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6章 第六章
    张郁一早就去医院做了检查,最近几天他明显地感觉到咳嗽增多了,身体也是一日比一日疲惫。思来想去,他把身体不好的原因归结于晚上熬夜抽烟的缘故,可真让他戒掉,那是不可能的。

    哪个年轻人不熬夜,不熬夜那还叫年轻人啊,干脆叫老年人得了。再说了,又有哪个男人不吸烟的,现在社会,走出去,人手一支烟交流感情呗。

    不过吸烟多了,就会有咽喉炎这种小毛病。

    那是一种看不好的病,吃药只能缓解症状。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有时候总会时不时地咳嗽几声,这些对张郁来说已经习惯了。

    他觉得年轻的身体不会生什么大的毛病,有也只是小打小闹的感冒啊,咳嗽啊之类的小问题。加上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更不愿意把时间花医院里。如果不是早上起来发现身体在发烫,张郁觉得宁愿在家玩游戏吃泡面也不去医院挂号排队看病,毕竟难得休息的一天。

    很快叫到了张郁的号。

    医生询问了他一些症状,张郁对答如流。然后用听筒给他听一下心脏,过了一会儿,医生又仔仔细细地听了一遍,然后神色严肃“先去拍片抽血。”

    张郁“哦”了一声,感觉医生有些小题大做,不就是普通感冒吗,用得着拍片吗,抽血倒是可以理解,查查看到底是细菌性感冒还是病毒性感冒。

    哎,现在的医生,一有什么毛病就让人抽血拍片做一大堆检查。

    早知道,就随便去个小诊所,挂个点滴把烧退了就好了。

    做完检查后,临近中午了。

    张郁拿着报告去找了医生,刚接待完一个病人的医生拿起了他的报告,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医生放下了笔,放下了报告,一脸严肃地对张郁说“小伙子,你平时是不是很喜欢吸烟?”

    张郁点点头。

    “生活习惯也不好吧,喜欢熬夜吧?”

    张郁再次点点头。

    医生“唉,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张郁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想难不成自己得了癌症。

    医生指着报告的专业术语说“你得了肺癌。”

    张郁整个人愣住,卧草啊啊啊啊啊,瞧他这个乌鸦嘴,真的得了肺癌。他才这么年轻啊,老婆都还没有娶,就要去地狱报道了?

    “医生,那,那我还有救吗?”

    苦涩,失落,郁闷,各种不高兴的负面情绪夹杂在了张郁的心里,一下子让他犹如一只斗败的公鸡,再也提不起脑袋趾高气扬,游戏人间了。

    医生严肃的神情这时缓和了下来“幸好发现的早,是早期,通过手术治疗还是有的救。”

    张郁顿时放下了一颗心来。

    医生说幸亏发现的好,是肺癌早期,可以救。

    呜呜呜,感谢老天爷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等等,张郁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他最应该感谢的人是顶头上司的小侄女吧,如果不是她突然降生,顶头上司这个工作狂魔就不会放假,如果不放假,继续工作到建筑物完成,这期间少说要用几个月时间,那到时候他真的没命可以活了。

    走出医院,张郁握着报告单,打了一个电话给容国。

    “容哥,我是小张,对,没什么事情,我就想问问您侄女在哪个医院出生的,我想买一份礼物送给她。您说没必要,不,必须的。您说什么,到时候邀请我们大家一起去吃满月酒,不用了,容哥,今天去检查身体医生说我得了肺癌,没事的啦,又不是晚期,是早期,需要马上安排手术治疗。”

    三天后

    叶清辞的身体恢复正常,容祖去办理了出院手续。还是小婴儿的叶容卉吃饱奶睡完觉后,转着黑溜溜的眼睛四处看看。

    很快,容祖就带着她们回到了老宅。

    期间,颠簸的车里像是晃动的摇篮一样,让小婴儿的叶容卉克制不住本能的呼唤,眯着眼睛睡着了。

    到了老宅后,叶容卉被一阵汽车的喇叭声给吵醒了。她睁着迷蒙的眼睛,小嘴巴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从怀里的月嫂阿姨那边抬起小脑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亲人,一排站在门口,她三婶母百丽还弄了一个横幅,上面写着“欢迎小宝贝回家”。

    容誉,章含之,容国,张玲,百丽,还有一个7岁左右的小男孩容深,除了关在研究院研究导弹的小叔容岁和远在新疆考古的容万外,一家子的人全部到齐。对了,还差一个人,就是她亲哥哥容越在国外正赶着飞机飞回来。

    爷爷容誉搓着双手,小心翼翼地从月嫂怀里接过她,一个劲地喊着“宝贝孙女”。

    叶容卉知道容誉是她爷爷,而且对她十分爱护。每次看到她都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到亲人们把脑袋靠过去近一点看她的时候,会义正言辞地呵斥。等到他自已抱她的时候,就会慎重的掏出口罩戴上,然后小心翼翼地亲亲她的发顶或者小脚丫。

    容誉是她见过最有耐性的爷爷了,而且十分科学地爱护她。

    所以叶容卉一见到容誉,就咧开嘴巴笑了笑。

    容誉乐得眉开眼笑“这孩子像我,像我,从小就不怕生。”

    容祖跟叶清辞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笑了笑。

    宝宝这么小,哪里知道怕不怕生?

    容国走了过来,他搔着脑袋,斟酌着要用什么语言来抢走容誉手里的小侄女,最后,想不出语言的他干脆直白地恳求“爸,让我抱一会儿吧。”

    容誉不情不愿地把小孙女交到容国的手里,一再叮嘱“你小心点啊,不要让她不舒服,抱宝宝也是有讲究的。”

    容国连忙点头应允,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在对待一块珍宝那样慎重,如果被他的那些手下看到,肯定会惊呼一声“呀,大魔头,工作狂居然会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叶容卉感受到了容国的小心翼翼以及喜爱,立刻朝着他笑了笑,还是小婴儿的她,咧开嘴巴的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容国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小宝贝啊,你就是二伯生命中的贵人,二伯想不出要送你什么礼物,打算把这次设计的建筑物取一个跟你谐音的名字。”

    叶清辞不是不知道容国这次设计的建筑物,直言“容国,你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谁知道一向低调做人的容誉却跳了出来“清辞啊,礼物那分什么贵重不贵重的,而且多亏了我家的小宝贝,不然一条人命哪。”

    容国附和“对啊,大嫂,多亏了小侄女的降生,救了我得力助手张郁的一条命。哎,那个孩子得的是肺癌,幸好是早期的,不然等到我们完成这次设计,恐怕早就没命了。”

    所有人都不出声了。

    他们知道容国有一个得力助手,叫张郁,好几次来家里接容国去上班。为人很真诚,乐观上进,还才华横溢,是整个设计部最小的年纪的设计师,常常冒出不少好的点子供容国设计。

    没想到这个小伙子居然得了肺癌,幸好是早期的,不然的话,容国这个责任心强的上司在工作结束以后,指不定会有多么内疚。

    张玲这个时候无比感谢自家小侄女的降生,如果不是她的到来,容国肯定不会休息。他不休息,他的那些同事们也不会休息,更不会第二天一早去医院检查身体,想着工作工作会随便吃点药抗一下。

    她蹲下身体,告诉儿子容深“以后妹妹就是你的亲妹妹,要一辈子好好爱护她,知道吗?”

    七岁的容深像个小大人那样地点点头。

    叶容卉好奇地转了转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看,直觉告诉她这应该是一个了不起的建筑师。

    可惜的是,她太小了,完全不知道自家二伯厉害在哪儿,只好冲着他又笑了笑。

    容祖听到弟弟说是要采用女儿的名字来命名这次设计的建筑物,立刻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还没有给女儿取好名字。

    生之前,他倒是准备了不少的男孩名字,谁知道出生后来了一个大惊喜,是一个盼望已久的女儿。所以那些为男孩子准备的名字就没有用武之地了。这些天,他翻遍了字典,总觉得没有一个名字是配得上他家宝贝的。

    容誉察觉大儿子神色愧疚,立刻猜到了。

    “容祖,你是不是还没有给小宝贝取名字?”

    容祖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了下来,拉拉叶清辞的衣角。

    会意过来的叶清辞“爸,我们一直在想名字呢,就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名字?”

    容誉乐了乐“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就是宝宝出生的那天,梦到有很多很多鲜花盛开了,就取名卉吧。”

    容祖念了念女儿的名字“容卉?”

    容国及时接上“刚好那天我也来了灵感,这次设计的一个体育馆,外部形状打算采用一个字,那就是卉,按它的形状来设计。”

    叶容卉默默地在心里念了一下这辈子的名字容卉,容卉……

    疑,这名字这么怎么耳熟?

    二伯还采用了她的卉字设计出了一个体育馆,种种情节让她想起了某些故事情节内容。

    她穿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