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5章 第十五章
    凌晨三点左右,趁着整个容家的人都睡着了,程萍悄悄地起床了。她蹑手蹑脚地把躺在婴儿床上的容卉抱了起来,放在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箱子。

    睡熟中的容卉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她甚至不知道程萍已经开始了她的计划。

    她炖了一大锅色香味俱全的鸡汤,在里面偷偷地放了一点安眠药,导致今天的叶清辞吃过晚饭,喝过鸡汤以后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喝完妈妈奶奶的容卉也是很早就睡着了。不过她是个小婴儿,还是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婴儿,贪睡在大人眼里十分正常。

    临走之前,程萍又看了一眼睡着的容卉,发现她睡得无比香甜,一颗做贼的心里立刻放松了下来。

    她下的安眠药分量已经足够了吧,不然不会睡得这么死,除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才会被吵醒。

    走出容家大门,门口早就停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

    程萍立刻坐了上去,催促“快走。”

    开车的人是她儿子,叫陈大海。长得很高,皮肤黝黑,不知道怎么地,他今天不在状态,不是汽车熄火就是接连挂了空挡。

    过了一会儿,他状态找了回来,就踩了踩油门扬长而去。

    一路上,狭小的空间里只有程萍的呼吸声。陈大海透过后视镜看到一个开了封的纸箱,好奇地问“妈,你帮孩子放在这个里面了?”

    程萍“嗯”了一声。

    “你打算怎么做,带到我们老家去,把这个城里的小姑娘换成我们家丫头?”

    虽然他妈一直强调雇主家多么有钱,多么有素质,可是他这个当爹的仍旧舍不得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掉包。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孩子还是自己亲生的好。何况他老婆也不同意互换两个孩子,又不是50,60年代,连温饱都是个问题。现在的社会,只要肯干,养活一个孩子根本是没有问题的。

    陈大海几次都想问他妈妈程萍魔怔了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互换孩子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变得这么执着。

    可同时他又不敢违抗母亲的命令,他父亲是个无赖,整天喝酒打架无所事事。从小到大都是他母亲辛苦地给别人做保姆养活他,给他建造房子,给他装修,又给他娶老婆,为此家里背了不少债。

    这辈子对辛苦的人是母亲,陈大海觉得有生之年内一定要好好孝顺母亲。母亲让他干什么,他就绝对支持到底。

    “两个孩子我看了下,长得有些不一样,互换的话,他们会怀疑。等到了我们回了老家,你就打了匿名电话过去,说是我们绑架了他女儿,让他们带500万过来赎孩子,如果报警的话就让他们想想孩子的下场。”

    “妈,你说什么?”

    就这么一个毛娃娃,要500万?那得多有钱,如果是他的话,打死都拿不出这笔钱,500万够他们家一辈子花了。陈大海一边开车一边暗暗地想着。

    “我说让你打电话过去,告诉叶清辞或者容祖,我们绑架了她女儿,让他们带500万过来赎孩子,并且不能报警。”

    程萍是一个比较有心计的女人,一开始她想置换孙女跟容卉的位置,以此来改变自己跟儿子的生活环境。可后来仔细想了想觉得按叶清辞跟她丈夫的性格十有会发现女儿的不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就换了另外一个想法就是绑架容卉,以换取金钱。

    她敏感地感觉到叶清辞对她照顾孩子这件事情上不是很满意,同样,容家的几个女主人似乎对她也抱有微词。

    那天在隔壁的玩具房给小宝宝整理玩具,谁知道这个房间跟主卧也是连在一起的。等她整理完玩具,忽然听到叶清辞跟张玲在说话,原本她是不会去偷听,可是她们谈话中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就躲在门缝里,偷偷地听她们讲话。

    言谈之中,她们要找个时间找个机会把她给解聘了。当时程萍听了那个叫气啊,想她做月嫂十年,带过多少月子里的宝宝,哪个雇主解聘过她?临走的时候,还送她大包小包的东西吃,怎么到了叶清辞她们家,就嫌弃她这个不够仔细,那个不够专业。

    她还嫌弃她们事事鸡毛又挑刺呢。

    到了第二天早上,找不出好办法的程萍只好死马当活马医,找了一个借口说要回一趟老家看一眼刚出生的小孙女,原以为叶清辞她们不会同意,会说起解聘之类的那些话,没想到叶清辞什么都没有说就让她回家一趟。

    这个时候的程萍早就打定了一个主意,回来的时候带了很多家乡的特产送给雇主家。俗话说得好,吃人家东西嘴短拿人家东西手软。

    果然,叶清辞没有提出要解聘她的意思。可惜的是,程萍早就在回家之前想要了计划,当天夜里趁着所有人都睡着的情况下,把孩子偷出了容家。

    第二天早上,容越醒的很早。

    他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妹妹忽然间不见了,吓得他再也睡不着觉了。同样起得很早有容祖,他一大早就跑去婴儿房看女儿,这是他每天的习惯,上班之前一定要去看一眼女儿不然就无法安心去上班。

    父子俩在门口碰了个头,相互看了对方一眼。

    “来看妹妹?”

    “嗯。”

    儿子的沉默寡言早就让容祖见怪不怪,他笑着让儿子先走进去,没想到儿子看了一下婴儿床,走到他面前一脸的沉重“妹妹不见了。”

    容祖以为儿子在跟他开玩笑,走过去一看没想到是真的,小床上不见女儿容卉的身影,连程萍的身影都不见了,吓得他赶紧跑去楼,里外四处找了找,都没有找到人。

    一颗心顿时提在了嗓子口,容祖不敢想最坏的打算,手脚不听使唤地在颤抖。他无比后悔昨天的一时心软,如果昨天提出解聘了程萍,那么今天这种痛苦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蹲下身体,年过40的容祖第一次感到了心如刀割,他这一辈子顺风顺水,从未遭受到什么挫折,他不敢想象还是个小婴儿的女儿会在那个黑心的月嫂哪里遭受到多么不公平的待遇,眼眶瞬间湿润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内疚痛苦到极致的容祖把头埋在膝盖里,默默地哭了。他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的软弱以及狼狈的一面。

    可是一想到被月嫂带走的女儿,容祖就感到痛苦无比,只好背过身体对着容越。

    容越从未见过自已的爸爸有这么软弱的一刻,原来爸爸可以这么爱妹妹。那是不是他遇到危险了,爸爸也会像现在这样六神无主,痛苦万分。

    他弯下腰,拍了拍容祖的肩膀,又拿出了一张纸巾递到他眼前。

    眼前出现一张纸巾,容祖抬头看到儿子容越一张严肃的脸孔。

    他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伸手抱住了容越。

    容祖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容越下意识地想要推开,这是他屈指可数记得的拥抱,忽然间有几丝贪恋。

    容越迟疑了几下,伸出双手抱住了微微颤抖的容祖。

    平时他爸妈忙工作,他就忙学习,从小到大念的都是寄宿学校,每次接送虽然会出现爸爸或者妈妈的身影,可他是男孩子,做不到跟父母抱抱亲亲。

    “爸,你先冷静一下心情。我昨天给程萍的鞋子里放了一枚追踪器,这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师哥最新研究出来的,放在鞋底不会轻易被人发现,除非程萍中途换鞋。”

    “我推算了一下,现在是早上7点钟,程萍估计是昨天凌晨2,3点把妹妹偷出家里,因为我12点的时候还没有睡着,去卫生间的时候顺路看了一下,发现妹妹当时还在婴儿床。算算时间现在过去4,5个小时,离蓉城附近的城市有盐城,郓城,还有慈城,追踪器会告诉我们他们到了哪个一个高速公路路口。”

    “不过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妹妹被程萍带回了老家。”

    这是容越第一次说这么多话,每一句话让容祖那一颗紧张的心缓和一下下,最后神奇的发现,他竟然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无比,一切还有希望。

    “你……”

    太多的问题想问,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时间解释了,我们先报警,然后再查程萍他们在哪了,到时候让警察封锁住每个高速路口,幸运的话一天之内妹妹会回到我们身边。”

    这时容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的心顿时慌张了起来。

    “喂?嗯,你说什么,我知道了,我不会报警,你放心,什么你要500万,好,我给你500万,千万别伤害我女儿的一根汗毛。”

    容越很聪明,立刻猜到了对方那头的程萍说了一些什么,一听到容祖口里的500万,他顿时失声笑了。

    为了区区500万,他们居然敢绑架他妹妹,真是胆子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