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容誉给裴寒买了很多玩具回来。

    裴寒无聊的时候就玩玩具, 开始他兴趣比较浓厚,埋头在乐高,魔方, 还有其他益智玩具, 后来他逐渐玩厌了。

    太没有挑战了, 裴寒的小手托着下巴,看着床上一大堆的玩具思考着。眼神时不时地看着病房门外,一直没有人推开门, 他的手就继续玩着魔方。

    今天爸爸没有来,昨天爸爸也没有来。裴寒闷闷不乐地想, 他有点想爸爸了。妈妈一个人在医院里,太辛苦了,既要照顾他穿衣吃饭上洗手间, 又要晚上陪着他一起睡觉。

    这两天, 他明显地察觉到了妈妈眼睛下面的两个黑眼圈加重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 爸爸连续两天不来医院,妈妈脸上仿佛挂着一张别人欠她钱的脸,臭的要死。

    祝慈站在窗口在打电话, 经纪人此时在苦口婆心地在劝着她“阿慈啊,眼下真的有一部十分适合你的电视剧等着你。我看了一下剧情, 发现里面的女主角非你莫属。只要你演了,那么你的事业肯定会再一次飞黄腾达。”

    祝慈不出声, 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她做了两年的全职太太, 虽然一点都不用为生计为经济烦恼, 可是内心的空虚别人是不知道的。

    外人觉得她是豪门太太, 每天只要带带孩子喝喝茶逛逛街一天就过去了。孩子有保姆带, 她每天只要负责美美的就行了, 要真的是这样,日子也就舒服了。

    可自从发生育儿嫂这件事情后,她跟裴钰两个人都从心底厌恶保姆。家里的卫生除了叫钟点工打扫一下外,其他的都是祝慈亲力亲为。

    她从小到大长得漂亮,被星探挖掘做童星,父母就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照顾着,长大了也从不让她碰家务活专心让她拍戏接戏赚钱养活一大家子人。甚至到了出嫁那天,她的内衣内裤还是她妈妈收悉的。这种日子别提有多爽,可唯一不好的是,她爸妈似乎把她当成了金主而不是女儿,家里每次需要用钱的时候就向她拿钱。

    嫁给裴钰以后,祝慈确实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即使生了儿子以后,日子照样过得潇潇洒洒。可现在呢,她每天的生活重心就是儿子,陪儿子吃饭,陪儿子玩,陪儿子睡觉,有时候去外面培训班开展一下儿子的交友圈,每天忙得团团转。

    就这样的日子重复着一日又一日,忙碌的同时内心感到了空虚无比,有时候看着儿子睡着的模样,她会想,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为什么会过着这么累?而裴钰通常是忙得要很晚才能到家,很少抽出空来带孩子。

    最重要的是,祝慈感到了浓浓的挫折感。她带儿子的这两年,儿子的自闭症仍旧没有得到改善,他还是不肯开口叫“爸爸妈妈”,仍旧沉醉在自我的世界中。

    这种生活,是之前祝慈想都没有想到的。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她一个金马奖影后居然会成为一名家庭主妇,全职太太,呵。

    经纪人再接再厉“孩子的话就暂时交给他奶奶带好了。”

    祝慈还是不出声,她该怎么回答?说孩子的奶奶在精神病医院一直在治疗。当初跟裴钰结婚,他就坦白过家里的情况,父亲早逝,母亲在精神病医院治疗。

    而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亲生父母重男轻女,在他们心里只有儿子没有她这个女儿,一心想要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利益,完全把她当成了一个提款机,尤其是嫁给裴钰以后,这种想法是越发的明显,总是隔三差五地打电话过来要钱给儿子买这个买哪个。幸好裴钰家产多,不在乎这点小钱。

    如果是平常家庭呢,亲生父母老是向女儿拿钱,女婿没有意见才怪呢,加上婆婆的挑唆,不离婚才怪呢。

    她要是把儿子交给外公外婆带,那不是更好地让她父母有了要钱的借口,算了吧,为了家庭和谐跟耳根清净,还是自己带吧。

    电话里的经纪人一心为祝慈着想“阿慈啊,你退出圈内才两年,你的热度就已经下降到三四线明星了。如果你再带儿子几年,以后就不再是明星了。你想想当初是吃了多少苦才走到今天的这一步,你就忍心机会白白错过?”

    祝慈犹豫不决“可是我儿子他……”

    经纪人“儿子暂时交给爷爷奶奶带,爷爷奶奶没时间带,那就交给你爸妈带。”

    祝慈的脸上泛起了苦涩之情,她该怎么说,她两边的老人都靠不住。

    病床上裴寒安静地看着妈妈的背影,看到她越来越沉重的脸色,若有所思。记不清楚这是他妈妈第几次接到经纪人阿姨的电话,一直催着她去拍电影拍电视剧,每次他妈妈都痛苦地拒绝了,唯独这次她却犹豫了下来。

    裴寒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魔方,要是他的病能好得快一点,妈妈是不是也要像爸爸一样整天不再家?

    只要克服心里障碍,他能说话,他不是哑巴。有时候,他爸妈不在的时候,他偷偷地在房间里练习叫着爸爸妈妈,还读着绘本故事。每天都这样重复着偷偷地说话,可每次他爸妈一来,他就不说话了。

    他怕他说话了,爸爸妈妈又要像以前那样把他扔给育儿嫂带,他不喜欢陌生的阿姨照顾他。

    他想要妈妈每天陪在他身边。

    裴寒的眼睛垂了下来,浓密的眼睫毛形成了一把小扇子,犹豫了几秒后,他还是坚持着不说话。

    下了床,他伸手去拉祝慈的手。

    这时门被推开了,裴钰大包小包地走了进来,裴寒转身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

    裴钰伸手抱住了扑过来的小人儿,蹲下身,摸了摸儿子有些瘦下去的脸蛋,浓浓地父爱之情迎面而来。

    “小寒,对不起啊,爸爸这两天在工作,公司里的文件堆积如山了,所以爸爸才没来医院看你。”

    裴寒眨了眨眼睛,用小手牵住了裴钰的大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每次看到儿子,裴钰一向火爆的脾气就像一座被熄了火的锅炉,立刻变得没什么脾气了,往常响亮的嗓门也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

    “爸爸把接下来的时间都空了出来,从今天开始就陪着你一直出院为止好吗,你开心吗?”

    裴寒听了后眼睛变得更亮,精致的脸蛋闪过几丝笑容,他拉住爸爸的大手把他牵到窗户边,祝慈神色有些复杂。

    她儿子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相反还很聪明,知道自己最近几天在暗地里骂裴钰让她丧偶式带娃,就牵着裴钰的手来她这边。

    儿子明明什么都懂,为什么一直不开口说话?

    裴钰注意到老婆的脸色有些差,眼睛底下的黑眼圈比较明显,就把握成拳头的手放在了嘴边轻微地咳嗽了几声。

    “那个,你这两天辛苦了。”

    不请保姆,双方的父母都靠不到,裴钰自然知道最近这段时间祝慈的辛苦。记得谈恋爱的事情,祝慈是一个饭都会烧糊的娇娇女孩子。现在做了妈妈以后,却变成了一个女超人。

    唉,女人在做了妈妈以后,真的很辛苦!

    祝慈咽下了那些心底想要说的话。

    算了吧,等孩子出院以后再跟裴钰商量要拍戏复出这件事情吧。

    容祖带着女儿容卉来到蓉城第一医院,他知道小裴寒就住院在这里,病房是他爸托着关系找的。当时的住院病房都满了,实在是腾不出房间来,幸好裴寒运气好,当天下午有一个小男孩子出院了,就急忙办了住院手续。

    后来容誉一直关注着病房的空缺,一有了床位赶紧给裴寒换了一个人住的单间病房。

    这年头,看病住院没一两个认识的人就会变得要比一般人花的时间多,时间就是金钱。好在他们家没这方面的烦恼。

    睡醒以后的容卉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东看看西看看。发现这是在医院,立刻开心地笑了笑。

    爸爸总算把她带到医院来了,之前哭了好几次都不肯带她来医院,嘿嘿,好在她不停地哭不停地哭,总算让爸爸妈妈心软了下来。

    一想到受伤严重的裴寒,容卉油然升起一股愧疚,也不知道他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希望一切都安好!

    在家的时候容祖就没打算带女儿来医院。一来小容卉的身体刚好,二来医院这个地方细菌病毒比较多,对还是个宝宝的容卉来说比较容易受感染。

    可他一走,女儿就哇哇大哭。

    一回到主卧,女儿就停止了哭声。

    来来回回几次,容祖跟叶清辞最后妥协了下来,就让张玲帮忙带着小容卉一起来医院。再怎么说,裴寒也是小容卉的救命恩人,理应过来探望一下。

    寻到病房,容祖抱着容卉,旁边的张玲敲了敲门。

    张玲把谢礼放在了一边,看到裴钰跟祝慈走过来,连忙拉住祝慈的手道谢“多亏了你们家小裴寒,不然我们家小容卉就要有的苦头吃吃了。”

    祝慈立刻把手伸了回来。直到现在,她仍旧把儿子受伤的原因怪到了容家人的头上。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儿子肯定好好地跟她回家了,就不会发生了为了救人而受伤。

    她觉得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看到绑架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出手相助,顶多离开服务区以后打个报警电话,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跟老公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多么的匪夷所思啊!

    张玲略显尴尬。她也不生气,都是当妈的知道这种感觉,谁家的孩子还不是个宝贝啊。换做是她,自家儿子又是受伤又是住院的,估计也会生气地不想理探望的人。

    裴钰知道祝慈的心结在哪里,她一直把这次儿子受伤的原因怪在了容祖他们身上。一看到有容家人来探望裴寒,就立刻板起了脸表示不欢迎。

    他连忙打着圆场“你们快进来,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喝一杯茶解解渴。”

    裴寒好奇地转身一看,眼睛再次亮了起来,他哒哒地跑过去,仰着圆圆的脑袋看着容祖怀里的容卉。

    还是个小婴儿的容卉这时感受到忧伤,她现在完全不能低头往下看,不然就可以看到裴寒了。

    裴寒抓着容祖的裤脚,相比较同龄人,他长得有些矮,加上瘦,整个人看起来又精致又羸弱,不免让大人们产生一股同情心。

    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不然怎么会这么瘦?

    住了一次院以后,裴寒的脸蛋比之前更小了。

    容祖蹲下来,让裴寒看看容卉。

    容卉睁着眼睛看裴寒,脸色很苍白,一声不响的模样像极了一头羸弱瘦小的小狼崽,内心就起了几丝怜悯。谁都不会想到未来的大反派小时候会长得这么软软萌萌的,心肠还该死地这么善良。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应该无忧无虑,完全不用趟这一趟浑水,可眼下为了救她这个小婴儿,却让自己受伤住院了。

    “啊啊啊啊啊”容卉朝着裴寒叫了几声。

    谢谢你!

    裴寒的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越看越觉得眼前的小婴儿好可爱,尤其是她张着小嘴巴啊啊叫的模样,可爱到了犯规。

    靠近了,容卉偏过小脑袋,感受了身边的小男孩子小心翼翼地靠过来,她扬起手里一直抓着的一颗奶糖,那是二伯母在车里无聊给她抓着玩的。

    她丢了下来,还是个小婴儿的容卉视线不好,没有按目标扔下去,可偏偏却仍到了裴寒的胸口上。

    裴寒低着头看着胸口边缘的一颗奶糖,用手把它拿了起来,还给容卉。

    容卉没有去抓,对着裴寒“嗯嗯啊啊”地叫了几声,意思是给你吃嘛。

    裴寒拿着奶糖,似乎明白了容卉的意思,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他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妹妹”,可惜的是声音实在是太轻了,除了容卉谁都没有听到裴寒的这句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