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2章 第二章
    叶容卉打着哈欠醒来,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察觉到四周灰蒙蒙地一片,下意识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身体好软好软,完全提不起一丁点的力气。

    难道这就是昨天熬夜看小说的代价,只不过是一个晚上没睡觉而已,怎么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的鱼那样瘫在了床上起不来。

    直觉告诉她,她肯定生病了,不然全身上下不可能会这么没有力气。

    像往常一样,她来一个鲤鱼打挺起床,可是这次怎么都翻不了身。

    等到完全睁开眼睛,叶容卉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已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鼻子间敏锐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她“啊”地一声,引起身边的女人注意。

    “老公,你快看看,宝宝是不是饿了?”

    “好,我去看看。”

    叶容卉顿时萎靡了下来,什么情况,难道她穿越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难怪她这么没有力气,老是睁不开眼睛。

    容祖小心翼翼地把还是小婴儿的叶容卉抱了起来,似乎怕碰到怀里的女儿,走得很慢很慢,很珍重地交到老婆手里。

    叶清辞接过老公手里的女儿,发现自家宝宝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她,心都软了下来。

    “宝宝,宝宝,我是妈妈呀。”

    “你是不是饿了呀?”

    “那妈妈喂你喝奶好吗?”

    容祖体贴地把帘子拉上,只留下叶清辞跟宝宝两个人。意识到隔壁床的一对小夫妻好奇地看了过来,他无声地指了指帘子里面的母女。

    叶清辞之前预定了单人间的病房,时间约在了预产期的前两天住进来,哪知道提前了两个星期生了,加上慈爱医院的妇产科一向是本城最有名气的,慕名来的很多很多,不是预约好的时间就没有单人间病房可以住。

    所幸,她生了一个女儿,也就不计较这些烦人的小问题了。

    叶清辞动作轻柔地把怀里的小婴儿靠在左边的乳房边,背对着容祖,把□□塞到叶容卉的嘴里,满脸的慈爱。

    作为成年人的叶容卉怎么都不想喝奶,她心里觉得十分别扭,干脆小脑袋一瞥,嘴巴就是不张开,急的抱着她的女人叶清辞立刻对丈夫说“老公,她不吃奶,怎么办?”

    容祖也着急了起来,走过来看看女儿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在四处看,故意把声音放慢了几个度。

    “宝宝,你怎么不喝奶?”

    “怎么办?”

    夫妻俩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即使养育了一个15岁的男孩,已有不少的抚育经验,这一刻,他们仍旧感到很慌张,仿佛是第一胎的新手夫妻啥也不懂。

    叶容卉是一个很体贴的女孩,虽然她现在看不清楚这辈子的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但从声音中听到,他们好像很喜爱她。

    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加上生理本能的需要,她喝奶了。

    喝完奶,还是小婴儿的她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老公,你看她喝奶了。”

    “吓死我了,看来宝宝刚才不饿啊。”

    这让叶清辞跟容祖顿时放下了一颗心来。

    夫妻俩的对话被隔壁床的一对夫妻听到了,立刻噗嗤笑出了声音。

    男人中等个,长得浓眉大眼的,笑起来牙齿很白,他在喂老婆吃面,本来不想搭话的,但看到隔壁床的这对夫妻似乎一点经验都没有,就想要传授一些育儿知识“你们是不是第一次有宝宝啊,看你们抱孩子好小心啊,不过刚出生的小婴儿很脆弱,要横着抱不要竖着抱,不然会伤到他脊椎的。”

    男人的老婆还很年轻,皮肤很光滑,好奇地问“这是不是你们第一胎?儿子,还是女儿?”

    眼前的这对夫妻非常有气质,男的儒雅,女的文静,谈吐不凡,看起来不会超过30岁,刚刚手忙脚乱的模样,应该是第一胎,如果第一胎是女儿的话,那二胎拼一个儿子就十全十美了。她默默地想。

    容祖跟叶清辞没想到在别人的眼里他们这么年轻,立刻失笑了。

    他们向来不擅于拒绝别人的好意,容祖好脾气地回答了这对夫妻的问题“我们是二胎,生的是个女儿。”

    这时门口来了一个胖胖的老太太,像一阵风一样地走了进来。

    一开口就问“女儿还是儿子?”

    圆脸女人碰了碰男人,男人低下头回答“是个女儿。”

    老太太皱着眉毛一脸的不高兴“怎么又是一个女儿,跟你们说了有生男秘方,你们偏不听,现在好了,两个都是女儿。”

    男人不吭声,圆脸女人讨好地对婆婆说“妈,我们打算再生一胎,下次肯定是儿子了。”

    容誉带着自家的老婆章含之步伐冲冲地赶了过来,一推门就听到了隔壁床的夫妻在说什么儿子,生怕他在电话里听到的是一个假消息。

    他跑到容祖面前,考虑到大儿媳妇刚生了孩子,压低了声音“你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再这么低的声音,也让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听到了。

    老太太从儿子媳妇嘴里听到隔壁床生的也是一个女儿,顿时解气了不少,看到对方的父母衣冠楚楚,气质不凡,想必都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眼前的这对老夫妻也是一脸着急地问儿子还是女儿,以为他们跟自已一样,抱孙心切,就心直口快地说“老先生,你媳妇这次生的也是个女儿。唉,下次再让他们生个儿子吧。”

    容誉怀疑自已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他看向老太太“你说什么,我儿子真的生了一个女儿?”

    “真的是一个女儿?”他转身问容祖。

    容祖笑着点点头。

    章含之早就比自家老头子快了一步,从叶清辞手里接过孙女,笑得嘴巴都咧开了。

    她低着头,发现闭着眼睛睡觉的小孙女怎么看这么觉得可爱,哪儿看哪儿觉得自家孙女是最好看的一个。

    香香的,软软的。

    慈爱泛滥的章琳低下头,想要去亲亲小孙女的头发,却被容誉给阻止了。

    他一手接过怀里的小婴儿,以专业的医生角度指责自家老婆“宝宝刚出生没有什么抵抗力,你不要亲她。”

    章含之失落地“哦”了一声,她倒不是不知道刚出生的宝宝没啥抵抗力,大人如果亲吻她的话会把细菌传染给她。

    容誉珍重地看了几眼睡着的小孙女,软软的,小小的,又香香的,果然跟之前的几个臭小子不一样。

    越看越是让他的心都融化掉了,好想好想亲一口表达对她的喜爱。

    慢慢的,容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崭新的口罩,他一手抱着孩子,另外一手戴上了口罩,看得容祖他们失笑了,用不着这么小心吧。

    “爸,你抱个孩子不用戴口罩吧?”

    “你懂个屁,我坐了半天的诊,看了不少病人,还是小心一点好。”

    容誉一点都没有给儿子面子,立刻怂了起来。他拍了拍小孙女的裹布,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对家里的首要功臣叶清辞一万个好脸色。

    “清辞,这次你是剖腹产,住双人病房对你身体恢复不会很理想,我跟我徒弟打了一声招呼,等下你搬到上面的病房去,好好休息。”

    叶清辞呆了呆,抬头看了一下容祖。

    容祖也看看她,两人眼神交汇,都不明白自家老头子突然间变得这么热情。

    她公公是一个十分正直善良的人,从来都不喜欢走关系,以前他们几个媳妇生孩子的时候从来就不关心单间病房还是双间病房。这次生了一个女儿,待遇似乎蹭蹭蹭地在提高啊,前所未有啊。

    章含之笑笑不说话,只是拍拍叶清辞的手背,安抚她的情绪。

    她觉得她家老头子还有大招放出来。

    果然,就听到容誉故意压低着兴奋的声音“还有,我以前不是在橡树湾买了一幢别墅吗,我刚才让助理去办理过户手续,算是我给我孙女的见面礼。”

    以前房价还没有涨的时候,别墅啊,公寓啊都很便宜,容誉当时就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儿科医生了,贷款买了几套别墅跟公寓。后来,他好几个朋友嫌医生这个行业太辛苦了,纷纷辞职下海创业,有些做起了房地产生意,有些做起了餐饮生意,有些则做起了服装生意,每个好朋友让他投资,他也往每个好朋友那边投资一点,现在好朋友家的公司都占有了一定比例的股份。

    几十年过去以后,房价是越涨越离谱,橡树湾边的别墅一套少说要几千万。

    容家的几个儿子纷纷成年娶老婆,作为长辈的容誉赠送的是郊区公寓,后来小孙子们呱呱落地了,容誉赠送的是市区公寓。

    可等到小孙女一出生,作为爷爷的容誉却出手大方地赠送了一套在市区的别墅。

    容誉趁着所有人都陷入他爆炸性消息的时候,隔着口罩亲了亲小婴儿头顶上的发丝,心里满满地都是温情。

    真好啊,他终于有孙女了,再也不眼馋隔壁家战友的小孙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