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8章 第十八章(含入V通知)
    前20几年容卉作为一名平凡的普通人,一直活得安安稳稳,不见风平浪静,也从未有过什么依恋。可在书中世界短短几日,让她却有了依恋之情,渴望等到叶清辞的母爱以及容祖的父爱,还有哥哥容越的兄妹之情。

    被月嫂程萍带走的那天,她虽然觉得自已没有生命之忧,但仍旧迫切地渴望有一个奇迹的发生。

    真当这个奇迹的发生时,看到裴钰抱着怀里的裴寒试探性地问程萍时,这一刻,容卉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爽,可同时听到祝慈喊小男孩子名字时,心情顿时郁闷了下来。

    她宁愿裴钰这个时候不要出声了,当做没看见吧。

    裴寒?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书中有个超级大反派不就是叫裴寒。他少年天才,性格阴郁,是他怂恿容祖的第二人格开药厂,制作违禁药物,获取了大量的利益。18岁那年开着一辆限量款的跑车潇潇洒洒兜风,却在转弯处撞飞了一个男人,却完全没有下车的意思,就这么把车停在马路中间,随路人们指指点点。

    有好事者问他为什么不下车,他说这个男人过马路不长眼睛,死有余辜,其恶劣的行为让路人纷纷拍照指责。但架不住裴家有钱,花了不少精力财力物力让这件事情的热度消了下去,又花了很多很多的钱安顿了男子的家人,让对方主动松口不去告裴寒。

    后来裴寒接管了家业,因为对商业嗅觉敏感,短短几年时间把裴氏集团的商业版图扩展了三四倍,财富急剧上涨,不过随之而来的是裴氏一向良好的风评逐渐朝着恶劣的趋势发展。

    裴寒的父亲裴钰接管公司的时候,虽然脾气不好,但人心肠却是好的,事事为员工着想,为了儿子做了不少善事,主动捐款搞慈善,还拟定了一个项目,就是公司的净利润达到多少值以上要建设30几所希望小学,并且以儿子的名字命名。

    而到了裴寒这里,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没有心的人了。他手段狠厉,从不做任何善事,也不捐款,之前把裴钰在世之时答应下来的捐款一一否认,还撤资了很多个原本裴氏资助的贫困大学生。还直截了当地骂那些贫困大学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更扬言从今以后,裴氏将不会再资助任何一个贫困大学生,更是把裴钰一直以来在建设30几所希望小学的项目直接喊停了。

    他说他爸没有了,就不必以他的名字来命名这些希望小学了,而且他也不需要了。

    曾经的那些商业伙伴被裴寒不是吞并就是赶尽杀绝,有些被逼地跳楼自杀,死之前还诅咒裴寒一辈子孤老终生,传到裴寒的耳朵里,她直接哼了一声,不痛不痒。

    而造成裴寒这一切冷酷无情的原因,书中提到过,是因为父亲仗义救人导致意外去世,母亲改嫁,给5岁的裴寒造成了极大的心里阴影。

    在一个采访中,裴寒就说起自己的爸爸,是一个好人,好的为此付出了生命。他不是个好人,也不想当好人。

    因为对裴寒这个人物的印象深刻,容卉翻着书本详细看了一下裴钰去世的原因。

    想起来后,容卉整个人都不好了。

    裴钰仗义救人的不就是她吗?是他发现了程萍的异样以及不对劲,跟陈大海争吵推搡之际,倒在草丛边一颗坚硬的石头上磕到脑袋,失血过多而死。如果裴钰没有再意外中去世的话,按裴钰的教育,裴寒绝对不会长歪。长大以后也不会变得那么唯利是图,冷酷无情,视生命如草芥。

    “啊啊啊”容卉朝着裴钰叫出了声音。

    别管了,快点带着儿子回家吧。

    晚上11点多,周围一片安静。偶尔有几个路人经过,但看都没有看这边一眼,多数匆匆走过赶着回家。

    有一两个好奇停下脚步朝着程萍她们那边看了看,心里觉得有猫腻,但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悄悄离开。

    裴钰看到程萍怀里的小婴儿,眨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啊啊啊地叫着,顿时被萌到了,更加确定了眼前的中年妇女绝对拐卖了孩子,怎么看这么都不像是她的孩子,除非基因变异才会生的出这么可爱的孩子。

    忽然间正义感爆棚的裴钰想也没想,说话没经过大脑地提出了怀疑“哦,原来你是小宝宝的奶奶啊。那刚才小宝宝哭得这么厉害,你怎么一点不去哄一下她,哪有亲奶奶会这么狠心?”

    话说完,裴钰就感到了深深地后悔。

    他这是怎么了,太气愤了吗,怎么能把心里的怀疑给说出来?应该跟他们扯一些家常,然后让祝慈偷偷地报警地。难道有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是这么来的?

    程萍心慌了,一边埋怨儿子上个厕所这么慢,一边仰着脖子争辩“我说你这人长得人模人样的,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恶毒啊?”

    裴钰不想把儿子带到话题里,不然他早就明确地说了,你们刚才的谈话我们都听到了,你们就是在绑架孩子。

    “阿姨,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通常不是说隔辈亲隔辈亲,奶奶不是最疼孙子孙女了,您孙女刚才哭了这么久也不好好哄她一下。”

    程萍粗着声音“多管闲事,我自己的孙女自己疼的时候你又不知道。”

    旁边的祝慈一把把裴钰拉到一边,劝着“老公,别跟她说了,我们还是走吧。”

    不是她见死不救,而是穷途末路的人往往会做出一些穷凶极恶的事情来,她不想老公跟孩子为了一个陌生人受到伤害,那样不值得。

    在爸爸怀里的裴寒一直指着程萍怀里的容卉,拉了拉裴钰的衣服。告诉他,这个奶奶是坏人,要救妹妹。

    裴钰自然知道儿子的想法,他也想一走了之,可是不能啊。为人父母,必须做出榜样来,第一次见到儿子有如此正直善良的一面,他不能为了私欲就磨灭了他如此美好的品质。

    于是他把祝慈拉到身边,附耳“你走到别的地方去,去打110,眼前这个中年女人绑架了别人家的孩子,快去。”

    起先祝慈不肯,但架不住裴钰的坚持,就磨磨蹭蹭地走到一边去,拿出手机边走边打110报警。

    程萍的戒备心十分重,她老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可疑,长得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却喜欢多管闲事。所以她留了一个心眼,一直盯着男人跟他老婆交头接耳地说着一些什么,起初他们似乎发生了矛盾,女人不肯打电话,男人却让她走远一点打电话,至于打什么电话,程萍十分好奇,虽然听得有些断断续续的,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似乎有危机。她会一些简单的唇语,连蒙带猜知道了发现那个人边走边打电话的女人居然拨打了110。

    那不是报警电话吗?拐卖孩子?说的不就是她吗?

    程萍这下彻底地慌了。

    人一慌,就没有了之前的冷静跟智商,想也不想地直接抱着怀里的容卉快步去追祝慈。

    同样是抱着孩子,裴钰是男人,身上有的是力气。一个转身就拦在了程萍的面前。

    “你干什么,干嘛追我老婆。”

    “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电话,以为我傻吗?”

    偏偏这个时候陈大海回来了,一看到自家的母亲抱着孩子在跟一个成年男人拉着衣服争吵推搡,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挡在了裴钰跟程萍的中间。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欺负一个女人。”

    “儿子,他要报警,说我们拐卖了孩子。”

    “草,你说什么狗屁话,你……你才拐卖孩子呢。”

    陈大海是一个农村男人,平时干过农活,身强体壮的,而裴钰是一个发号施令的总裁,就算平时保养得当地健健身,但体力上两人还是很快拉开了差距。

    容卉急的团团转,眼睛一直不停地看着两个成年男人打架,不停地啊啊啊啊啊啊叫着,甚至着急地哭了起来。

    她是想改变原书中体弱多病又早死的命运,但这并不代表这些改变是要建立在牺牲一个人生命的基础上实现。

    像裴钰这么正义又善良的好人不应该死在救人的一起意外中,容卉小胳膊小腿使不出劲来,只好“啊啊啊啊啊啊”地叫着。

    裴钰叔叔,别救我了,你赶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