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章 第一章
    清晨

    容家客厅

    佣人阿姨准备好了早餐摆放在了圆形的餐桌上,放眼过去,满满的都是色香味俱全的食物。中式早餐有小米粥,白粥,油条,烧饼,豆浆,包子,鸡蛋,西式早餐有三明治,火腿,鸡肉卷跟咖啡。

    一日之计在于晨。

    容誉在屋外打了一套太极拳,回来后像往常一样坐在餐桌上就餐。这时他的大儿子容祖,二儿子容国,三儿子容万,除了关在研究院研究导弹的小儿子容岁没在家外,三个儿子早就起床坐在餐桌上默默地等着自已的父亲先动筷子。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容家的规矩。

    容誉是个闷油瓶,长久下来,四个儿子或多或少地遗传了他这种性格,整个大家子的人聚在一起,只要家里的妻子们不开口说话,男主人们一般就默默吃饭,默默工作,气氛低压地很。

    容誉像往常一样不说话,默默地啃着油条喝着豆浆,忽然想起了容祖的媳妇这个月就要临盆,不死心地询问“清辞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一个男孩啊?”

    这是他第n次询问自己的儿子,仍旧不敢相信盼望了好久的孙女翻盘变成了一个男孩子。当初大儿媳妇怀孕的时候,自家的老太婆信誓旦旦地说这次怀的一定是一个孙女,酸儿辣女。儿媳妇顿顿吃辣,无辣不欢,几乎让所有人都相信她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女儿。虽然他是一个儿科医生,科学上是没有酸儿辣女的这种说法,可他仍旧相信了。

    他迫切地想要一个孙女,一个软萌萌,会甜甜地叫着他“爷爷”的孙女。

    面对父亲的每日一问,容祖确定地点了点头。

    得到确定答案后的容誉焉了吧唧的,无精打采地戳着油条,食欲都下降了几个档次。

    “既然是个男孩子,那清辞生的那天就不去了,让你妈去吧,刚才医院来电话了,说是要返聘我当小儿内科的主任,给小孩子看病,你也知道的,到时候会很忙。”

    三个儿子都不说话,只有容祖显得有些不高兴,不就是男孩子嘛,找什么借口工作忙不来医院。家里从他媳妇开始,到老二家的媳妇,哪个生的不是儿子,反正怎么都生不出女儿,用得着搞得像是工作狂那样吗?

    他媳妇叶清辞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备孕二胎,无奈的是年纪有些大了,不容易怀上,后来在容誉的介绍之下,去一个嫡传老中医的弟子哪里调理身体。过了一个月,居然怀上。

    叶清辞很喜欢吃辣,吃甜的,和之前怀男孩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全家人当时那个高兴啊,尤其是容誉,平时一个十分严肃的老头,想着家里有一个软乎乎的女孩子即将出生,乐得天天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全家人都盼望着叶清辞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个女孩子,毕竟他们容家已经快一百年都没有出现女性继承人了,祖传家谱上面清一色的都是男性继承人的名字,说出去让人肯定不相信,可他们容家就是生不出女儿来,凡是容家的男人,做梦都想要一个软萌萌的女儿。谁知道那个嫡传老中医的弟子因为太仰慕容誉了,就偷偷地把脉告诉叶清辞怀的是一个男孩。

    一般的老中医把脉十分准,说怀了男孩那十有怀的就是男孩子了。再说给叶清辞调理的中医虽然年轻,但好歹是中医世家的嫡传亲弟子,应该错不了了。

    当时的叶清辞听后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怒气腾腾地不告而别。

    她做梦都想要一个女儿,为了生一个女儿,不顾高龄怀孕,忍受孕期吃不了的痛苦,本想瓜熟蒂落之时,来揭露这个答案,没想到被人提前公布了答案。为此,容家人忧伤了一整天,凭什么别人家生女孩子生的这么容易,怎么到了他们家,怀个女孩子生个女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啊?

    “爸,我去上班了。”

    “爸,我也上班了。”

    “爸,我也是。”

    三个儿子纷纷告别还在慢慢啃油条的容誉,起身上班。

    容祖走出门口,容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大哥,既然大嫂怀的是一个男孩子,到时候我就不去医院了,有个工程项目需要我亲自监督完成。”

    容万换好鞋子,架了架黑色眼眶,语气跟二哥容国一模一样“大哥,既然大嫂怀的是一个男孩子,我新接了一个考古项目,带团要去挖楼兰古国遗址,到时候我也不来了。”

    家里的小萝卜头一排,再出生一个小小萝卜头,一点都不稀奇。

    容祖听了两个弟弟的话,有点生气,但是又无法反驳,家里对于生男孩这件事情像是喝水吃饭那样平常,又不是生女孩子,需要全家人全部候在医院等候。

    两个弟弟开车走后,容祖在地下车库随便找了一辆低调的帕萨特,开着车去接老婆叶清辞。

    他是一个大学教授,平时带的学生都是硕士生,除了搞搞课题外,其他时间到也充裕。

    老婆叶清辞是一名言情小说家,平时多数窝在图书馆或者在家写写稿子,比起一般的上班族来说到也赚的不错。不过最近她运气不错,之前怎么都写不出一本畅销书。忽然有一日灵感爆发,写出了一本超级火的小说,已经连续占据了畅销榜的第一名,出版社特意为她办了一个签名会。

    车开到半路,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请问,您是叶清辞女士的丈夫吗?”

    “叶清辞女士在签书会的地方摔了一跤,现在被送到医院急救需要手术,赶紧过来签字办理住院手续。”

    容祖顿时吓得魂都没有了,他顾不上通知父母跟弟弟们,赶紧踩着油门去医院,心慌得要死,不断地做着祷告保佑着叶清辞跟肚子里的孩子。

    到了慈爱医院,这是本城最好的私立医院,是叶清辞指定要去的医院,她之前跟签书会的编辑通过气,说是万一要生了话,就把她送到慈爱医院去。所以当叶清辞在签书会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后,马不停蹄地让救护车来到这家医院。

    容祖一把抓住往来的护士,说话上气不接下气“请问,你们这边有没有一个叫叶清辞的女士?她在签书会摔了一跤现在要生了,她人怎么样,宝宝怎么样,还有产房在哪?”

    这个时候的容祖完全忘记了他的堂哥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只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知道自家老婆的情况。

    跌跌撞撞地跑到产房门口,望着手术室灯一直亮着,容祖心急如焚,暗暗祈祷着老天保佑。

    过了一会儿,手术室的灯暗了下来,从中走出来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

    她朝着四周喊着“谁是叶清辞的家属,在哪?”

    容祖像个小学生那样地举起手,紧张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我是叶清辞的丈夫,请问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白大褂医生一脸的指责“你就是叶清辞的丈夫啊,我说你这个人心也真大,老婆都怀孕9个月了,你还让她出去工作,幸好她意志力坚强,一直忍到我们做剖腹产手术自已签了名,不然等你这个老公赶来黄花菜都要凉了?”

    容祖立刻认错“是是是,是我这个做丈夫的不够好,医生,我老婆没事吧。”

    白大褂医生回答“手术很成功,母女均安。”

    容祖一听到手术很成功,一直提在嗓子口的心总算舒了一口气,以至于后面几个字忽略了不计。

    白大褂医生拍了拍容祖的肩膀“回去后好好照顾老婆跟女儿。”

    容祖顿时愣住了,结结巴巴“医,医生,你说什么,我老婆生的是……是女儿?”

    白大褂医生以为他嫌弃老婆生的是个女儿,立刻语重心长地劝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家里又没什么王位要继承,生儿生女都一样拉,女儿还是爸爸贴心的小棉袄呢。”

    容祖激动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已的心情,他知道眼前的女医生误会了,但也不解释,而是赶紧打电话给他爸妈报喜“爸妈,清辞,她,她生的是女儿。”

    接着他打电话给容国“二弟,你大嫂生了一个女儿。”

    然后他打电话给容万“三弟,你大嫂生了一个女儿。”

    最后,他发了一条短信给儿子容越和小弟容岁儿子小弟,你妈你大嫂给你添了一个妹妹小侄女。

    这时做完手术的叶清辞被推了出来,她旁边放着一个软乎乎的小婴儿,容祖看到了后立刻跑到母女俩的身边。

    他握紧叶清辞的手,一脸的心疼“老婆,谢谢你。”

    叶清辞体力透支,早就累得闭上了眼睛休息,根本就没有回应容祖此刻的感情。

    望着眼前闭着双眼,头发漆黑,软软,小小成一团的小婴儿,容祖弯腰着仔细看着她,父爱顿时爆棚忍不住想要伸手去碰碰她稚嫩的脸,怕手上的细菌传染到她,纠结了好久,他才用手碰了碰包裹在女儿身上的那块布,忽然间眼眶湿润。

    他终于有了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