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7章 第十七章
    祝慈顿时不明白儿子的意思。

    她蹲下身,再问了一边裴寒“难道你不想要妹妹吗?”

    裴寒点点头又摇摇头,看得祝慈一头雾水,不过她理解的是多半是看到别人家的小妹妹长得可爱,萌发了一种想要妹妹的念头。

    忽然间祝慈的脸红了,儿子想要一个妹妹,可她跟丈夫裴钰早就分房睡了快两年了。彼此间因为工作的原因实在太忙了,总是聚少离多,就算见面了也是说一些有关儿子的话题,那方面的事情老早就忘记在了不知道哪个地方。

    她期期艾艾地蹲下身体,想要跟裴寒解释,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就现在跟丈夫裴钰的关系,两个人怎么可能再生一个妹妹?

    几分钟后,裴钰找到了他们,一把抱住了儿子裴寒。

    “爸爸看看你,幸好你没事。”

    面对老婆祝慈,裴钰的火气顿时上来“我就离开一个半个小时,怎么儿子在你手上又不见了?”

    语气冰冷又生气。

    之前祝慈带裴寒在商场购物,发生过一次走丢的事件一直让裴钰耿耿于怀。

    他向来在公司里发号施令惯了,一有什么不满意就会直接说出口,在家里也一样,以至于脾气变得有些急躁。

    除了面对儿子时态度温柔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到裴钰的责骂。尤其是祝慈,裴钰质问的次数最多。两人争吵的最多一次就是关于儿子照顾的问题。祝慈觉得自己照顾地没有问题,裴钰老觉得她照顾地不够仔细。

    因为她全职带孩子,这两年内除了吃老本外,没有赚过一分钱,自知理亏,就默默地承受了下来。

    当初结婚的时候,裴钰跟她说过,让她退出演艺圈相夫教子。她不肯,觉得女人没有了事业会被婆家人轻易拿捏住,以后在老公婆婆面前更加抬不起头。

    事实证明,她全职的这两年自己的底气就不足了,虽然裴钰给了她一张无限额的黑卡,让她买买买,但她有时候真的下不了手买买买,花老公的钱总归不太爽快。

    当初事业心重的祝慈出了月子就马上复工了,裴钰以为她觉得家里不够富裕需要赚钱,把家里一切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他之前只是下属集团的一个总裁以为接班没指望了,谁知道最近爷爷却把整个集团点名交给了他继承。于是家里的资产比起之前来说增加了好几十倍,让她不必为钱的事情烦恼去拍戏赚钱。

    可那个时候她接了一部剧,碍于人情,无法推脱不演。后来这部剧成为了当年电视剧的一个爆款,她也一跃成为了一线巨星。

    此后的事业更是飞黄腾达,光是代言就拿到手软,巅峰的时候全华国大厦的广告屏里都有她的身影出现。祝慈那个时候就在想,要趁着年轻多拍戏,多赚钱,不然等青春消耗殆尽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当时裴钰忙着跟那些叔叔伯伯打遗产官司,完全没有时间去照顾孩子,三翻四次地希望她能够退圈在家带孩子。

    可祝慈觉得当时的事业正处于辉煌时期,根本不想在家做全职太太照顾孩子。商量了很久,裴钰就说让育儿嫂带孩子吧。

    后来裴寒被育儿嫂精神虐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当时裴钰都气疯了,差点拿刀砍了那个育儿嫂,从此以后无论公司有多忙,他都会晚上回家带孩子。

    为此,祝慈退圈了照顾起了儿子,不过两人也因为育儿嫂的事件,彼此都有了心结,变得不像之前那般恩爱。

    裴钰责怪祝慈忙着拍戏,祝慈埋怨裴钰工作忙,话不投机,次次吵架。两人的婚姻早就千仓百孔,名存实亡。但为了儿子,两人一直相敬如宾地生活着。

    面对儿子,裴钰的态度是有史以来的温柔。

    他一把抱起了裴寒,压低了声音“走,我们回车里,爸爸给你买了你爱吃的肉粽。”

    裴寒摇摇头,挣扎着想要推开裴钰的怀里,两只小手不断地推着他的胸膛,脑袋不停地左右摇晃着。

    裴钰蹲下身,把裴寒放开。

    裴寒一溜烟地跑到程萍那边。等水冷透了,程萍拿起奶瓶在喂容卉喝奶。

    容卉把小脑袋一瞥,嘴巴闭住,就是不愿意喝奶。她的视线被眼前的一个小男孩吸引住了,小男孩刚才走了,现在又回来了,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巴眨巴眨地看着她,似乎想要跟她说话,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啊啊啊”容卉朝着他挥着小胳膊,意思是希望他赶紧走。

    可惜的是,话到嘴边一连串的婴儿语让人听不懂。一边的程萍看她不喝奶,就干脆不喂了,等着儿子陈大海从卫生间回来,心里一阵烦躁。

    裴寒走近了,眨着眼睛看到了陌生阿姨怀里的小女孩,咿咿呀呀地朝着他说话,咧开了小嘴巴笑了笑。

    这个小妹妹真的好可爱啊。头发软软黑黑的,好想摸一下,脸蛋白白嫩嫩的,好想亲一口,真的好可爱。

    这么可爱的妹妹,他不能让她落在坏人的手里。他有耳朵,刚才听到了这对母子说要向小妹妹的爸爸要赎金500万。一般人家是很难把这笔钱凑到的,即使是开厂的小老板一时间凑个500万也是比较困难。

    那如果小妹妹的爸爸妈妈拿不出这笔钱,这个小妹妹会被坏心肠的奶奶遭到怎么样的对待呢?

    容卉想要提醒他不要一直呆在这里,不经意看到不远处的年轻男女,就猜测这是小男孩的父母,就不那么操心。

    程萍担忧眼前跑过来的小男孩“喂,小孩,你真不会说话吗?”

    要是能说话的话,刚才陈大海和她的聊天要是被说出去,那该怎么办才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起绑架了去。

    伸手去摸他的脸蛋,裴寒赶紧朝后一躲。

    程萍压低声音骂了一句“小哑巴。”

    赶过来的祝慈把裴寒拉到她身后,朝着程萍道歉“这位女士,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小寒,跟妈妈一起回家好不好?”

    同样走过来的裴钰也是蹲下身哄着儿子“跟爸爸妈妈一起回家了,外面没什么好玩的。”

    裴寒摇摇头表示不愿意,手指着程萍怀里的容卉,一直指着。这动作刹那间让祝慈脸红了,她该怎么开口跟裴钰说儿子想要一个妹妹。

    同样的裴钰也不明白裴寒的想法,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婴儿,真的很难以想象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怎么生的出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子来?

    “裴寒,我们走吧。”

    裴钰牵起儿子的小手,想要离开,却被裴寒甩开了。

    “这孩子是怎么了?”裴钰一脸的疑惑。

    “额,他想要个妹妹。”祝慈有些脸红的回答。

    裴钰“哦”了一声,他观察了一下不远处那个抱着小婴儿的中年女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容卉“啊啊啊”地叫了一声。

    自从穿过了这些天,她还从未见过有一对夫妻长得如此出色,尤其是这个叫祝慈的女人,简直好看得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样,不由得让她想起了叶清辞跟容祖。

    如果叶清辞发现她不见了,说不定会急的大哭吧。容祖也是,肯定内疚到不行,还有哥哥容越,昨天他还跟她商量着要一起把程萍赶出家门。一想起亲人的容卉,眼眶忍不住湿润了,憋憋小嘴巴很想要哭。

    她真的好想要回到爸妈身边。

    悲从心来,容卉“嘤嘤呜呜”地哭了起来。她是个小婴儿,无端的哭泣很正常。一开始程萍还哄着,可容卉还是再哭。

    过了一会儿,程萍想起怀里的小婴儿已经3,4个小时没喝奶了,赶紧把放在桌子上的奶瓶拿起来塞在她嘴里。

    换做是一般的小婴儿,这个时候早就因为饥饿的原因,,早就闻到了香甜,口渴的奶奶了,顺着本能地吸着奶瓶要去喝。可容卉作为一个拥有成年人灵魂的小婴儿,有骨气地把小脑袋一瞥,闭住小嘴巴就是不喝奶。

    哭闹不休的小婴儿,逐渐让程萍失去了耐心。最后,程萍就完全不哄她了,抱在怀里随她哭。

    裴寒再一次跑到了程萍的身边,朝着身后的祝慈跟裴钰一直用手指着容卉,小脑袋摇晃着,意思是这小宝宝不是他们的孩子。可惜的是,裴钰跟祝慈一点都不明白他的意思。

    裴寒又着急又担心,想要开口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每次他想要说话的时候,脑海里老是想起之前照顾他的阿姨老是让他学小狗那样“旺旺旺”叫,他就变得不怎么想要说话了。一想要说话,嘴巴里就会不自觉地发出“旺旺旺旺”地狗叫声。

    甩开裴钰的手,裴寒跑到程萍那里,伸出小腿说时迟那时快狠狠地踢了她一觉。

    这个专门绑架别人家小宝宝的坏奶奶,真是太坏了。

    程萍一个没注意,小腿处就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顿时一股麻麻的痛从腿边慢慢地袭来,传遍了整个身体。

    她低头一看,发现是那个之前一直徘徊在这里不肯走的小男孩,虎着一张小脸蛋盯着她看。

    程萍那个气啊,想要伸手去打小男孩,就看到了对方的父母跑了过来。

    祝慈跑过去赶紧拉住裴寒对着程萍一再道歉,裴钰立刻把他抱了起来,抗在身上朝着回家的路上走去。

    裴寒像个小兽一样叫着,他拍打着爸爸的肩膀,示意他让他放他下来。

    裴钰不放开,他扛着儿子去自己的车里。不料,裴寒急的在他脖子咬了一口。

    没办法的裴钰只好把儿子放了下来,裴寒立刻伸手去翻他的裤袋里的手机,找到后就低头打字。

    裴钰停下了脚步思考。

    儿子虽然得了自闭症,但智商测试出来的结果让他跟祝慈两个人彻底地送了一口气,医生说他以后会是一个天才。

    裴钰当时的想法以及现在的想法一点都不奢望裴寒未来会是一个天才,只要不是个傻子就好。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他早点开口说话。可眼下儿子的反常,让他不得不注意起这个中年妇女来。

    儿子从小就很懂事,不会像今天这么不听话,一直不停地用手指着中年妇女怀里的小婴儿,是不是表示这中年妇女的有问题?

    看她的打扮以及穿着,还有怀里的小婴儿衣服的穿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小婴儿身上穿的衣服是名牌,具体名字他还记得,当初他儿子出生的时候,他路过一个母婴店就挑了这个牌子的衣服全系列地购买了下来。一般家庭是穿不起这个牌子的。但也有可能是朋友亲戚送的,这个理由不成立。

    裴寒打了字,又拉着裴钰的手走到程萍那边,指着容卉又指着手机上的这些字。

    这时的容卉她停止了哭声,反而好奇地看着来来回回的裴寒。

    她发现这个叫裴寒的小男孩异常的聪慧,听到了程萍跟陈大海的对话,一直用手指着她,想要告诉他爸爸妈妈她是被人绑架的。

    “裴寒,”祝慈一点都明白儿子今天是怎么了,一直不肯离开,只好板起了脸“人家妹妹也要回家,乖,听话,我们一起回家。”

    裴寒听了,干脆坐在地上耍赖不起来,不停地用手指着容卉。

    容卉刹那间感动了,这个小男孩在用他的某种方式保护他。

    低头看着手机的裴钰看到了儿子打的一行字爸爸,我听到那对母子说要拿怀里的小宝宝换500万。

    把手机藏到裤袋里,裴钰快步走到了裴寒身边,蹲下把他抱起来,附耳小声说“爸爸看到你编辑的信息了,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

    他朝着程萍,多年在公司里做惯了发号施令的事情,养成了一个上位者该有的气魄,先试探着询问“宝宝哭得这么厉害,她妈妈呢?”

    程萍回答“她妈妈在家坐月子,我是她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