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19章
    他远远地就看到了造物熔炉, 本想过去把魂片取出来,但那里凝聚了大量奥术神力, 他每靠近一米,都能感觉体内大量精力被吸走。

    他用最后一口气儿施展了邪能之术,召唤虚洋能量,形成了旋转的雷电洋流,集中在造物熔炉上方,然后挥手,爆发出足以毁灭一颗小行星的能量!

    金属破碎声轰然响起!熔炉炸得七零八碎,金属块撞坏了周围的建筑,因而水中流动了大量的粉尘与碎砖, 呛死了诸多海洋生物。

    但是,凝结的七块魂片停留在原本放置熔炉的地方, 已经变成了金色的球状, 徐徐旋转, 依然在聚集大量奥术神力。

    因为精神力大量缺失,大脑消耗过度,苏释耶的身体摇摇欲坠。他一手按着胸口, 一手用胳膊撑在墙壁上, 又挺了一会儿,实在扛不住了,转身游回风暴之井下方。

    等邪能之力补充完成, 他又回到圣耶迦那, 再次想要拆开魂片,还是失败。

    就这样, 他反反复复试了两天, 试图在周围寻找别的解决线索, 但不管多么努力,都是杯水车薪。

    这两日里,翡翠山脉的金色越来越浅,越来越明亮,凝聚了圣耶迦那海域七倍以上的奥术能量。最后,像太阳般的宇宙星体一样,它的光芒刺眼到令人无法直视。

    等梵梨的舰艇抵达圣耶迦那时,光海世界已经全部陷入混乱。彩色石板地面碎成了彩色的大雪,纷纷扬扬在金光璀璨的海水中。蓝鲸失心般围绕着魂片遨游,庞大的身躯动作舒缓,像海洋中的林野巨禽,照看着无尽海洋之主的金色摇篮。这座拥有四亿年历史的荣光之城在坍塌,同时糅合了末日暮色的绝望与万物重生的希望。

    梵梨在光海神殿外看到了苏释耶。旋转的强光之中,他的雪色头发、高高的身影也被染成了金色。感知到了她的靠近,他回过头来,臂环反射着耀眼的光,眼中露出了满满的惊诧:

    “梨梨,你还在外面……”

    梵梨疾游过去,和他紧紧相拥。苏释耶把她藏在怀里,头埋在她的肩窝,因为失而复得,而有一种几近贪婪的禁锢感。

    “是好事也是坏事,海洋之主似乎不想要我的魂片。”她调侃道。

    “那璃璃和繁星呢?进去了?”

    “对,他们进去了。但一定会有办法的。”她拍拍他的背,还不等他安慰自己,已经抢先道,“我们一定能救回女儿和儿子的。”

    “嗯。”

    梵梨冲到光海神殿里,取出焰之眼,亲手替苏释耶戴上。这两个耳坠曾经陪伴了他一百多年。此刻,他重新戴上它们,又站在圣耶迦那的中心,她摸了摸他的脸颊,笑了:“好像又一次看见了燃烧时代独.裁官的模样。”

    苏释耶没说话,只是闭着眼,侧头吻住她的手背。

    “好了,不肉麻了,”梵梨抽出了手,“我们一起攻击魂片试试看。”

    “好,听你的。”

    梵梨双手在胸前交握,开始储备能量,准备释放究极摧毁性奥术“无尽天命风暴”。魂片球体下方,出现了暗紫色的旋转阵法。然后,一双大手从背后绕过来,握住了她的双手,能量顿时翻倍,阵法中冲出了六道150米高的冰蓝光柱。

    感到苏释耶抱着自己,除了肢体上的亲密,更多是两个人精神与力量的完全融合。梵梨的信心增强许多,在两个人的奥术之力储备到达极限后,骤然睁开眼,海藻般的长发随波翻舞,将风暴之术释放出来!

    更强的光照令她禁不住遮了一下眼。

    “砰!!!”

    爆破声震耳欲聋。街上少数围观群众里,也爆发出了振奋的欢呼声。苏释耶绕到她前面,把她保护在身后。她闭上眼的熔炉世界里,有巨浪掀起,八只水母也跟着摇晃起来。

    “砰!!!”

    更大的爆破声响彻圣耶迦那。金色魂片球体被奥术炸散了。

    “太好了!!”梵梨激动地喊道,“快,我们快去——”

    她想要赶过去,拦截魂片,却被苏释耶抓住。

    “等等。”苏释耶神色凝重地看着那些散开的魂片,“现在靠过去会被吞噬的。它们的颜色还是金色。它们为什么还是金……”

    他话没说完,嘴唇渐渐变得无色。梵梨不敢直视金光,但从他的瞳仁里,看见了七个魂片又重新凝结在一起的倒影。

    “没用……”梵梨尾巴一软,几乎整个人都滑倒在地,“不管多强的摧毁力,都没办法阻止了……”

    “……都是我的错。”苏释耶痛苦地皱着眉,“如果当年我不做这个熔炉,就不会有今天。我应该跟你商量后再做决定,是我太独断专横了。”

    “哥哥,不要自责。当年你或许是错了,但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我们再等等,总有办法的。”梵梨握着他的手,坚定地说道,“你就算不相信别人,也要相信我,我可是总是能逢凶化吉梨梨,是不是?”

    “嗯。”苏释耶抱住她,“梨梨,对不起。”

    “没事没事,梨梨可以保护哥哥。”她笑着说道,和小时一样。

    “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保护好你自己。两个孩子,我们尽量去救;实在救不回来,我们可以再生。但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你不能做傻事。”

    “我不会做傻事的。”

    虽说如此,梵梨的种种承诺似乎都停留在了言语中。接下来,他们联络了圣耶迦那的神职人员和政府部门,想尽了各种方法,也试着再次积攒能量击碎魂片,但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而且,情况越来越糟糕了。深蓝的复苏之力不光停留在了圣耶迦那,随着时间增加,还以惊人的速度向七大海域扩散而去。

    在落亚,地震撼动了潜行者酒店。空荡荡的客房里,已故流行巨星的艺术肖像摇摇晃晃地砸在地面,摔得粉碎。

    在天照阐幽附近的荧光海上,萤乌贼要么上蹿下跳,要么就跟中了蛊一样,不要命地朝圣耶迦那地方游去。

    在须陀洹,海中菩提树上的金银叶子纷纷抖动,又纷纷飘散,令游过的行人不由睁大了眼。

    在给亚麦提的市中心,玄武岩修建的复活宗神宫岿然不动,但对面的贫民窟早跟纸糊的一样倒成了一片。

    在尔国临格,手握三叉戟的白色军队方阵环游在市中心,大声喊着“稍安勿躁”的口号。

    在安条克的深海之中,冰山龟裂,大量滨螺从冰壁上掉下来。白鲸在冰海中扭动,发出刺耳的尖叫。

    吠陀的影响是最小的,因为建筑全都建立在山石上,但海底山持续晃动,市内一片死寂,反倒有一种死亡前夕的幻觉……

    最终,谁也无法阻止神灵的力量。

    翡翠山脉的头部,女神闭着的眼睛睁开了,露出了一双楼房体积大小的海蓝色眼睛。

    这双眼睛没有神采,只有看淡一切的冷漠,还有拥有至高无上力量的神性。任何光仿佛都无法进入这双眼睛,只能在上面投落绝对防御的镜像。

    梵梨闭上眼睛后进入的熔炉世界里,所有海神后裔都跟雕塑般被金光环绕,一动不动。而在八只水母包围的内环中,一团银光在上下起伏,抑或说,像心脏一样跳动。

    梵梨飘到朋友们面前,他们都已经僵硬了。风晋是平静的,希天是愤怒的,羽烬是欲言又止的,夜迦的眼中只有献祭般的悲凉。

    于是,她飘到那团银光前,正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和它可以进行意识交流。

    ——你是谁?是深蓝?

    ——是。

    ——你要回来了?

    ——是。

    ——4.3亿年前,你既然选择了将自己分裂,为什么现在又要选择复活?

    ——选择分裂的人不是我,是你。

    ——什么意思……我只是你的一部分,怎么能替你做决定?

    ——错误诞生的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现在要由我来替你救赎。

    ——不,你现在回来不是在救赎,而是在屠杀,屠杀你分裂时创造的无数子孙。

    ——我没有杀他们,他们只是重新与我融合了,以新的方式获得了永生。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和融合进去?我也是你的一部分。

    ——我不需要你。

    ——可是我需要你。把我融合进去吧。

    ——不,我不需要你!你是我最无用的、最应抛却的一部分!智慧与**不可同时存在,否则会诞生私心,降低神的维度。你走吧。

    ——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等着和你融合。

    ——走吧!

    意识交流中止。梵梨被强行“踢”出了熔炉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

    她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高兴是因为她知道了,深蓝对自己如此抗拒,是因为还有机会改变局势;失落是因为,她最不想面临的那一天即将到来。

    魂片凝聚的第七日,翡翠山脉的头部,“女神”闭上了眼。接着,奥术之光的范围在迅速缩小,集中在了山脉的正中央。

    然后,一团银光之中,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山顶上方的水域中。她手持海神权杖,身穿白色的托加,尾巴和眼睛都是纯正的海蓝色,大卷发是奔腾不息的雪白瀑布,顺着她的肩膀落下,一直垂到尾巴根部。

    她俯瞰着世界,眼神冷漠。

    所有海族子民都认出来了,除了头发颜色不同,苏伊大神使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苏伊的眼中有大海,也有蓝天,有时又像是繁星的国度;但这个女人的眼中,只有海的广袤,宇宙的浩瀚,四十亿年的寂寥,就连月色也不敢探测它们的深邃。

    “我的孩子们,是谁在呼唤我?”女人开口了,嗓音也与梵梨一样,有一点点沙哑与微醺,却明显低沉许多。

    “您、您是……无尽海洋之主……?”独.裁官游到她面前的山脚下,用不确定的声音说道。

    “我是你们的母亲。”

    “您是深蓝吗?那您为什么会和苏伊大神使长得一样……”

    他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但是,她的反应完美地诠释了答案:不是她和苏伊长得一样,是苏伊和她长得一样。

    独.裁官发自内心感到了畏惧,不敢再说话。苏释耶游到离她不近不远的地方,皱着眉,低低地说:“你是谁?”

    他们隔得很远,但他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深蓝耳中。

    深蓝将视线转到他身上,用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美丽脸庞,露出了对他而言异常陌生的目光:“你认得我。”

    “我不认得你。”苏释耶不可置信地摇头,“即便是借着神识,我也不认得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深蓝。”

    “你不是。深蓝不应该是你这样的,她爱笑,温柔,对海洋充满悲悯之情,你不是她。”

    他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的深蓝缺失的是“智慧”与“私心”,又不是“温柔”和“善良”,怎么可能会因为少了苏伊的魂片,就完全变得如此冷酷且充满机械感?

    深蓝不再说话,只是勾了一下嘴角,像是一个完美的神灵在嘲笑一个残缺的灵魂:“自私让我创造了捕猎族、海洋族,导致这个世界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所以……苏伊,你在做什么?”

    此刻,梵梨在苏释耶身后,闭上眼,集中精力,试图再次融入深蓝的意识。

    深蓝挥了挥手。一道强力水波向梵梨冲过来。苏释耶闪到梵梨面前,挡了这一下。这道奥术波纹擦过他的身体,“轰隆隆”跟龙卷风一样,击碎了大片建筑。他身后半径为五公里的半圆范围内,所有文明的痕迹都跟着灰飞烟灭。

    深蓝冷漠地举起了权杖,又朝苏释耶和梵梨的方向挥了一道银蓝色的光团。

    这一回,苏释耶为了保护梵梨,被击退了三百多米,十公里范围内的建筑几秒内全部粉碎。苏释耶捂着胸口,咳出一口血,染红了海水。而这对深蓝来说,不过是使了拍蚊子的力气。

    “以太之主制造的躯体很强,但你终究只有那么一点他的神识,不是我的对手。”深蓝淡漠地说道,“苏伊,你更不是我的对手。融入我的意识,你很快就会被吞噬,连尸体都不剩,不要自取灭亡。”

    “融入你的意识?”苏释耶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梵梨,“梨梨,你为什么要——”

    他没来得及说完话,梵梨已经消失在了一团金光中。

    “苏伊,我说了,让你走——”

    深蓝话没说完,整个人都像被按了暂停一下,僵直了几秒。

    “梨梨……?”苏释耶看着深蓝,语气平静,心里却恐惧极了。

    这一刻,和深蓝完全融合,梵梨看见了无尽海洋之主几十亿年的过去,瞬间明白了一切。同时,深蓝本体也露出了灵动的笑容:“是我。我好像成功了。”

    她如此高兴,苏释耶却觉得脑袋被千斤巨石重重砸了一下,“嗡”地响了一声,无法再进行思考。

    “真可怕啊,深蓝刚才话没说完,你知道她想做什么吗?”梵梨不由打了个哆嗦。

    “她想做什么?”独.裁官说道。

    “她对这世界毫无感情可言,思维还停留在远古状态——觉得这个世界不好了,要把奥术神力回收,重新塑造一个只有海神族的进化新世界。如此一来,那些海洋族和捕猎族失去了奥术,都会退化成海洋生物。可以说,比起独.裁官时期的哥哥,缺少智慧和**的海洋之主温柔不到哪里去啊。你们神一般的人物都是这个思维模式吗?”

    “梵梨,你这是在做什么?”苏释耶睁大眼睛,他看见世界又开始摇晃,天旋地转,“你答应过我,不会牺牲你自己的。”

    “我也没有办法。除非深蓝接受我和其它魂片合一,那我可以重新回到她身上,主宰她的思维,但她早就对我设防了,4.3亿年前就尽全力压制我,把我孤立出来,所以现在我只能短暂控制她一会儿。”

    “我当知道这些!!”苏释耶拔高音量道,“但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死?!”

    “我本来就活不过七百岁。”梵梨摇摇头,“正如深蓝在卷轴里说的那样,我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部分。我早就知道了,现在也只不过提前几年而已。现在这个结果其实挺好的。因为我不用死了,只是代替大家回到母亲的怀抱。”

    “骗人。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是真的。不然你想,以我的个性,怎么可能忍受接受你多偶呢。”说到这里,梵梨对他微笑道,“最后的时光,我都想留给你,不管以怎样的形式。”

    “梨梨,不要说这种话,真的。”苏释耶抑制着所有情绪,其实已经临近崩溃边缘。

    “……你总是那么令我意外。”梵梨还是坚持说道,“你不光给了我陪伴,还给了我家庭和孩子。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知道你爱我,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

    海水声潺潺,摇动着彩色的软珊瑚、醉酒般的海藻。海草层层摆动,一如没有穿上身的金色婚纱。大海、苍穹与时空都没有了界限,苏释耶年轻的脸与曾经的挚爱重叠在了一起。但是,他的姿态却悲哀至极,卑微至极:

    “不要消失。就用深蓝的身份活下来,不要管其他人了,求你。”

    从小和苏释耶一起长大,梵梨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放下自尊、乞求自己的模样。

    她又何尝不想做一次自私的选择呢?但是,不管她怎么做,七百岁的时候都一定会消失。而现在,深蓝本体的力量实在太强了,如果没有另外七个魂片的支撑,她连一分钟都驾驭不住。她如果选择保留魂片,就是在用所有海神后裔的生命来换自己几年寿命,其中还包括她的两个孩子。

    “你看,我并不是那么值得被留恋的女人呢。”她浅笑着的双唇带着一丝自嘲,“不管做什么事,都那么不考虑你的感受。所以,等我消失了,你稍微思念我几年、几十年就好。然后,就往前看吧。”

    “梨梨,不要。真的,不要……”

    “你看你都为我做了多少,可是,我能给你的却很少很少……所以,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遇到比我爱你的女人。这样,我的哥哥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你不要再说这种话,我不要别的女人啊!”

    苏释耶冲过来想抱她,却从她身体里穿过去了。

    因为还没完全复苏,深蓝的身体处在两个次元中间,只能看,却没法触碰。他背对着梵梨,看看自己的双手,直至这一刻,都无法接受现实。

    “能这样活一次,以梵梨的身份,真是太好了……”

    听到她温软的声音,苏释耶回头看去。她也正回头看他,对他微微笑着。在她的身后,光海神殿的穹顶分外醒目,风暴之井在远处吟唱着歌声,圣都创世门准备迎接着一场巨变后的新生,圣耶迦那似乎一夜间回到了史前,贵气而寂静,在无数诗人的笔下酝酿着鸿篇巨制。

    只有这一刻,她才不是深蓝,而是白色头发的苏伊梵梨。

    超越四亿年的思念,被战歌的浪潮覆灭,被泪水组成的海水浸泡,只为这一刻与他几秒静默的对望。

    短短几秒,已是永恒。

    梵梨举起权杖,杖头射出金光。

    旋即,她消失在了海水中,一道金光出现在翡翠山脉正上方,又决绝地落下。

    苏释耶想要追向她的所在,但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地方。

    成千上万道金光陆续从翡翠山脉射出来,像下了一场倒流的流星雨,一道道“星光”砸落在光海的每一个角落,变成了一个个差点消失的宗神后裔。

    “怎么回事……”

    “无尽海洋之主啊,我、我们这是得救了?”

    “我出来了?!老婆,我们出来了!!”

    “妈妈妈妈,呜呜呜呜,吓死我了啦……”

    ……

    在嘈杂的人声中,羽烬第一时间恢复了元气,惊喜地到处寻找梵梨的身影,游遍了圣耶迦那,也没能找到她。

    夜迦揉了揉太阳穴,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看了一眼翡翠山脉、造物熔炉消失的所在,还有远处面无表情的苏释耶。

    他的情绪感知力一向很强,即便不去询问,也能从苏释耶的表情中得知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只是游到苏释耶面前,低声说:“苏伊呢?”

    苏释耶没说话。

    长久的沉默后,夜迦渐渐咬紧牙关,泪水大颗大颗地流到了海水中:“杀了我吧。”

    苏释耶一动不动,一语不发。

    “是我害死了她。”夜迦眼眶发红地说道,“杀了我吧。”

    苏释耶依然沉默。

    “苏释耶,给我个痛快啊!!”夜迦用力摇了摇他的肩。

    苏释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拨开他的手,转身默默游开了。夜迦发自内心悔恨的哭声没令他同情,或者是憎恨。他游向没有目的的方向,没有回头。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