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5章 第五章
    叶容卉每天不是喝奶,就是睡觉。

    之前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穿成了一个小婴儿怎么看这么觉得别扭,但过了几天以后,她意外地发现自已十分喜欢过这种咸鱼生活。

    没有忧愁,没有烦恼,也不用每天一张开眼睛就投入忙碌的工作当中,更不用维护成年人与成年人之间的友谊,她现在只要负责喝奶跟卖萌,身边就有大人们不断地喊着好可爱,好可爱。

    起初,她以为这些大人们只是觉得小宝宝长得可爱,后来她才知道原来现在的家庭由于一直生男孩的原因,导致她这个女孩子的到来显得格外地珍重。

    她爷爷是一个退休的小儿科医生,据说又要被医院返聘去了,生了四个儿子,后来儿子又生了两个孙子。人们不是说,先前长辈生的男孩的话,那么晚辈结婚后生的很有可能是女孩子,但到了容家,他们却是一成不变地生儿子。

    说到他们容家,就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不仅仅她爷爷没有生出女孩来,连他的四个兄弟都没有生出女孩来,甚至追溯到爷爷的爸爸那一辈,也神奇地没有生出女孩来。

    所以说她是整个家族唯一的女孩子,地位待遇很不一般,完全是长辈们手里捧着的小公主。

    她爸爸叫容祖,是老大,生了一个儿子,现在15岁了,这么说来,她跟她的哥哥岁数相差很大。

    这几天没有看到她哥哥的人影,听说出国去了,大人们说话的时候总是压低着声音,导致她听得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出国旅游还是出国参加夏令营,或者是其他?

    “太太,太太,您醒醒?”

    新来的月嫂摇晃着熟睡中的叶清辞,这让躺在小床上无聊到四处看看的叶容卉十分不满,喊人就喊人,为什么不能把声音压低点,动作柔和点。

    叶清辞被唤醒后,月嫂阿姨就拿着吸奶器给要她吸奶,清醒过去的叶清辞表示自己来,她这人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不喜欢陌生的人来碰自己的身体,这就导致了她这个月子做得格外的辛苦。

    因为坚持母乳喂养,加上奶水又多,宝宝吃不完,多余的奶水每次就用吸奶器吸好放到储奶袋里藏到冰箱里。

    这个时候的叶容卉深感做母亲不容易啊,有时候夜里饿了,她就循着本能喝奶,叶清辞就让月嫂阿姨照顾她,她自已一个人起床去卫生间把剩下的奶用吸奶器吸出来,每天晚上都要来回折腾好几次。

    “啊啊啊”

    叶容卉挥着小拳头朝着叶清辞喊着,她想表达的是妈妈,您辛苦了,可是到嘴边却是一连串的婴儿语。

    母女连心。

    叶清辞感受到了女儿的呼唤,抬起头就朝着她一笑。

    “宝宝,妈妈给你存奶好不好?”

    “就存到你2周岁为止吧?”

    叶容卉继续挥着小拳头朝着叶清辞喊着,这是什么神仙母亲,居然要喂养女儿到2周岁才戒奶。这满满的母爱,刹那间让她眼眶湿润了。

    作为孤儿,叶容卉从未享受过母爱,她常常听别人说,母爱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像是大海那样会无穷无尽的包容着孩子。

    有个同事,刚修完产假回来就立刻给孩子戒奶了,因为生活不允许,她没办法在如此强度的工作环境中继续背奶,只能忍痛给孩子戒掉了母乳,改喂了奶粉。

    有好几次,她看到了这位哺乳期的妈妈偷偷地在厕所里哭,因为无法再继续喂养宝宝母乳了,才内疚难过得哭了。

    之前她一点儿都不相信母爱的伟大,如果母爱真的一个个都这么伟大的话,那她算什么,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在了福利院,可现在的叶容卉却相信了母爱真的很伟大,她这辈子的妈妈叶清辞给了她满腔的母爱。

    “啊啊啊”叶容卉挥着小拳头朝着叶清辞喊道。

    谢谢您这么费心的喂养我。

    叶清辞让月嫂阿姨吸完奶,伸手就去抱啊啊啊叫着的女儿,还没有碰到软绵绵的小身体,就发现容祖一脸严肃地抱起了女儿。

    面对女儿,容祖立刻换了一副笑脸“宝宝,我是爸爸。”

    “妈妈她刚生产完,身体很虚弱,爸爸抱着你好吗?”

    叶容卉连续“嗯嗯嗯”了几声,可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啊啊啊地叫着。

    和女儿说完后,容祖严肃地对叶清辞说“老婆,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不要老是抱女儿,等你坐完月子,再抱可以吗?”

    叶清辞想到最近几天,家里的长辈亲戚目光都对着刚出生的女儿,连丈夫容祖也是,一下班就窝在女儿的小床边看着她,就算睡着了也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女儿,心里顿时变得酸酸的,很不舒服。

    明明她才生完孩子,怎么家里人的目光老是对着刚出生的女儿,身体分泌的产后激素让她很不想跟女儿吃这个醋,但心里总归不舒服。

    容祖把怀里的叶容卉交给了月嫂阿姨,把拳头放在嘴角边,怪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几声。他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科男,平时少言寡语,那种夫妻之间甜蜜的话也不曾说过。

    想了很久,他磕巴出了几个字来“那个老婆,你,辛苦了。”

    叶清辞噗嗤一笑,一扫之前的郁闷以及不舒服。

    这时容祖从怀里掏啊掏啊,总算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上面打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递到叶清辞的面前。

    “老婆,结婚的时候你老说一切简单着来好了,我当时也是一个猪脑子,就拿着我妈给我准备的戒指跟你求婚了。后来儿子出生了,我刚好在评教授这个职称,一直忙着工作也没有及时送你一份礼物。现在女儿出生了,我想了好久,就买了一个粉钻送给你,弥补我结婚的时候不用心。”

    容祖忽然间搔搔头,像个年轻男人那样不好意思起来“那个老婆,辛苦你替我生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

    偷偷竖立起耳朵听的叶容卉立刻含羞了起来,爸爸不会在跟妈妈告白吗?不过从中可以证实她家确实经济条件一般,比起自家的亲戚来说,她爸当年穷地连结婚戒指都没有买,现在才补上了一枚钻戒。

    眼皮上下又在打架了,身为婴儿的叶容卉很快地闭上了眼睛了。

    叶清辞打开礼盒,发现里面躺着一枚切割完美的粉钻,在窗外一抹阳光的照样下,熠熠生辉,美得不可思议。

    “这几克啊?看起来好大。”

    注意到房间有阿姨在,秉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叶清辞偷偷地问着容祖。

    容祖笑着反问妻子“你猜?”

    叶清辞撒娇地捶了他一下“我可猜不出来。”

    容祖也不瞒着她“女儿出生几斤重,它就是几克拉。”

    叶清辞立刻捂住了嘴“6克拉,老公你也太有钱了吧?”

    容祖做了一个“嘘”的表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股市里的称号是什么,而且一直都没有亏过钱。”

    说完,他看了一眼在月嫂怀里熟睡中的女儿,偷偷地在妻子耳边补充了一句“我给女儿买了一颗蓝钻,希望她以后高雅脱俗,忠诚勇敢,纯洁善良。粉钻只送给你,你知道它的意思吧?”

    叶清辞瞬间脸红了。

    她是一名小说家,写的故事浪漫又甜蜜,其中有本小说里的男主角便是拿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粉钻向女主角求婚,当时她觉得这是小说里才会有的故事情节,普通夫妻过日子用不着这么讲究,把钱省下来养孩子。

    粉钻的特殊性以及昂贵叶清辞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的是,生完女儿后第二天,丈夫却送了她这么一份有仪式感的礼物。

    此时的叶清辞满满的都是感动,觉得这么多年来容祖虽然不擅于言辞,也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有时候忙起工作来满眼的都是工作,但这一刻,她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过了一会儿,容祖慢慢地靠了过来,他似乎很不好意思,斟酌了好久。

    他附耳“它代表着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公主。”

    叶清辞感动极了,起了几分顽皮之心打趣“那女儿呢?”

    容祖“女儿是我的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