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20章
    海族将创世时代的开端定在138.2亿年前。

    那时, 造物主创造宇宙,大爆炸使物质四散,宇宙膨胀, 温度下降, 逐渐诞生了星系、恒星、行星。

    太阳系诞生于50亿年前, 地球诞生于46亿年前。在地球的形成中, 以太之主——操纵时间与空间的神灵,在漫长的星际旅程中,被地球上的战争夺走了注意。

    那是40亿年前的风暴时代, 地球上什么也没有, 只有无尽海洋与火山熔岩在与彼此厮杀,争夺着这颗星球的主权。

    事实证明了,即便是在神灵中, 母爱的力量也是伟大的。37.7亿年前, 大海孕育了最初的单细胞生命。它藏在海洋最深层的热泉口, 预示着未来繁荣与悲凉历史的开端。

    不同于海之主, 炎之主的代表是破坏与毁灭。以太之主几乎能听见他们的争吵。

    ——让生命繁衍下去!

    ——我才是地球的唯一主宰, 我不能忍受不受我控制的生命存在!

    意识到以太之主就在附近,炎之主化身为实体生命, 飞入高空, 与以太之主沟通。以太之主却不屑化身,依然保持着高维空间里的虚体状, 静静听他暴躁地控诉对海之主的不满。

    “造物主为什么要创造海之主这个玩意儿?!”炎之主的实体是个红发棕肤的男人,二米四的个子,看上去凶猛极了, “他知道一个小小的细菌会带来多大的失控与灾害吗?最后我们自己也会被吞噬的!”

    “你没有资格剥夺自然选择中生命诞生的权利。”

    回答这句话的人并不是以太之主, 而是一个声音沉稳动听, 略带沙哑的女人。炎之主回过头,看见了悬在云层中的海之主。

    淅沥雨歇后,她的眼睛大而幽深,是被囚禁在荒芜界内的海洋;她的头发是湿漉漉的雪白海藻,流动到膝盖的长度,在旋转的金阳中熠熠生辉。她把天空的颜色编织成了长裙,亦像用湖水包裹着身躯,款式简单,却美得令万物都将因此窒息。

    意识到了海之主的变化,以太之主没说话。

    “我呸!”炎之主愤怒道,“你那么争强好胜,还把自己整成了个无害臭婆娘的样子,在造物主的使者面前装什么善良呢!”

    “无聊。”言毕,一道水光闪过,海之主变成了男人的样子,“你自知理亏,来挑我的刺。不要求助于第三人了,回归虚体,我们凭本事说话。”

    说完,海之主又消失在低维空间里。

    “以太之主,干掉他,我和你共享地球。”

    “可是,没有生命的地球,和其它星球又有什么区别?”以太之主淡淡说道,“尝试说服我。”

    炎之主怔住。

    “我想,即便是造物主看见这一切,也会同意海之主的做法。”

    “胡说什么啊!这些生命是不会被我们控制的!”

    “你太小瞧主之力了。”以太之主扫视着混沌的海洋与岩浆,笑了一下,“这一切都是玩具。作为元素神灵,你可以说是想要就要,想毁灭就毁灭。所以,你其实只是想战胜海之主而已,何必找那么多借口。”

    炎之主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求助于以太之主,对方非但没帮他,还把自己一半的创造能量——奥术神力给了海之主。于是,原本处于平衡状态的他,只保留了有吞噬效果的邪能之力。

    海之主借机一鼓作气,对炎之主进行了最后的袭击。炎之主在哀嚎与不甘中,陷入了深海海底。

    这一场战争,大海赢了。以太之主在高维空间里看见浪涛卷席地球的表面,汹涌而疯狂,但一旦吞没了目标,海水又会格外包容地恢复平静。

    这与狂躁的炎之主,确实不同。

    最终,海洋变成了后代们印象中最初的模样,温度也渐渐调息成了适合孕育生命的状态。

    炎之主留下来的最后一股邪能之力,在海面火山岛上激活了炎族的生命。

    但是因为失去了炎之主邪能源头的支持,炎族并不强大,而且碰到水就会变成白骨。下一场雨,他们就在腐烂之中哀嚎。

    以太之主召唤了两团旋转的光焰“焰之眼”,扔向了火山岛。那些炎族因此得以繁衍生息。

    “谢谢。”海之主用神识与以太之主交流道。

    “不客气。”以太之主又回归了沉默。

    三亿年后,浅海里也出现了微生物叠藻。每一日、每一年都等待着细微的转变,无尽海洋之主并不厌烦,但她觉得奇怪的是,以太之主也不厌烦吗?

    “你不准备离开了?”三亿年来,她第一次与他交流。她知道他一直在,但没有动静。

    “离开,去哪里?”

    “我不知道……去宇宙里、其他空间里、过去和未来里看看?”

    “在没有生命的星球上,看什么都是一样的。而在地球,我也不想窥视未来。任生命自由发展吧,这是我这三亿年来唯一的乐趣。在这方面,我与你没什么不同。”

    两位上古神无声陪伴着彼此,一起度过了接下来的年年岁岁。

    渐渐的,光海的黎明时代降临。

    10到13亿年,海洋上形成了联合古陆。这是地球史上唯一的超级大陆,联合古洋将这片大陆环绕,一切都尚未分裂,一切都还停留在最初,有性繁殖才刚刚开始,有一种创世伊始的壮烈之美。

    又孕育了一些年份,地球迎来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就在5.3亿年起的短短两千多万年时间里,地球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动物:腕足类、节肢动物、海绵、脊索动物……在后来演化史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动物始祖们,都在这个时期纷纷亮相了。

    “你还记得炎之主曾经质疑我,为什么实体化后会选择女性吗?”海之主对以太之主说道。

    “不太清楚。”

    “大概守护最初的生命时,让我有了成为‘母亲’的感觉。你看现在的海洋,有亿万个‘母亲’,在守护着她们的孩子。”

    “嗯。”

    “你还是不打算离开吗?”

    “不打算。”以太之主停了停,眨眼又把海洋的变化都扫了个遍,“我反而更好奇了。”

    “你从来没有幻化过实体吧?”

    “实体太弱,没必要幻化。”能用虚体感受高维度的世界,能够直接穿行在宇宙中,他想不到变成实体的理由。

    “其实用实体感受这个世界,去留意海里的细枝末节,一切会不一样。”

    “感受低维度的世界?”以太之主只觉得不可思议。

    “嗯。”海之主用实体进入了海洋中,欣赏着四周生命繁盛的美景,“要不要试试看?”

    以太之主没有回应。海之主想,他应该不屑玩这样的游戏。她继续在水里游动,用手掌感受着海水的温度,用呼吸汲取植物的气息,用耳朵聆听着气泡与波浪的声响……

    “有什么不一样么?”

    听到男人的声音,她眨了眨眼,回过头去。

    然后,在闪烁的水沫中,年轻的男人出现在她身后不远处,正在侧头看岩壁上的一只椭圆形的三叶虫。浪花是海里悠闲的风,摇曳着他珍珠白色的发;繁星之光坠落到了他的肩上,铺满他宽而平直的肩。

    这个时期,海洋里生物比一亿年后少很多,因而海洋里空荡荡的。毫无阻碍地,他的视线越过海水,落在她身上。

    “你说得对。”男人眉眼深邃,略微隐没在黑暗中,又因瞳色是金的,而泛着星辉明媚的水光,“很多东西要以实体状态近距离观察,才能感受得到。”

    随后,他游到了她面前,低头对她笑了一下,便往更深的海域游去。海之主赶紧跟上去,但以太之主在宇宙中速度能超越光速,化为实体也比她动作快很多,她只能在后面喊道:“等等!”

    他又游了回来。

    “我跟不上你。”海之主上前一些,抓住他的衣角,“这样,应该就跟得上了。”

    “好。”

    他带着她,下潜到深深的海里。

    然后,他们在一片黑暗岩壁下看见了金色的海百合。它的壳是石灰质的,外形呈花状,长着蕨类叶子般的腕足,让人会误以为是植物。以太之主游过去,把它取下来,戴在海之主的头上。

    “别,这是动物呀……”她话没说完,海百合在她发间收缩又张开,像瞬间经历了花谢花开。

    “很美。”以太之主把她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你很适合当女人。”

    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一句赞美的话,却又令海之主又一次产生了特殊的情绪:有些开心,但又害怕面对这种开心,只能回避他的注视,雪白的睫毛跟海百合的“枝叶”般轻轻颤抖。

    她很快又回归到了虚体状。

    回到高维世界后,这种有些奇怪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了。这让她感到很安心。

    多年后,她知道了,这种情绪叫“害羞”。高等智慧生物拥有自我意识时,就会产生“害羞”的情绪。当一个女人面对男人产生这种情绪时,更多是源自繁衍欲和消极的自我认知矛盾混合下的本能反应。

    即便是神灵,对低维生物产生更多了解,也需要时间摸索。海之主并没有太重视不同状态下的不同反应,以至于后来,她犯下了神灵不应犯下的错误。

    寒武纪的生命大爆炸,将海洋带入了蓬勃的生命时代。终于,4.5亿年前,海底出现脊椎动物、鱼类。

    起初,鱼都是无颌类,无法捕猎,只能靠吸吮的方式把海底微生物摄入体内,大多数是甲胄鱼类,身上还覆盖着厚厚的“骨制铠甲”。

    随着时间推移,物竞天择的影响,拥有颌骨的第一条鱼也诞生了,并开始主动高效地捕猎。随后,鱼类的颌骨越进化越强,咬合力也越来越凶猛,开始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食物链位置的激烈竞争。

    然后,一种颚骨肌肉强壮的软骨鱼出现了。它拥有流线型的身形,遇到猎物时,总是能高速追击,用叉形尾包住猎物,一口能牢牢咬住,再活吞下去。

    这是海洋里最早的鲨鱼,裂口鲨。

    “我简直不敢相信,”海之主感受着鲨鱼给大自然带来的力量与变革,叹息道,“我们的世界里居然会诞生出这么美丽又残酷的生物。”

    “是,而且它们影响着演化史。”

    海之主很快明白了以太之主的意思:从鲨鱼诞生后,它就影响着整片海洋,成为了海洋生物的中心。所有生物都因它而发生基因上的转变,从而进化成全新的不同模样。

    这一种变化令海之主感到惊叹。她每天都憧憬着海洋发生新的变化,而且经常与以太之主分享自己的心得。

    但就在生命时代最灿烂的阶段,有一种新的智慧生物出现在了海洋的透光层,开始肆意虐杀这些生物。他们上半身是人形,瞳孔是红色,遇强光时会变成竖瞳,耳朵尖尖、长指甲;下半身是邪能笼罩的深红长尾,体温可以令海面的水瞬间蒸发。

    他们从暗海杀到光海,吞噬光海的生命,所及之处,生灵涂炭。

    海之主知道了,这不是自然演化出的生物,而是炎之主火海军团化为实体的产物——炎魔族。

    于是,她以自己和以太之主为模板,制造了一批奥术意识体,放他们到海中寻找海洋生物融合。如此一来,他们既有了海洋生物的基因,又有了无尽海洋之主的的庇护,可以保护大海,不被这些深渊族的邪能吞没。

    生命时代的初期,海族诞生了。

    那些和掠食者融合的奥术意识体,成为了捕猎族的祖先。

    那些和普通海洋生物融合的奥术意识体,则成为了海洋族的祖先。

    在海之主的反击下,没有头目的炎魔族很快就被赶回了深渊。海族们将海之主奉为信仰,并且在她的周围建立最早的光海部落。

    他们开始忙于搭建石房时,海之主也热衷于化身实体,在附近观察他们。然后她发现,他们很快习得了她与以太之主创造的语言,熟练地运用,并且给彼此起了名字。

    化为实体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没法精准把意识传达给对方。听见他们起了名字,海之主自言自语道:“他们有名字,我们是不是也该给自己起一下名字?”

    她是说给以太之主听的。过了一会儿,他回应了:“那是低维生物才会使用的东西。”

    “可是,我好想要个名字。”

    “你想叫什么?”

    “深蓝。”无尽海洋之主看着欣欣向荣的海族部落,笑道,“我是海洋的母亲,海是蓝色的,这名字适合我吧。”

    “你只是创造了海洋,是大海的主人,并不是一个母亲。”

    “意思差不多。”

    下一秒,以太之主出现在了深蓝身边。他把她的身子转过去,对着两个正在交尾的海族,说:“那样做了以后,这个雌性才会成为‘母亲’。你是他们的神,即便他们直接抵达进化的终点,也无法像你这样直接创造生命。你不会用他们这样低等的方式完成繁衍,所以也不要随便用这个词。”

    以太之主这一番话,令深蓝忽然有了觉悟:高维虚体状和低维实体状,除了维度、感知范围、交流方式等等的差距,还有一个巨大的差别,就是前者没有“**”,后者有。

    基因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会令所有生物产生**,也就令生物们产生了情绪。但**并不会受到情绪的影响,只会促使生物做出有利于演化的事。

    高等智慧生物之所以会感到痛苦,是因为比起低等生物,他们更想去克制自己的本能,用理性做出有悖于演化至上原则的选择。

    他们会思考,是因为他们拥有更高的智慧。

    这种智慧,会令他们原本的愚昧繁衍,变成一种狡黠的私心。

    深蓝越来越喜欢以实体状的方式生活了。她经常一个人坐在月下礁石上,眺望壮健的山峦,阔大的海洋,看潮起潮落,看荧光明灭,思考着关于宇宙与生命的种种未知与定律。

    在实体的世界里,她会思索一些过去几十亿年都不会触碰的领域。然后,她也渐渐体会到了一种全新的感受——对于四周景象的变化,如花朵的绽放,海鸟的啼鸣,海风的咸味,都让她对“时间流逝”的概念愈发强烈。

    每次独自发现新的生物,只要她一个人开心,就会觉得有些失落。

    “这种海蜘蛛的颜色好炫丽,有蓝色,有红色,都像会发光一样。”一次,深蓝在海里又开始自言自语了。

    但没有人理她。

    “出来一下嘛。”她叹了一口气,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越来越像一些海族少女了,“我一个人有些无聊呢。”

    “有事?”

    “你下来嘛。”

    “有事直接说。”

    “下来嘛。”

    几秒后,以太之主以实体出现在了她面前。看见他的实体,她大喜过望地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睫毛翘翘的:“你总算来啦,带你看海蜘蛛。”

    “我知道海蜘蛛。”以太之主比以往多看了她两秒。

    “记得我怎么和你说的吗?低维的观察更有趣呢。”说完,她情不自禁地牵住了他的手,想带他过去。

    以太之主低下头,诧异地看了看她的细细的手腕,然后很快反握住她的手:“走吧。”

    深蓝也愣了。她感到胸膛里有器官在跳动,牵动了整个人的神经,以至于耳根都有些发烫了。这是虚体状时从未有过的感受,她还没摸索清是源自何处,就只知道这样很不好,这是她不该做的事。刚才那点小女儿的情态全都烟消云散,她挣脱开了他的手,埋头往前游去。

    这时,一只鲨鱼刚好经过。

    “小心。”

    以太之主再次握住她的手,把她藏在身后。她躲在他的背后,抬头看见他高高的背影和宽肩,心跳更剧烈了。

    他半转过头,露出漂亮的侧脸:“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鲨鱼还是可以伤你的。”

    “怎么可能,我也不至于这么弱……”

    “既然选择了外观漂亮的女人实体,那就要接受男人的保护。你想去哪里玩,我陪你。”

    后来,以太之主没有再放开她的手,时刻小心呵护着她。但是,想与他亲近的强烈**,只增不减。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