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7章 第七章
    四天前,叶容卉熬夜看了一本超级火的小说,叫《超级巨星》,里面的男主角容越是个少年天才,15岁就上了大学,后来要遵循音乐梦就从赫赫有名的清大退了学,拉上两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个叫孟仲熙,一个叫霍砚白,组队踏上了寻梦的路途。

    三个少年某天在街边表演,被金牌经纪人李修一眼相中签约。此后,这支rh乐队火遍大江南北,粉丝布满全国,成为亚洲最闪耀的一颗星星。

    乐队解散后,容越继续坚持梦想,成为巨星,是娱乐圈内屹立不倒的顶流流量,原本上卷的故事差不多完结了。可是却偏偏出了一场车祸,容越带着妈妈跟妹妹参加自已的演唱会,谁知道路上遇到一辆大卡车,司机喝醉了,就朝着他们撞过来,容越的妈妈跟妹妹当场死亡,而容越则失去了一双眼睛。

    容越的妹妹容卉是容家最近一百年来出现的第一位女性继承人,一出生就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去世的那年年仅13岁。家里的亲戚们知道后,每一个都哀痛不已,尤其是爷爷容誉,把小孙女容卉是捧在手里怕疼,含在嘴里怕化,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第一时间想着孙女,一听到孙女车祸去世,急得发作了心脏病,在送去医院急救的路上不幸去世了。

    容祖一下子失去了心爱的妻子跟女儿,精神崩溃,分裂出了第二暗黑人格,把一切的不幸怪在了儿子容越的头上,拿刀砍他,设计陷害他,从一个人人尊敬的大学教授变成了一个偏执,抑郁的疯子。

    他本来是一个化学博士,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地。偏偏来了一场车祸,妻子跟女儿去世以后,主人格完全消失不见了,第二人格取而代之。而第二人格就舍弃了主人格教书育人的工作,开了一家药厂,明面上研究制作感冒药,胃药,暗地里却专门设计毒药,哑药,给暗黑组织服务,成为了一个反社会的坏蛋,最后被亲生儿子容越发现后,忍痛大义灭亲。

    在父亲被警察抓走的时候,容越就一个人在大雨中走着,有汽车经过他的身边也不管,仿佛整个人的灵魂被抽空了一样。

    至于男主角容越,那就更惨了。

    因为妈妈跟妹妹的去世,他一直内疚万分,几次想死,甚至想车祸的当天跟她们一起去,偏偏却被医生救活了。

    他拔掉过氧气,却被刚好值班的护士发现,想永远黑暗下去,却发现妹妹的日志上写着喜欢哥哥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

    有一次,他路过河边,故意坠河,却被一个好心人一把拉起,总之,想死怎么都死不了。因为他是男主角,男主角死了,故事怎么编下去?

    不过作者最后的结局却没有写,因为读者不断的壮大,留言激烈,导致作者压力大的无法更新下去,暂时停更了。

    整本小说里男主角的妹妹容卉根本就没有出场过,她是一个活在别人记忆跟台词里的大炮灰。

    这让回忆起剧情的叶容卉瞬间忧伤了。

    她现在像是被打开了任督二脉,清楚的记得亲生哥哥叫容越,爸爸叫容祖,妈妈叫叶清辞,之前没啥感觉,那是因为她还不知道自已的名字,现在爷爷容誉给她取了名字以后,叶容卉越来越觉得熟悉。

    回忆起男主角容越的家庭背景,他二伯父容国是一名著名的建筑设计师,设计出了很多让人熟知的建筑,二伯父的老婆张玲是一所重点高中的语文老师,三伯父容万是一名考古学家,他妻子则是一所大公司的总裁,至于小叔容岁是一名科学家,专门研究导弹的那种,以后十分了不得,会被授予了“科学院士”的称号。

    而男主角容越的父母书中一笔带过,一个是清贫的大学教授,一个是小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比起弟弟媳妇来说,始终有些差距。

    这些内容完全对得上啊。

    一想到这,叶容卉完全郁闷了,她居然穿成了男主早死的妹妹,还是男主跟家人们一切不幸的源头。

    伐开心!

    叶容卉气得用小脚剁了剁彰显自已的不满,不幸的是,她现在是个小婴儿,完全不会跺脚,只会“咿呀咿呀地叫”。

    月嫂阿姨听到小婴儿的叫声,及时地把她抱了起来。

    叶清辞喂完母乳像往常一样去隔壁的书房吸奶,虽然月嫂阿姨老是想要帮她吸奶,但叶清辞却拒绝了。

    她不喜欢陌生人碰她身体,即便是一个女人,碰那种隐秘的部位老觉得有些尴尬,除非身体真的很累,不然吸奶储奶的这种事情叶清辞喜欢亲力亲为。虽然婆婆章含之告诫女人生完孩子坐月子十分重要,需要每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对于叶清辞来说却不喜欢,她觉得时代在进步,除了有些话老一辈有道理外,其他的应该按科学的来坐月子。

    容祖像往常那样替老婆准备爱心餐,房间里剩下了月嫂阿姨跟小婴儿的叶容卉。

    原本阿姨的工作内容上是包含为产妇准备营养餐,但容祖是一个心善的知识分子,觉得人家阿姨每天晚上起来照顾孩子够累了,就主动地揽去了这一项营养餐的工作,叶清辞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对于丈夫的决定并没有说什么反对意见。

    “妈妈现在不在,宝宝要乖乖的啊。”

    “不然阿姨要打你小屁屁的。”

    她轻声轻语地对还是小婴儿的叶容卉说,声音很温柔,可仔细一听却有一种不一样的味道,看起来一脸地慈祥,可是笑容却没有传达到眼睛里。

    叶容卉直觉不喜欢这个阿姨,瘪瘪小嘴巴想要哭,可是抱着那只大手却在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小屁股,似乎在警告她。

    哎呀,妈妈呀。叶容卉不知道该哭呢还是装作注意到,她想想自已的爸爸容祖做事仔细,应该不至于请一个坏心肠的阿姨来照顾她吧?

    叶容卉之前偷偷地听到容祖跟叶清辞道歉,说是之前邀请的那个月嫂阿姨因为老家里怀孕的女儿提前生了孩子,就回家照顾起早产的外甥跟女儿,不能来工作了。所以这才换了另外一个没经过熟人打听介绍的月嫂阿姨,叫程萍,面相长得不是很讨喜,有些尖酸刻薄,老是笑着可笑容老是传达不到眼睛里去。

    程萍唯一的优势就是比之前的那个月嫂要年轻一些,年纪40岁左右,听说养孩子照顾产妇方面十分有经验,加上公司的负责人极力地推荐她,容祖这才选择了她。

    他慕名这家公司的名气,觉得既然人家是专业,就应该采取他们的意见,于是就把人带到了医院。

    “小宝贝,你看看你的家里,好多都是送给你的礼物。”

    程萍趁着叶清辞不在,就把小婴儿的叶容卉竖立起来,带着她去看了满屋子琳琅满目的玩具以及单独的衣帽间,里面塞着都是她的小衣服,小鞋子,小帽子以及其他东西。

    从未竖立过的叶容卉立刻来了兴趣,之前她都是横躺着看这个世界,忽然有一天昂起了脑袋看这个世界,顿时新鲜得不得了。

    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四处看了看,边看边感叹这家子的人对女儿真是宠爱,就连婴儿用的棉柔巾都是用最好的牌子。

    叶容卉作为一个未婚未育的姑娘,之所有知道“dg”这个棉柔巾牌子是因为上辈子跟她合租的一个主播小姐姐喜欢用这个牌子的棉柔巾洗脸,卸妆,一包大概30块人民币,30抽,每张1块钱人民币。

    当时她就觉得洗脸何必用这种棉柔巾,用毛巾洗洗也是一样的,每天还可以省下3块钱吃一顿早餐。谁知道她成为一个小婴儿时,月嫂阿姨和她妈妈就用这种牌子的棉柔巾给她擦屁股,一用还是用半包。

    “阿姨,阿姨……”

    吸完奶的叶清辞一回到主卧没发现女儿跟月嫂,以为女儿闹腾,月嫂阿姨在哄着她走来走去,就朝着隔壁的房间走去。

    程萍还来不及把叶容卉横着抱时,就看到叶清辞走了过来,赶紧把叶容卉的小脑袋趴在自己的肩膀上,拍着她嫩嫩的背脊。

    “刚才喝了奶,小宝宝打嗝了,我在给她拍奶隔。”程萍向叶清辞解释。

    叶清辞嗯了一声,还不忘嘱咐“阿姨,四个月内的宝宝不能竖着抱哦。”

    程萍笑着回答“太太,我是专业的,您放心,只有喝完奶以后,我才会竖着抱她起来拍隔,您也知道小孩子奶隔不拍,就会肠胀气,到时候就会哭闹不休。”

    叶清辞对她的这番说辞没有怀疑,她之前看过不少的育人书籍,知道宝宝喝奶后要拍隔,不然就会很容易吐奶,拍隔的方式有几种,最常见的就是这种竖立起拍隔。

    程萍讨好地笑了笑“太太,您在坐月子呢,要不还是回床上躺着。”

    叶清辞趁着丈夫不在,就向程萍要求“要不让我抱一下宝宝?”

    从出生到现在,她还没有一次正正经地抱过宝宝。

    叶容卉挥着小胳膊想要妈妈抱,可程萍却拒绝了“太太,等您出了月子,就让你抱宝宝。”

    横趟在程萍怀里的叶容卉顿时忧伤不已,她该怎么告诉妈妈这个月嫂阿姨刚才在撒谎,故意竖着抱着她走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