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9章 第九章
    走到楼下,程萍把碗筷放在水槽了,佣人阿姨看到后,主动洗起了碗。

    她不自觉地走到客厅,看到位于楼梯处,中间的墙壁上画着一幅占了半壁江山的山水画,青山绿水,悠悠小船,远远地望过去仿佛身临其境,妙不可言。

    木质楼梯,山水画,让走进来的客人眼前一亮,仿佛置身其中,随波逐流在悠悠流水之中。

    程萍从未见过如此栩栩如生的山水画,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上来的小船,被走出厨房的佣人阿姨看到后,立刻制止了。

    “那个不好意思,你不要碰,这幅壁画是林佛大师画的,很珍贵的。”

    “林佛?”

    程萍念着这个奇怪的名字,脑海里搜索不到这个人的名字是谁,难道很有名吗?

    佣人阿姨看她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就解释“林佛大师的画是一画难求,我家老先生因为救过他家孙女的性命,所以林佛大师为表感谢就来家里画了一幅壁画作为谢礼。”

    长久在这个家里做清洁卫生,佣人阿姨知道很多容家的事情。虽然这个家的男主人以及小主人们都不是开公司的人,但每个人都拥有一份十分不错的工作,结交的人也是非富即贵。而且在知识分子家庭工作,个人修养也能提升不少。以前的佣人阿姨哪里知道什么林佛,什么考古,她只是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而已,是长久的文化环境熏陶之下,让她慢慢地知道了一些学识。

    程萍“哦”了一声,就没有再碰墙壁上的壁画,拿出手机百度搜查一下林佛这个人的名字,发现简介一大串,没耐性却看,翻页着看到有人花400万买一幅林佛的山水画,忍不住咋舌。

    有钱人啊!她做这么多年的保姆,伺候过不少家庭的新生儿,从来没有像这家对一个女娃娃这么宝贝,而且全家一起宠着。

    这些家人们都是隐形的富豪,就拿女娃娃的爸爸,那一颗克数很大的蓝宝石戒指给女儿当玩具玩,还有她那几个伯伯,二伯买了一屋子的小衣服小鞋子,当时商店送货过来的时候,是一车接着一车,三伯的老婆更夸张,说是要一个女娃娃送一套公寓。,

    越想越觉得这个家庭不是一般的富裕,而是超级的富裕,这让程萍产生了不该产生的念头,那种念头仿佛滋生在了心底,不断地发芽壮大。

    她蹙着眉,走到外面,找了一个别人不太注意的角落,站在一颗大树下打电话。

    “喂,儿子是我,我孙女最近好吗,你们要好好照顾她,缺什么跟我说,我会打钱过来。对,最近几天要好好养育她,让她白白胖胖的。什么时候有时间抱过来给我看看?算了算了,过几天我回一趟家。”

    挂完电话后,程萍心里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的孙女跟雇主家的女儿刚好同一天出生,这缘分来的实在是太凑巧了。如果她把自已的孙女跟这家雇主家的女儿互换一下,应该不会发现的吧?刚出生的小婴儿长得都差不多,以前还常常听别人说起在医院里抱错孩子的事情。每次听到这种事情,程萍就会想如果发生在自已身上该有多好。这样她以后的人生完全变了个模样,如果她继承遗产变成了有钱人,肯定二话不说地跟现在的丈夫离婚了,那种男人有什么用?

    算算时间,宝宝们现在才出生没几天而已,模样变化不会太快,是可以搏一搏。从此改变孙女的人生,顺便着也改善以后她跟儿子的生活。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把宝宝偷出来带回老家?在老家先养个十天半个月,和自已的孙女混淆着养,等到他们发现了,赶到他们老家去找宝宝,也许两个宝宝到时候就分不清楚了,那个时候就把自已的孙女给他们冒充是他们的女儿。

    突然,程萍打了自已一个耳光,告诉自已做什么美梦,电视剧看多了吧,才产生这种不该产生的想法,光是实践起来就十分困难。

    可是,蛮诱人的。

    主卧

    “来,宝宝你把戒指给妈妈好不好?”

    想起刚才月嫂阿姨拿不出的戒指,叶清辞让张玲把孩子抱过来了一点,完全把自已的孩子当成了一个大人,不管她听得懂还是听不懂征求着她的意见。

    “那妈妈拿戒指了噢。”

    叶清辞小心翼翼地拿出了容卉手里抓着的戒指。容卉的小手一松,手里的戒指自然落在她的小衣服上面。

    容卉转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已的妈妈跟二伯母,偷偷地听着她们说悄悄话。

    张玲想了想,忍不住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清辞,我觉得大哥请的月嫂不够专业啊,哪有人像她这样直接拽宝宝手里的戒指的。”

    容卉差点想要为二伯母拍手,二伯母真的好仔细,跟程萍才接触没几次,就觉得她这个人做事不仔细,有些马虎,不亏是重点高中的语文老师,据她的学生们形容二伯母为人十分严厉仔细,给她偷偷地取了一个绰号叫“女魔头”。

    叶清辞也有这个感觉,想着虽然不是特别专业,但也挑不出错误,就一直观察着看看,总不能把人直接解聘或者跟公司说要换个保姆,这对人家月嫂来说会损失一笔工资的。做月嫂的女人应该家庭经济不太好,不然不会离家背井地出来工作,舍得扔下尚在少年的孩子。

    “之前我们预约的那个月嫂临时有事不来了,我这不提前生了吗,当时太着急了,你大哥就在家政公司找月嫂。谁知道这个月生的宝宝会这么多,金牌月嫂被一抢而空,剩下的都是参差不齐的。这个月嫂是家政公司的负责人极力推荐的,说是做了十年的月嫂,就差一张高级育婴师的证件了。看她的模样也挺老实的,卉卉抱在她怀里也不哭不闹。”

    趁着月嫂程萍不在,叶清辞干脆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容卉听到亲妈这么说以后“啊”了一声,引起了张玲跟叶清辞的注意,两人异口同声“宝宝,你怎么啦,干嘛啊啊啊地响。”

    容卉朝着她们咧嘴笑了笑。

    她无法告诉亲妈自已不喜欢眼前的这个月嫂阿姨,她不哭不闹那是因为她的灵魂是一个成年人。

    不过换做是一般的小婴儿,应该也不会哭闹。因为刚出生的小婴儿才没有那么多想法,他们的日常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只要不饿不舒服就像。肯定没有她那么观察入微,而且刚出生的小婴儿脑容量很小,一点记不得那些事情。更何况程萍带孩子确实蛮有经验的,很会哄小婴儿睡觉。

    张玲趁着月嫂程萍不在,认真建议“我觉得你还是换个月嫂吧,她对宝宝不够细心,我刚才看到她拽宝宝的手了,一点都顾及宝宝这么小这么嫩,倒是对你挺上心的,很会讨好你。”

    叶清辞迟疑了一会儿“也许她不小心拽宝宝的手,我不是让她拿戒指吗?哎,都怪容祖,拿什么戒指给宝宝玩,宝宝这么小要是她不小心伤到怎么办?”

    张玲替容祖喊冤“大哥当时就是给小卉卉看一眼诞生礼物,哪里知道小卉卉会一直拿在手里不肯放手。”

    过了一会儿,叶清辞对自己之前的决定作出了怀疑“要不晚上我跟容祖商量一下,找一个理由找个时间解聘她,可无辜解聘人也不太好,毕竟她们拿的都是辛苦钱。”

    张玲笑着提议“咱们家反正不缺钱,就赔她一个月的工资。解聘这个月嫂以后就不要请什么月嫂了,我不是放暑假吗,要休息两个月,到时候我来照顾小卉卉吧。”

    叶清辞……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