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19章 第十九章
    高速公路

    几辆黑色的汽车急速地行驶在了道路上, 其中一辆一马当先,开在了最前面,剩下的几辆开在了后面紧追着。

    容祖着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时不时问身边的容越, 到哪儿了, 在哪儿了。

    容越早就跟开发这起追踪器的师兄联系上了,师兄是一个热心肠的人,马上请假来帮助他追踪程萍的行迹。

    他们没有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报警, 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大,被程萍知道了, 万一撕票了怎么办?而且警察来家里的话,肯定要惊动家里的所有人,包括还在做月子的叶清辞。按叶清辞的性格肯定不会好好地坐月子, 会强烈要求要跟着他们去找容卉。

    “师兄, 好, 我知道了。”

    跟师兄通话完毕,容越一直纠结在一起的眉眼总算舒朗了起来。

    他对容祖说“爸,下个服务区我们停下来, 妹妹就在哪儿。”

    汽车很快开到了高速服务区停靠站,容祖跟容祖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顺着追踪器朝着某个方向跑去。

    这时容越发现追踪器的亮度没有了,顿时感觉到不妙。身边的容祖则紧张地冒汗, 他生怕关键时候掉了链子, 那么女儿就多一分危险, 连忙询问“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程萍发现了追踪器, 还是她把追踪器给弄丢了?总之追到这里后, 追踪器没有了亮度。”

    “意味着我们断了线索?”

    容祖急地想要骂人, 容越这时听到了一阵又一阵哭声,赶紧朝着他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他看着容祖,眼神发亮“你听,听到什么了没有?”

    “哭声,是小容卉的哭声,她肯定在这个服务区内。”

    “对,我们现在赶紧报警,让警察赶紧过来然后封锁整个服务区,这样程萍就跑不掉了。”

    容越此时此刻的头脑十分清楚,报警完以后让保镖们分手找容卉。他跟容祖一组一起顺着哭声跑去了某个方向,两人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就在容卉眼睁睁地要看着裴钰朝着那个草地倒下去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十分尖锐的叫声,瞬间把容祖跟容越引了过来。

    容祖眼看着裴钰即将倒下去,发现草坪中间有一块十分尖锐的大石头,一个健步眼疾手快地扶住了裴钰。

    乖乖啊,幸好他扶住了,不然这个男人肯定头破血流,伤的很重。容祖想。

    站直身体以后,裴钰回头看了一下扶住他的男人,长得很斯文耐看,五官莫名其妙地有些熟悉,他感激地朝着对方颔首道谢。

    低头一看地下,幸好他命大。不知道是谁在草地上放了一块尖锐的石头,不然摔倒在上面磕到脑袋准能一命呜呼。

    “兄弟,”被救了一命的裴钰直接喊了一声容祖兄弟,并且真诚地告知他“这对母子拐卖孩子,你相信我,她手里的孩子不是她家亲生的,是拐卖来的,我儿子听到他们的谈话,说是要赎金500万。”

    平时的裴总裁是一个高冷的人,话不会这么多。可眼下裴钰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分顺眼,想着他肯定是一个人好人,就话多了点解释了一番。

    容祖激动地握住了裴钰的双手“兄弟,那是我家的孩子,被保姆拐走了。”

    裴寒看到有坏人在打爸爸,就迈着小短腿去打陈大海。谁知道被陈大海推到在地,他也不哭,直接爬起来,用漆黑的眼睛看着陈大海。

    陈大海从未见过一双这么安静漆黑的眼睛,像一头小狼崽一样,顿时脚步没有移动。就在这时,容越背后偷袭了他。

    只听到“啊”地一声,陈大海被容越撞到在地,容祖赶紧把他的双手绑在一起。这时四处搜寻的那些保镖们收到信息以后也赶了过来。

    容越朝着程萍大喊“老妖婆,你赶紧把我妹妹还给我,不然我就打你儿子。”

    他一脚就踩在了陈大海的脸上,一想到被欺负的妹妹,气得用脚再一次狠狠地踩了踩陈大海的脸。

    都这种地步,程萍仍旧不肯妥协,抱着怀里的容卉高高地举起“你把我儿子放了,不然我就摔她。”

    这种时候,容卉反而不哭了,安静地让容越他们都心疼了。

    凡是有关女儿的一切,容祖很快妥协了下来“你被激动,把我女儿先放下来,我会把你儿子放开的。”

    程萍慢慢地放了下来,直接要求“给我500万,我就放你女儿。”

    别说500万,1000容祖都会给。他早就准备好了钱,把倒在在地上的陈大海拎了起来“钱和你儿子我都会给你,你先把我女儿放了。”

    程萍没有这么傻“你先让我儿子走过来,再把钱给扔过来。”

    容越叫了起来“爸,你别信老妖婆的话。”

    “老妖婆,你把我妹妹放了,我给你当人质。”

    程萍当然不同意,哪有人质会比一个小婴儿这么安全,什么都反抗不了。换成了容越了,那么一个身强力壮的少年,搞不好会随时反击。

    容祖觉得程萍把他当成了一个傻子,只肯把钱扔给她,坚持着放陈大海的同时必须放容卉。

    两人僵持着,过了一会儿,他们相互妥协了下来。

    “我说1,2,3,一起放人。”

    程萍所有精力在钱,在儿子,跟容祖的交涉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裴寒悄悄地跑到了她的身边。

    趁着程萍的不注意,裴寒张嘴就咬了咬她的手腕。

    程萍吃痛地叫了起来,手一放开,怀里的小容卉眼看着就要从半空中摔下来时,容祖跟容越顿时急地满头大汗,两人飞奔过去,距离差着还有一大段。

    容祖甚至希望这一刻时间能够暂停下来,他拼命地跑过去,容越也是,谁都知道物体坠落到地的快速以及时间。

    他们心急如焚,甚至连一向情感单薄的容越双眼含泪,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这么小的妹妹,要是从高空中坠落下来,那么不死也会受伤严重。

    他宁愿受伤的是他,宁愿被劫持的是他,宁愿从高空中坠落的是他,容越越想越觉得悲哀,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假设条件的发生

    这时还是个小豆丁的裴寒赶紧爬起来,他刚才被程萍甩在了一边,跟小容卉的距离不过十几厘米左右,用尽了吃奶的劲赶紧跑过去接住,护住小小的婴儿,双手双脚重重地摔倒在地。

    裴钰跟容祖,还有容越立刻追了过来。

    容祖从裴寒手里接过容卉,此时的容卉似乎知道自己大难不死,咧开了小嘴巴朝着他笑了笑。

    容卉看着容祖,咿咿呀呀地叫了几声。

    爸爸,爸爸,我没事,你别难受啊。

    容祖顿时流下了眼泪。

    幸好,他的女儿一切还好,不然他不介意成为一名杀人凶手。

    裴钰还没有蹲下身去扶起摔倒在地的裴寒,就被赶过来的祝慈一把推开,她心疼地抱起了陷入昏迷中的儿子,一脸的埋怨“我让你不要管,你偏要管,现在我儿子现在变成这样,你满意了吧?”

    裴钰望着陷入昏迷之中的儿子,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他内疚无比,宁愿被程萍甩出去的人是他,而不是这一具小小的身体,想必肯定很疼吧?

    祝慈把昏迷中的裴寒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抬起手去擦脸上流下来的眼泪,却发现了手掌上的鲜血,慌得朝裴钰大喊“老公,你快打120电话,儿子他受伤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