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容越抱起妹妹, 亲了亲她肉嘟嘟的脸蛋,日常询问“有没有想哥哥啊?”

    容卉笑嘻嘻地点点头,说了一声“想”, 然后她亲昵地拍了拍容越的肩膀, 回过头喊了一声“妈妈”。

    顺着妹妹视线的容越发现他妈叶清辞坐在椅子上, 双手托着一边的脸颊表情痛苦,立刻猜到了一些什么。

    容卉抱住哥哥的脖子,小手指着坐在椅子上面的叶清辞“哥哥, 妈妈,腰疼。”

    比起上辈子落下的月子病, 这辈子的叶清辞就幸运多了。可是仍旧落下了一个腰疼的毛病,月子里老是坐起来吸奶遗留下来的问题。这种毛病是看不好的,只能吃药推拿针灸缓解症状。

    就像刚才叶清辞一直蹲在后面看着容卉走路, 时间久了, 腰就会发麻发疼, 有时候甚至会直不起身体,不过这种情况虽然发生次数比较少。可一旦直不起腰了,就必须带着叶清辞去医院针灸推拿。不然叶清辞会疼得受不了的, 一个人无法站立起身体是会多么地难受。

    容越放下手里的吉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约车电话。做完一切准备工作以后, 他弯下腰放下怀里的容卉,神情严肃“卉卉, 哥哥要带着妈妈去医院看医生, 你能牵着哥哥的手走路吗?”

    怕怀里的妹妹不懂, 容越一边说一边比划“妈妈腰疼, 哥哥抱她, 你自己走?”

    灵魂人物25岁的容卉自然听得懂他讲的是什么, 但她现在是一个14个月大的宝宝,装作懵里懵懂的模样,点点头又摇摇头。

    容越觉得自已把他妹妹想的太过于天才,就把她从怀里放了下来。

    容卉立刻抓住容越的裤子,乖乖地跟着他走到了叶清辞的面前。只见眼前身姿挺拔的少年蹲下身,语气是那么地不容置疑“快上来,我背你去医院看一下。”

    家里没有准备成人的推车,有的只有婴儿推车,而且很多辆。因为叶清辞这种腰疼得直接站不起来的情况极少出现。所以,容越第一时间想到了要背她去医院。

    望着儿子宽阔的背脊,叶清辞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想要趴上去又怕自己的重量累到儿子,一时间感到纠结万分。

    容越看到他妈呆呆的模样,就主动把她背了起来。

    “小越,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已会走。”

    容越“行了吧,你现在连站起来都站不起来,还自己走?”

    叶清辞不好意思地闭嘴了。最近一年,因为有了容卉的关系,容越的话开始多了起来。有时候问他什么,他会多回答几句。这让容祖跟她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她看着眼前的儿子,忽然间发现他早就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儿子居然长得这么高,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发现这一情况以后,叶清辞忽然间感到内疚了。容越年幼的时候,她跟容祖两个人忙着赚钱,等到容越长大的时候,她跟容祖又生了二胎,把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年幼的女儿身上。

    现在呢,当她腰疼得直接站不起来,是儿子发现她背着她去医院,可是前前后后这十几年来,她又花了多少时间在儿子身上。

    年轻的时候老是想着把事业搞出色一些,没日没夜地写小说,把儿子交给了保姆和婆婆带。她记得容越小时候喜欢和她一起呆在书房里。她写小说,他就一个人乖乖地看绘本故事。有时候感觉到无聊了,就会下床要求她抱抱。

    那个时候的她因为不想被儿子打断写作思绪,老是让儿子等等,等等,再等等。等到后来儿子长大了,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要她抱抱了。

    叶清辞忽然觉得自已不配做妈,生了儿子,以工作为借口,没有亲力亲为地教育过他。后来老是想着儿子跟她不亲,可是归根结底的原因不就是他们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总是没有到场过,那儿子怎么跟他们亲,是她跟容祖两个人愧对了儿子。

    容卉是个小人精,哪会不知道现在叶清辞的想法?现在的叶清辞肯定是想来之前对容越的放养,对哥哥充满着愧疚,几次想要说点什么,可是矫情的话又说不出口。

    十几年他们母子就这么相处过来了,一下子要改这种情况有些困难,需要时间的磨合。

    容卉跟在容越的旁边,小手抓着他的裤脚。

    容越时不时地低头看几眼才到他膝盖的容卉,几次叮嘱“等下走楼梯的时候,你要看着下面的台阶,一步一步地往下走,知道吗?

    容卉再一次点点头。她向容越保证一定要会乖乖地跟在身后。

    很快,到了楼梯后,容越紧张得要命,一直低着头看着容卉,叶清辞也是,毕竟容卉现在才只有1岁零两个月,虽然走得十分溜,可本质上还是个宝宝。

    他们家是别墅,有三层,每层都装了悬浮楼梯,对小宝宝的容卉来说,一点都不安全。

    为了以防万一,容越干脆先把叶清辞放下,自已单手抱起容卉走楼梯,他不像妹妹发生任何一点事情,保险起见,还是先把他妹妹抱下楼梯。

    走下楼梯,容越蹲下身再三嘱咐“卉卉,你带着不要动,知道吗?等着妈妈跟哥哥,不要乱跑,知道吗?”

    连续强调了几次,容卉赶紧像小鸡啄米那样点点头。

    她都知道,作为一个小朋友会乖乖地等在客厅里,不出去乱跑。

    容越折回楼梯口,抱起他妈妈,一步一步地走向楼梯。

    叶清辞看着容越脚下的阶梯,恨不得这么多阶梯变成一个,跨过一个就到了楼下。她能听到容越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心脏在激烈地跳动着,想必身体感到很疲惫。容越不像那些人高马大的少年,他看起来很瘦弱,背脊不像成年男人那般宽阔。

    抱着容卉那好,才20几斤左右,但她呢,快100来斤了,是容卉的4,5倍重量,背着能不吃力吗?

    趴在儿子的肩膀上,叶清辞忽然间鼻子酸酸的。她想起了儿子小时候,瘦瘦小小的一只,抱起来毫不费力。从什么时候开始儿子长成了一颗可以照顾她的参天大树,背着她下楼梯,带着她去医院,在她直不起腰站不起来的时候,成为了她的希望。

    原来生儿生女都有各自的优势,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儿子就是一件军大衣。

    清大

    容祖讲完课,夹着公文包去办公室的路上,期间遇见了几个同行,相互打了几声招呼。看到了儿子的辅导员也在里面,对方一脸地欲言又止,他也没在意。

    到了办公室,数学系的一名教授走过来拍了拍容祖的肩膀,一脸的羡慕“哎,老容啊,你儿子又给学校争气了,这次比赛又拿了第一名。”

    清大素来是学霸聚集的高等院校,里面的才子才女都是华国各个省份的尖子生,在这么一所藏龙卧虎的大学内,容越便是活在教授口里的“天才”。只要学校派容越去参加竞赛,哪次不是风风光光的回来。

    容越是清大的心头好,更是清大整个数学系的骄傲。这名少年别看年纪小,实力却不容置疑,已经连续拿了好几次第一名。照这样的程度发展下去,以后必定成为一名著名的数学家。

    容越年纪小,没参加过高考,而是通过各种竞赛被学校保送到了清大的少年大学班。这个班级是特别为了像容越这样的人设立的,多数跟他差不多档次的学生,都是参加了不少竞赛拿了不少的奖项。

    同为教授的容祖也知道儿子以后从事的事业必定要和数学有关,不然就埋没了他如此的才华。

    这时容越班级的辅导员走了进来,她是一名快3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工作服,看起来严肃又认真。

    她犹豫了很久才走到了容祖的面前。

    “容教授,您有空吗?”

    容祖疑惑“有空。”

    女辅导员“有件事情不知道您了解不,就是容越向我申请了休学了,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还是……”

    容越是她班级里最优秀的学生,就在前天,他忽然找她提出休学神情,这让辅导员吃惊万分,再三询问为什么要休学,可容越却说是个人原因。

    去他妈的个人原因!

    肯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或者遭受了巨大打击,才导致如此优秀的学生提出了休学申请。

    她实在是不想要看到如此优秀的学生休学一年,所以才硬着头皮找上了容祖,想要问问是什么原因?

    容祖震惊无比“你说什么,他向你提出了休学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