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三天后

    赵医生像往常那样给裴寒检查完身体以后, 根据检验报告,判断一切正常,就告诉裴钰跟祝慈说可以出院了。

    祝慈听了十分高兴, 展露了这些天从未有过的笑容, 忙着收拾行李。这些天, 她都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想念家里的大浴缸。

    司机来接他们回家,裴寒被裴钰带走的那一刻。

    他望着门口迟迟地不肯离开, 他想要再看一眼小妹妹,可自从那天以后小妹妹跟她爸爸就再也没有来过医院。听爸爸说小妹妹还太小了, 需要在家里好好呆着才能吃好睡好快快长大。

    “小寒,我们走吧。”

    裴钰蹲下身,望着病房外面偶尔走过的几个病患跟家属, 拉了拉儿子的小手耐心地等着他的回应。

    他知道儿子在看什么, 在等什么。一想到儿子这么喜欢小妹妹, 这让裴钰感到愧疚,如果他跟祝慈的关系还像结婚之前那样,生个小妹妹小弟弟陪裴寒也不是不可以的。

    裴寒低下头, 抓着裴钰的手安安静静地离开了这间病房。

    他喜欢小妹妹,小妹妹老是对着他笑, 笑得特别高兴特别灿烂,让他看着也不由地开心起来。可惜小妹妹太小了, 不能常常来医院看望他, 裴寒觉得可以理解, 毕竟医院里有太多病毒和细菌了了, 对还是小婴儿的妹妹来说不安全, 要是一直来的话会生病。

    只是他实在很想念她, 喜欢看她眯着眼睛笑,像一朵盛开的花朵,让人跟着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一路上,裴寒一句话都没有说,小手紧紧地握着掌心的那颗奶糖。

    到家后,裴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把手里的那颗奶糖放在桌子上,找来一张湿巾慢慢地擦了擦包裹在奶糖上面的那张纸。因为被容卉扔下到地上好几次,包裹在奶糖上面的那层纸沾染了不少灰尘和其他东西,脏兮兮的。

    擦完后,裴寒把奶糖藏在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藏着的都是他的宝贝。

    客厅内,祝慈跟裴钰把该整理的东西整理好以后,就面对面坐了下来。

    裴钰神色冷淡,每次祝慈要求他坐下来聊的时候,他就知道某些事情避免不了。

    这两年来,他不是不知道祝慈想要去演戏,可是孩子刚经历过育儿嫂在精神上的虐待,这个时候最需要妈妈的照顾。

    为了裴寒,祝慈宣布退出演艺圈,暂时回归家庭,把演戏地那份心思彻底地给藏了起来。

    一想到这,裴钰就觉得有些烦躁,伸手就去摸口袋里的香烟,抽了一支夹在手里,正要点燃的时候考虑到儿子在家里,就放下了手里的那支烟。

    想来想去还是烦躁不堪,裴钰就出门站在门外,点燃了香烟吸了几口。等到他心情平复下来后,就回家坐在沙发上看着祝慈,有眼神示意着等着她的谈话。

    祝慈这几天一直在思考露西的话,做全职妈妈这两年她无时无刻想要去拍戏,圈内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事情,她都会关注。

    眼睁睁地看着之前不如她有名气的女星成为了一线巨星,而她却不像之前那样买瓶水都能上热搜。

    慢慢的,她的粉丝似乎忘记了她。

    祝慈觉得她过够了这种每天围绕地是孩子孩子的生活,太累了。只要裴寒一有点什么事情,裴钰就会责问自已怎么带孩子的,即使他当时的语气也是用那种寻常的问题问出口,但她觉得他是在责问她不会带孩子。

    这样的生活她再也不想过了,孩子很重要,那她呢,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需要一份事业来拯救自已,不然整天这样的日子让她抑郁了。

    、

    裴寒一出院,她就要求裴钰跟他谈谈。

    “裴钰,我想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去。之前我的经纪人露西姐打电话给我,说有个角色十分适合我演,我想去演。”

    裴钰头疼地摸了摸脑门“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想着要出去拍戏,家里不缺你那点钱。你要是去拍戏了,那孩子怎么办?谁来照顾,难道再请保姆照顾吗?”

    祝慈感到十分不解“他都五岁了,你是时候让他去上幼儿园了,你还要照顾到什么时候?再说了,我去拍戏的这段时间,你来照顾孩子啊,很难吗?”

    一说起儿子,裴钰的脾气就变得十分暴怒“祝慈,你又不是不知道儿子的情况,儿子去年上幼儿园的时候,老是受到别的小朋友的欺负跟嘲笑,你让他每天呆在那样的一个地方,他的心里问题还会好吗?我不是不想送他去幼儿园,我是想等他身体再健康一些,平时请老师来家里授课,不会存在你说的比别人家小朋友落后这种问题。”

    “儿子一生下来的时候,我要求你带,你说你要去拍戏,我最后也同意了。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都痛彻心扉,如果当初我们自己带的话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问题,是我们对不起孩子。你却还想着一直要拍戏,不顾孩子,不顾这个家了吗?”

    祝慈气得从站了起来,双手握住了拳头“我是个女明星,我生小寒的时候才25岁,难道你就要让25岁的女明星从此以后成为一个黄脸婆。小寒被育儿嫂虐待,这是我的错吗,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那个时候干嘛去了,但凡你对这个家多付出一点,小寒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吗?还有你别老是跟我说工作工作,难道我的事业不好吗,你那个家族企业到现在还没有大权在握,我看你干脆在家带孩子,我出去工作养活你们。”

    裴钰背过身,态度强烈“小寒变成这个样子我是有错,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公司的事情多。如果我管孩子,公司里的那些董事们就会找各种麻烦,我根基还不稳,手底下还没有培养出亲信。这两年来,我已经尽力每天晚上回家,早上陪儿子吃饭,努力地把工作赶在前一天完成带他去游乐园玩,可是再多的时间我真的挤不出来,我要把我们家的企业给彻底地掌握在我手里,你再给我三年时间,行吗?”

    “不过如果你现在要去拍戏,我是不会答应的,家里真的一点都不缺你赚的那份钱。”最后那句话,裴钰强调了一遍。

    祝慈也背过身“裴钰,你这个人自私不自私?你想要事业,难道我就不想要事业吗?再等三年,我到时候只能接女主妈妈的戏了。何况我做全职太太这两年,什么事情都是我亲力亲为。每天都是我陪着儿子玩,一直不停地跟儿子说话。我不知道自已说了多少遍,可他还是不说话。我累了,我真的累了。这种日期再让我过下去,我真的过不下去了。我不管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现在一定要去拍戏。”

    多少个日夜里,她全部生活只有孩子,舍弃了曾经的交际圈,舍弃了原本该光鲜亮丽的生活,到头来孩子的自闭症仍旧没有好转。祝慈觉得这种日子过得她已经十分抑郁了。

    裴钰转身,走到祝慈面前,漆黑的眼睛看着她,一字一顿“如果你真的要去拍戏,那我们没必要再过下去了。”

    祝慈从未想到裴钰会这么强烈地反对她拍戏,一时间,整个胸口都充满着愤怒,失望,悲哀的情绪。

    她也不甘示弱“那我们离婚吧?”

    裴寒本来在房间里一个人玩魔方,耳朵边听到门外的爸爸妈妈在争吵,就拍下椅子跑到门口,开了一条缝隙,偷偷地看着客厅内的祝慈跟裴钰。

    两人都是斯文人,就算之前也发生过剧烈的矛盾,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顾形象地大吵。裴寒默默地低下头,他的耳朵里一直响着祝慈的话我带小寒两年了,他还是不说话,我累了,我真的累了,裴钰你有本事自己带,不然我们就离婚。

    离婚这个词裴寒是明白意思的,就是夫妻两个人从此以后各自过各自的,以后再找一个新爸爸新妈妈再一起生活。

    一想到爸爸妈妈要离婚,要分开,裴寒再也忍不住了,他推开门,跑出去一手拉着爸爸的裤腿,一手拉着妈妈的裙子,磕磕绊绊了好久“不,不要吵,别,别离婚。”

    起初,声音是轻轻地,后来裴寒说得越来越大声。

    “爸爸妈妈,你们别离婚。”

    祝慈一下子顿了下来,抱住裴寒小小的身体,眼泪流了下来。

    “乖,你再叫一声妈妈。”

    裴寒也抱住祝慈“妈妈,不要离开我和爸爸。”

    他想要妈妈,也想要爸爸,想要一家人在一起不要吵架,那么开口说话就说话吧。

    祝慈的心瞬间柔软了下来,此时此刻的她早就忘记跟裴寒的争吵,甚至忘记了要去拍戏。她抱着小小的人儿,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再叫一声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