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一个星期以后

    容誉趁着午休期间, 随便扒拉了几口便当。填了一些肚子以后,他站起来清理了一下饭桌上的惨剧,然后赶紧走到了医院楼上的单间病房去探望一位小朋友。

    此时他的好朋友赵医生正在给病床上的小朋友检查身体, 和家长一问一答, 仔细把病患的身体情况一条一条地给记录了下来。

    赵医生一回头, 看到了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容誉站在身后,朝着躺在病床上的小朋友慈祥地笑了笑,然后把他拉到一边满脸地关心“怎么样, 老赵,这孩子恢复地怎么样?”

    赵医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容, 有我出马,你就放一个万个心好了,裴小朋友现在恢复地不错, 一切没事。”

    他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每次一到了午休时间就上楼看看这位小朋友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对他的病情非常关注。

    赵医生想在容誉心里这位叫裴寒的小朋友应该是一位十分重要的人。以前的容誉可不是这样的, 一到了下班时间,不是打个盹休息一下补充体力就是赶紧拎包回家抱心爱的小孙女。

    一个星期之前,容誉一脸慌张地来到他的值班室, 言辞恳切地请求他治疗一个昏迷不醒的小朋友。

    容誉是他的前辈,从医多年, 为人十分正义,家里人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毛病, 他从来不会开后门走近路。以前他小儿子生病发烧了, 章女士心急火燎地抱着孩子来他这里看病, 他也是先把之前一直等着的病人一个个看完, 才给儿子看病, 脸色镇定地很, 从没有像那一次这么神色慌张。

    只不过他是住院部小儿外科的医生,而容誉是小儿内科的医生。两人虽然没有再同一个办公室工作,但彼此间都久闻大名。一见面,相见恨晚。

    当时的赵医生被容誉恳求地逐渐脸色沉重,赶紧穿上白大褂随着容誉走到救护车面前,看着医生护士下来推着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小男孩,心立刻紧张了起来。

    他以为……

    后来一整套的检查下来,赵医生立刻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情况不是很严重,身体内的皮外伤倒是无关紧要,比较麻烦的就是伤到了身体的内部器官了。

    当他把这些情况告诉容誉时,容誉握住他的双手,神情激动地请求他一定要拿出全部的本事救小男孩。因为躺在担架上的小男孩是他小孙女的救命恩人。

    裴寒检查完身体,刚好肚子饿了。

    他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饭菜,祝慈立刻拿了过来,打开裴剧让人准备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喂儿子。

    “祝女士,你放心,小寒身体恢复地很好,相信再过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出院了。”

    容誉再一次地跟祝慈解释。

    祝慈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她一脸冷淡地喂着儿子吃饭。

    容誉哪会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他不知道该用如何语言来内心的感激,只好略微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

    唉,容誉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想着如果换做是他家的宝贝孙女这么受伤,他估计比祝慈的态度更差。

    哪个孩子不是爸妈心目中的宝贝啊?

    “小寒,你告诉爷爷住院无聊吗?”

    没法跟大人沟通,容誉只好把脑筋打到了小朋友身上。

    裴寒穿着小号的蓝色病号服,映衬着一张精致的脸蛋有些苍白,他不声不响地吃着祝慈一勺一勺的饭菜,眨着一双漆黑如子夜的眼睛看着容誉,最后点了点头。

    容誉的心顿时纠在了一起,他见多了形形色色的孩子,看多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家长,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面对那些生病的孩子,他感受到的只有怜悯,而不是心疼。

    可这一刻,他感到了心疼。

    眼前的小男孩乖得让人心疼,住院到现在从未听到他说过一句话,只是感受到疼了才嗯嗯啊啊地叫几声。

    作为医生,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小裴寒的这个情况会不会是自闭症?

    “小寒,你想要玩什么玩具,乐高,还是魔方,或者是别的?”

    “爷爷给你每一样玩具买回来,你玩好不好?”

    裴寒迟疑了一会儿,才点点头。

    他本来想不要爷爷的玩具,想要让爸爸妈妈从家里拿过来。可是他住院的这几天,他爸妈因为他受伤的原因一见面就吵,哎,想了想,还是不要让爸爸拿玩具了。

    容誉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裴寒的小脑袋,可注意到祝慈扫过来的眼光后,就把手给伸了回来。

    五岁的裴寒很乖,眨着眼睛看着四周,一直看着门口,发现等了好久还是一如既往地空荡荡的,就有些失望地低下头。

    住院期间,他感觉到好无聊啊。

    爸爸不在,有时候妈妈有事也会不在病房,这个时候他特别希望小妹妹出现在他身边,看着她,逗着她玩,那一天就很快过去了。

    容家

    养了一个星期以后,容卉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生机。精神一好转,她就张着黑溜溜的眼睛四处看看,发现是熟悉的家里后,顿时舒了一口气。

    容卉清楚地记得爸爸容祖从程萍手里把她救走后的第一个晚上,她就发烧了,可能是吹夜风吹多了,也可能是被程萍偷出来的那个晚上受冷着凉了,具体原因反正是不知道。当时全家的人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地团团转,守着她一直等到她爷爷回来。

    容誉看过以后,当场就说了一句幸好把她提早就回来了,不然落在那两个坏人手里就要有的吃苦头了。

    容祖喂了她一点药,当天晚上容卉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了。或许是太累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整才醒来喝奶,吓得叶清辞每隔一小时就用手探探她的鼻息。

    小婴儿的作息时间跟大人不一样,尤其是在月子里的小婴儿,饿了不管白天晚上都会每隔三,四个小时醒来吃奶,吃完再睡。

    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容誉过来看了她一下情况,告诉她爸妈最近几天可能会出现咳嗽,不过不要紧张,到时候吃点中药,必要的时候做做雾化,肯定不会住院打针。

    虽然容卉病得有些不舒服,可她听了爷爷的话后,觉得这一切都值了。就是晚上的时候常常听见叶清辞哭,她扑在容祖的怀里一直念叨着是自已的错,如果当天就开除了程萍,那这一切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说着说着叶清辞的眼泪就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怎么都关不住。一开始容祖还在安慰叶清辞,后来他自已也内疚地哭了,责怪自己做事不仔细,责怪自己糊里糊涂,责怪自己让女儿这么小就生病……

    夫妻两人一边说一边哭,让本来就睡梦里的容卉听到哭声睁开了眼角,她马上想到了这对夫妻哭的原因。

    看到他们哭得这么伤心,容越自己的心里也酸酸地。

    为了不让叶清辞跟容祖相互批评相互内疚一起哭,这时容卉“啊啊啊”地叫了起来,叶清辞跟容祖立刻止住了眼泪。

    容祖抱了她起来,她看到爸爸眼角红红的,又看看挨着身体靠过来的叶清辞,眼睛也是红红,多么想要开口告诉他们这一切不是他们的错,都是随着剧情发展的原因。

    “啊啊啊啊啊啊”地叫了半天,容祖跟叶清辞再也无暇顾及内疚,立刻抱起她哄喂她奶,手忙脚乱地让他们早就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这辈子她跟妈妈叶清辞的命运总算改写过来了,不用再像上辈子那样体弱多病了,真的很好。

    容卉身体好转的同时,同时她也在想裴寒。

    那天晚上她被爸爸带走的时候,看到祝慈哭得十分伤心,用手摸着眼泪的时候发现双手的手掌上都是鲜血,顿时着急得不得了。

    她不想自已生命无忧的同时却要搭上裴寒的生命。即使裴寒以后会是一个人人憎恶的超级大反派,但小时候的他却十分善良,会为了一个陌生的小婴儿仗义地出手相救,拉着他爸爸裴钰一定要让他救素未谋面的小婴儿。

    也许上辈子的裴寒是痛恨自己的善良吧,才导致了父亲意外去世,一直活在了痛苦内疚之中。成年之后才变得如此的冷酷无情,不择手段,不再做任何的好人好事,即使受到很多人的唾骂也不改初心。一直到了他死后,宁可把巨额钱财留给了3只宠物猫,也不肯捐给福利机构捐给社会做好事。

    她爸看到受伤的裴寒立刻打了一通电话给他爷爷,告诉他们有个叫裴寒的小男孩子为了救小容卉受伤流血了,务必要找一个好医生给他诊治。

    所幸的是,后来听爷爷说裴寒没什么生命危险,就要比较麻烦的是需要住院治疗,也算是吃苦头了。

    容卉一颗提在嗓子口的心总算放心了下来,她知道自已跟妈妈的命运被改写多亏了有裴寒跟裴钰这对父子。

    如果不是裴寒听到程萍母子的对话,告诉他爸爸裴钰,按照书里的剧情发展必定被程萍她们带回老家。何况那天晚上她早就有生病的迹象,如果被带到农村,命运肯定会像上辈子那样得肺炎。

    容卉那个时候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改写裴寒的命运。

    她一定要教育裴寒天天向上,好好学习,成为一个正直,善良,仗义的人。

    “老公,我们该怎么谢谢裴寒?”叶清辞问正在准备谢礼的容祖。

    容祖一边准备谢礼一边回答“我先去看望一下裴寒,看看他恢复得怎么样了,你等出了月子我们再一起去裴家看望裴寒。”

    容卉的耳朵里一听到裴寒这两个字,立刻“啊啊”地叫了起来。

    爸爸,看过来呀,带我一起去医院,我也想去看望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