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4章 第十四章
    容越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饭,他喜欢吃肉包,不喜欢喝稀饭,刚好那叠放着餐盘的肉包放在了容祖面前,伸手够不着的他只好作罢,郁闷地啃起了油条。

    容祖知道儿子喜欢吃肉包,同时他性格比较别扭,不是放在眼前的食物就不会主动去夹。

    讨好地夹了一个肉包放在儿子面前,斟酌了好久,容祖问的十分小心翼翼“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妹妹?”

    家里的每个人都对容卉爱不释手,争着抢着抱她。可到了儿子容越手里,却抱了不超过十分钟就嚷着要还给阿姨。

    容越翻了翻白眼,觉得他爸爸问出这种问题十分幼稚,而且还是第二次问他了。

    他不出声,用筷子夹着眼前的肉包一边吃一边想着问题,越想越觉得奇怪,完全把他爸爸的问题抛弃在了脑后。

    这让一直等着儿子答案的容祖感到十分难过,看儿子眉头紧皱一脸思考纠结,不出声的模样肯定是不喜欢宝贝女儿了。

    容越全副心思都在思考着刚才妹妹为什么哭的问题。他从小就聪明,智商高达180,任何事情看过一遍,能过目不忘。他在机场买了很多本育儿的书籍,到了晚上就一本一本地翻着看。才短短三四天时间,他就把买来的9,10本育儿书籍全部看完了。虽然说谈不上是育儿专家,但凭着书里的知识多少懂些小婴儿的心里。

    刚才他听月嫂说,要带着妹妹去喝奶,说她饿了。可容越却被不这么想,怀里的小婴儿明显不像饿了。

    如果婴儿真的感到饥饿的话,换做是谁抱,都会哇哇大哭,何况抱着她的人还是没见过几次面的哥哥,照理说抱着也会哇哇大哭。可偏偏到了他手里,妹妹非但没哭,反而笑了。可到了程萍手里,却又哇哇大哭了。

    这让容越觉得他妹妹是不是不喜欢月嫂呢?

    她是不是用哭声在表达着自已的不喜欢,或者不满意呢?

    容越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像大人,按着条条框框思考,他根据事物本质来观察问题,即使妹妹还是一个出生不到十几天的小婴儿,他仍旧觉得妹妹不是像别的小婴儿一样,相反十分有灵性,能根据哭声表达出自已的想法,说不定以后也会是一个天才。

    一想到这,容越三下两口地吞咽完包子,就朝着楼上的主卧走去。

    靠在门边,容越听到了程萍跟他妈妈的对话。

    “我家小容卉好像不是很饿,吃得不太多。”

    “太太,小容卉一到你怀里就不哭了,说不定是想你了。”

    “是吗,真是妈妈的小心肝啊。”

    脚步想要走进去,可想想又不好,正当容越纠结时,被叶清辞看到了躲在门口的身影。

    “小越,你快进来。”

    容越慢吞吞地走了进来,叶清辞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仔细地看着他的五官,估摸着有没有比以消瘦下去。

    “在国外呆的还习惯吗?”

    “还好。”

    “比赛怎么样。”

    “还好。”

    “妈妈觉得你好像瘦了点。”

    “嗯。”

    一边听完妈妈跟哥哥对话的容卉顿时无语了,这对母子是怎么回事啊,会不会聊天啊?虽然她上辈子是一个孤儿,从未受到了父母的疼爱以及呵护,但没吃过猪肉不见得不会不知道啊。平常母子关系哪是她妈跟她哥哥这么相处的,再说她哥哥容越还未成年。

    不是说还未成年的男孩子比较黏妈妈吗,她之前看到过像哥哥这样年纪的男孩子跟妈妈感情很好,会说一些悄悄话,会谈一些学校同学的事情。又不是成年的男孩,交了女朋友以后,就逐渐有了私密的空间。

    容越跟叶清辞两个人身上有一种生疏感,仿佛一个不会做妈,一个不会当孩子,唉。

    还是个小婴儿的容卉看看这个,看看哪个,敏感地发现她妈妈似乎欲言而止,她哥哥虽然表情单薄,可紧闭着的嘴巴显示出内心的情感。

    两个人似乎很想再增进交流感情,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一时间,空气里充满着一种叫尴尬的味道。

    容卉忽然想起来书中描写的那场车祸,当时一辆大货车迎面而来的时候,叶清辞一手抓着女儿容卉,另外一手抓着儿子容越。明明她两个孩子都想保护,可是实在力不能及,即使知道了这一情况的叶清辞当危险降临的那一刻,本能反映地用身体同时护住了女儿容卉跟儿子容越。在她心里,儿子女儿都一样,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失去任何一个。

    容越也是,第一反应是用身体保护妈妈跟妹妹。

    明明这对母子都深爱着对方,可相处起来的时候,却是怎么尴尬这么来。每次聊天三言两语,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说。

    叶清辞本来想好好地跟儿子聊聊天,可每次聊天每次都是这样不阴不阳的结果。

    渐渐地,让她不知道怎么跟儿子聊天。容越的性格从小就很内向,不爱说话,问什么答一句,不问就不会主动说话。叶清辞把容越如此内向的性格归结于是他们夫妻俩小时候不带在身边的关系,错过了最佳的亲子培养时间,导致他们母子关系有些单薄。

    像今天这样简单的几句家常问话,让叶清辞从内而发地感到挫败。她多么想要容越能向别的小孩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哪怕多说几个字多问几个问题也能让叶清辞体会一番做母亲的感觉。可容越每次都是这样敷衍地回答。

    也许是因为容越从小就聪明,学什么都举一反三。不像别人家的孩子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父母的帮助,指点。而换成了容越从小到大几乎没让他们操心过,做什么事情都是井井有条,是一个难得不让人操心的孩子。可越是这样,越让叶清辞感到落寞跟挫折,她跟丈夫容祖两个人几乎体会不到做父母的快乐。

    这种想法随着时间的流逝,让叶清辞跟容祖两个人越发地感到明显,每当看到别人家孩子对父母侃侃而谈,一家三口一起快乐地郊游,而自家的孩子面对他们,老是沉默寡言,一声不吭,心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后来二胎的开放,忽然间让叶清辞跟容祖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再生一个,从小放在身边养着体会一下做父母的乐趣。

    “妈,我能抱一下妹妹吗?”

    回想起往事的叶清辞忙不迭地把怀里的容卉交到儿子容越手里。

    容越横着抱着妹妹,动作看起来有几分熟练,躺在他怀里的容卉感觉到哥哥温柔似水的动作,感觉十分舒服。

    很难得,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可是抱小婴儿的动作却那么熟练,一点都不生疏。

    走到她的婴儿床,容越伸着脑袋看了看主卧,发现妈妈跟程萍在聊天,就对着怀里的妹妹容卉,语气成熟得像个小大人“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告诉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月嫂阿姨?”

    还是个小婴儿的容卉立刻瞪大了眼睛,不由地对哥哥容越刮目相看,好奇他是怎么知道她不喜欢这个月嫂阿姨的?

    书里描写男主角是一个天才,智商高达180,做什么事情都能举一反三。容卉记得当时自已很嗤之以鼻,觉得小说是小说,多少有些夸张。

    可当眼前的容越这么问她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哥哥容越真的是一个天才,特别聪明,能观察到别人观察不到的东西。

    在家里,所有人都觉得她喜欢月嫂阿姨程萍,其实不是的。换做任何一个家人抱她,她都会对着她们笑,可当程萍抱着她的时候,她却不会笑。

    不过同时容卉又十分忧伤,还是婴儿的她不能说不能动,啥也干不了。

    容越盯着自家妹妹的眼睛,忽然间笑了起来。他原本就长得清俊无双,笑起来完全把身上的气质给散发出来了,如三月里的春风,温暖怡人。

    这一笑,让身为小婴儿的容卉可耻地流口水了。

    男□□人啊!

    “瞧哥哥这个笨脑子,忘记你是个小婴儿了,什么都不会表达。”

    “不过哥哥觉得你不喜欢这个月嫂阿姨,我替你想想办法,咱们一起赶她出门。”

    容卉忽然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这哥哥,她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