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3章 第十三章
    睡梦中的容祖一听到女儿的哭声,如临大敌,跑到婴儿房,轻轻地把容卉从床上抱了起来。他动作十分缓慢地摇着睁开眼睛的容卉,低声地询问着“爸爸的小宝贝这是怎么啦?”

    容卉睁开了眼睛,看着一脸睡意朦胧的容祖。原来刚才这是在做梦,害得她以为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直到现在仍旧心有余悸。

    大眼对着小眼。

    不得不说,认真的男人真帅。

    容卉从未见过有男人像容祖那样耐心,见到女儿后双眼都在发光,即使双眼下面有着一层深深的黑眼圈,可架不住眼睛里的光彩。

    凌晨4,5点钟,一个人最要睡觉的时候,容祖被起床后也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笑眯眯地看着她。

    “是不是饿了,要喝奶了?”

    容卉晃着小脑袋表示不饿,可容祖没看明白,抱着她来到叶清辞的身边,许是白天太累了,叶清辞仍旧睡着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容祖想要喂奶,容卉却把小脑袋一撇。

    他抱着她哄着她睡觉。一开始,容卉根本就睡不着,她被梦里的情景吓醒了,一想到以后体弱多病,连喝个冷水都要生病,怎么都开心不起来。还想要叶清辞会落下严重的月子病,心情就更加郁闷了。

    她转着黑溜溜的眼睛一直看着容祖。想要告诉他家里的月嫂不是个好人,需要堤防,即使是一个梦,可梦中的发生的事情实在过于真实,让容卉对程萍最后一丝同情消失地无影无踪。

    她无法相信一个人居然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如果梦中的事情是真实的,那程萍的心肠真够黑暗的,不管她处于什么目的,把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从家里偷走带回老家,实在是不可原谅。

    “啊啊啊啊啊啊”

    爸爸,我不喜欢那个月嫂程萍。

    容祖顿时被自己的女儿挥着小手臂的模样萌化了。

    “嘘,妈妈在睡觉。”

    他做一个“嘘”的动作,以前从来就不知道会有孩子可爱到这份上,睁着眼睛时可爱,眯着眼睛笑可爱,喝奶时可爱等等,无论做什么表情都十分可爱。

    “小宝贝,为什么你还不睡觉呀?”

    跟宝宝说话,容祖觉得自己的语气不知不觉中温柔了很多。

    容卉“恩恩啊啊啊”了说了一通,意思自己做噩梦了所以睡不着,意识到妈妈在睡觉,又自觉地把小嘴巴闭上了,只好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角看着自家的爸爸容祖。

    “那爸爸跟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容卉睁着眼睛看着容祖,嘴巴一张一合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从前,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个儿子。因为夫妻两人平时忙着工作,就把刚出生的儿子扔给了保姆阿姨和他奶奶养。因为他奶奶年纪大了,所以大多数时间是保姆阿姨在带他。直到儿子五岁了,这对夫妻才开始接手儿子的抚养问题。可是儿子却跟他们不亲了。

    因为阿儿子从小很聪明,懂事又早熟,知道自已的爸妈很忙,也不主动去打扰他们,有什么事情就跟奶奶说。

    哎,慢慢地,儿子长大了,越来越跟这对夫妻不亲了,这让夫妻俩感到很难过,也不知道从怎么修复彼此间的感情,儿子对他们很冷漠,他们同样也不知道怎么关心儿子。他们那个时候就逃避地想着,要是再有一个孩子就好,从小就自己带,感受一下做爸爸妈妈的快乐。没想到的是,他们很快有了第二个小宝宝。”

    听完这个故事以后,容卉忽然间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容祖跟叶清辞选择二胎的原因,因为养废了大号,想要养个小号体会父子母子之情。

    容祖讲完后,发现宝贝睁着眼睛看着他,肉肉的小脸蛋上似乎在思考着某个问题,仿佛一个小大人似的,顿时失声笑了笑。

    有那么一刻,他以为还是小婴儿的女儿听得懂他讲的故事。

    还是个小婴儿身体的容卉本来想安慰爸爸一番,但架不住睡意袭来,上下眼皮打战着,慢慢地,把眼睛闭上了,因为怀抱里有爸爸的味道,她很快睡着了。

    看到女儿把眼睛闭住了,容祖动作轻柔地把她放在婴儿床上,还没有放下,容卉就睁开了眼睛。这样反复试了几次,容祖决定不试了。他干脆坐在地上,背靠在了婴儿床边,怀里抱着小容卉,也慢慢地把眼睛闭上。

    有了爸爸温暖的环抱,容卉这次睡得很香甜,再也没有做过一次乱七八糟的梦。

    月光照耀在了一张婴儿床上,坐在地板上的容祖笑容慈祥,他克制不住汹涌澎湃的父爱之情,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

    “做个好梦,我的小棉袄。”

    隔日,程萍就回到了容家。她从家乡带来了很多特产,土豆,玉米,花生,菜瓜,西瓜等等,还拎了两只老母鸡,一个人背着这些沉甸甸的东西坐着公交车,走了好几公里路来到了雇主家。

    “先生,你来了。”

    望着地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瓜果蔬菜还有活蹦乱跳的老母鸡,容祖实在开不了口提出解聘这件事情。

    “这些是我从家里带回来的,不值钱的,都是地里种的一些蔬菜,没有打农药的,还有母鸡是我们家自己养的,养了好几年了。我想着太太不是在坐月子,给她补补身体。”

    容祖听了这些话不免有些惭愧,他跟老婆两个人昨天还想着怎么解聘人家,谁知道人家却这么好心地拎着特产送给他们吃。

    “阿姨,你太客气了。”

    虽然眼前的女人跟他相差不了几岁,但容祖还是随着大流叫了一声阿姨。

    想了想,容祖无法对着一张朴实,真诚的笑容说出解聘的那些话,他曾经去过偏僻的农村,知道哪里的人们生活十分不容易,家里的母鸡养着舍不得吃,专门是用来下蛋卖钱用的。

    程萍却把两只老母鸡都送给了他老婆补身体,心肠可见不是坏的。

    于是容祖折回到了主卧,告诉自家老婆叶清辞月嫂阿姨带来了很多纯天然无污染的瓜果蔬菜,还特意带了两只老母鸡给她补身体。

    这些虽然都不值钱,可胜在一片心意。

    叶清辞是一名小说家,性格本身有些敏感,做事认真,但心地十分善良,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会加倍地对别人好十分。

    现在的她完全凭着想象,想象着一个中年女人坐着公交车,手里拎着这么多东西,还时不时地要注意着老母鸡在车内闹腾不闹腾,一下子心就软了下来。

    从这件事情中可以看出,程萍不是一个心肠坏的女人。叶清辞思考着,她的眼神对上了容祖的眼神。夫妻俩相互望了对方一眼,眼神中似乎看到了各自的不好意思以及纠结。

    人家都千里迢迢地送特产给他们,他们还要解聘她,这于情于理怎么说得过去?

    最后,叶清辞想了想,表示要给程萍一个机会,再观察看看是不是对女儿照顾地体贴入微?

    程萍敲了敲门,推门进来。

    刚好容卉睁开了眼睛,看到朝着她慢慢走过来的月嫂阿姨,嘟了嘟小嘴巴。两天没见到人,她以为被她爸妈解聘了,没想到人家只是回了一趟老家。

    “想不想阿姨?”程萍笑着逗弄着容卉。

    容卉心里直接说了一句不想,她想起昨天的梦,想起从今以后体弱多病的身体以及叶清辞落下的月子病,忽然对眼前的月嫂没有一丝好感了,也不再同情她生活不易需要一份工资养活自己跟家人。不管这个梦是真还是假,她要想个办法把程萍赶出家里。

    她迫切地想要告诉妈妈她不喜欢眼前的这个月嫂,憋憋小嘴巴酝酿情绪想要哭,忽然间听到了程萍对她妈妈说,顿时把酝酿着的情绪立刻收了回去。

    “太太,中午我给您熬鸡汤,放点蘑菇跟小菜,味道会十分鲜美。”

    叶清辞认真地道了谢,让容祖带着程萍一起下楼去吃早餐。

    一起到了楼下,起来吃早饭的张玲一眼就看到抱着容卉的程萍,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想开口询问站在她身边的容祖,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前几天她跟叶清辞谈过心,都觉得这个月嫂照顾起宝宝来不够仔细,也不够专业性,想解聘她再找一个。没想到第二天早上,程萍主动提出来要回老家看一下刚出生的小孙女,叶清辞就想着等她回来以后再说解聘这件事情。

    张玲也是一个好心肠的人,想着有什么事情等程萍回来以后再慢慢说,何况当时看她的脸色十分不好,一脸的着急,这个时候说解聘的话,换做是任何人都会情绪不好,难过得怀疑人生。

    没想到的是,程萍只不过是回了一趟家,叶清辞就改变了主意。

    “哇”的一声,容卉哭了出来,引起了容家人的注意,容祖立刻站了起来,嘴里的早饭还没有吞咽下去,他朝着程萍走了过来,张玲也是。

    程萍赶紧哄着容卉,没想到越哄容卉越哭得大声。

    “宝宝怎么了?”

    “我家小公主怎么了,爸爸在呢。”

    程萍垂着眼睛回答“应该是饿了吧,我去找太太。”

    心里却烦地不得了,她觉得有些邪乎,之前抱着小容卉,小容卉不哭不闹,乖巧地很,只不过是两天不见,再抱她的时候,她却睁着一双神似大人的眼睛直接盯着她瞧,心虚地她心跳都忍不住噗通噗通地加快了几下速度。

    容祖跟张玲也没多想,就让程萍抱着容卉去找叶清辞。算算时间,确实该喝奶了。

    小容卉肯定是饿了才哭地这么大声,他们想。

    走上楼梯的时候,刚好遇到走下来的容越,他穿着一件十分普通的t恤,下面配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连套个麻袋都好看。

    他平静的脸色瞧不出什么感情,一如既往地冷淡,可却把手伸向了程萍哪里“给我抱抱。”

    程萍原本想不给,身后的容祖声音有些激动“阿姨,你给我儿子抱一下。”

    容越接过了程萍手里的容卉,容卉一看到他,立刻不哭了,咧开嘴巴朝着他笑了笑。

    如果她能说话,肯定告诉哥哥不喜欢眼前的这个阿姨。

    容越盯着怀里小婴儿白白嫩嫩的脸蛋,想要伸出手指去擦拭她嘴巴里的口水,但考虑到妹妹的皮肤比较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随后,他就把妹妹交到了程萍的手里。

    几秒钟后,容卉又哭了起来。

    容越接过,容卉又不哭了,一直对着他笑,反反复复了三次,都是这样。容越只好认命地抱着妹妹。

    他从未见过有人这么粘他,虽然是个小婴儿,可还是让容越的心里泛起了满满的柔情。

    其实,他爸妈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给他生了一个妹妹。同时,容越的心里仍旧责怪他们说生二胎就生二胎,丝毫没有征求过他的意见。

    容祖吞下了嘴里的包子,高兴地对张玲说“还是我女儿有办法,我女儿啊,天生克她哥哥,好久没见过小越吃瘪的样子。”

    之前他还担心怎么开口跟儿子说有了妹妹的事情,现在根本不用开口了,从小早熟的儿子似乎很喜欢妹妹,抱在怀里动作轻柔,老练地让他自愧不如。

    张玲不疑有他,笑着附和“以后他们兄妹俩肯定感情很好,容越会是一个好哥哥。”

    谁知道容越抱了没几秒钟,就立刻把怀里的小婴儿还给了程萍,一脸的嫌弃“小孩子好烦,一点都不可爱。”

    容祖跟张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