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章 第三章
    叶清辞搬离病房的这天,由于丈夫容祖学校有急事,就打算等他回来以后再搬东西去楼上的单间病房。

    无聊之中,她听到隔壁床的产妇在打电话给她妈妈,一边说一边掉泪。说是因为生了一个女儿,婆婆也不过来伺候坐月子,老公的领导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有事要让他去一趟公司,现在医院里就剩下她一个人,急的她妈妈说马上买飞机票飞过来。

    作为一名小说家,叶清辞立刻起了八卦之心,不过她没有贸然问出口,而是聊天的时候知道了对方的情况。

    隔壁床的产妇叫孙芬芬,是一名远嫁女,结婚七年了,回娘家的次数可以说用五个手指头算出来。当初她妈妈十分反对她远嫁,可惜那个时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她极力要嫁给现在的老公。

    两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在同一家单位工作。日久生情,就成了男女朋友关系。

    当时的孙芬芬刚大学毕业初来社会,觉得找一个你爱我,我爱你的男人就行,丝毫没有考虑到对方的家庭。

    倒不是她婆婆品性恶劣,而是她婆婆太重男轻女了。

    怀孕的时候,就一个劲地求着菩萨保佑儿媳妇生个男孩子。等到儿媳妇生下女儿后,第一胎还好,她勉强能过来帮忙照顾产妇以及新出生的宝宝。可等到二胎又是一个女儿后,她婆婆就直接摆起了脸色,更过分的是干脆称病不来医院了。

    孙芬芬心里那个郁闷啊,第一胎是顺产,她倒是无所谓,那个时候年轻身体恢复得有快,婆婆有时候做做样子地来一下,回去一下做饭,倒也可以忍受。

    问题是,现在这胎她是剖腹产,伤口疼得直接下不来地,勉强可以喂一下宝宝吃奶,可自己呢,动也动不了。连上个厕所都需要护士小姐帮忙,心里那个别扭跟委屈,再看看隔壁床的产妇,跟她一样是剖腹产,人家老公那叫疼爱啊,寸步不离地伺候在身边,公婆也是体贴入微。

    昨天跟老公提起要请一个月嫂伺候坐月子,可她老公支支吾吾地不出声。她知道家里的情况,想了一下,觉得那就自己辛苦一下算了吧。

    他们刚买了房子,每个月的房贷就是一笔不少的支出,确实没什么钱可以请月嫂了。

    可是看到别人家产妇的待遇,孙芬芬觉得自已快要抑郁了,努力地劝着自已不要想,不要比。

    “清辞,妈给你做了鲫鱼豆腐汤,还有你爱吃的糖醋小排,家常豆腐,醋溜肉片,番茄炒蛋。”

    叶清辞正和隔壁床的产妇交流感情,门口就出现了拎着食盒的章含之。

    她手脚灵活,打扮时髦,一点都不像60,70岁的老太太,走出去,人家都以为她是一名就业的老师或者是公务员。

    章含之替叶清辞摇下病床,放好餐桌,打开餐盒,准备伺候儿媳妇吃饭。看得隔壁床的产妇孙芬芬一个羡慕啊。

    “你想吃什么,我喂你,你爸跟容祖在忙工作,忙完以后会过来看你。”

    “别动啊,小心伤口疼。”

    对于大儿媳妇,章含之最为疼爱。

    她心疼叶清辞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父母,忍受了这种锥心之痛,凡事都不怎么计较,大度地很。就算叶清辞这胎生下男孩子,章含之觉得自己还是会来伺候她坐月子。

    叶清辞想说她的手完全没事,可以自已吃饭,但看到章含之疼爱又严厉的眼神,就乖乖地放下了双手,像一只等待被投食的小鸟那样张开了口。

    满桌子的菜,除了豆腐鲫鱼汤不是叶清辞不喜欢吃外,其他菜都是她爱吃的。

    很快,章含之就喂完饭,收拾了一下餐桌上的垃圾,就去看躺在小床里的小孙女,连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刚睡完一觉的叶容卉已经睁开了眼睛,她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成为一名小婴儿以后,她的嗅觉无比敏锐,大老远的就闻到糖醋排骨的香味,馋的她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本质上是个大人的叶容卉做梦都想吃香喷喷的饭菜,她不想要喝奶。

    “哎呦,我的宝贝孙女,你醒了呀。”

    “饿了吗,要不要喝奶呀?”

    章含之动作轻柔地把还是小婴儿的叶容卉从小床上抱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叶清辞的床边,说“算算时间,小宝贝应该饿了。”

    在叶清辞喂奶的时候,章含之悄悄地跟她说了一句有件礼物要送给小孙女。她掏啊掏啊,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

    叶清辞十分眼熟,这不是她婆婆藏在保险箱里的那个盒子吗,怎么现在拿出来了?

    章含之笑眯眯地附耳小声地说“清辞,我也没什么好送的,我小的时候我外婆送我一把长命锁,现在我就送给我的小孙女。”

    叶清辞的手抖了抖,怀疑耳边是不是听错了。

    嫁给容祖的这些年,她这个婆婆虽然只是一个业余的画家,但公公却分外的尊重她,而且容祖说起自己的妈妈的时候,神色骄傲。

    后来,她隐约知道婆婆是整个家里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娘家是民国时期有名的豪门世家,外婆是一名落魄王爷家的格格。当时婆婆刚出生的时候,朝代还是没有替换,所以她外婆送给的长命锁十分贵重,是古代宫里有名的工匠打造的,采用的珠宝红宝石硕大无比,放在现代那可是妥妥地一份文物。

    叶清辞迟迟没有接章含之手里的礼盒,她觉得实在是太贵重了。反而章含之把礼盒放在了叶容卉的旁边。

    还是个小婴儿的叶容卉好奇地看着旁边这个精美的礼盒,猜里面放着是手镯或者金项链。她一点都没有想到盒子里的东西是一件文物。

    “小宝贝,奶奶把传家宝送给你,希望你一辈子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妈,这实在太贵重了,你其他的孙子都没有送。”

    “你这话说的,我送给孙女那才叫传承,好了,别说了,好好保管别给其他人知道。”

    说完,体贴地把帘子拉上。

    目光跟隔壁床的孙芬芬对上,章含之幽默地解释“清辞在喂奶,我给她把风呢。”

    意识到对方还没有吃中饭,她就好心地问“你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去附近的餐厅买一些来。”

    孙芬芬本来不好意思麻烦他人,可肚子却饿地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只好道谢“谢谢阿姨,我随便吃点就行。”

    章含之一脸的不赞同“你在坐月子怎么能随便吃点,如果你可以等的话,我让家里的阿姨做点菜送过来。”

    孙芬芬更加不好意思了“阿姨,那麻烦你帮我买点跟清辞姐姐差不多的菜吧。”

    章含之等叶清辞喂完奶以后,就跟她说了几句,出门替隔壁床的产妇好心地买饭菜去了。

    叶清辞母爱泛滥,伸出手指让女儿抓了抓,又摸了摸她的漆黑柔软的发丝。

    孙芬芬一脸的羡慕“清辞姐,你婆婆人真好,而且还挺有素质的,知道替你拉帘子。”

    换做是她婆婆,肯定不会拉帘子,会来一句都是女人,何必矫情。你有的,我也有的,何况喂奶嘛,有什么可以含羞的。

    “她是挺好的。”说到婆婆,叶清辞满意地笑了笑,想起孙芬芬的抱怨,好奇地询问“那你打算生三胎吗?”

    她以为得到的答案肯定是拒绝的,谁知道孙芬芬握紧了拳头“生啊,我一定要生个儿子。”

    叶清辞顿时不说话。

    为什么有些女人对生儿子这么在乎,难道生个儿子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清辞姐,那你第一胎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

    “真好,现在儿女双全了,如果我二胎是儿子就好了,哎。”

    叶清辞听了这话,心里忽然间不舒服起来。虽然她不是一个女权主义,可骨子里觉得生孩子这件事情是女人说了算,何况生男生女是男人决定了,不要过分强求,家里又没有王位可以继承。

    原本的她打定主意这胎是儿子的话,也绝对不生下一个了。即使很想要一个女儿,但三胎那是绝对不会再生了。

    容祖很快回来了,他一个人把叶清辞跟宝宝的东西搬到了楼上的单间病房,好在东西并不多,来回几趟以后,就完全搬完了所有的东西。

    单间病房装修地像个公寓,精致,干净,没有跟别人同住一个病房的喧闹声,安静极了。

    叶清辞好奇地拉着自家女儿的小手,身为小婴儿的叶容卉本能反映地抓着她的食指不肯放手,一下子让她的心情高兴了不少。

    她看着女儿黑溜溜的眼睛,此时的叶容卉也好奇地看着她。

    “宝贝女儿,妈妈跟你说,你以后千万不要像楼下那个阿姨那样远嫁,不然爸爸妈妈哥哥就照顾不到你了。”

    容祖在整理东西,听到老婆的自言自语,就笑出了声音。

    “老婆,女儿还这么小,你都考虑到了远嫁了。”

    叶清辞白了他一眼“那叫未雨绸缪好吗,难道你就希望女儿远嫁吗?”

    容祖停下了整理的衣架,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儿子远嫁可以,但女儿绝对不可以远嫁,不然我就打断对方的手脚。”

    叶清辞“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

    “双标。”

    “幼稚。”

    容祖立刻放下了手里的衣架,跑到叶清辞的身边,低着头看着宝贝女儿,伸出食指碰了碰叶容卉的小手指,一脸的慎重。

    “宝贝女儿,我们盖个章,答应爸爸永远不远嫁。”

    还是个宝宝的叶容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