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8章 第八章
    程萍30岁开始做保姆,当时的她正值青年,照顾起人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但胜在手脚勤快反应快,在保姆市场上很畅销。做过烧饭洗衣服的普通阿姨,做过那种最累最苦的阿姨,专门给躺在病房上80,90多岁的老太太老公公端屎端尿地伺候。

    后来觉得普通的阿姨又辛苦又没什么钱,机缘巧合下,她在朋友的推荐之下去做了月嫂。期间,公司培训她拿了一张月嫂证书。之后,她就在公司的介绍下,开始了做月嫂的征程。

    这10年来,程萍见过不少夫妻,有为了金钱结婚的,有为了爱情结婚的,有了躲避父母的凑合结婚的,也有为了搭伙过日子结婚的,有些年轻,有些年长,有钱的嫌弃没感情,有感情的嫌弃没钱。总之形形色色,见过不怪,可从来没有一对夫妻像容祖跟叶清辞那般恩爱的。

    叶清辞手术过后躺在床上需要静养,丈夫容祖就默默地守在她身边,需要什么,根本就不需要叶清辞说,主动递到她的嘴边。而且从不让她去擦拭叶清辞的身体,一个人不声不响地把活给揽了过去。还会变着法子给叶清辞□□心餐,今天做木瓜蒸蛋,明天就做牛奶椰果,总之从不会做哪些汤汤水水想着法子催奶,而是根据产妇的口味来做食物。

    程萍想起这些年,在别人家做月嫂,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男人,还从未见过有一个男人会这么体贴老婆。多说男人生孩子以后就是一枚照妖镜,能照常他的品性。而叶清辞的丈夫容祖在这枚镜子照耀出来完全是品性优良。

    他们之间还有一个15岁的儿子,生二胎纯属想要一个女孩子。

    幸好,如了他们的愿望,不然按叶清辞的说法,再生一个儿子的话,她会崩溃的。

    程萍当时的就觉得奇怪了,生儿子不好吗?

    在他们农村如果生不出儿子的话,可是会被人鄙视的。眼前的这位雇主太太却满心眼里想要一个女儿,雇主也是,甚至包括了雇主的一家人,都急切热烈地欢迎着一位可爱的小女孩降生。

    她做保姆这么多年,还真的没见过会有这样的一个家庭,喜欢女儿喜欢地如此疯狂以及痴迷。

    之前好多家庭,头胎是女儿,二胎也是女儿,那产妇做月子做的一个郁闷,婆家人完全不理产妇跟刚出生的宝宝,嫌弃得不得了。

    还有她在老家的一个远方堂妹,生了二个女儿,在婆家的地位很低,怀了第三胎的时候不顾医生的劝告,执意要生下腹中的孩子。只因为b超做出来是个儿子,即使医生说同样的伤口上再剖一刀会有生命危险,她那个远方堂妹也在所不惜。

    因为在农村,没有儿子不仅受人鄙视还遭人欺负。

    即使男女平等的口号喊了那么久,有些地方仍旧无法做到真正的男女平等,毕竟父权社会统治了几千年,思想根深蒂固了,不太容易动摇。

    来容家做月嫂之前,程萍以为这家人生了一个女儿,肯定不会过多地关心产妇。没想到的是,叶清辞的房间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去看望她,尤其是她的两个妯娌,每次来房间都爱不释手地抱着宝宝,婆婆也是,当着另外两个儿媳妇的面上,直夸叶清辞是家里的大功臣。

    程萍当时有些凌乱了,难道是她跟不上社会进步了,书香门第的家庭生个女儿居然会这么受欢迎。

    她望着凌琳满目的礼物,看着受到一家人宠爱着的小婴儿,忽然间心生妒忌。

    是的,她妒忌了。

    妒忌眼前这个吃了睡,睡了吃的小婴儿命会这么好,躺着就享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忽然间想起了自已刚出生的小孙女,跟怀里的小婴儿相差了不过一天,可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她嫌弃媳妇生了个女儿,根本就不想回老家伺候她坐月子。

    在她们老家,很多女孩子很早就结婚生孩子了,程萍也是考不上大学就早早的结婚生孩子。由于她一直在外打工顾不上儿子的教育,读书不好的儿子20岁那年跟家乡里的一个女孩子办了酒席也结婚了。

    “大嫂,小卉卉手里捏着的是什么,蓝宝石戒指?”

    张玲像往常那样去叶清辞的房间里看望小宝宝,此时的容卉刚刚睡了一觉,躺在婴儿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卧室的天花板,看来看去没什么好看的,就无聊地抓着容祖给她的一枚蓝宝石戒指。

    她挥了挥肉肉的小手臂,好奇地盯着这一枚蓝宝石戒指,发现钻石很大,几克拉作为上辈子的一个小市民她估摸不出来,只觉得外面的阳光照耀下来,闪的她眼睛疼了起来。

    刚才容祖拿着一枚戒指给她看,说是送给她的诞生礼物。

    容卉觉得这种稀奇的玩意儿肯定是奶奶留给爸爸的遗产之一,只不过是提前给了爸爸,而爸爸就转送了给她。

    容卉始终认为像她爸爸这种大学教授,一年的工资比不上三伯母手里的一个限量款香奈儿包包,根本就买不起这种克拉的戒指。

    容祖一开始只是给女儿看看他送给她的诞生礼物,哪里知道女儿抓着一直不肯放,想要拿下戒指又怕伤害女儿嫩嫩的小手,就这么一直让容卉拿在手里。要不是叶清辞催他上班,他就一直盯着女儿手里的戒指,怕戒指伤到她嫩嫩的皮肤。

    叶清辞正在吃爱心营养餐,顺着张玲的声音看到女儿的小手抓着一枚蓝宝石戒指,就对程萍说“阿姨,你赶紧把宝宝的戒指给收起来,她拿在手里会伤到自已的,等一下拿的小心点别太用力。”

    “你大哥说女儿出生的第一天,作为爸爸他应该送她一份礼物,那就是戒指。说是有爸爸在的一天,以后就不需要男人买给她戒指。”

    财不外露,再说还有外人在,叶清辞压低着声音和张玲说。

    张玲“哦”了一声,同样用很低的声音感叹“没想到大哥还有这份心。”

    程萍轻轻地拿起容卉手里的戒指,她不敢太用力,谁知道宝宝手劲会这么大,一直都不肯放手。

    急的一个使劲,让还是小婴儿的容卉感受到了疼痛,立刻瘪了瘪小嘴巴,但她就是抓着手里的戒指不放手。

    灵魂身为大人的容卉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不怎么哭,通常她都是乖乖地吃了睡,睡了吃,就连晚上都是难得的一觉睡到大天亮,是一个很少让人操心的天使宝宝。

    容卉一直不喜欢眼前这个月嫂,觉得她眼里的有些东西太急功近利了,但她知道做月嫂的女人通常家境不好,需要这份工资养家糊口。

    所以当程萍抱她的时候,容卉也没有反抗,乖乖地让她喂奶,照顾她的一切。就算昨天程萍竖着抱着她的时候也没有哭叫,让妈妈讨厌这个月嫂阿姨。

    因为她曾经做过社畜,为了生活不停地奔波着,即使遭到客户故意的刁难,她都不会吭一声。赚钱不容易啊,尤其是哪些普通平凡的工作岗位,赚的钱尤其不容易。

    程萍再一次去拿戒指,手劲仍然很大,顿时让容卉觉得这个阿姨一点都不可爱,“哇”的一声哭出了声音,立刻引起了叶清辞跟张玲的注意。

    叶清辞“宝宝这是怎么了,饿了还是……”

    张玲走过去从程萍的怀里抱过小婴儿容卉,马上哄了起来“我的小宝贝怎么了,乖啊,不哭。”

    程萍脸色慌张,赶紧解释“太太,对不起,可能刚才我拿戒指的时候,力气有点大,是不是弄疼她了?”

    作为语文老师的张玲差点爆了一句粗话,脸色顿时阴暗了下来,她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阿姨,我家小侄女才刚出生没几天,她想拿着戒指不放手就不放手好了,干嘛一直拿她的戒指。”

    叶清辞蹙了蹙眉,很快她并没有放在心上“阿姨可能真的不小心吧。”

    张玲不高兴地嚷着“不小心也得给我小心啊,我侄女还这么小,手这么嫩,不疼吗?大哥这是哪里请来的月嫂,怎么这么没有专业性?”

    她其实想要让叶清辞把眼前这个月嫂开除了,但又不好明说,只好发了一通的脾气。想着等到两个人的时候,先试探看看叶清辞对月嫂的感觉,毕竟这种事情做妯娌地比较难说。

    程萍难受得把头低了下来,一直不停地道歉。

    叶清辞打了一个圆场“小玲好了啦,宝宝不是没事吗。阿姨,你帮我把碗拿到楼下去。”

    程萍接过叶清辞放在小桌上的碗筷,走出了房间,去楼下放碗筷。

    张玲心疼地呼了呼容卉的小手丫,刚才还在哭泣的容卉看到眼前的二伯母心疼得破口大骂,立刻不哭了,朝着她笑了笑。

    容卉想了想,觉得做人应该善良一些,事不过三。从今天开始,再给月嫂阿姨一次机会,如果下次再弄疼她的话,她就每次抱每次哭,直接让爸爸妈妈讨厌她。

    张玲高兴地炫耀“清辞,你看,刚才宝宝对我笑了。”

    “乖乖噢,等你长大点,二伯母就每天教你说话写字,以后保证你的语文成绩棒棒哒。”

    拥有成年灵魂的容卉……

    她还是个宝宝,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