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6章 第十六章(修改)
    容卉感到空气有些闷闷的,不像之前那么新鲜,小肚子不经饿地咕噜噜地叫。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还很暗,而且发现空间狭小,连翻个身都十分困难。疑,什么时候婴儿床变得这么小了?

    不对,有什么东西好像磕到她娇嫩的皮肤了,下面居然是一层是坚硬的纸板,容卉越想越不对劲,她隔着纸板敏感地感觉到有人体的温度。

    难道?

    该死的剧情发生了?

    容卉的脑海里想到了被程萍绑架走的剧情,她耳朵很灵,听到了外面有汽车的声音,四周有些黑漆漆的,只留下了几个孔呼气。

    容卉猜测她现在应该在一个纸箱里,难怪空间狭小又难受。一想到这,她就扯开了嗓子哇哇大哭。

    程萍发现后,就把她从箱子里抱了出来,容卉立刻不哭了。

    她睁着眼睛看程萍,心里来了一万头草泥马,梦里发生的一切都实现了,她真的被程萍绑架了。难道梦里的结局就要发生了,即使她知道自己性命无忧,心里仍旧感觉到了难受。

    书里的容卉活到13岁就在一场车祸中去世,去世之前一直体弱多病,从小去医院的时间比在家里还要多,咳嗽就成了她的日常,这不是她未来想要的生活啊。而且叶清辞因为女儿被人拐走的原因没有做好月子,留下了很严重的月子病,此后身体一直不好,就算没有那场车祸,医生推断她的身体活不过5年。

    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现在糟糕的局面?

    过了一会儿,容卉发出了响亮的哭声。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有没有人,快来救救她?

    谁听到她这么大声地哭了?

    不做月嫂该当绑匪的程萍这个时候心情很不好,再也没有之前的耐心了,她朝着还是个小婴儿的容卉大吼“不要哭了,没有奶可以给你喝。”

    容卉憋了憋小嘴巴,她不想喝奶,她想告诉路过的人们,告诉他们有一个小宝宝被他们绑架了。

    可转眼一想,路人谁会这么好心地来解救她。就算有个好心人问起她为什么哭得这么大声,到时候程萍可以说,这是她的孙女,她饿了。

    仔细想了一番以后,容卉就不哭了,她觉得自已什么都做不了,还是先养精蓄锐再做打算,期待有一个好心人可以敏锐地发现程萍的不对劲。

    正在经过高速休息站的陈大海来了一句“妈,在服务区先给宝宝喝点奶粉吧,我在后备箱里带了一罐奶粉。”

    程萍本想说不用,可转眼一想,她这是在求财,如果被叶清辞跟容祖知道她不给孩子喝奶,到时候钱会拿的不安慰。算了算了,用不着虐待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就采用了儿子陈大海的意见,到前面的服务区休息一番,泡奶喂孩子。

    高速服务区消息站

    五岁的裴寒一个人在玩一辆小汽车,肉肉的小手划着汽车的轮胎,汽车朝前开一下,就被小手按住,这样的动作一直反反复复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丝毫不见小男孩脸上厌烦,相反玩得不亦乐乎。他妈妈祝慈脸色苍白,神色悲哀,看起来很像大哭一场。

    “寒寒,你饿吗?”

    裴寒低着小脑袋玩着小汽车,不出声。

    “寒寒,你口渴吗,妈妈喂你喝水好吗?”

    裴寒低着头还是玩着小汽车,仍旧不出声。

    祝慈抱住了裴寒,鼻子酸酸地问“你冷吗,妈妈这样抱着你温暖吗?”,

    裴寒没有反抗,随他妈妈拥抱住自己,就是不说话。

    很快,祝慈放开了他,心里油然升起了一股挫折。她跟丈夫两个人工作很繁忙,儿子裴寒一出生就扔给了专业的育儿嫂带。当时他们特地挑选了育儿嫂的人选,还为此用监控观察了三年,发现育儿嫂带的相当专业,夫妻俩人就放开了双手双脚去打拼事业。

    祝慈是一个明星,丈夫裴钰是家族企业的接班人,两个人的工作都十分繁忙,一个忙着拍戏一个忙着开会,有时候十天半个月都不在家。这就助涨了育儿嫂的某些行为,趁着夫妻俩人都不在家,就欺负了才不过3岁的裴寒,饭也不给好好做,买来的什么好吃的东西都先送入自已的嘴里。

    这些画面其实监控里都有,可是他们夫妻因为之前对育儿嫂的信任,完全没有再去翻视频了。这也是他们为人父母不负责任的表现之一,以为育儿嫂会像之前那样好好对待裴寒。

    渐渐的,原本开朗的裴寒被育儿嫂带着性格越来越沉默,像一只蜗牛一样把什么情绪都隐藏在心中。直到某一天祝慈拍戏提前杀青回来,看到育儿嫂让她儿子趴在地上当小狗学小狗叫才给饭吃,顿时气得报了警。

    事后,她十分后悔。开始带着裴寒去医院检查身体,身上虽然没有一处伤口,可小小年纪的裴寒却得了自闭症,喜欢一个人玩一个睡,只要饿了才会找大人吃饭,平时根本就不需要大人的照顾。

    今天他们特地跑到了首都最著名的医生华教授咨询,涉及儿子的问题,怕人多口杂,万一被嘴碎的人说出去,传来传去会伤害到儿子,所以这次出来祝慈跟裴钰没有带任何一名保镖,甚至司机都没有带,带着儿子只身前往就医。

    结果还算好,华教授检查完毕讲说话不是问题,只要克服心里障碍就行。

    “叮铃铃”地一声,把祝慈思绪给拉回了现实中。

    她背对着儿子裴寒接了一个电话,整个人的思绪完全被电话里的事情给牵住了心绪。

    几秒后,裴寒偷偷地看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祝慈,发现她一个劲地在讲话,说不会再接戏了,以后要照顾儿子,就悄悄地溜了出去。

    他跑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汽车,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婴儿出来透气,立刻被吸引住了目光。

    他从未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婴儿,头发漆黑柔软,眼睛大大的像是一颗圆圆的葡萄,皮肤白皙,嘴巴小小地像樱桃,此时此刻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真像一个小天使。

    被抱出来透风的容卉望着陌生的服务区,四处看了看,无意间看到了有一个小男孩正盯着她看,她这辈子以及上辈子还从未见过长得如此精致的男孩子,五官仿佛被上帝精雕玉琢一样,心里不免觉得可惜,如果是个成年男子就好了。

    同时,她又很着急,想要提醒眼前的小男孩赶紧走,可是她还不会说话,嗯嗯啊啊地怕引起程萍的主意,万一把主意打到小男孩身上怎么办?

    裴寒越看越觉得可爱,他走过去,拉了拉程萍的衣角,又用小手指了指了怀里的容卉,意思是想要抱抱。

    程萍顺着声音看到了一个才到她腰部边的小男孩子,发现他不会说话,立刻拒绝了“你还太小了,不能抱。”

    裴寒眨着两只黑曜石般的眼睛盯着程萍看了一会儿,然后安静地站在一边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容卉看。

    这时陈大海拿着水杯过来了,看到站在角落里边玩小汽车边看着他们的裴寒,好奇地问程萍“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程萍“是个小哑巴,估计被他爹妈丢弃在了这里了,你赶紧泡奶吧,喝完奶让她睡一会儿。”

    陈大海“啊”了一声,左看看右看看眼前的小男孩子,看他衣冠楚楚的,长得像菩萨身边的小童子,一点都不像是个小哑巴。

    本来想多说几句话陈大海想起他妈妈的吩咐,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奶粉上面。他没有养过孩子,不知道怎么泡奶粉,干脆就把滚烫的开水倒在奶瓶里,舀了几舀奶粉放进去,晃荡几下就要给容卉喝了。

    裴寒皱着小眉头不出声,怎么看这么觉得这对母子养孩子不靠谱。他有很多本绘画书本,还看过电视,书里和电视里都说小宝宝很小,很稚嫩,需要大人们好好爱护才行。

    他平时喝的奶,都是妈妈试好温度后才给他喝。这么烫,那么小的宝宝喝了会被烫伤的。

    程萍一拿奶瓶,烫地不行,赶紧把奶瓶放在了石桌上面,一个巴掌劈在了儿子陈大山的脑后,呵斥“你有没有点常识,赶紧去把奶瓶放在冷水冲一下,这么烫怎么让小宝宝喝?”

    陈大海低下头,仿佛一只鹌鹑那样挨骂。

    过了一会儿,他仿佛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问程萍“妈,我们真的要勒索500万,你怀里的小宝宝的爸爸能拿出这么多钱吗?我怕到头来是一场空。”

    至今为止,他仍然云里雾里的,一想起他妈勒索的500万,又是心动又是害怕。

    程萍赶紧使了使眼色,陈大海东看看西看看,四周又没有人,他说说怎么了。

    “这个话题不要说了。”程萍止住了儿子陈大海接下来要说的话,嘘了一声,“小声点,当心隔墙有耳。”

    陈大海哈哈大笑“哎呀,妈,你也太小心了点吧,周围又没有人。哦,有个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他能干什么?”

    不会说话的裴寒听了这母子俩的对话,一溜烟地跑开了。他要告诉爸爸妈妈,这里有对母子绑架了别人家的小婴儿。

    打完电话以后,祝慈回过神看了看身边的儿子,发现没有人影,顿时慌张了起来。站起来去找儿子的时候,迎面跟刚回来的丈夫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他手里拎着几个粽子,是儿子点名要吃的。

    “儿子呢,我买了他爱吃的肉粽。”

    祝慈羞愧地差点想要找个洞给钻进去,她低着头无法面对眼前的丈夫。

    裴钰顿时脸色黑了下来。

    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儿子,而不是做无用功的争吵。

    “赶紧去找儿子,他就在这片服务区内。”

    “裴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了,我知道你祝大明星工作繁忙,不要再说了,赶紧找儿子。”

    祝慈本来想跟裴钰一起找儿子,可转眼一想不对,万一儿子要是回来了找不到他们怎么办?这么一想以后,她就老老实实地带在了原地方等儿子,心急如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对祝慈来说,仿佛度日如年。

    过了好一会儿,祝慈感觉到手臂忽然间被人碰了碰,转身一看发现裴寒郝然站在了她面前,激动地蹲下了身体抱住了他。

    可裴寒却推开了她的拥抱,拉着她一直朝前走。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里,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中年妇女怀里的小宝宝。祝慈不明白儿子的意思,蹲下身体问他“你想要跟小妹妹打一声招呼?”

    裴寒摇摇头,一直用手指指着程萍怀里的容卉,比划着。

    “妈妈不知道你的意思,你能开口跟妈妈说吗?”

    祝慈无比期待,她期待着有奇迹发生,可是裴寒还是没有说话,就是一直用手指指着容卉,比划着。

    这下子祝慈明白了裴寒的意思,恍然大悟“你想要个小妹妹?”

    裴寒急的猛烈地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这对可恶的母子绑架了这个小妹妹,妈妈,你要救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