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注定早死怎么办[穿书] > 正文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天色暗淡了下来, 容越走在马路上,四处看了看,望着人来人往的路人以及川流不息的车辆, 一时间陷入迷茫了起来。

    脚步干脆停了下来, 他的手扶在了路灯的主杆上面, 站在这里,天大地大,有家不能回。这种感受让容越感到十分难过, 手里拎着妹妹的小书包,怀里抱着沉甸甸的陶瓷小猪猪, 有那么几秒钟他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他喜欢音乐。喜欢音乐在他的童年生活里带来欢乐以及安全感。从小到大,他是由保姆跟奶奶带大的。通常奶奶不在身边的时间比较多,保姆阿姨就会给他拿会有唱歌的玩具玩。偌大的房间, 有时候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 是玩具里的这些歌曲陪伴着他度过整个童年。

    音乐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满足感, 还有曾经父母不在身边的安全感。

    他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他的生活没有了音乐,那么会多么的枯燥无味。

    别人都说他是个数学天才。确实,数学带给他了无限的荣耀以及成就感。可是, 谁又知道他内心的渴望,他并不喜欢这种枯燥无味的感觉, 每天是解不完的题,参加竞赛有说不出的压力, 仿佛不拿第一名就对不起别人夸赞他的才华, 远不及音乐带给他儿时的喜欢以及成长的安全感。

    音乐带给了他很多快乐, 他同样想要把更多的快乐带给更多的人, 这样有错吗?

    如果他不选择音乐的话, 那么现在应该和他爸妈妹妹一家子其乐融融。爸妈也不会为了他的梦想和他争吵生气。

    像往常那样晚饭过后, 他带着妹妹去附近的小公园一起散散步,主要是看着妹妹骑儿童车和同龄的小朋友玩耍。到了九点的时候,妈妈给妹妹洗完澡,他就带着妹妹在床头念绘本故事。

    每次这个小丫头睡觉之前都要让他念故事,不然就不肯乖乖睡觉。其实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完日子也挺好地。

    容越只要一想起软乎乎的妹妹,就会对自已的梦想产生几丝怀疑。舍弃家人的梦想,到底值得不值得?

    走到一家玩具店,容越的脚步挺了下来。隔着橱窗看到了一款限量版的娃娃躺在最明显的货架上,他忽然想起了容卉前几天去早教学习音乐课,看到别人家的小姑娘在玩洋娃娃,不由地多看了几眼了。

    脚步就走进了店内,容越的目光看向了那一款限量版的娃娃。他知道这个牌子,蛮贵的。可娃娃看起来跟真人几乎可以媲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金色瀑布般的长发,穿着粉色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迷你精致的鞋子,鞋子上面镶满了blgblg的钻石,是每个女孩子心目中都想要的娃娃。

    他的手拿起了这个娃娃,走向服务台。

    收银小姐姐正在玩手机,一看到眼前出现一个大帅哥,立刻把手机收了起来,露出了完美得体的笑容。看他的五官眉眼,英俊的同时似乎带着些稚嫩。应该要比自己年纪要小好几岁吧?唉,实在太可惜了,不然加了qq认识一下挺好的。

    “请问有什么需要可以帮你的吗 ”

    容越拿着娃娃,神色有些窘迫。

    “请问这款娃娃需要多少钱?”

    曾经的他买东西从来不看价钱,他妈妈叶清辞在金钱方面十分大方,需要什么连问都不问,直接让他刷卡去买。

    然而此时此刻的他却十分纠结在乎金钱。和他爸爸吵架的三天内,他没有回过家,一直在外面游荡。有时候太累了,他就直接包了夜睡在网吧。

    这个时候的容越忽然发现金钱的重要性,一直以来他都是过着只有数学的日子,什么事情都有人会安排好,从来不知道走出去哪里哪里都要花钱。

    他想起了爸妈给他买的东西,光是手提电脑普通家庭怕是要花个几个月工资才能买到。以前觉得爸妈赚钱给他花理所当然,现在的容越却不这么想了。

    他有奖金,有之前长辈给的压岁钱,唯独没有自己赚的钱。在他爸妈的光环之下,他以为赚钱很简单,其实不是地。钱并不好赚,谁的钱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

    这三天下来,容越感触颇深。他看到过街头的小贩有卖糖葫芦,有卖,有卖鸡蛋饼,有卖饭团,客人是几块几块地给,一天下来卖这些东西的小商贩们站的腿软,有时候一个接一个做,弄得双手麻掉数不了钱,辛辛苦苦赚的钱还不够他买一双鞋。

    他还看到有个中年男人为了多挣点钱,摆了捞小金鱼的地摊,遇到城管了慌乱收拾起来躲城管,期间还摔坏了几个金鱼缸,留下了几条活蹦乱跳的小金鱼。看到了一个赶不上公车的年轻妈妈,一边嚷着迟到要扣钱一边心痛地叫着出租车。

    原来生活真的挺不容易的,父母赚钱也挺不容易地。这些都是他曾经没有想过的实际情况,维持一个家需要父母不断地去赚钱,不然家庭开销哪儿来?

    他爸妈虽然不是这些小商贩,可是赚的钱也不容易,他妈妈每天要不断地码字,有时候累得双手发麻,他爸也需要查资料备课,同样都很辛苦。

    以前容越觉得他爸妈忙着赚钱不去照顾他就是对他的不负责任。可现在一想,其实是更负责地为他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吧,所以才那么拼命地赚着钱。

    从小到大,班级里的家长会他爸妈从来没有一次缺席过,教育和做人方面都十分有耐心地教育他,就是除了生活方面十分大度外,其他勉强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和母亲。

    没钱,在这个社会上确实寸步难行。就像现在,他想要给妹妹买个娃娃,但不知道搪瓷小猪里的钱够不够买眼前这个娃娃?

    前16年来他根本就没有为钱烦过,也没有赚过一毛钱,一点都体会不到有时候一个人为了赚钱会多么地辛苦努力。

    收银小姐姐连忙看了一下价钱,正要说的时候,发现眼前的大帅逼从衣着上来看,应该是经济窘迫。

    她一点都不想要买了这个娃娃以后,大帅逼就要吃好几个月的方便面。

    想了想,收银小姐姐委婉地告诉“这位先生,其实您不用买这么贵的娃娃,我们这边有几款价格实惠点的娃娃也挺不错的,要带您过去看看吗?”

    容越拒绝了“就这款娃娃吧,多少钱?”

    10分钟后,容越抱着娃娃走出了店内。

    这下子他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穷人,口袋里只身下100块钱。目标明确,直奔网吧。常常听赵乐说打游戏可以赚钱,那么从今天开始他要好好赚钱。

    网吧的老板姓李,是一位中年男人,有着到了年纪该有的啤酒肚。这天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看着店,忽然对迎面走进来的一位约莫30岁左右的男人起了兴趣。

    长相斯文,鼻梁架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浑身带着书卷气,这种男人不是老师就是公务员,绝对不会是那种游手好闲的男人。一连四天,他都出现在了网吧,明明不玩有戏也不上网,有时候就安静地坐着,有时候就伸着脖子看着在坐的某个年轻人,这让李老板顿时来了兴趣。

    容祖像之前那样隔着电脑,看到了自家儿子坐在椅子上,戴着耳麦专心致志地玩游戏,心里微微刺痛。他竟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儿子喜欢上了打游戏,之前明明他还说过,打游戏就是浪费生命。可他现在呢,却在一刻不停地着浪费生命。

    心痛归心痛,容祖还是像之前那样走到服务台,拿出一张红票子递给老板“不好意思,麻烦您一下,包了那位少年的晚餐,说是网吧抽奖抽到送他的。”

    作为一个父亲,谁不心疼自己的孩子。

    自从容越从家里跑出去以后,容祖就已经担忧地三天没有睡过一次完整的觉。他老婆叶清辞最近几天老是担心儿子在外面吃不好饭,睡不了觉。因为儿子没把所有的钱跟银行卡有拿走,早上去看的时候那先钱跟银行卡还藏在书房的抽屉里。

    他嘴巴虽然没说,但心里也十分担心,担心没有钱的儿子会饿肚子,担心要强的儿子不肯回家。

    那天容越走得匆忙,什么都没有带。容祖就知道儿子要么睡大街,要么睡网吧,还有一种可能是去朋友家借住,可他的性格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果然,他猜得没错,在一家网吧找到早已累得睡着的儿子。

    这个时候,容祖开始后悔了,后悔摔了儿子的吉他。以至于,他现在每天晚上做梦就做到自己摔儿子吉他的场景,次次都要惊醒。

    他看到了容越写的日志,越来越觉得自已不配做父亲。容祖深刻地反思了一下自己,如果那天他好好地跟容越说话,那么彼此间的关系也不会弄得像现在这么糟糕。

    容越宁可在外面饿着肚子睡网吧更不想回家。

    容祖前40年来从未感到有一件事情是后悔过的,眼下的他却特别后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质疑自己不配作为一名父亲,不够关心自己的儿子。

    曾经以为,容越以后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数学家,为国家效力。可现实却打了他一个严重的耳光,容越喜欢音乐生过喜欢数学,哪怕头破血流都想要去搞音乐。

    也许是他做错了吧,太自以为是地想要给儿子安稳的生活,其实他根本不想要。

    这次李老板没有接过容祖的红票子。

    他用肥肥的手指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一脸的好奇“一连三天都是这种借口,我觉得那位少年只要不是个傻子就会怀疑的,天底下哪家网吧会良心这么好,包夜玩游戏还赠送晚餐夜宵?哎,你是他什么人啊,哥哥吗?

    被称呼为“哥哥”的容祖顿时哭笑不得,不过心里还是高兴比较多,在别人眼里长得年轻就是一件好事。

    容祖对于李老板的这个问题选择不回答,一想起容越那张苍白的脸,越来越感到了后悔,他不知道怎么上前去跟容越说话,让他回家,怕万一不会说话再次引发矛盾。

    想来想去的容祖只好用了笨方法,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叠钱放在桌子上面。

    他说“我想了一个办法,麻烦老板搞个抽奖,让所有人都去抽一下,最后由那位坐在角落里的少年拿到第一名。”

    李老板数了数钱,“哇”了一声。

    “这么多?”

    容祖点点头“麻烦老板了,我家熊孩子跟父母闹别扭不要回家,总不能看着他一个人饿死在外面。”

    他观察过这位老板,心地十分善良。第一天来网吧,发现容越窘迫到只有包夜的钱,不肯点饮料零食,就主动赠送了他一包泡面。

    这样的人,不会太贪心。

    现在他要出门给容越买点晚餐,再来网吧看他,拜托老板把晚餐送到他手里。

    为人父母,李老板听了这话深有感触,就收下了这笔钱立刻去让服务员拿着一张让网吧的网友们扫二维码开奖。

    20分钟以后,中了一等奖的容越拿着老板发下来的一叠钱,感到不可思议。忽然联想起最近三天内网吧老板老是送他晚餐,顿时想到了一个人。

    他倏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跑向了外面。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边的行人来来往往,车辆川流不息。容越站在街边,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容祖的人影,顿时着急得不得了。

    转身一看,容越看到了不远处的红绿灯前站着一道身影,戴着一副金丝框架眼镜,微微弓着身躯,一看就是容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容祖的背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笔直挺立了,现在有些弓着了,浓密的黑发中夹杂着几丝白发。什么时候那个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开始慢慢变老,发现这一细节的容越忽然间眼眶湿了湿,他跑向路口,大声地叫着“爸”。

    跨过这条马路,容祖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一家煲仔饭店,容越很喜欢吃这家的煲仔饭,每次路过这家店每次都要买,次次都吃完。

    他正要过人行横道,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去看的时候,耳边闪过一道激烈的汽车鸣笛声,眼看着一辆小轿车要撞上他的时候,突然间被一道有力的臂膀拉离了这危险的一瞬间。

    容祖一回头,看到了身后的容越,赶紧带着他撤到安全地方。

    路灯边

    两个男人站在这里,容祖一想起刚才那辆危险的车,开口就训斥“刚才多危险啊,谁让你这么危险的过马路?”

    容越委屈,回了一句“你自己还不是闯红灯过马路。”

    容祖顿时语塞,刚才一直在纠结着给儿子买广式腊肠煲仔饭好还是川式腊肠煲仔饭好,这两种口味儿子似乎都挺喜欢吃的。

    一时间还真的忘记了看红绿灯,容祖第一次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着地面。

    可他仍旧强词夺理地强调着“那万一车撞在你人身上多危险,以后过马路不要不看红绿灯。”

    容越“我是看到车要撞上你才着急地不看红绿灯地。”

    容祖的声音忽然软了下来,他伸手手拍了拍容越的肩膀“傻孩子,比起撞在我身上,我更担心汽车撞在你身上。”

    容越彻底地失声了。

    容祖“走吧,我们回家吧。”

    容越“嗯”了一声。