梨咬紧牙关,眼中滚动着愤怒而悲伤的泪水:“是我蠢还是你蠢?不,你不仅蠢,还疯!我跟你真的无话可说了!”

    她甩手离开了。但夜迦并没有受到任何打击,而是长吁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上空。天上明明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但他却像一个行刑前死囚,在生命的终点,看到了不同于往日的星空与月色。

    “无尽海洋之主,就要复苏了。”在高高的海域上方,他眺望远处笼罩在夜色里的翡翠山脉,仿佛看到了海之主的身形。

    梵梨又去找了风晋、希天、羽烬、寻月、夏弥、琼、昆蒂等人。希天以为是独.裁官一个人干的好事,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穿破次元空间,去把独.裁官碎尸万段;寻月很难过,但也很淡定,一直安抚上下“邻居”,和梵梨道别;夏弥和琼隔得很远,隔空喊话,互相安慰彼此,昆蒂反应就像女版希天……

    “梵梨姐姐,真没想到,我还能在这里看到你。”羽烬笑道,“真可惜,最后一刻在你身边,与你并肩作战的人不是我。”

    “小羽,别怕,这不会是最后一刻。等我,大家都会没事的。”

    而风晋,坚强得让人完全想不到以前那个哭包。

    “苏伊伊,尽力而为。”她一脸平和温柔的笑,“救得了我们,那当然最好。如果救不了,你也不要自责。想想我们都活了大几百岁了,如果是海洋族,早就死得只剩了骨头。我想你应该比我们更难过,因为我小外甥才刚出生……”

    刚才还憋着的泪水汹涌而出。梵梨过去“抱”住风晋,呜咽道:“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们的!”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可以到这里来,又不被束缚住?”

    “我也不是特别确定。总之,我体内应该有深蓝最不想要的魂片吧。”

    “魂片?”风晋往四周看了一圈,这才知道了第八只空荡荡的水母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也是宗神后裔?”

    风晋的母亲圣提宗主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从下方大声说:“体内有魂片的不是宗神后裔,应该是宗神。”

    “宗神?!”风晋倒吸一口气,“怎么可能,宗神不是4.3亿年前诞生、三千万年前消失了吗?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我也不知道。但现在好像验证了,这样的事是可能发生的。”

    这是梵梨不得不活着并繁衍后代的原因。

    她是沉寂了五个时代的第八宗神,也是深蓝保存最完整的碎片。

    如果她消失,深蓝会永远消失,奥术神力也会从无尽海洋中彻底消失。邪能与奥术将不再是正负两极的关系,邪能将会吞噬奥术,谁也不知道会发生怎样的灾难。

    抵达圣耶迦那的时候,苏释耶已经累得胸口剧烈起伏,喘气喘到快要心跳快要爆炸,无法合上嘴。

    街上除了警察护卫队,几乎没有人。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在圣耶迦那的翡翠山脉,外观是侧卧女人身形的海底山蜷缩了4.3年,带起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地震。鱼群开始混乱,海豚在水中跳跃,珊瑚整齐喷发出大雪般的配子,女神山的“身体”从青灰色变成了暗金色。

    苏释耶的身侧,总有大量海洋生物冲向翡翠山脉,盘旋在山脉上方,本能地期待这一场跨越了4.3亿年的盛宴。

    ***4.3小剧场***

    夜迦:“啊,我的灭霸女神,你快复活了……”

    希天:“你特么的才是灭霸,都冲上去给老子揍他!!”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